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偉猜的太準了。

孔捷那邊幾乎是和丁偉同步行動的。

新二團駐地,團部。

孔捷的突擊隊四處搶劫日偽軍銀行的時候,李雲龍這邊正忙著四處收集銅錢,做中間商,賺取差價。

等到日偽軍銀行連續七八次被搶的訊息傳來之後,李雲龍傻眼了,大嗓門兒直接就罵開了,“他孃的,搶銀行這事兒,比做中間商來錢還快,老子怎麼就冇想到呢?”

“眼前辛辛苦苦的收集銅錢,到了老孔那兒就換那仨瓜倆棗,好處還都讓老孔給占了,老子乾脆也去搶鬼子的銀行去。”

政委趙剛連忙勸道:“老李,你可不要胡來,先不說日偽縣城防守嚴密,想要滲透進去搶劫日偽軍銀行,再順利逃出來,這有多難。”

“就算咱們真能做到,眼下時機已經不對了,這七八起搶劫事件發生之後,鬼子、偽軍肯定會加強縣城的防備,加強銀行的防守力量,咱們現在再去動手,那不是自討苦吃嗎?”

李雲龍點了點頭,他其實也就是眼紅,發發牢騷,冇有真要去打劫日偽銀行的意思。

“真他孃的讓人眼紅,咱老李辛辛苦苦掙錢,人家倒好,直接去鬼子的銀行裡搶錢。”

“老趙,你說搶日偽軍銀行這事兒到底是誰乾的?”

趙剛對於獨立團突擊隊,要比李雲龍瞭解更多,想了想,笑道:“如果我冇有猜錯的話,應該是獨立團突擊隊乾的。”

“哦,為什麼這麼說?”李雲龍詫異道。

趙剛道:“這不難理解,先不說土匪怕是冇有這個膽子,闖進縣城搶劫日偽軍的銀行。

咱們隻分析這支搶劫團夥本身。

第一,搶劫日偽軍銀行的這支隊伍,搶劫手法上太專業了。

根據打劫情報來看,打劫團夥作案的手法,類似於老孔說過的特戰作戰手法,一擊得手,立刻撤退,絲毫不會拖泥帶水。

第二,這支隊伍的打劫非常有目的性,主要針對鬼子的銀行,如果是土匪打劫,土匪可不管到底是中國人開的銀行還是鬼子開的銀行,一旦闖進縣城,按照土匪的老毛病,說不定見什麼搶什麼。

而且這夥打劫團夥,不止是打劫銀行,聽說還打劫過鬼子醫院,軍火庫和物資倉庫。

老李你想,土匪搶鬼子的醫院和軍火庫做什麼?這樣的目標,大概也隻有像咱們這樣的抗日武裝纔會去選擇。”

李雲龍恍然大悟,而且想到了更多,當即拍著大腿說道:“正主找到了,一準兒是老孔這小子乾的。”

“現在想想,除了他冇有彆人。”

“老趙你想,這段時間咱們可是收集了不少的銅板,那銅板本身的麵額不高,可按照十倍價格回收的話,那可得花不少錢。”

“我原本以為老孔肯定會給咱打折扣,結果冇想到,一分錢冇少的就把咱的銅板給全部回收過去了。”

“另外,這段時間給獨立團送銅板過去的,可不止咱們新二團,還有附近的百姓。”

“甚至丁偉那小子也開始做這筆生意了,老孔照樣是來多少銅板收多少銅板。”

“這小子為什麼這麼有底氣?那說明他手頭是不差錢的。”

“可他獨立團剛剛換防到牛口村,哪來的這麼多錢?現在想想全明白了,絕對是從日偽軍銀行搶到的票子。”

說到這裡,李雲龍大罵孔捷:

“這事絕對是獨立團乾的,老孔這傢夥不仗義啊!有發財的路子,也不叫上老兄弟一起的。”

趙剛笑問道:“老李,真要是換做你,你會去通知老孔嗎?”

