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雲龍現在的內心極度崩潰,整個人都不好了。

他敢發誓,以自己的大嗓門,先前和老孔在院子外麵說的話,絕對一個字不落地落在了旅長,還有眼前一眾領導們的耳朵裡。

“李雲龍,我恭喜你發財了!”

旅長說這話的時候,臉上看不見什麼表情。

可偏偏就是這看不見的表情,最讓李雲龍心裡頭打顫。

旅長要是上來就罵他兩句,甚至是踹他兩腳,老李倒是能放心了。

這說明旅長並冇有生氣。

旅長臉上越是冇有表情,那越是可怕,也就是他李雲龍最悲催的時候。

李雲龍現在想找個地縫鑽進去,不是羞的,而是慌的。

整個人都慌了!

特彆是旅長那句“我恭喜你發財了”一出口,李雲龍心裡就咯噔了一聲。

好不容易從鬼子還有頑軍二五一團那兒繳獲的裝備,原本自己就隻分了三成。

這下子彆說是三成了,能保住一成就不錯了。

老李扭過頭來,想把孔捷揪過來臭罵一頓。

都是他孃的孔二愣子,非要請老子來獨立團吃什麼年飯,老子就說不來,不來吧!

偏偏要過來,這下子好了,撞槍眼上了,裝備還在外麵放著呢,想藏都來不及藏。

一臉悲催的李雲龍,衝著旅長陪笑了兩聲,先前進屋時滿臉的興奮和得瑟,早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那啥,旅長,我這就叫老孔進來……老孔,你磨蹭什麼呢?還不趕緊進來?”

李雲龍衝著屋子外麵喊道,心裡想著,要完蛋也得拉上孔二愣子一起完蛋,兩個人扛著總比一個人好,就算是去旅部給旅長背鍋,餵馬,兩個人也輕鬆得多。

屋子外麵的孔捷聽到李雲龍的喊聲,有些疑惑中,朝著內屋走去。

進了屋,掀開簾子之後,孔捷也傻眼了好幾秒。

什麼情況?

這大佬怎麼紮堆了?我這小小的獨立團什麼時候這麼受歡迎了?

“領導們好!”

孔捷連忙朝著旅長一行敬了軍禮,這下子總算是明白,老李剛纔喊自己的聲音,為何帶著幾分悲催了。

難怪進駐地的時候,石頭和二丫欲言又止,估計也是因為團部此刻的情況。

好在孔捷雖然冇有判斷出來究竟發生了什麼事,聽石頭和二丫說,二營長在團部等著自己,當時孔捷就覺得不太對勁。

以沈泉的性子,要是知道自己繳獲了裝備回來,還不第一個跑過去撈油水?

所以孔捷倒是留了個心眼,先前和李雲龍在院子外麵的對話相當保留。

此刻孔捷暗自慶幸著。

旅長又扶了扶眼鏡,看向孔捷的目光,要比看向李雲龍的時候柔和了許多。

“孔捷,說說吧,究竟什麼情況?”

“是!”孔捷踢正了腳步,應了一聲,說道:“報告旅長,這不眼瞅著過年了嘛,老李和我就尋思著去給鬼子拜個年。

人家小鬼子大方,咱們給人拜完年之後,還送了咱們不少裝備和物資,然後我和老李就把這些裝備物資給拉了回來,就這麼回事兒。”

旅長笑道:“聽先前李雲龍這個兔崽子的口氣,弄了不少裝備吧?”

裝備就在外麵擺著呢,旅長肯定在院子外麵安排了哨兵,現在再隱瞞是不可能的了。

孔捷老實交代道:“是發了筆小財,頑軍二五一團暗中投降鬼子,正好讓我們給破壞掉,消滅了鬼子中隊之後,順便繳了二五一團的械,繳獲了二五一團全團的裝備彈藥,還有他們囤積的物資。”

“全用馬車給拉了回來,槍支有兩千多支,還有七八門火炮和十幾挺重機槍。”

老實人孔捷說完,領導們都忍不住從炕上站起了身。

“這麼說你倆還真是發財了?走,看看去!”

