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捷手中,有潛伏在二五一團內部的敵工部同誌,傳來的關於二五一團駐地的具體佈防圖。

這二五一團的炮連和重機槍連在什麼位置,早就被孔捷和李雲龍記在了心底。

這次前來二五一團,孔捷帶了獨立團一營的三百精銳。

考慮到目標點在二五一團附近,人數太多容易暴露,李雲龍也隻帶了三百左右精銳。

此刻行動開始之後,分為三路人馬。

獨立團一營營長王雷虎率領一路,一百人。

新二團一營營長張大彪率領一路,一百人。

用兩個營長的話說:

二五一團這樣的烏合之眾,彆說是一百人了,有個二十來人,就足夠拿下炮連和重機槍連了。

所以剩餘的人馬,孔捷和李雲龍各率領兩百精銳,負責重點打擊前來二五一團的日軍中隊。

除此之外,孔捷手上還有一支王牌——突擊隊。

這樣的軍事行動,孔捷自然不會忘記把突擊隊帶上。

突擊隊執行的是另外一件任務:

策應敵工部同誌,鼓動二五一團士兵反正,另外,伺機尋著槍聲,救下那支晉綏軍和中央軍軍官,還有記者。

……

前幾日下的大雪,這些日子溫度又低,積雪都還冇有融化,整個二五一團駐地也基本上是一片銀裝素裹。

要說八路軍這邊的軍服,最開始由**政府提供後勤供給的時候,那所穿的軍服和**的常規軍服也冇什麼兩樣。

並非是呈現灰色,相反,是黃綠色。

隻是能從**政府所發放的後勤中,領到黃綠色軍服的,那得是上了**戰鬥序列的八路軍正規部隊。

在整個三八六旅,也就七七一團和七七二團的一批老戰士,最初發了這黃綠色的**軍服。

再後來,**給的供應越來越少,到大規模的破襲作戰之後,乾脆是一個子兒的軍餉也不發了。

可八路軍部隊是越發壯大,就拿三八六旅來說,下轄的部隊早就不止兩個主力團了。

這麼多的戰士,總得想辦法給做點軍裝出來吧?

後勤部被服廠那邊,同誌們就開始做新的八路軍軍服,隻是因為被服廠的生產力的原因,土方法染色,生產出來的軍服大體上是呈現灰色,達不到**當初發的軍服的那種黃綠色。

再加上這灰色放在打遊擊戰和運動戰的山體環境下,要比黃綠色的隱蔽效果好得多。

許多八路軍部隊領到的軍服也就呈現灰色了。

而獨立團這邊,戰士們最新穿上的棉衣,染出來的又是那種比較淺的灰色,在雪地裡的隱蔽效果倒是相當不錯。

至於新二團那邊戰士們所穿的軍服,來回就那兩套,洗洗換換的,顏色也越發的淺了。

眼下正好作為偽裝色。

另外,再說一下這二五一團駐地的地形地物上的特點。

先說常規的八路軍根據地,比如獨立團和新二團的根據地,都是儘量選在比較偏僻,最好又是四麵環山的地方,起到限製敵人展開兵力,易守難攻的效用。

一旦遭遇日軍的掃蕩,這樣的根據地是進可攻,退可守。

可眼前二五一團選擇的駐地,整體的地形地勢,卻完全違背了這個常理。

好傢夥,恨不得給做成一條四同八達的中心網道。

進出這二五一團駐地中心的大路就有四條,再加上小路,簡直多的數不過來。

先前孔捷和李雲龍帶著戰士們潛伏在周邊的時候,李雲龍從望遠鏡裡打量著二五一團駐地的情形,就忍不住在大罵:

“就這鬼地方,一看就是易攻難守,傻蛋才選這裡作為根據地呢!就算是把老子的新二團放在這地方,撐死也就能守住一個鬼子大隊的進攻。”

孔捷則是樂道:“老李,你就吹吧,我要是鬼子大隊長,我就兵分多路,多處佯攻,選擇一處作為主攻,到時候兒我看你怎麼守。”

“這二五一團的駐地選的就像是一個四麵八方都破了洞的木桶,簡直是閉著眼睛都能打進來,完全違背了集中兵力防守原則。”

“由此可以想象,當初他二五一團隻有千餘人,竟能在這地方堅守兩三年時間,還越打越壯大。

如果不是暗中勾結小鬼子,要我說,除非是周邊的小鬼子集體瞎了眼了。”

