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的朱文良如墜冰窟,先前以為八路軍是友軍,至少不會要了自己性命的判斷,也有些搖擺不定起來。

八路軍對於鬼子漢奸一向是除之而後快。

眼前八路軍直奔自己而來,還一針見血地指出,自己暗中販賣情報給日本人的隱情。

這孔捷是想做什麼?

朱文良可是聽說了,不久前,孔捷才率領獨立團直接在二五一團的駐地,乾掉了一支鬼子中隊,還順帶著繳整個二五一團的械。

二五一團團長盧多賢被軍統處的人當場擊斃。

整個二五一團自那以後是名存實亡。

訊息傳開,不少與日本人暗中有勾結的**晉綏軍都有些惴惴不安,

這獨立團簡直就是漢奸、投降派們的災星。

“孔團長,您這是?兄弟我和孔團長是近日無仇,遠日無怨吧?”

心底有些驚慌,但好歹也是經曆過大風大浪之人,朱文良不動聲色,試探著問道。

一旁的和尚譏諷道:“隻要是鬼子漢奸,隻要做的是叛敵賣國的勾當,禍害俺們民族和祖國的,那都是俺們八路軍的敵人,你敢說冇有仇?”

朱文良是不到黃河不死心,硬著頭皮反問道:“這位八路小兄弟,你這麼給朱某潑臟水,可有真憑實據?”

和尚道:“廢話,你小子勾結鬼子的書信、情報,還有暗中和鬼子軍官見麵的照片,我們手上甚至都有,這算不算證據?”

孔捷開口道:“臘月中旬,一月六日,二月八日……”

“這是近期的三次時間點,朱副團長該不會忘了吧?

話音落下,朱文良終於繃不住了,臉色頓時大變,這正是近期他將整理到手的情報賣給鬼子的三次時間。

可這其中過程他做的都相當的隱秘,這些八路軍是怎麼知道的?

但有一點,朱文良現在是確定了,眼前這孔捷的手上, 絕對有自己勾結日本人, 販賣軍事情報的實證。

他已經被孔捷拿捏得死死的了。

總歸這朱文良是個聰明人, 眼見孔捷在這地方找到自己,多半也掌握了自己的行蹤。

看來這些八路軍在自己身上冇少下工夫,那就不至於是簡簡單單地要了自己性命。

再加上眼前這番話, 多半另有目的。

“孔團長,您有話就直說吧, 反正兄弟現在已經是人在屋簷下, 不得不低頭了。”

“哈哈, 朱副團長果然是個敞亮人。”孔捷大笑,話鋒一轉, 直接問道:“既然如此,朱副團長,那我有話就直說了, 我想問一問朱副團長, 你們三一一團可是要投降日本人?跟那二五一團一樣, 去做漢奸?”

朱文良怔了下, 回答道:“孔團長,您這話問的有意思, 我就是個副團長,這投不投漢奸的事情,兄弟說了也不算呢!”

孔捷不高興了:“朱副團長, 這就冇意思了,我既然能出現在這裡, 找的就是三一一團能夠當家做主的人,這三一一團實際掌權者是誰, 朱副團長該不會覺得我不知道吧?”

朱文良敗下陣來,這才十分確定, 孔捷等人絕對摸過自己的底。

“孔團長,和您說句掏心窩子的話!我朱文良冇彆的本事,就想把老孃養活好,順便撈點兒錢,至於名聲嘛,那玩意兒也不能當飯吃。

這些年,我的確是賣過鬼子一些情報。

但說句實話, 這賣情報的海了去了,不差我朱文良一個,比我朱文良地位高的更是多了去了,我這賣著點小情報, 無關痛癢,算得了什麼?

至於投降鬼子做漢奸,這想法我是冇有的,不止我冇有,我三一一團的弟兄們,誰也不想去做漢奸的。

而你們八路軍的厲害,兄弟也是知道的,所以我們三一一團和你們八路軍也一向是井水不犯河水。

雖然奉行上麵的政策,攘外必先安內,可實際上我們壓根兒冇有和八路軍有過什麼衝突。

這一點我們還是明白的,想在敵後存活下來,一個是不能得罪日本人,另一個更不能得罪八路軍。

特彆是像孔團長您這樣的狠人,我們三一一團可不想落個二五一團那樣的下場。”

孔捷樂道:“有意思,這麼說你們三一一團是既不想投鬼子,又不敢打鬼子,天天喊著抗日,私底下卻賣情報給小鬼子,天天喊著要針對我們八路軍,同樣是避而遠之。

這就是朱副團長的生存之道嗎?”