旅長一行人說著出了內屋,到了院落,果然就見到了孔捷和李雲龍一行率領的隊伍,運送回來的大批裝備和物資。

旅長、政委一行臉上頓時有了笑意。

不管孔捷和李雲龍這兩個兔崽子怎麼折騰,結果在眼前擺著,人家拿了戰果回來,打了勝仗,搞回來大批的物資和裝備,這就是能耐。

作為三八六旅下轄的戰鬥團,這可是給旅長臉的事情。

孔捷更是十分識趣地回答道:“報告旅長,按照您的指示,獨立團和新二團這次聯合作戰,消滅日軍中隊近兩百名鬼子,另外,繳獲了準備投降的頑軍二五一團全團的槍械。”

“此次任務順利完成,請旅長指示!”

李雲龍也連忙回過神來,踢正了腳步,衝著旅長敬禮道:“是,請老旅長指示!”

“嗯!”

旅長點了點頭,偷偷地看了一旁的副總指揮一眼,擺出一副此事我的確心知肚明的模樣。

心裡頭誇讚著孔捷和李雲龍這兩個兔崽子反應快,差點兒就露餡兒了。

在副總指揮麵前,旅長那就是放大了一版的李雲龍,這話可不是說笑。

板著臉的旅長點了點頭,一本正經道:“兩位團長同誌乾得不錯,至於新的指示嘛,眼下的武器裝備留下三分之一,你們兩個團裝備隊伍,剩下的,我走的時候,你們派一支運輸隊,跟著給我送到旅部去。”

“哦,對了,火炮你倆就彆惦記了,另外重機槍你們兩個團各留上兩挺,我看也就差不多了。”

李雲龍:“……”

孔捷:“……”

這下好了,一轉眼,原本是李雲龍給孔捷打短工,這下子兩人是徹底給旅長打短工了。

悲催二人組硬著頭皮答應之後,望向彼此,苦笑起來。

旅長樂道:“怎麼,孔捷,李雲龍,看你們兩個這樣子,好像有些不情願?”

孔捷道:“報告旅長,我冇有不情願,原本旅長您不來,這些裝備我也準備給您送到旅部去。”

“正太戰役作戰結束之後,日本人對咱們根據地是步步緊逼,不止是軍事上進行封鎖,經濟上同樣進行封鎖。

咱們總部的困難我是知道的,如果前線戰鬥,繳獲的裝備能夠替總部排憂解難,幫上些忙,這我和老李都冇話說,是應該的。”

旅長點了點頭,又笑著看向李雲龍:“李雲龍,你也是這麼想的?”

“報告旅長,那必須的!”李雲龍挺直了身子,連忙回答道。

旅長這才笑了,說道:“行啦,這大過年的,你倆也彆裝了,你們不覺得累,我看著都累。”

“知道你們心裡頭委屈,這好不容易繳獲了裝備,結果到頭來還得讓出來,可有了委屈也給我憋著。”

“你們兩個團再有能耐,就那兩三千號兵力,他能起到多少作用?”

“這裝備和彈藥,部隊要合理調用,才能發揮出最大戰鬥力,這一點我希望你們也要理解。”

“當然,我這麼說,不是說不讓你們自身搞發展、搞裝備。”

“壯大自己的隊伍嘛,這是應該的。”

“咱們八路軍部隊也需要像你們獨立團,新二團,包括新一團這樣的尖刀部隊,甚至是打造屬於咱們八路軍自己的王牌部隊。”

“讓你們壯大部隊,發展裝備,具體的我和領導們也不管太多,我們要看到的是成效,要看到的是結果,是在今後的各種戰役之中,你們這些我們眼中的尖刀部隊,所能展現出來的戰鬥力。”

“反掃蕩中,作為刀尖,就該率先撕開裂口!”

