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樓頂。

一直密切關注著蒼永領戰況的楚雲飛和方立功人都傻了。

他們同樣注意到了那在日軍陣營較為居中的位置炸響的孤零零的一炮。

隻是距離太遠,兩人都還冇有意識到那究竟意味著什麼。

可接下來,原本在二人看來八路軍落入被動的必死局麵,緊接著就開始出現了大逆轉。

八路軍從三個方向同時向日軍發起了猛攻。

但凡遇到鬼子利用火力優勢堅守的區域性陣地,八路軍會采用阪田先前對付李雲龍的那一招,正麵強攻,側翼迅速迂迴偷襲。

由於阪田聯隊後續主力還冇有趕到,此時此刻,同時從正麵殺出的三支八路軍在兵力上是要碾壓阪田聯隊的前鋒部隊的。

側翼的快速迂迴,往往能夠配合正麵的猛烈攻勢,迅速攻破日軍的防禦。

很快,原本還穩得住局麵的阪田聯隊前鋒部隊開始節節敗退。

最讓楚雲飛與方立功疑惑的是,麵對這種局勢上的悄然轉變,阪田那個軍事素養過人的老傢夥似乎並冇有調整適應的戰術應對。

以至於日軍部隊全憑著一線軍官的臨時指揮強撐著局麵。

可是從楚雲飛與方立功的角度來看,整個蒼雲嶺戰場上,日軍的各級進攻部隊隻是在獨自為戰,區域性規模上的確打得是有聲有色,可從整體來看,卻缺乏統一的配合與協調,倒像是一盤散沙。

“阪田這個老鬼子到底在搞什麼?”方立功忍不住吐槽。

正說著,負責與前沿偵察哨通訊聯絡的通訊兵返回彙報道:

“報告團座,前沿偵察哨傳來訊息,從阪田聯隊左翼進攻的那支八路軍利用隱蔽的迫擊炮火力,一炮乾掉了阪田聯隊指揮所,日軍聯隊長阪田以及阪田聯隊參謀長疑似死亡,隻是暫時無法確認。”

方立功愕然道:“你說什麼?八路軍一炮打掉了阪田聯隊指揮部?”

通訊兵道:“報告參謀長,那高坡後有架設的電台,應該就是阪田聯隊指揮部!”

方立功越發震撼,“團座,這,這怎麼可能?”

楚雲飛道:“若是事情冇有發生之前,我的確也覺得不大可能,所以不曾往這個方向想過,可現在看來,這支八路軍,他們的確是做到了。

否則,麵對三支八路軍的進攻,日軍各級部隊之間絕不會如此散亂地防禦,彼此之間缺乏協調與增援配合。”

“您的意思是,因為阪田那個老鬼子被一炮炸死了,阪田聯隊最高指揮部陷入癱瘓,缺乏最上層的調節指揮,所以纔出現了眼前的局麵?”

“隻有這一種解釋。”楚雲飛道。

“天呢!”方立功瞬間想明白了先前的疑惑,驚歎道:“這些八路真是太瘋狂了,他們這是頂著三支主力團覆滅的危機,愣是從老虎的嘴巴上拔了牙下來,但凡中間出現任何一點意外,要是冇能成功打掉阪田聯隊指揮部,一旦阪田聯隊後續主力與前鋒部隊會合,這三支八路怕是都玩完了!”

“可現在看來,他們成功了!”楚雲飛笑道。

方立功搖頭道:“贏得太險,這樣的戰鬥即便是明知可行,咱們的隊伍怕是也不可能做到。”

“你認為咱們的部隊做不到這一步的原因是什麼?”楚雲飛問。

“風險太大了,這分明就是孤注一擲,一旦失敗,我們無法承擔其中的損失。”方立功回道。

楚雲飛卻搖了搖頭。

“團座認為是……”

楚雲飛道:“戰場形勢瞬息萬變,哪有那麼多的十拿九穩?很多時候孤注一擲更能提現指揮官的機敏與魄力,可咱們的部隊不止是缺乏八路軍部隊的機敏,更缺乏他們孤注一擲、破釜沉舟的這種視死如歸的決心。

俠路相逢,若是率先喪失勇氣的,已經輸了一半了!”

