晉綏軍57團。

駐地。

三營長錢守財和蔣刀這邊談完,派人秘密送蔣刀離開三營駐地之後。

錢守財便帶了兩個警衛,一路趕往團部。

晉綏軍57團團部,團長楊重山現在的心情很糟糕。

從楊村那次,他的隊伍被山本特工隊重創,恥辱落敗之後,黴運似乎就一直纏著他57團。

儘管因為他楊重山的背景關係,團長的職位算是保住了,可晉綏軍57團卻淪為整個晉綏軍的笑柄。

甚至有些晉綏軍團長和楊重山不對付的,公開嘲諷楊重山是一將無能,累死三軍。

再加上這次,楊重山原本是想趁著各方勢力都在搶劫鬼子占領區的機會,到鬼子占領區撈一把。

結果偷雞不成,反蝕把米。

小鬼子終究不是軟柿子,不是誰想上來捏兩下子,就能捏兩下子的。

眼前楊重山正在頭疼,搶劫河源縣城銀行和商鋪的計劃徹底破產,反倒是折損了不少人馬,消耗了不少的彈藥。

更要緊的是,57團被山本特工隊重創之後,晉綏軍那邊派人過來調查情況,徹底摸清了57團的實際兵力。

楊重山撈錢的大頭——吃空餉,也徹底落了空。

57團的日子原本就不好過,這下子就更難熬了。

晉綏軍裡邊的派彆差異,其實也是很嚴重的,除了閻老闆的嫡係部隊之外,其他的雜牌晉綏軍隊伍,日子過得並不算好。

按照閻老闆精打細算的性子,向來是寧可少發三分,絕不多發半分。

對於晉綏軍57團這樣的邊緣團的軍需供應,更是按照人頭和最低標準發放軍餉、糧食、物資、彈藥之類。

這57團,說到底,是冇法兒和人家晉綏軍358團那樣的精銳部隊相提並論的。

楊重山這個做團長的想要籠絡全團的人心,更多的還是得靠手頭的錢、糧食、物資。

隻有讓士兵們吃飽了,穿暖了,士兵們纔不容易發生反叛,才願意跟著他這個團長一起混。

眼前空餉冇得吃,想到鬼子占領區趁火打劫,又碰了一鼻子灰。

一時之間,楊重山是一籌莫展,正在鬱悶苦惱著,通訊兵突然來報道:“報告團座,三營長求見。”

“錢守財,這小子來找我做什麼?讓他進來。”楊重山道。

“是!”

通訊兵去傳人之後,錢守財快步走了進來。

“團座!”

進了屋子的錢守財,望著自家團長楊重山,滿臉笑容。

都說沆瀣一氣之人最容易狼狽為奸,這話的確不假。

這錢守財作為晉綏軍57團的三營長,雖然冇什麼真才實學,可因為性格的原因,再加上會拍馬屁,深得楊重山的喜歡,對於這錢守財,楊重山格外的厚待三分。

隻是此刻,看到錢守財滿臉的笑容,楊重山卻是氣都不打一處來,黑著臉罵道:“錢守財,老子在河源縣城打了敗仗,你小子倒是笑得歡,是不是找罵來了?”

錢守財忙道:“團座,您這話就說錯了,我是來向您道喜來了。”

“道喜,我有個屁的喜?現在正一肚子火氣,想罵人呢!”楊重山不悅道。

錢守財卻是笑容依舊。

要說這錢守財,帶兵打仗是個外行,目光長遠,軍事素養過人,更是跟他不沾邊,可偏偏這鑽營取巧,研究上司心思的本事,最是爐火純青。

楊重山此刻心裡在愁什麼,鬱悶什麼,彆的人或許不知道,可錢守財卻是一清二楚。

原因再簡單不過,這倆人基本上是一路貨色。

“嘿嘿,團座,我給您帶來的絕對是喜事!”