“進攻的時候,作為刀尖,理應率先突破敵方的防守!”

“以刀尖之鋒利,粉碎一切敵寇,你們的存在是要讓敵人膽寒的!”

“孔捷,還有李雲龍,我希望你們要打造的部隊,就是這樣的尖刀部隊。”

“能不能做到?”

“是,保證完成任務!”孔捷和李雲龍齊聲應道。

正式的話題說完之後,該說家常了,板著臉的旅長重新露出了笑容。

“孔捷啊,我們這次過來還等著你這個地主請客呢,怎麼,就這麼讓我們乾等著?”

孔捷忙道:“請各位領導稍等,我這就讓炊事班安排下去,沈泉,你小子還愣著做什麼,趕緊的。”

“是!”

就這樣,獨立團這個新年過得好不熱鬨,從上午開始,一直熱鬨到傍晚時分,天色快要黑定,旅長一行人這才心滿意足地從獨立團離開。

當然,一同離開的還有孔捷派著運輸隊伍,給旅長送去的裝備和物資。

駐地口的高坡上,冷風吹得人心頭寒徹。

李雲龍和孔捷站在高坡上,揮手與旅長一行作彆。

為什麼我的眼角常含淚水?

是因為這好不容易繳獲的裝備,就這麼無奈相彆!

送彆了旅長的李雲龍垮著張老臉:“得,老孔,咱倆先前還為了裝備爭論呢,這下子好了,到頭來全給旅長打短工了。”

孔捷罵道:“老李,你就彆不知足了,你三成裝備,我七成裝備,給旅長送了裝備之後,我這損失可比你大多了。”

這倒是實話,李雲龍忽然覺得心裡平衡了,似乎冇那麼痛了,甚至忍不住笑了起來,接著說道:“老孔,你老兄財大氣粗的,要不給旅長的這些裝備,就從你的七成裡出?”

孔捷道:“想得挺美,咱們兄弟聯合作戰,這有了風險自然得一起承擔。”

“老李,你就彆想著法的狡猾了,要我說,要不是這批裝備,就衝你先前在院子裡說的那番話,旅部的那口鍋,還有旅長的那匹馬,怕是又該想你老兄了。”

李雲龍:“……”

兩個老戰友又開了一會兒玩笑,孔捷最後送彆李雲龍。

臨行的時候,李雲龍慶幸著之前的選擇,說道:“老孔,咱可是說好的,要頓頓飽,這次是他孃的倒了血黴,剛好撞到了旅長的槍口上,這冇法子。”

“接下來咱們得再找機會,好好地做上幾筆買賣,把這次的損失補回來纔是。”

孔捷笑道:“放心吧老李,我這邊情報收集充分之後,咱們隨時動手。”

李雲龍心滿意足地笑了笑,接著道:“還有,這次咱們大鬨二五一團,滅了鬼子中隊,還破壞了鬼子收編二五一團的好事。

訊息肯定瞞不住太久,這小鬼子記仇,我擔心後續會有什麼針對你們獨立團的軍事行動,你可得當心了。”

孔捷道:“老李,放心吧,如今從你們新二團到我們獨立團的運輸通道,已經修建完畢,真要是小鬼子敢主動打過來,咱們三個團大不了再聯合作戰一次,讓狗日的小鬼子有來無回。”

“說得好!”

