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五一團士兵們在戴勇的鼓動下,全部繳械之後。

那丟掉的槍支可不在少數,要說這二五一團這些年在日軍和**之間來回周旋,這發展倒是真不錯,全團基本上人手一把步槍。

眼前有多少槍?那就是兩千多條步槍。

這可不是筆小數目。

孔捷帶來的獨立團部隊,和李雲龍帶來的新二團部隊,加在一起,眼前也隻有不到六百號戰士。

這也就意味著,想把這兩千多支步槍帶走,對於八路軍戰士們來說都不容易。

每人都得背上三到四條槍,再加上大家原本就帶過來的槍支,那就得背上四到五條槍。

可你彆忘了,還有從日軍中隊,從二五一團警衛營那裡繳獲的裝備和彈藥呢!

另外,張大彪繳獲的七八門火炮,王雷虎繳獲的十幾挺重機槍,這些裝備可都不輕,你得拿吧!

先前的戰鬥中,犧牲的戰士的遺體,你得帶上吧?

再加上二五一團駐地儲備的槍支、彈藥。

這樣仔細算起來,李雲龍和孔捷怕是都得頭疼,裝備是好,簡直髮大財了。

可要是帶都帶不走的話,那可就尷尬了。

好在這二五一團的後勤部。也擁有不少的運輸工具。

有二十幾輛板車,還有一些自行車、摩托車之類的,全部用上,倒是能把這批裝備輕鬆運走。

潛伏在二五一團的敵工部同誌暗中策應,八路軍戰士們很快便從二五一團的後勤部取來了各式運輸工具,將這些裝備彈藥全部拉上。

戰士們一部分留在原地,繼續手持槍械,隨時提防二五一團士兵們做亂,一部分戰士則是去收集二五一團士兵們繳下的槍械。

看著那不斷被戰士們收集起來的槍械,簡直像是路邊的大白菜一樣,隨便去撿,李雲龍朝著孔捷擠眉弄眼道:“老孔,他孃的,咱們發財了!”

這是實話,孔捷心裡同樣狂喜,表麵上卻是不動聲色。

這次來伏擊日軍中隊,順勢拿下頑軍二五一團,收穫頗豐,遠超過孔捷和李雲龍的預料。

戰士們打掃戰場,繳獲裝備的時候,戴勇和孔捷、李雲龍並肩站在之前二五一團警衛營的陣地上,望著下麵忙碌著的八路軍戰士們,一麵交談著。

軍人向來不失豪爽,三言兩語之下,三人之間便改了稱呼。

李雲龍和孔捷的自來熟,甚至讓戴勇有些不太適應。

交談中時不時有大笑聲傳出。

孔捷道:“戴兄,就你所說,這次你們一行人來這二五一團駐地,算是掉進了鬼子和盧多賢的陷阱了。”

戴勇點頭道:“是啊,若不是孔兄還有雲龍兄你們來得及時,戴某此刻或許已經戰死。”

孔捷道:“這二五一團駐地處在敵後,這裡的變故隱瞞不了多久,此地是不宜久留的,戴兄,接下來你準備怎麼做?”

戴勇道:“罪魁禍首盧多賢已經槍決,二五一團的軍官和士兵們雖然也有過錯,但罪不致死,我準備帶他們返回晉南,再聽上級的安排。”

孔捷道:“軍官們的過錯,士兵們的確不應該被連累。”

“隻是這人多了,人心就不齊,眼下戴兄你手頭兵力有限,怎麼能保證將這二五一團的士兵們全部帶回晉南?”

戴勇點了點頭,這的確是個麻煩事,想了想,他說道:“這事我也考慮過,我準備從隊伍裡初步篩選出一批具有愛國情懷的士兵,由他們協助我帶領這些士兵們返回晉南。”

說到這裡,戴勇看向孔捷和李雲龍:

“孔兄,雲龍兄,戴某有個不情之請!”

“戴兄請講!”

“篩選出來的士兵,不會太多,我初步預計有一百人也足夠了,這一百人的隊伍,一來可以保證士兵們不會發生動亂,二來如果遇到敵情,也可以作為後衛部隊。

隻是手頭冇有槍械的話,恐怕不妥,所以我想孔兄和雲龍兄,可否借我一百條槍,還有一些彈藥?”

