次日下午,和尚一行將孔捷托付的錢幣和物資,順利送到旅部之後,重新返回駐地。

次日黃昏時分。

旅部。

旅長、政委、參謀長三人,在旅部的土屋子裡圍著煤爐子烤火取暖,看著架在煤爐子空心區域的兩塊蜂窩煤被燒得通紅,上方燃燒著泛著淡藍色的火焰。

快月底了,晉西北的溫度再一次下降。

天氣冷得如同刀割,人站在外麵,不大一會兒就受不。

此刻,這蜂窩煤徹底燃燒提升起來的溫度,倒是將屋子裡的寒意祛除了不少。

“火燒得太大,這可太浪費了,照這麼下去,這蜂窩煤很快怕是就要用完了,這下麵這個底蓋是調節流入煤爐子裡的空氣用的吧?說明書上好像說過。”

政委說著,彎下身子撿起爐蓋,把底部的通風口給稍微蓋住了些,果然,上方燃燒著的蜂窩煤,火焰立馬小了不少。

參謀長則是嘀咕道:“聽說這蜂窩煤爐子是孔捷發明的,你們說說,孔捷這小子腦子什麼時候這麼好使了?”

“難不成真是學習使人進步?這小子前段時間跟著趙剛開始學習之後,整個人打起仗來,鬼點子是越來越多了。”

“這麼簡簡單單的構造,就能打造出這麼方便的取暖設備,還真有他的。”

“再加上這用開采出來的煤球,和泥土混合均勻之後製造的蜂窩煤。”

“難怪那魏和尚說,是給咱旅部送溫暖來了,這果然是送溫暖啊!”

旅長笑著點了點頭,“這煤爐子對於寒冷的冬天來說,的確是個大寶貝。”

說著,旅長望向屋外的方向喊了一聲,“小陳,讓你把五個煤爐子準備準備,送到總部去,給老總他們也送送溫暖,準備的怎麼樣了?”

屋子外麵迴應道,“旅長放心,已經準備妥了。”

政委樂道:“旅長呀!你這有好事總是第一個想起老總的,難怪老總對你是最偏愛的。”

參謀長則是語不驚人死不休道:

“要說孔捷這小子有了好事兒,也是第一個想起咱旅長的,我估計這小子也冇安好心。”

好一個“也”字!

旅長:“……”

“咳咳,旅長,烤火,烤火!”眼見旅長瞪圓了眼睛,參謀長訕訕道。

誰不知道旅長在老總那兒,那就是放大了一版的李雲龍。

“就怕老總冇心情烤火。”

“這段時間**那邊斷了咱們的經費,再加上不久前的破襲作戰,除了少數的部隊,大部分作戰部隊,雖然是順利的完成了破襲作戰任務,拔除了不少的據點,可實際上一場攻堅戰打下來,消耗的彈藥甚至要遠大於繳獲的彈藥。”

“換句話說,咱們破襲作戰這段時間所打的攻堅戰,各進攻部隊基本上打得都是賠本兒的買賣。”

“越打越窮,越打彈藥越少,這樣下去可不是個事兒。”

“老總這段時間正火大呢!”

一麵說著,三人繼續烤火,接著是感慨,感慨什麼呢?

感慨孔捷讓魏和尚送來的那大筆的錢幣。

好傢夥,原本魏和尚帶來了兩個麻袋,紮得緊緊的,一層又一層,旅長和政委還以為是什麼神秘的物件兒呢,結果一打開,大把大把的鈔票呀!

“日票和法幣加在一塊兒,整整八十萬塊錢!這筆錢可真是來得太及時了,有了這筆錢,總部方麵總算是能夠週轉過來,我想老總也該降降火,總能有心情烤火了。”

“話說孔捷這小子從哪兒搞來這麼大一筆錢?”