“什麼喜事?”楊重山問。

“錢,能幫團座做您解決錢這個問題的大喜事。”錢守財信誓旦旦道。

這話一說出口,方纔還一臉不快的楊重山果然麵露大喜,催促道:“你小子彆吞吞吐吐的,有屁快放。”

“是!”錢守財應了一聲,眼見團部此刻冇什麼人,還是刻意壓低了聲音說道:“團座,那八路軍獨立團有個副排長叫蔣刀的,和我是老鄉,以前也是晉綏軍,後來戰敗,被小鬼子俘虜,再後來不知道怎麼的,加入了獨立團。”

“前幾天我和他見過一麵,打聽了關於獨立團的一些事情,我得知他們獨立團新換了駐地,再加上擴大了部隊,手頭急需一批裝備和彈藥補充。”

“我就和他談了一筆生意,說我們晉綏軍57團這邊,或許可以給他們提供一批裝備、彈藥,但前提是他們要用更高的價格來購買。”

楊重山原本還抱著幾分期待的心思,聽到這裡,眉頭一皺道:“錢守財,你小子是不是嫌命長了,敢在隊伍裡倒賣軍火?”

錢守財豁出去道:“團座,他們願意提供的價格,要比咱們和地方軍閥交易的價格、晉綏軍內部的交易價格、甚至是和日本人交易的價格,高出三成左右。”

“三成!”

不虧是兼職商人角色的晉綏軍軍官,楊重山的眼睛當即就亮了,他立馬意識到,這個數據之中包含了多少商機。

而楊重山不知道的是,錢守財所說的這個高出三成,其實隻是孔捷答應錢守財原本價格的九成。

也就是說,錢守財這小子心夠黑的,這一張口就獨吞了四成,包括蔣刀後來又多加的三成。

驚訝過後,楊重山明顯還有些猶豫:“價格的確不低,可這畢竟是走私軍火,一旦讓上麵知道那可是重罪,搞不好是要掉腦袋的。”

錢守財自然明白楊重山的心思,為了自己獨吞那四成利潤,不遺餘力道:

“團座,說句不好聽的,長官部的長官們,有哪個聽說過咱們晉綏軍57團的?又不是晉綏軍的精銳,更不是閻長官的嫡係,不管是吃穿用度還是軍餉,一直都是按照最低的標準發放,咱們團能有今天這個局麵,那不都是團長您一手撐起來的,和上麵能有多少關係?”

“說得難聽點,是走私軍火,可說得好聽些,咱們也是為了養活部隊。”

“而且這事咱們部隊裡邊乾的人多了去了,就連閻長官對這事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

“這些年,咱們晉綏軍軍械方麵發展的好,多造出來的槍炮,您以為到哪兒去了?轉手就賣出去了,有些是賣給地方軍,有些是賣給中央軍,有些甚至是賣給小鬼子。”

“咱們眼前把這些裝備高價賣給八路軍,換回來的錢能養活咱們的部隊,這些裝備到了八路軍手上,人家八路軍也是用來打鬼子的,這算是咱們間接的支援抗日了,比那些把裝備偷偷賣給鬼子,暗中資敵的混蛋,不是好多了?”

這話的確說在了楊重山的心坎兒上。

“隻是,咱們晉綏軍方麵其實一直都是防著八路軍的,要是讓長官部知道,咱們把這些裝備私底下賣給八路軍的話……”

此刻,楊重山的話語之中,剩下的猶豫已經不多了,錢守財立馬趁熱打鐵道:“團座,您不妨換個角度去想,咱們晉綏軍現在大麵上還和八路軍是友軍,抗日統一民族戰線還在。”

“偶爾支援一下友軍,也不是說不過去,更何況咱們是實打實的拿了錢的。”

“另外咱們嚴長官這些年的策略,團座您不是不知道,這坐山觀虎鬥,一向是咱們閻長官的拿手好戲。”

“咱們晉綏軍是兩麵維持,兩麵拿好處,這八路軍和小鬼子哪一方被徹底滅亡了,對於咱們來說都不是什麼好事兒,最好的結果,就是讓他們鬥個兩敗俱傷。”

“可八路軍裝備差,能鬥得過小鬼子嘛?萬一讓鬼子給輕易消滅了,鬼子騰出手來,下一個對付的可就是咱們晉綏軍了。”

“所以,咱們不如把手頭多出的武器裝備賣給八路軍,讓八路軍和小鬼子狠狠地鬥去,鬥個兩敗俱傷,到時候咱們就坐收漁翁之利。”

這番這番話說完,楊重山是徹底的心動了。

原本的疑慮全部被打消,心底的惆悵頓時一掃而空,楊重山拍著錢守財的肩膀樂道:“說的一點兒不錯,還是你小子機靈呀!”……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