戴勇這話說得實在客氣。

就在幾分鐘之前,李雲龍還拍著胸脯對戴勇說道:“戴兄請放心,繳獲的這些武器,咱老李隻是暫時替你們**保管著,等到以後找到機會,會再還給你們的。”

眼下好了,人家需要一百條槍,又說的這麼客氣——借!

你到底借不借?

戴勇看著李雲龍,李雲龍緊閉著嘴巴,隻字不提,心裡頭在罵娘。

“他孃的,你看我做什麼?這次到手的裝備,老子就分三成,多一條槍孔二愣子都不會乾的,你看老子像冤大頭嗎?想要槍,找孔二愣子借去!”

見李雲龍冇有表示,戴勇苦笑了一聲,又看向孔捷。

眼前裝備的事情,戴勇這種聰明人又怎麼看不明白?

眼前這兩位八路軍團長,明顯是看上繳獲的這批裝備了。

這二五一團這麼多年在鬼子和**手上,兩麵得利,手頭的裝備可不差,這麼大一批裝備和彈藥,擱誰誰都眼紅。

戴勇對此是很理解的,另外,這次二五一團叛敵,要不是人家八路軍及時趕到,他戴勇此刻已經效忠黨國去了,更彆提眼前這批裝備。

再加上此刻掌握了主動權的是人家八路軍。

戴勇又對孔捷和李雲龍二人,在戰鬥中表現出來的氣概相當的佩服,所以此刻很是客氣。

孔捷被戴勇看得有些不太自在,心裡暗道自己果然不如老李臉皮厚,表麵上一派正氣道:

“戴兄太客氣了,按理說,雖然這二五一團叛敵,這次是我們八路軍繳獲了裝備,但這批裝備理應是你們**的,隻是眼下不太方便,我和老李也隻能替戴兄你暫時收著。”

“不就是一百條槍,還有彈藥嘛,這事兒請代兄放心,包在我身上。”

說著,孔捷望見不遠處的突擊隊副隊長葉民,朝著葉民招了招手,喊道:“葉民。”

“到,團長,您找我!”葉民連忙小跑過來。

孔捷笑道:“葉民這小子辦事穩妥,我是最喜歡的。”

“葉民,你帶戰士們去繳獲下來的槍支裡挑選出一百條槍,要最好的,然後把彈藥配備足了,給戴兄準備好。”

“抓緊點時間,記住了,槍支要最好了,彈藥必須得充足。”

“是!”

葉民是一臉正氣,肅然應道,說著轉身就去準備。

戴勇看得感慨,連忙感謝道:“孔兄,大恩不言謝,這份人情戴某記下了!”

“客氣什麼,你我都是軍人,都是為了打鬼子,保家衛國,應該的。”孔捷笑道。

一旁的李雲龍冇有開口,隻是望著葉民遠去的背影有些狐疑。

葉民這小子可能是受孔捷的影響,和孔捷的性子很像,蔫兒壞蔫兒壞的。

他能老老實實的按照老孔的命令,挑選好槍,還有充足的彈藥,拿給戴勇?

李雲龍正想著,思緒被一旁的戴勇接下來的話語打斷。

“孔兄,此次承蒙救命之恩,又幫助戴某平定了二五一團的反叛,戴某無以為報,倒是有份名單,或許可以與孔兄分享。”

“哦?”

戴勇湊在孔捷的耳邊說了一陣,接著後退了一步,說道:“說來慚愧,去年五月份,因為我軍統太原組全組成員被日本憲兵逮捕,日軍順藤摸瓜,我軍統山西站幾乎全部被破獲,共計一百二十多位成員被抓,被鬼子憲兵處死四十多人。”

“這一係列的事變,導致我軍統在山西的力量幾乎毀於一旦,針對日寇組織的情報活動基本上都被迫停滯。”

“而我們**內部又派係林立,並不是一條心,這導致很多事情,戴某雖然心知肚明,卻也是有心無力。”

“就比如眼前的二五一團,類似這二五一團與日軍勾結的情況,在滯留敵後的許多**部隊之中,並非是個例。”

“我給孔兄說的這些名單都在其中行列。”

“我想遠水救不了近火,在敵後戰場上,還是你們八路軍做起事來更加方便,孔兄如果有意的話,我想請孔兄助戴某一臂之力。”

一旁的李雲龍直接懵了。

啥?

還有這好事?

意思是,像眼前頑軍二五一團這樣暗中和鬼子勾結,等著自己去繳械的隊伍,還有不少?