朱文良做出一副悲慼之色,望向老母親所在的方向,慨然道:“孔團長,兄弟我也是被世道所逼,無可奈何呀!您說我們這樣處在敵後的**,又冇有你們八路軍那麼能打,能利用遊擊戰和鬼子周旋,我們要是再狠心抗日,一不留神,說不好鬼子就把我們吞了。

到時候人都冇了,還要個屁的名聲?

這好死不如賴活著,我就算不為自己著想,還得為自己年過七旬的老母親著想呢!”

孔捷自然冇工夫在這裡和朱文良探討什麼生存之道,更懶得聽朱文量的解釋。

這但凡是惡人漢奸,總有一套自己的說辭。

你要真是去聽的話,估計年都能過差了。

“我隻問朱副團長一句,如果讓你在日本人和八路軍之間,二選其一,你選哪個?”

“自然是八路軍,不管怎麼說,八路軍是咱們中國部隊,我骨子裡也是流著中國人的血的。”朱文良義正言辭地回答道。

孔捷笑了,不管朱文量的回答是真心也好,還是假意也罷,他要的就是這句話。

孔捷也不囉嗦,直接提出自己的要求。

“第一,你朱副團長販賣情報給日本人的事情,我孔捷可以佯裝不知,你這邊的情報還可以繼續賣,至於賣什麼情報,你自己看。

另外有的時候我這邊也會給你一些情報,你正好拿去賣給日本人,還能多賺一筆。

我這麼說,朱團長該明白是什麼意思吧?”

朱文良這樣的人精,怎麼會不明白其中的道道,連忙回答道:“孔團長放心,兄弟之前也是苦於冇有報國的門路,你們八路軍是真心打鬼子的隊伍,如果能利用我這層關係給鬼子傳遞一些假情報,兄弟願意赴湯蹈火。”

孔捷道:“讓朱副團長赴湯蹈火就不必了,另外,這個販賣情報的事情也請朱副團長放心,我讓你送給鬼子的情報,也不會是完全虛假,那樣一來,鬼子豈不是要找你朱副團長的麻煩?”

朱文良心底一驚,這孔捷就像是把自己的心思都看透了似的,他正在擔心這一點呢!

你說八路軍要是傳的假情報太過分,結果自己轉頭賣給鬼子,再把鬼子害了,到時候小鬼子能饒得了自己?

“孔團長這麼說,兄弟就更放心了。”

朱文良鬆了口氣。

“第二,我要朱副團長也賣一些情報給我們獨立團,你放心,價格方麵我會讓朱副團長滿意的。”

“這冇的說,貴軍的情報兄弟願意免費相送,就當是為抗日做貢獻了。”朱文良正色道。

孔捷點了點頭,這小子的確上當。

要是真讓拿錢買,孔團長還真有些捨不得,剛纔也就是意思意思,順便說一嘴,以退為進。

“第三,我要朱副團長現在寫一封書信,書信的內容,大概就是與我們獨立團暗中來往,相互情報合作,共同抗日的內容。”

“這……”

朱文良懵了。

在**體係的朱文良很明白,這暗通八路軍的罪過,甚至比暗通鬼子的罪過還要嚴重。

**這邊,投降、暗通鬼子的,轉頭或許還能反正,加入**部隊。

可你要是和八路軍有勾結,那**內部的相關特務部門,甚至能把你祖宗八代都翻個底兒朝天,十條命怕是都保不住。

也難怪朱文良此刻遲疑起來。

“怎麼,朱副團長不願意?”孔捷問道。

到了此刻,朱文良哪裡不明白孔捷的企圖,他的心底有些膽寒,這個麵容粗獷的八路軍團長,心思卻是縝密的讓人恐懼,這是要把自己徹底地掌控在手中。

可此刻他為魚肉,孔捷為刀俎,哪有他拒絕的道理?

朱文良可不糊塗,此刻他要是不識時務的話,死在這裡也不是冇有可能。

想到這裡,朱文良無奈地點了點頭。

“和尚,紙,筆。”

“是!”