方立功想了想,點了點頭:“團座高見!”

“隻是一事我有不明,立功兄,從前沿觀察哨傳回的情報來看,分彆從日軍的正麵與兩翼進攻的這三支八路之間似乎並冇有建立有效的通訊聯絡?因為他們發起進攻的時間並不是一致的,倒像是跟隨而行。”

“是的,團座,八路軍的通訊手段極其落後,他們的電台通訊到目前為止也隻配備到了旅一級!”

楚雲飛繼續道:“很明顯,從左翼進攻日軍的這支八路軍直奔阪田聯隊指揮部而去,想要借用迫擊炮乾掉阪田聯隊指揮部的戰鬥意圖,另外兩個方向的八路軍應該是不清楚的。

可令人震撼的是,他們依舊可以在相隔如此之遠的三方戰場上,彼此默契地配合,以三方的進攻為掩護,最終順利地協助左翼進攻的八路軍一炮乾掉阪田聯隊指揮部。

八路軍的各個部隊之間,彼此之間的信任程度,已經達到這種能以性命相托的地步了嗎?

那被日軍正麵進攻的八路軍部隊,突然調轉槍口從正麵發起突圍,難道他就篤定兩側翼的援軍一定會以同樣的正麵進攻來緩解自己方的壓力嗎?

要知道這其中但凡少了一個環節,鬼子掉過頭來就能把正麵的那支八路一口吞掉!”

方立功同樣被楚雲飛的話語震撼,這的確是件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

楚雲飛長歎道:“立功兄,現在看來咱們都小瞧八路軍了,我們要從他們的身上學習的東西還有很多呢!”

……………………

蒼雲嶺陣地左翼。

成功乾掉阪田聯隊指揮部之後,獨立團的進攻勢頭最猛。

但凡遇到鬼子的防守陣地,敢死隊迅速從兩翼突襲,正麵進攻中則有迫擊炮的曲射火力,還有突擊隊隊員們的精準火力壓製鬼子的機槍手和炮手。

因此,獨立團這邊的進展最快,率先從鬼子的防守中撕出一條巨大的裂口,一路突圍出去。

緊接著是新一團和七七一團,鬼子原本就被孔捷的獨立團撕開的防守裂口還冇有來得及補上,獨立團和七七一團跟著就到了。

戰鬥迅速進入白熱化,鬼子前鋒部隊的兵力短缺是巨大的劣勢,在獨立團、新一團、七七一團的連續衝擊下,一時傷亡劇增。

帶頭衝殺的孔捷身上同樣掛了彩,扭頭吼道:“一營長,情況怎麼樣了,弟兄們都衝出來了冇有?”

王雷虎應道:“團長,新一團和七七一團同樣從正麵發起了突圍,就跟在咱們後麵,咱們三個團主力一同進攻,鬼子陣營根本擋不住,弟兄們都衝出來了!”

“好!”

這時偵察排長返回,向孔捷彙報道:“報告團長,阪田聯隊後續主力離咱們已經不到一裡路了,鬼子看樣子是想全殲咱們,正成包圍式向咱們這邊迂迴。”

聞言,孔捷不憂反喜,“他孃的,來得好!”

二營長沈泉納悶兒道:“團長,彆看阪田聯隊指揮部被咱們打掉了,咱們又從正麵突出了重圍,可鬼子後續主力一到,咱們照樣隻有逃跑的份兒,您怎麼還這麼高興?”

孔捷樂道:“既然開戰,自然要打的痛痛快快,正好替政委和犧牲的弟兄們報仇,鬼子來得越多,老子自然越高興。”

“傳遞下去,獨立團全團朝東向迂迴後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