可是這戴勇是什麼意思?

這麼重要的訊息,這麼好的發財機會,隻悄悄的說給老孔聽,生怕老子聽到似的,這是幾個意思?

難不成就因為那一百條破槍?

因小失大啊!

老李忽然有些後悔,但心裡想著,老孔既然知道了,肯定少不了自己的,也就冇有急著開口。

孔捷也有些意外,冇想到一百條槍換來了這麼重要的訊息。

這戴勇的作風同樣令孔捷有些詫異。

這得是對**有多失望,這纔想要藉助八路軍隊伍,來對付這些叛敵的部隊?

孔捷甚至開起了玩笑:“戴兄,**軍官裡邊難得遇到像你這樣真心為國為民的將領。

戴兄如果有意,不如加入我們八路軍如何?”

眼前隻有孔捷、戴勇、李雲龍三人,但是當孔捷這話說出口,戴勇還是嚇了一跳,連忙道:“孔兄,這玩笑可開不得,投八路戴某是萬萬不敢的,戴某平生也最恨叛徒。”

孔捷笑道:“加入我們八路軍怎麼就成了叛徒了呢?我們八路軍是真心打鬼子,為了老百姓的隊伍。”

戴勇無奈道:“政治不同,我輩軍人也無可奈何。”

“那戴兄為何要把這些情報告訴我?孔捷反問。

戴勇笑道:“讓我投八路,戴某是萬萬不敢的,但是,如果可以藉助你們八路軍的手,除掉一些暗中投敵的叛徒雜碎,戴某義不容辭。”

孔捷正色道:“這麼說的話,請戴兄放心,這個忙我孔捷幫定了!”

一旁的李雲龍連忙應和道:“冇錯,戴兄,這事兒你交給我和老孔就對了。”

孔捷撇了李雲龍一眼。

老李麵不改色。

好吧,老李這傢夥臉皮實在夠厚。

……

不遠處……“葉隊長,這麼好的槍,真要挑些好的,還給二五一團?”

葉民罵道:“笨,團長當時下命令的時候,那是特彆強調要挑好槍,把彈藥給足了,你以為這是原本的意思?告訴你,你真要是挑了好槍,配足了彈藥給送過去,回頭團長一準兒得罵娘。”

“那團長的意思是?”

“這還不明白嗎?隨便挑上一百條槍,能使就成,最好是挑那些有毛病的,或是打不準的,或者是少一些零件兒的,當然,大體上要看得過眼,彆太過分。

另外,彈藥方麵,每把槍配上五顆子彈也就夠了。

當年咱們八路軍抗戰艱難那會兒,有上三五顆子彈就算不錯的了。”

“嘿嘿,原來是這麼回事兒,葉隊長放心,我們這就準備。”

……

“報告團長,一百條步槍還有彈藥,全部準備完畢,按照您的命令,是挑選的最好的槍,又按照咱們隊伍的標配,配足了彈藥。”

完成任務的葉民,返迴向孔捷彙報情況道。

孔捷點了點頭,笑著看向戴勇,“戴兄,事不宜遲,戰士們打掃戰場也差不多了,我看咱們也該啟程了。”

戴勇鄭重地朝著孔捷和李雲龍敬了個軍禮,說道:“孔兄,雲龍兄,感激不儘!”

三人正說著,不遠處哢嚓了一聲。

孔捷和李雲龍稍怔,向不遠處看去,一個年輕人拿著個照相機走了過來。

孔捷很不高興,老子的照片從來冇有泄露出去,鬼子裡懸掛的懸賞自己的告示都是大概畫的樣子,這小子拍攝照片是什麼意思?

戴勇笑著介紹道:“孔兄,雲龍兄,這位是晉南報社的於記者。”

於明連忙小跑過來,很是自來熟地和有些發愣的李雲龍、孔捷分彆握了握手,然後滿臉笑容道:“孔團長,李團長,久仰大名,你們好!”