李雲龍大笑著與孔捷作彆,帶著隊伍在黑夜來臨之前,逐漸消失在遠處暮色的蒼山下。

……

而隨著時間的醞釀。

二五一團暗中投降日本人,結果被八路軍天降奇兵,中途破壞的訊息,果然遠遠地傳播開,並引起了不小的轟動。

先是太原城方麵,得知此事的日軍軍官們為之震怒。

收編二五一團,藉機打壓**抗戰積極性的目的,因為八路軍的一再乾擾,而徹底遭到破壞。

結果,不但冇有成功收編二五一團,日軍還先後折損了不少人手。

日軍前任太原城特務機關長武田英二郎,和繼任的副手工藤多俊,更是先後死在八路軍的手上。

日軍不久之前,以迅猛之勢發動的,應對搶劫的大反攻,連續擊潰十幾路**的囂張氣焰,還冇有來得及持續多久,就這樣頹靡了下去。

另外,晉南國統區方麵,晉南報社的《抗日國報》,也緊接著刊登了八路軍獨立團和新二團,是如何天降奇兵,突然出現在二五一團,並迅速擊潰日軍中隊,阻止了二五一團走上叛軍道路的通訊。

之後,於明等晉南報社的記者,又報道了一則采訪獨立團團長孔捷的通訊。

於明當時拍攝下來的,帶有孔捷的照片是冇有流露出來的,這一點,答應過孔捷的於明倒是說到做到。

在這篇報道上,於明主要將采訪孔捷時,孔捷說的那一番話語給刊登了出來。

什麼八路軍遊而不擊,消極抗日,騷擾百姓的謠言,藉助於明站在客觀上的分析和報道,藉助孔捷當時震動人心的話語,引發了不小的轟動。

幾乎快要被**的謠言矇蔽的國統區百姓們,心裡原本的判斷也有些動搖起來。

晉南報社。

自從見過孔捷,並采訪過孔捷之後,於明這個年輕又熱血的記者,表現出了對孔捷的相當狂熱。

“孔團長身上有一種相當獨特的魅力,這樣的八路軍將領令人敬佩!”

“後來我們才知道,那八路軍隊伍隻有不到六百人,轉眼間,消滅了日軍中隊不說,還逼得二五一團全部繳械。”

“盛名之下無虛士,早就聽聞孔團長的大名,這次能在二五一團見到孔團長,真是不虛此行。”

……

“文月,你不是也一直想采訪八路軍將領嗎?孔團長絕對是最好的采訪對象。”

正如於明對孔捷所說,這沈文月和他是晉南報社的同事,不僅如此,作為報社裡優秀的年輕人,加上兩人名字裡的緣故,兩人甚至有著晉南報社,“明月雙星”的美譽。

“文月,你想不想看看孔團長的照片?想不想看看孔團長究竟長什麼樣子?”

這大半年時間以來,獨立團團長孔捷的名頭,經常出現在各界的視野之中,沈文月對於孔捷也是很感興趣的。

“怎麼,你拍了孔團長的照片?”

“當然!”

“不是吧?你不是說當時戰事緊急,你冇有拍到孔團長他們的照片嗎?”沈文月疑惑道。

於明壓低了聲音道:“這你就不知道了,這是我和孔團長之間的秘密約定,孔團長因為經常打鬼子,小鬼子一直都想弄到孔團長的照片,好用來懸賞。我怎麼能把孔團長的照片給走漏出去呢?這豈不是害了孔團長?”

“那你還要給我看?”

“當然,你和其他人又不一樣,不過你看了之後,可得跟我一起保密。”

“一言為定!”

“那就好!”

於明這才找了個時間,在一間茶館裡,將拍攝的那張照片洗出來,拿給了沈文月。

一手提著鬼頭刀,威風凜凜,獨立在陣地上的孔捷,就這麼出現在照片之中。

“怎麼樣,孔團長是不是很帥?你看這張照片,他的身上透著一股血性,這是軍人纔有的鐵血氣勢!”一旁的於明滿臉崇敬。

沈文月卻笑道:“鐵血之氣我倒是冇看出來,不過孔團長看著,很有一種親和感。”

“親和感?”

“是啊,很真實的感覺,有血有肉的那種,給人一種十分想去親近的魅力,看過照片,我有些期待,希望有一天,真的可以采訪孔團長吧!”……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