……

而眼前二五一團這簡直漏洞百出的駐地地形,自然也給了孔捷和李雲龍趁機出手的機會。

張大彪和王雷虎,各自率領隊伍抄了小路,一個奔著二五一團的炮連過去,另一個奔著二五一團的重機槍連過去。

孔捷和李雲龍則是率領四百精銳,準備從側翼突襲日軍。

戰鬥打響之前,李雲龍說道:“老孔,咱們可是說好的,戰鬥開始之後,你們獨立團負責火力壓製。”

“咱們一路過來的路上,我可都瞧見了,滿打滿算三百人的隊伍,好傢夥,你小子愣是帶了近四十挺輕機槍,外加上三十多門擲彈筒。”

“比他娘李家坡的山崎大隊都闊綽。”

“這仗冇得說,就眼前這支鬼子中隊,哪夠咱們塞牙縫的?”

“說好了,你老孔出火力,咱老李出人力!”

“戰鬥打響之後,你們獨立團隻需要提供機槍火力掩護,和炮火支援。”

“給我壓製住鬼子的步兵,然後敲掉鬼子的擲彈筒和機槍,隻需要一個衝鋒,老子就能把這兩百號鬼子吃掉。”

孔捷道:“老李,能用火力解決,就不要讓戰士們去冒險了!”

李雲龍道:“這你放心,咱老李打仗向來不會玩愣的,我都算好了。

咱們潛伏的位置,離了日軍中隊不到三百米,戰鬥打響之後,你這邊炮火和機槍火力率先偷襲過去,趁著炮彈炸響,火力壓製,我帶著戰士們向前猛進兩百米之後。

我新二團帶來的擲彈筒和輕機槍,同樣能派上用場,補上火力。

剩下的一百米,我早就提前準備了投彈小組,向前推進六十米之後,直接把手頭的手榴彈給我丟出去。

我預計的投彈小組有一百人,每人配備三顆手榴彈,這就是三百顆手榴彈,在十秒鐘之內全部給我丟出去。

咱們伏擊的這一段,日軍離左側的掩體還有三百多米呢!

三百顆手榴彈猛地砸過去,夠小鬼子喝一壺的。

等到被炸懵的鬼子回過神來,老子早就帶著隊伍撲上去了,要不了三五分鐘,戰鬥就能徹底結束。”

孔捷樂道:“老李,照你這麼說,連炮連和重機槍連都使不上了!”

李雲龍道:“用不著的話正好省點彈藥,反正那些火炮和重機槍,在老子眼裡,早他娘姓李了。”

“嗯???”孔捷瞪眼。

李雲龍連忙糾正道:“一部分,一部分姓李了!”

孔捷道:“好,老李,就按你說的打,在你率領隊伍發起衝鋒之後,我會率領炮兵和機槍手同時向前推進,繼續為你們提供火力支援。

另外在前側迅速補防,提防這二五一團趁機偷襲。”

“就這麼定了!”李雲龍道。

……

“報告中佐閣下,石田中隊已經抵達二五一團,正在指定位置停留,隨時聽候下一步命令。”

“吆西!”

工藤多俊點了點頭,看向一旁的盧多賢,“盧司令,是時候了。”

“嗨!”盧多賢應了一聲,扭頭吩咐那連長說道:“你繼續帶人進攻,務必把戴勇一行人給我活捉下來。”

“是,團座!”

“笨蛋,叫司令。”盧多賢罵道。

“是,司令!”

“哎,這就對了。”盧多賢心滿意足地點點了點頭,接著跟著工藤多俊,暫時離開團部院子。

接著,盧多賢率領自己的心腹警衛營三百餘人,跟隨工藤多俊,準備一道去迎接石田中隊。

當然,這個警衛營是這些天纔打造的,畢竟已經是盧司令了嘛,有個警衛營也是正常的。

警衛營集合之後,盧多賢向工藤多俊保證道:“中佐閣下放心,這些人都是我的心腹。”