戴勇道:“於記者是個很有骨氣的記者,我們被困在院落裡之後,於記者隨我們一起作戰,今日二五一團叛敵的經過,到時候怕是還需要於記者他們通過報社刊登出去。”

孔捷點點頭,但臉上還是冇什麼笑容。

“於記者,我們八路軍處在敵後,相貌是保證安全的重要因素,我希望你剛纔拍的照片,可千萬彆落到日本人的手上。”

“不然下次我再進縣城的時候,鬼子懸賞我的告示,怕是就要貼上真人的照片了。”

於明恍然大悟,難怪這位孔團長從一開始就不太高興的樣子。

“請孔團長放心,這張照片我會作為私人收藏,絕不會外漏。”

孔捷這才點了點頭,想起來一事,問道:“我記得不久之前,你們晉南報社發行的《抗日國報》中,提到過二五一團叛敵的事情。”

於明道:“是這樣的,那則通訊是我報社的同事報道的,也不知道我那位同事從哪裡打探到的訊息,當時我們還都覺得不可能呢,這明明是英勇抗日的隊伍,怎麼就搖身一變成了叛徒了?”

“今日回去,我怕是要向她當麵請罪了,她所說的果然是實情。”

話語頓了頓,於明抓住機會道:“我們報社處在後方,與你們八路軍將領接觸不多,孔團長,我能問您幾個問題嗎?”

孔捷道:“你問。”

於明是說做就做,作為一個報人,那是相當的敬業。立馬打起精神,一臉正色地向前走了兩步,做出采訪著姿態來,詢問道:“孔團長,近期一直有傳言,說你們八路軍消極抗戰,遊而不擊,對於此事您怎麼看?”

不愧是熱血青年,於明這話問的是一針見血。

“孔團長,您不要介意,我也是心裡想到什麼,就直接問了。”

孔捷點頭道:“無妨,至於這個問題的答案,我想你應該去問問小鬼子,他們更清楚,到底是誰遊而不擊。”

“不久前我們八路軍大規模發動的正太戰役作戰,消滅鬼子偽軍何止上萬?幾乎讓整個華北日軍交通線陷入癱瘓,這就是他們口中所謂的遊而不擊?”

“前些日子,我軍主動出擊,擊退日偽軍,消滅鬼子共計千餘人,營救打劫鬼子占領區敗退的中央軍和晉綏軍,這就是他們口中的遊而不擊?”

“縱觀我們八路軍部隊,在冇有**政府的物資供應情況下,能夠獲取裝備和物資的很重要一個來源,就是打鬼子,從鬼子偽軍手上搞繳獲。

包括我身後,這些戰士們手中使用的槍支彈藥,我可以拍著胸脯說,基本上每一條槍,每一顆子彈,都是從鬼子手上繳獲來的,這是他們口中的遊而不擊?”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如果再聯絡上處在敵後,類似**二五一團這樣的部隊,我大概是明白什麼叫做賊喊捉賊了?”

“處在敵後的某些頑軍部隊,不打鬼子,而處處針對我們八路軍,我不知道這樣的現象,**政府看不看得見?”

“二十多天前,皖南的事情,我不知道**政府又會作何解釋。”

“到底是遊而不擊,還是欲加之罪,又或者公報私仇,誰知道呢?”

“說這麼多,我其實希望你們作為記者,當有報人的擔當,民眾們的目光被當局者矇蔽,看不清真相,能夠讓他們看清真相的,也隻有你們了。”

於明聽得心中大震,連忙回答道:“孔團長放心,今日所見所聞,我也一定會如實報道!”

孔捷道:“好,我願意相信於記者,你還有什麼要問的?”

於明道:“孔團長,有傳言說,你們八路軍處在敵後,物資來源,大多都是從老百姓手裡搶過來的,對於這種擾民欺民的傳言,您怎麼解釋?”

孔捷忍不住笑了:“於記者,眼見為實,耳聽為虛。

你如果有這工夫,不如隨便在我們八路軍根據地附近的村莊,隨便找一位百姓問問情況,哪怕他是個孩子,我想他也會告訴你,我們八路軍是有鐵的紀律,不拿民眾一針一線的!”

“我們八路軍是人民的子弟兵,對待父老鄉親們,如同對待自己的父母,難道你們誰會去欺壓自己的父母嗎?”

他孃的,說得好!

一旁的李雲龍猛拍大腿,忍不住在心底為孔捷叫好。

於明被這番回答說得有些發愣,下意識退了兩步,認真道:“孔團長,我明白了。”

“還有什麼要問的嗎?”

於明搖了搖頭,臉上的神色很堅定,說道:“冇有了,再問下去,也不過是自取其辱罷了。”

“紙永遠包不住火,功過是非,總有一天它是會真相大白的!”

……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