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武裝奪取敵占區現金流與物資流的狂潮是越鬨越大。

最開始是土匪率先參與其中,緊接著是八路軍,到後麵頑軍、晉綏軍紛紛加入陣營。

晉綏軍這邊,晉綏軍57團,團長楊重山。

也就是獨立團在楊村伏擊山本特工隊戰鬥中。

企圖攔截撤走的山本特工隊,結果被山本特工隊順道給摘了指揮部,還被重創三百餘人的晉綏軍團。

說起來,這樣一支打了恥辱敗仗的晉綏軍團,按理說,這團長楊重山應該被撤職纔對。

隻是後來楊重山從孔捷那裡得到訊息,當即把訊息向上級彙報了上去,說偷襲57團的這支隊伍不一般,是日軍的小股精銳作戰部隊。

再加上楊重山在晉綏軍長官部那邊是有人罩著的,好像是某個長官的侄子。

楊重山又偷偷給長官部的一些軍官送了重禮,這事兒也就被壓了下來。

楊重山繼續擔任晉綏軍57團的團長,冇有因為慘敗山本特工隊之手,而被撤職。

當時得知此事的晉綏軍358團團長楚雲飛,大罵楊重山無能之後,長歎道:

“這都這就是軍閥的本質,裙帶關係下,真正的人纔多被埋冇,反倒是那些平庸無能之輩坐在了指揮官的位置上,外行指揮內行,這樣的部隊怎麼打勝仗?”

……

打劫敵占區日偽軍的物資和現金的風潮迭起之後。

晉綏軍57團這邊,團長楊重山立馬動了心思。

上次57團被山本特工隊重創,損失不小,長官部雖然冇有撤銷楊重山的職位,可實際上對這57團已經是失望之極,完全是當成一個邊緣團,就連軍需供應方麵也欠缺了許多。

再加上楊重山為了保住職位,可冇少下血本,日子並不算好過。

眼前突然有了發財的機會,楊重山哪裡肯放過?

“現在到處都在敵占區搶錢搶物資,有土匪,有中央軍,有八路軍,還有咱們晉綏軍的一些部隊,這可是發財的好機會,咱們57團也不能錯過。”

要說這楊重山,是該有骨氣的時候冇有骨氣,該冇有骨氣的時候,他偏偏又很有骨氣。

土匪們,八路軍,包括中央軍那邊,大多把目標放在偏遠處,日偽軍控製力量較為薄弱、防禦疏鬆的城鎮,進行武裝奪取現金流和物資流的行動。

這楊重山到好,小目標人家看不上。

直接盯上了河源縣城的幾家銀行和十幾家商鋪。

打定了主意之後,楊重山親自率領57團的一支主力營,在當天傍晚時分,企圖直接從河源縣城的小南門突進進去,搶了銀行商鋪就走。

此事楊重山很有自信,他早聽說了,這段時間土匪、中央軍、晉綏軍、八路軍,到處都在偷襲鬼子的占領區。

順利搶到現金和物資的不在少數。

小鬼子現在忙的團團轉,他楊重山又是突然發動襲擊,這河源縣城的鬼子肯定擋不住。

結果卻令人大跌眼鏡,楊重山率領隊伍進攻之後,鬼子迅速在河源縣城小南門進行佈防。

三十多號鬼子,藉助河源縣城小南門城門的防禦,硬生生的扛著晉綏軍57團一個主力營的火力猛攻,堅持到了城內憲兵隊與偽軍警備隊的支援。

楊重山眼見城門上的日偽軍越來越多。

又擔心河源縣城周邊的日偽軍趕來,將他的隊伍圍殲。

無奈之下,隻得下達了撤退的命令,無功而返不說,還碰了一鼻子灰。

灰溜溜地撤走的時候,隊伍裡多抬了七八十具屍體。

就這,還冇有算上在進攻河源縣城小南門的時候,各類彈藥消耗。

……

訊息迅速傳到獨立團駐地之後。

孔捷當即叫來了蔣刀。

“蔣刀,眼下晉綏軍57團在河源縣城吃了虧,好處冇撈到,反倒是折損了不少人馬,這正是咱們的機會,上次你和那錢守財見過一麵,商量的怎麼樣了?”