“吆西!”工藤點了點頭。

盧多賢率領自己的警衛營,與工藤多俊帶來的日軍中隊彙合之後,便算是二五一團正式投誠。

接下來二五一團會在工藤多俊的指導下,重新整編為日軍華北治安軍第四集團軍,並開始內部徹查,剔除八路軍安插在二五一團的內應、剔除不願意投降日軍的部分士兵。

很快,在盧多賢和工藤多俊的率領下,石田中隊與二五一團的警衛營隔著一段距離望見了彼此,雙方繼續接近。

這工藤多俊倒是很有儀式感,眼見到了地方,率領自己的十幾名衛兵,提前一步快速朝著日軍中隊過去。

然後再正式率領日軍中隊接受盧多賢的投誠,開始交接儀式。

完事兒之後,鬼子再給盧多賢的部隊發放皇協軍該配屬的偽政府軍肩章。

二五一團的士兵們,隻需要順手將前一刻佩戴的**的肩章拽掉,再戴上鬼子給發的皇協軍肩章,也就搖身一變,成了皇協軍了。

連衣服都他娘不用換的。

二五一團這支**雜牌軍,也就成建製地轉變為皇協軍了。

真是簡單又方便。

當然,從某種程度上講,這個簡單的過程又是必不可少的。

肩章一旦替換,也代表著換下肩章的士兵,從那一刻起,不管願意不願意,他都得承認,自己是一名皇協軍,是漢奸了。

……

……

與此同時的另一邊,上午九點左右。

再早的話,天都還冇大亮呢!

獨立團駐地來了客人。

有來自旅部的客人,比如旅長、政委、參謀長等人。

還有來自總部的客人,比如師長、政委、副總參謀長,還有老總等人。

真是全湊到獨立團過年來了。

如果孔捷此刻也在駐地的話,肯定要大呼倒黴了。

好傢夥,自己這前腳才走,後腳旅長、師長、老總他們就來了,這不是讓老總他們給抓了個現行嗎?

這大過年的,人家旅長、老總來你孔捷這兒蹭飯,結果你這正主倒是不經請示,帶著隊伍跑出去打鬼子頑軍了。

這能像話嗎?

“孔捷這小子人呢?好小子,架子夠大的,我來了不來迎接也就算了,老總難得來他獨立團過個年,這小子怎麼還不見人了?”

旅長從進了駐地就開始找人。

二營長沈泉、三營長王懷寶,還有教導員李文傑一行,自然明白自家團長跑什麼地方去了,一個個急得滿腦門子都是冷汗,連忙出來迎接旅長一行。

“旅長,您怎麼來了?”

滿心焦急的沈泉一行,趕到駐地口迎接的時候,沈泉苦著臉問道。

“何止是我來了,你再瞧瞧,還有誰來了!”

旅長笑著,側開身子,露出身後的老總,還有師長一行。

沈泉:“……”

“團長,您快回來吧,出大事兒了,完犢子了,老總和旅長親自上門兒了!”

老總一向是不怒自威,一臉正色道:“你們獨立團這大半年來發展的不錯,聽說特彆是夥食上,戰士們是頓頓有肉吃,可把周圍團的戰士們都給羨慕壞了。

我想著今天正好過年了,趁著機會,也到你們獨立團來蹭個飯。

怎麼,沈泉,看你小子這臉色,是不大歡迎了?”

沈泉也是老紅軍了,與老總等人自是麵熟。

麵對老總的調侃,沈泉連忙說道:“老總,哪能呢?您能來我們獨立團過年,我們肯定打心眼兒裡頭高興呢!”

老總笑道:“行了,咱們革命同誌之間,還客套這些做什麼?趕緊來點兒實在的,把你們獨立團準備的年貨都拿出來,我們也來沾沾光,痛痛快快地吃上一頓不是?”

“嘿嘿,老總,這好說,到了我們獨立團,彆的冇有,這飯和肉是肯定管夠的!”

沈泉抹了一把額頭,連忙引著老總一行,朝著團部的院子裡招呼。

老總大笑著,一麵和旅長說著話,一麵朝著獨立團團部大院走去,走在途中,老總這纔想起來問道:“對了,之前旅長也喊了半天了,孔捷那小子呢?”

得……

完了!

沈泉腦袋一懵,正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呢,一旁的教導員李文傑回答道:

“報告老總,除夕晚上李團長找我們團長,我們團長好像去新二團過年了。”

老總疑惑道:“李雲龍這小子大過年的,把孔捷叫到他新二團去做什麼?”

沈泉忙道:“誰知道呢!老總,您不是也說了,來我們獨立團吃年飯嘛!不管團長在不在,我們肯定得把老總你們照顧好了。”

“是這個理兒!”老總笑道。

沈泉連忙點頭,心裡鬆了口氣。

接著,老總冷不丁地問道:“李雲龍和孔捷這兩個兔崽子,該不會是大過年的,又去鬼子那兒搞副業了吧?”

沈泉:“……”

獨立團眾乾部們:“……”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