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匪或者鬼子,搶劫了晉綏軍和中央軍銀行的事件。

經過發酵、醞釀,掀起了一陣陣熱潮。

卻又很快歸於平靜。

原因很簡單,這場不大不小的鬨劇。

很快就被另一場大風暴,徹底遮掩住了。

從臘月底。

也就是臘月二十七日開始。

就像是為了印證孔捷與趙剛的推測。

日軍方麵突然收網,以太原城為總指揮中心,以陽泉縣為此次收網行動的率先爆發點。

範圍波及陽泉、平安縣、壽陽縣,邊定鎮、潭縣、太古、張莊等縣城、村鎮,甚至囊括了太原城周邊。

譚縣。

作為大搶劫風潮的起始點,可以說是陽泉周邊區域,被搶得最為淒慘的一座縣城。

這地方不止是土匪來光顧過,晉綏軍,地方軍閥,還有八路軍都來光顧過。

而且光顧了不止一次。

最終結果是什麼呢?

嚇得譚縣的日偽銀行,在後續的一週之內,甚至都不敢開門營業,直接選擇暫時關門。

好傢夥,誰還敢開門兒啊?

聽說一家銀行,一天之內最多的能被搶上五六次。

土匪、晉綏軍、中央軍那邊纔不管是誰家的銀行。

有些私人開的銀行,甚至直接被搶破產了。

鬼子偽軍開的銀行也經不起這麼個折騰法,無奈選擇關門歇業。

這對於日偽軍銀行的信譽度來說,自然是不小的損害。

可小鬼子也管不了那麼多了。

直到二十七日,甚至還有一支**部隊闖入了譚縣,準備在譚縣外圍再搶上一次。

這可真是撞在槍眼兒上了。

為了部署這次針對各方搶劫勢力的大網,日偽軍這些日子,表麵上不動聲色,甚至就像趙剛所說,故意犧牲一些村鎮的物資和現金作為誘餌,就是為了麻痹這些依舊沉浸在搶劫歡悅中的土匪、中央軍、晉綏軍。

可實際上,小鬼子是在暗度陳倉,瞞天過海。

私底下已經在不斷的朝著陽泉周邊的各大縣城加派兵力。

準備積蓄力量,一舉發起反攻。

而二十七日下午,就是這次反攻正式拉開序幕的時候。

闖進譚縣的這支**隊伍,剛準備在城門區域大肆搶奪物資,接著就發現隊伍被日偽軍包圍了。

原本闖進來的時候,隻有幾個鬼子和十幾名偽軍看守的城門,不知何時出現了大量的日軍人馬。

那一挺挺輕重機槍就架在城門的防禦工事後,還有城牆頂上,對準了依舊沉浸在搶劫之中的**隊伍。

甕中捉鱉式的戰鬥。

密集的槍聲、炮聲沖天而起,在譚縣內部響徹了十來分鐘,然後又歸於平靜。

最終,這支三百多人的**部隊,竟是冇有一人能從譚縣城門活著出來。

陽泉。

作為這次日軍大反攻的起始點。

形勢的逆轉更是相當的誇張。

當天闖入陽泉附近的幾支土匪、**,還有晉綏軍,直接一頭紮進了日偽軍佈下的陷阱圈,緊接著鬼子偽軍猛烈反撲。

雙方陷入激戰。

意識到打劫時代已經一去不複返,隻剩下眼前的陷阱的各方搶劫隊伍,拚死反擊,才逃出去一小部分。

接著,訊息迅速在晉西北傳開:

日偽軍已經開始反攻搶劫武裝。

不止如此,陽泉的日偽軍消滅、擊潰來犯的土匪、**、中央軍和晉綏軍。

似乎僅僅是個開始。

接著,從陽泉縣城內部,忽地湧出大量的日偽軍,就像是提前規劃好的,藉著即將來臨的傍晚時分,一舉反攻到周邊的各處村鎮。

這些村鎮裡,都是有百姓的。

隻是陽泉周邊,被孔捷的獨立團,在打劫浪潮期間攻取下來的村鎮,百姓都已經被孔捷轉移到了獨立團駐地附近。

所以隻留下了空蕩蕩的村子。

可除了獨立團攻占的村鎮之外。

陽泉周邊,還有**、晉綏軍和中央軍攻占下來的村鎮。

陽泉日偽軍的反撲來得太過凶猛。

以至於這些晉綏軍、**部隊根本來不及撤出村鎮。

就連同百姓一起,被困死在了村鎮之中,陷入苦戰。

不止是陽泉,周邊的各大縣城的情況,也基本上是如此。

鬼子的反攻來得太突然了,各方搶劫勢力還如同以往一般,準備進入鬼子占領區,繼續搶劫呢!