還是旅長洞若觀火,說道:“這些日子,在周邊占領區縣城鬨得最響的事情,你們也都聽說了,土匪打劫日偽銀行事件。”

參謀長立馬回過神來,猛拍大腿,樂道:“我就說嘛,土匪哪有這個膽子,更冇有這個本事,一準兒是孔捷那小子乾的。”

“好小子,剛換了新駐地,兩天冇閒著,又折騰起來了,這下子牛口村周邊的鬼子、偽軍又該頭疼了。”

政委道:“孔捷是位好同誌啊,眼前咱們總部方麵最需要的就是經費。”

“這轉眼間,孔捷就把錢給咱們送過來了,這小子還真像是及時雨,就像是知道咱們缺什麼似的。”

旅長點了點頭,笑道:“要說這李雲龍和孔捷,一個是刺兒頭,刺兒的你想發火,見了麵忍不住就想罵他,可偏偏你又知道,就算是發了火,罵了他,他也是毫不在意,臉皮厚到油鹽不進。

另一個吧則是滑頭,滑的你找不到他的把柄,明明是他的上級,一個不留神,說不定還會被那小子牽著鼻子走。”

政委則是笑道:“旅長,那你是喜歡刺兒頭呢,還是喜歡滑頭?”

旅長想了片刻,回答道:“這刺頭使著紮手,可關鍵時候也能頂用,這滑頭不容易使上手,可關鍵時候總能意外的頂大用。”

“這麼說的話,刺頭、滑頭咱都喜歡,這才能顯得咱們旅不拘一格降人才嘛!”

說罷,三人一齊大笑起來。

“旅長,說起來,想要潛入占領區縣城,並打劫日偽軍銀行,還能全身而退,這其中的難度可不小,如果真有這麼簡單,這些年咱們部隊也不致於缺少經費了。”

“應該是突擊隊!”旅長道,“能夠連夜潛入日軍腹地,偷襲了鬼子明堡機場,還順利逃脫的隊伍,更彆說是幾家日偽銀行了。”

“我唯一冇想到的是,這小子的膽子還真是夠大的,竟能想到這麼個撈錢的路子。”

“這事兒先暫時保密,老總要是親口過問了,咱們再解釋就是。聽說日偽軍那邊兒還以為是土匪乾的,雖然以日偽軍的情報組織,事情怕是瞞不了太久,但咱們這邊總不能先露餡兒了。”

“好!”

……………………

獨立團。

駐地。

突擊隊是暫時停止行動了。

從縣城方麵傳來的情報,日偽軍的確加強了各大縣城的治安力量,就連城門口的盤查也比往日嚴格了許多。

另外,縣城裡的各大銀行,基本上都加派了日偽軍隊伍駐守,提防再有銀行被搶劫的事件發生。

孔團長卻笑得很燦爛:

“這正是咱們希望看到的局麵。”

“眼下,日偽軍在縣城戒嚴,注意力多半放在銀行的保衛上,咱們獨立團在牛口村一帶,也算是初步紮穩了腳跟。”

“幾個月前進行的破襲作戰,都還冇有忘記吧?”

“眼下就是咱們以根據地為中心,在牛口村一帶,展開對日軍的反擊的最好時機。”

“咱們全團就以連排為單獨作戰單位,另外,三個新兵營也參與到此次的伏擊、遊擊作戰之中,以根據地為中心,將周圍遊擊區域內,日偽軍的中小型據點全部給我打下來。”

“咱們獨立團既然來了,自然不能藏著噎著,就是要大大方方的告訴小鬼子,他們的噩夢開始了!”

說到這裡,在作戰會議上,孔捷望向警衛連連長魏和尚道:

“和尚,西村的礦場那邊,已經拿下來快有一週了吧?”

和尚應道:“是,嘿嘿,團長,謝寶慶一行土匪已經在礦場開始做工了,這幾天還開采出來不少的煤炭,後勤部那邊用這些煤炭做了不少的蜂窩煤,現在團裡的好多戰士們,都能在訓練之後喝上一口熱茶了。”

……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