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羅四娃和鄭貴撤到小樹林的背坡之後,孔捷對羅四娃說道:“四娃,現在咱們再把槍換過來,方纔你也看到了,你手上這可是打傷過鬼子的步槍,拿著它,好好打鬼子。”

“哎!”羅四娃認真地點了點頭,將手中的駁殼槍遞給孔捷。

孔捷笑著接過手槍,“看到後麵的這個保險裝置了嗎?隻有提前把它打開,這駁殼槍才能開槍射擊。”

正說著,從孔捷三人藏身的土坡對麵方向,又忽然響起了幾聲槍響。

通往小南村與小北村的道路是東西走向。

就在孔捷幾人將日偽軍的火力吸引到南向之後。

和尚率領的第三作戰小組,和尚、陳小民、張楠三人朝著日偽軍開了火。

這支作戰小組一共有兩把步槍。

“你們兩個誰的槍法更好?”開火之前,和尚問道。

陳小民道:“南叔可是小北村有名的獵戶,多的時候一天甚至能打上一兩百斤的獵物,他的槍法比我好多了。”

和尚道:“接下來開火,儘量做到殺傷日偽軍,小民,把你的步槍借俺使使。”

“是!”陳小民知道事情的輕重,連忙將步槍給了和尚。

兩道槍聲幾乎一同響起,走在先頭的鬼子應聲倒下去兩個。

“撤!”

和尚當即下達了命令。

這些日子以來,和尚的確進步了許多,往日上了戰場,總喜歡逞個人英雄主義的性格改變了不少。

特彆是擔任警衛連連長,後來又經過一線天和李家坡的戰鬥之後。

和尚更意識到,一名優秀的指揮員,要比一名優秀的戰士的作用大得多。

他和尚再厲害,雙拳難敵四手,隻有把戰士們團結起來,凝聚起來,才能發揮更強的戰鬥力。

命令下達,第二戰鬥小組立即撤離。

“4顆子彈,擊斃擊傷敵人2人。”

撤離途中,小北村的獵戶張南開口計算道,

和尚疑惑道:“南叔,你說啥?”

“哦,這是我們班長教的,通過擊殺記錄記錄自己的成長,慢慢的才能成為一名優秀的射手,打了多少顆子彈,殺了多少敵人,這些都是要記在腦子裡的。”

張南迴答道。

“這是我加入民兵小隊,衝著日偽軍開火,打出的第4顆子彈,民兵小隊成立的第二天,班長帶我們在縣城外麵伏擊過路過的偽軍,在那裡我打死過一名偽軍。”

和尚點了點頭,有意思。

他琢磨著自己當兵以來一共打過多少槍,又殺過多少敵人。

想了想,實在記不過來。

忽地,和尚的嘴角路過一抹笑容:

要不,從現在開始算起?

一顆子彈,擊斃鬼子一名。

嘿嘿,這麼說,俺可得加把勁了,最好保持一顆子彈消滅一個敵人,百發百中的擊殺記錄。

“小民,你呢?你的擊殺記錄怎麼樣?”

陳小民有些不太好意思的撓了撓頭說道:“連長,我之前跟著班長他們也打過偽軍,用過兩顆子彈,可一個敵人都冇打著。”

和尚笑道:“急什麼,一會兒有機會,說不定你也能打死一兩個鬼子。”

“哎!”陳小民帶著興奮地應道。

……

山道下,日軍小隊長橫山運平望著再次重傷的兩名帝國士兵,心底有些抓狂。

這土八路果然狡猾,方纔南麵開了一槍,現在北麵又突然開了兩槍。

看樣子土八路的人數比他想的更多。

日軍隊伍裡現在多了三名重傷員。

用了擔架,又占用了六名士兵才抬上。

第二戰鬥小組的槍聲,從山路北向的土坡山林裡響起之後,鬼子立馬反擊,火力點朝著和尚一行所在的位置就撲了過去。

可惜再一次慢了半拍,和尚已經率領第二戰鬥小組及時撤離。

槍聲響了好一陣子,也不見對麵有任何動靜。

與先前的情況幾乎如出一轍。

“八嘎,這些該死的土八路,簡直像泥鰍一樣滑溜。”橫山運平大罵。

曹振祥說道:“這土八路放完槍就跑,雖然對咱們的隊伍造不成太大的創傷,可咱們想抓住他們也難。”

“但我們中國有句老話,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這些土八路出現在這裡阻攔咱們,最終的目的就是害怕我們進入村子,咱們先不管這些土八路就是了,到時候他們肯定會出現。”

橫山運平想了想,點了點頭說道:“吆西,帶上傷員,加速前進。”

話音剛落,在山道南向,孔捷一行原本開槍的位置,再向前一百米左右的距離,再次響起一陣槍聲。

這是孔捷提前安排好的第三戰鬥小組成員。

七班長王遠,八班長宋田,還有小北村的獵戶李平安和老鐵匠張喜站三人開了火。

這第三戰鬥小組,雖然冇有像孔捷和和尚這樣拔尖的存在,但是整體水平卻是最高。

整支隊伍一共有三把步槍,隻有老鐵匠張喜站暫時冇有武器。

這開槍的七班長王遠,和八班長宋田,都是獨立團的老兵了,槍法自然不差。

而李平安更是小北村有名的獵戶,槍法同樣過人。

三人伏擊的位置又比較適中,在迎頭的日軍隊伍走過來,距離不到一百五十米的時候,突然開火,全部命中目標。

“撤!”

迅速後撤的路上,七班長王遠得意道:“26顆子彈,擊傷擊斃敵人14人。”

八班長宋田哼了一聲,說道:“22顆子彈,擊傷擊斃敵人11人,老王,你小子彆得意,接下來的4顆子彈,隻要我能乾掉3個敵人,咱倆的擊殺記錄就持平了。”

“4顆子彈消滅3個敵人,你就吹吧你!”王遠打擊道。

兩人這是較上勁兒了。

老獵戶李平安有些為難地撓了撓頭,說道:“3顆子彈,擊斃擊傷敵人3人,兩位班長,我這算不算是百分百的擊殺記錄?”

王遠、宋田:“……”

他孃的,被個老獵戶嘲諷了!

而就在他們身後的地方,方纔伏擊的位置,離了他們此刻也不到三十米。

炮彈直接炸響,樹木摧折,塵石亂飛。

“好傢夥,這狗日的小鬼子炮彈過來的真快,幸好咱們撤的及時。”王遠說道。

“甭廢話了,抓緊時間趕到下一伏擊地點。”宋田道。

“好!”

……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