就算冇有這個打算的,也根本冇有意識到要及時收縮兵力回撤,依舊駐紮在離了日偽軍掌控的主要縣城較近的村鎮。

日軍突然反撲之後,這些部隊根本來不及後撤,就直接被鬼子咬上。

隻有八路軍這邊的情況好得多。

不久前,李文傑把訊息彙報到旅部之後。

旅長那邊通過手頭的情報,再加以分析,立馬斷定:

鬼子、偽軍的確是在醞釀著陰謀,準備發起大反攻。

所以,旅部當即向總部彙報了情況。

總部下達命令,讓各方進攻部隊立刻收縮兵力,轉移群眾,以守為攻。

不僅如此,出於友軍的提醒,八路軍總部方麵,還向晉綏軍、中央軍那邊也傳遞了訊息。

隻是,晉綏軍和中央軍似乎並冇有重視此事。

實際上,中央軍和晉綏軍指揮部方麵,的確向下轄的各部隊,傳達了日軍可能會在近期發起反撲的訊息。

但也不知道中央軍和晉綏軍指揮部方麵的軍官是怎麼想的。

他們隻是下達了這樣的命令,卻並冇有要求所有部隊立刻回撤。

反倒是把什麼時候回撤的決定權,交給了部隊的一線指揮官。

是所謂:“小心行事,伺機後撤!”

或許是想趁著八路軍回撤的時候,再撈一把。

最終,鬼子發起反撲的時候,隻有晉綏軍和中央軍的一些優秀指揮官。嗅覺比較靈敏,察覺到危險,及時撤離。

剩下的雜牌隊伍,大多都陷入了危機。

這些優秀的指揮官中,例如晉綏軍三五八團的團長楚雲飛。

楚雲飛也率隊參與了這次搶劫事件。

用楚雲飛的原話說:

“不管是什麼部隊在對付鬼子偽軍,也不管是用什麼方式。

我三五八團肯定是要幫幫場子的,就算是打劫這事兒,也是一樣的道理。”

與其他晉綏軍部隊不同的是,楚雲飛參與這次搶劫熱潮,並不是真為了鬼子手頭那點兒物資和裝備。

說實話,以三五八團裝備之精良,楚上校壓根兒瞧不上鬼子占領區的仨瓜倆棗。

不過是為了順應這打劫的熱潮,對付鬼子和偽軍罷了。

就在晉綏軍長官部的訊息傳到之前,楚雲飛同樣在警惕著日軍的反撲。

之後楚雲飛二話不說,立馬將部隊收縮回駐地,防止鬼子反撲。

所以日軍的這次大反撲,並冇有對晉綏軍三五八團造成什麼大的損害。

……

新二團團部。

孔捷和李雲龍商議著接下來的軍事行動計劃。

針對局勢的轉變,孔捷更是表態道:“這些晉綏軍、中央軍部隊愚蠢。

聽說在周圍村鎮駐紮之後,還下達了嚴令,不允許村鎮的百姓隨意離開。

害了自己倒不打緊,連帶著村鎮的百姓們一起給禍害了。

老李,不能再等了,晉綏軍和中央軍咱們可以不管,但老百姓咱們可不能坐視不理。

必須馬上行動起來,先把周圍村鎮的百姓救出來再說。”

“好!”李雲龍應道。

接著兩人一合計,意識到這次日軍的反撲,來得比大家想象的更為猛烈,需要救援百姓的地方很多。

李雲龍和孔捷又通知了新一團團長丁偉,三人一起計劃此事……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