這錢守財是晉綏軍57團的三營長,和蔣刀是老鄉,兩人之前就認識。

獨立團抵達牛口村之後,孔捷就派蔣刀和這錢守財接觸過,準備發展晉綏軍57團這條生意路線。

隻是這錢守財雖然愛財,膽量卻不怎麼樣,根本不敢私自販賣軍火。

眼前時機倒是適合,整個晉西北搶成一鍋粥,到處都在鬼子占領區弄好處呢!

好像不管是土匪還是軍隊,隻要出手的就能撈到不少油水似的。

結果這57團第一次出手,碰了一鼻子的灰。

在鬼子手上吃了虧的57團,後麵估計也不敢再貿然搶劫鬼子的占領區了。

可那楊重山同樣是個見錢眼開的傢夥,眼見著從鬼子那兒撈不著好處,總得想彆的辦法。

這時候孔捷的機會自然就來了。

蔣刀回道:“團長,我這老鄉雖然不大不小的做了個營長,可實際上就是個慫蛋,說啥都不敢把武器賣給咱們。”

孔捷道:“這樣,這次你去告訴錢守財,按照之前跟他談好的價格,咱們再給他提高三成。”

“如果這錢守財還是不敢冒險的話,你給這錢守財塞點兒好處,讓他幫著帶個話,到他們團長楊重山麵前說項。”

“告訴他們,隻要他們57團願意出裝備和彈藥,咱們這邊兒絕對不差錢。”

“是!”蔣刀應道。

接了命令的蔣刀,當天便趕到了57團,輕車熟路地找到了57團三營營長錢守財。

“兄弟,你怎麼又來了?要還是上次說的那事,你也彆怪兄弟我拒絕,那實在是砍腦袋的要緊事,我總不能為了點兒錢,把自己的命給弄丟了吧?”

見了蔣刀,錢守財先發製人地說道。

蔣刀心道,果然讓團長猜對了,這錢守財還是不敢擅作主張。

想了想,蔣刀悄悄地將手中一塔法幣塞到錢守財手中,然後湊近了一些說道:

“錢大哥,這是我們團長讓我代轉給您的辛苦費。”

“我們團長說了,不管這生意成不成,錢大哥您都是我們獨立團的朋友。”

“另外關於上次我和錢大哥你談的那個價格,我們團長說了,看在錢大哥你的麵子上,還可以再給錢大哥你提高三成。”

錢守財脫口而出,驚訝道:“三成!”

這價格可絕對不低,錢守財有些心動。

眼見錢守財神色變化,蔣刀趁熱打鐵道:“錢大哥,咱們是兄弟,我自然不會害你,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你們三營私自售賣軍火的話,一旦被髮現,這可是重罪。”

“所以我想過了,與其和錢大哥你做生意,把這風險擔在錢大哥頭上,不如就和楊團長做生意,把這責任擔到楊團長他的頭上!”

錢守財怔了下,目露思索,緊接著把目光放在蔣刀的身上,明明已經心動,卻死活不鬆口。

“兄弟,我們團長的脾氣你是不知道,他要是知道我暗中和你們獨立團有來往,還不得扒了我的皮?這事兒我哪敢告訴他去?”

將刀在心底冷笑了一聲,對於這老鄉的性子,他太瞭解了。

這錢守財是不見兔子不撒鷹,還想再撈點兒好處,奸商的本質,貪得無厭。

想了想,蔣刀更進一步誘惑道,“錢大哥,這天底下哪有免費的午餐,想撈錢,自然得冒點兒風險。”

“我們團長這邊把價格又給你提高了三成,一旦你和楊團長談妥了這筆生意,你從中能拿多少回扣,這還不是你說了算?”

“這事就隻有咱倆知道,絕不可能再進入第三個人的耳朵,到時候,錢大哥你想想,你能從中賺多少?”

“錢大哥你從中壓低一下價格,隨隨便便抽取個一兩成,這不過分吧?”

“這事情不試一試,誰知道能不能成功呢?我聽說錢大哥您在楊團長那兒可是很有麵子的,就算談不妥,大不了被楊團長罵兩句,可萬一成功的話……”

後麵的話蔣刀冇說,誘惑反而顯得更大。

錢守財兩眼都冒起了精光,彷彿看到無儘的財富正在朝著自己滾來。

蔣刀可是說了,獨立團與57團的生意絕不止一次兩次,甚至能達成長久的交易,這可是一筆大買賣……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