看著孔捷身旁的警衛員變戲法似的拿出早就準備好的鋼筆,還有一張白紙,朱文量算是認栽了,這孔捷絕對是有備而來。

接著……哢嚓——

朱文良朝著一旁看去,好嘛,那孔捷的警衛員還拿著一個微型相機在一旁拍攝起來,這是要徹底坐實自己暗通八路軍的罪證了。

獨立團團長孔捷可是名人,這張照片要是流露出去——他朱文良和八路軍團長孔捷麵帶笑容地在一起交談,他算是徹底完了。

至少**那碗飯他是吃不下去了。

至於投降鬼子做漢奸,這事兒他真冇想過。

真要是讓自己老母親知道,在她心中是抗日大英雄的兒子,搖身一變成了漢奸。

老人家怕是能直接把他逐出門去。

一切辦妥,孔捷也不耽擱,笑著遞了一張紙條給朱文良,說道:“朱副團長,這是你我第一次合作的內容,祝咱們合作愉快,至於後續你我再交接,我會派人暗中聯絡你的。”

“哦,對了,你的那四名衛兵就在你們家不遠處的菜園子裡,用茅草裡蓋著,等他們醒過來,自然會來找你。”

“和尚,撤吧!”

“是!”

嘎吱——

孔捷一行來得快去得也快,木門關起,很快就冇了動靜。

等到朱文良再打開木門,朝外麵巷子裡看去的時候,再不見一行人的蹤影。

竟像是做了一場夢。

朝著不遠處的菜園子裡堆積的茅草堆看了一眼,朱文良收回目光,關起木門,打開孔捷遞給他的紙條看去。

直接上麵寫著:

“如果所料不錯,日本人近期會通過你打聽我們獨立團根據地的情況,以下是你可以告訴日本人的內容…………”

朱文良讀罷,怔了片刻,望著自己老孃所在的方向,一臉苦澀道:“娘,我這是上了賊船了。”

……

……

太原城。

日軍石井聯隊指揮部。

又經過多日的情報蒐集,關於獨立團的一係列情報再次彙集。

其中還有日軍情報部門通過三一一團獲取的關於獨立團的情報。

石井原一與山本一木看過最新得到的關於獨立團的情報之後,兩人這才稍稍放下心來。

石井原一說道:“學長,看來前段時間我們的便衣隊,還有派到牛口村周圍的探子探查到的情報,的確屬實,從這個三一一團傳來的關於獨立團的情報,與我們所探查的基本一致。”

“這三一一團奉行攘外必先安內的政策,與八路軍一向是麵和心不和,他們傳來的情報應該不會有假。”

“兩相驗證,關於獨立團的情報蒐集工作也算是到位了。”

山本點了點頭,說道:“石井君,那麼接下來我們可以召集參謀,製定後續覆滅獨立團的作戰計劃了。”

石井原一表示讚同,接著就下令召開了軍事會議,把參謀們、軍官們全部聚集。

會議上,石井原一先是將蒐集到的關於獨立團的情報檔案,下放到各參謀、大隊長手中,接著讓一位參謀展開了蒐集到的關於牛口村一帶的詳細地圖。

“這張是獨立團駐紮的牛口村一帶的地圖,這裡是西村,這裡是張家莊,張家莊與西村連線的西南方向,就是獨立團所在的牛口村。”

“這牛口村背靠大山,在山區的另外兩個方向,這裡和這裡,則是八路軍新一團和新二團的駐地,這也就是八路軍所謂的鐵三角三個團。”

“眼下我們要商討的是,如果進軍牛口村的獨立團,該如何選擇進軍路線的問題?”

接著便有參謀彙報著基本情況:

“聯隊長閣下,從軍事進軍的便利上來講,這次我軍進攻攻牛口村的八路軍獨立團,最好走的無疑是兩條路,西村和張家莊。

至於背部的山區,那是捨近求遠,再加上要通過八路軍新一團和新二團的防區,並非好的選擇。”

“這張家莊和西村是牛口村一帶較大的兩處村落,一路上的山路也比較平緩,可以保證我方的卡車通行。”

“基於以上情況,我們參謀部製定的行軍路線一共有三種情況。”

“一,集中兵力從西村進軍;二,集中兵力從張家莊進軍;三,兵分兩路,分彆從西村與張家莊進軍;四,兵分兩路,一路仰攻,一路實攻。”

“按照八路軍一向保護中國村民的主張,若是我軍進軍西村或張莊家莊,那裡多半會是戰場之一。”

“吆西!”

石井原一點了點頭,看向一旁的山本一木,“學長,您有什麼高見?”……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