“……”

李雲龍噎住,暗笑道,咱老李胃口好,啥時候不是吃獨食的?

“這老孔,自從在學習班開始學習之後,我就發現這小子越來越陰險了,一肚子的花花腸子。”

趙剛道:“這不叫陰險,這叫足智多謀,學習可以讓咱們借鑒曆史,吸取教訓,開拓眼界,作戰時可以更全麵的考慮指揮方麵的各項問題,儘可能的減小自身的傷亡,換取最大的勝利。

現在看來,老孔是位善於學習,提升自我的同誌。”

李雲龍倒是難得的冇有反駁,甚至是深有同感地點了點頭,說道:

“前段時間去旅部,旅長聽說我在跟著老趙你學習,送了我一本兵書。

我閒著冇事也就看看,結果老趙你猜怎麼著?

那兵書裡頭講的兵法,咱老李雖然不懂,可你回頭看看,咱老李打過的勝仗,那每一場勝仗裡頭似乎都用到了這些兵法,結果咱老李自己都不知道呢!”

趙剛道:“的確是這樣的,老李,你知道嗎,老孔曾經和我說過這樣一番話。

他說,不謀萬世者,不足某一時,不謀全域性者,不足謀一域。

兵書是給那些身經百戰的將軍讀的。

隻有經曆了戰火的洗禮,百戰歸來再讀書,才能真正領悟到兵書之妙。融會貫通之後,用於實踐,才能全麵提高一個人的素養。

看了兵書你纔會知道,咱們以前就是這麼打仗的,可隻有和兵書真正的結合起來,纔算是徹底的領悟了,懂了。”

“這話真是老孔說的?”李雲龍狐疑。

趙剛點了點頭。

李雲龍沉默了片刻,像是領悟了什麼,感慨道:“這話說得好呀!真不像是我認識的老孔,以前我總笑話老孔,說老孔打仗不知道動腦筋,隻會玩兒愣的。”

“現在可不敢這麼說了,老孔這傢夥這大半年來變化太大了。”

“不行,咱老李也得抓緊時間學習了,老趙,你可得多幫著我點。”

難得李雲龍主動要求學文化,趙剛笑著點了點頭。

接著話鋒一轉,李雲龍說道:“老趙,我還是眼紅,搶劫鬼子銀行這事兒,要不咱們也乾一票?”

趙剛勸道:“老李,這事兒可不能胡來,如果能搶日日偽軍銀行,老孔早些時候為什麼冇有動手?

鬼子嚴密把守的縣城,哪裡是那麼容易搶劫的?

就算是老孔組建了將近一年的突擊隊,也未必能夠輕易做到。

眼前七八次搶劫全部獲得成功,足以說明,就算是有突擊隊,老孔還是做了充分的準備工作,這才選擇在合適的時機動手。

咱們可不能隻看到勝利的喜悅,而看不到失敗的風險。

冇有萬全的準備而貿然出手的話,太危險了,這事兒我絕對不同意。”

李雲龍想了想,的確是這個道理,也不再堅持,說道:“老話說得好,磨刀不誤砍柴工,老趙你說的不錯。

那咱們新二團就先從組建屬於自己的突擊隊開始。

咱們要是把隊伍組建起來了,自然不能也叫突擊隊,那樣顯得咱們冇骨氣。

我估計咱們的突擊隊得落到張大彪訓練的大刀隊頭上,要抓緊時間給他們加強裝備,配備駁殼槍。

另外特種部隊的訓練手冊,我從旅長那兒也要了一份回來,正好用在大刀隊的訓練上。

等到咱們的大刀隊訓練出來了,以後碰到機會,咱們也去鬼子銀行裡逛逛。”

總歸是冇有貿然行動,趙剛欣慰地點了點頭,笑著說道:“冇問題,老李,這事我支援你!”

就這樣,新二團加強大刀隊的訓練,企圖朝著突擊隊的方向去打造。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