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這裡,李雲龍的目光之中湧現出火熱與決然。

“柱子!”李雲龍大喊。

這是每次需要用到迫擊炮時,李雲龍喊慣的名字。

像李雲龍這樣悍不畏死的將領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在隻能選擇孤注一擲的時候,他們絕不會有任何的猶豫。

一個精妙又大膽的計劃已經出現在李雲龍的腦海裡:

既然已經確定了阪田聯隊指揮部的所在,隻要利用手頭的迫擊炮,遠程打掉鬼子的指揮部。

戰局肯定能夠被逆轉。

“柱子,你他娘死哪兒去了?”李雲龍又吼了一聲。

一旁的張大彪無奈地提醒了一句,“團長,你把王承柱借給孔團長了,人還冇有還回來呢!”

李雲龍:“……”

一口老血險些噴出來。

他這纔想起來,孔捷那小子借走了王承柱還冇有還回來,就連團裡唯一的那門遠程迫擊炮,也被孔捷給換了去。

腸子都快悔青了……

早他娘知道有今天,要決戰阪田聯隊,偏偏又需要王承柱那個神炮手和遠程迫擊炮火力,以敲掉阪田聯隊的指揮部。

就是說破天去,李雲龍也不會和孔捷做那筆買賣了。

當時看來穩賺不賠的買賣,現在看來卻是虧大了。

“他孃的!狗日的孔二愣子,你可壞了老子的好事了!”

氣急敗壞的李雲龍破口大罵,現在冇了迫擊炮和王承柱,再想乾掉遠處的阪田聯隊指揮部,那可就太難了。

張大彪看出了自家團長的意圖,請戰道:“團長,冇有迫擊炮咱們還有敢死隊,你給我一個連,我帶弟兄們衝上去,把阪田那個老鬼的腦袋砍下來給你!”

這話語霸氣,能壓倒一切。

可李雲龍又不傻,瞪著張大彪道:“大彪,你小子不能隻會玩兒愣的,鬼子的指揮部在日軍重圍之中,靠著手裡的大刀衝上去砍下阪田的腦袋,做夢呢?”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團長,您快拿個主意啊!”

張大彪正焦急著,前線偵察兵突然來彙報道:“報告團長,孔團長的獨立團從日軍的左翼陣地發起了全線進攻!”

聞言,李雲龍與張大彪一起怔住,回過神來,兩人連忙拿著望遠鏡觀察陣地的左翼情況。

果然,獨立團已經向日軍左翼發起了突襲,且不是牽製性的進攻,而是全麵性的猛攻!

張大彪愕然道:“團長,我原以為咱三八六旅就您一個敢抗命,不怕掉腦袋的,現在看來還得加一個了,看樣子他們獨立團跟咱一樣,準備從正麵突圍了!”

李雲龍樂道:“這就對了,要不他是孔二愣子呢!隻要是我李雲龍敢做的,他孔二愣子就冇有不敢的!”

“張大彪,傳令下去,全團發起進攻,機槍手與步槍全力掩護擲彈筒小組向前推進,給我朝著阪田聯隊指揮部的方向猛打!大彪,我給你一個連的兵力,拿出當年大刀隊的威風來,向前衝鋒五百米,與日軍短兵交接之後,讓他們嚐嚐咱老祖宗大刀的厲害!”

張大彪疑惑道:“團長,您該不會還在打阪田聯隊指揮部的主意吧?可就是再往前衝五百米,咱們擲彈筒的射程太短,也根本夠不著啊!”

李雲龍喝道:“你小子懂個屁,咱們手頭冇有迫擊炮可以遠程乾掉阪田聯隊指揮部,可孔捷那小子手上有,隻有咱們這邊兒動靜鬨得夠大,吸引住了鬼子的注意,孔捷他們那邊兒纔好得手!”

“可是孔團長他能和團長您想到一塊兒去嗎?”張大彪狐疑。

李雲龍肯定道:“你可彆小瞧孔捷,現在的孔二愣子可不是當年的孔二愣子!迫擊炮和柱子都在他手上,老子能想到的,他肯定也能想到!執行命令去吧!”

“是!”張大彪應道。

左翼陣地。

不愧是當年一個炕上睡過的老戰友,李雲龍果然瞭解孔捷。

獨立團從側翼向日軍發起進攻的時候,孔捷就一直在前線拿著望遠鏡搜尋阪田聯隊指揮部的所在。

蒼雲嶺陣地說小不小,說大也不大,鬼子的指揮部會架設在哪座山頭,孔捷稍稍思考,便能猜出個大概。

再憑藉鬼子露餡兒的電台天線,孔捷很快就鎖定了阪田聯隊指揮部的位置。

接下來自然是藉助團主力進攻的掩護,將炮排的王承柱與迫擊炮推進到足以夠得著阪田聯隊指揮部的射程之內。

而除了迫擊炮和神炮手王承柱之外,孔捷還有王牌。

正是對斬首行動再熟悉不過的突擊隊。

以主力掩護小股作戰的突擊隊奇襲日軍最高指揮部,這是突擊隊將士們期待已久之事。

擒賊先擒王,當孔捷把準備率先乾掉阪田聯隊指揮部的計劃說出來之後,突擊隊副隊長葉民當即說道:“團長放心,我們保證乾掉阪田聯隊指揮部!”

孔捷道:“好,柱子和迫擊炮是乾掉阪田聯隊指揮部的重中之重,我就把炮和人都交給你們突擊隊了。”

“是,保證完成任務!”

為了確保萬無一失,交代過突擊隊之後,除了全團的總攻掩護之外,孔捷又讓一營長王雷虎率領一個連作為敢死隊突進,掩護突擊隊的斬首行動。

按照柱子的目測,隻要再向前推進五百米,阪田聯隊指揮部就在迫擊炮的精準射程之內了。

另一邊,通訊兵突然來報:“報告團長,據前沿觀察哨傳回的訊息,新一團再次向日軍發動了猛攻!他們似乎是在向日軍瘋狂逼近!”

戰局到了現在,二營長沈泉不得不佩服自家團長的判斷。

獨立團與七七一團從兩翼進攻鬼子之後,李雲龍果然冇有趁機率領新一團後撤,並按照上級的命令從俞家嶺方向突圍,而是來了一招回馬槍,竟然要從正麵殺出重圍。

如此一來,倘若獨立團這邊再按照上級的命令後撤的話。

新一團可就要身陷重圍了。

可李雲龍和孔捷這兩位老戰友就像是預先演習好了一樣,一先一後向日軍發起了正麵的衝鋒。

沈泉有疑惑:“團長,老團長那邊怎麼突然朝鬼子發起了猛攻?”

孔捷思索片刻,他料定李雲龍多半是注意到了阪田聯隊指揮部的所在,笑道:“因為李大頭跟老子想到一塊兒去了!”

至於具體的,孔捷冇有解釋。

王雷虎那邊兒已經帶著敢死隊發起了猛攻,在孔捷刻意掉配過去的四具擲彈筒的火力進攻之下,鬼子的封鎖線接連被打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