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井原一的問法很謙虛,但實際上山本一木從一開始就冇有考慮石井聯隊如何進攻牛口村的問題。

他的目光一開始就放在西村與張家莊中段的那條地圖線上。

腦海裡已經勾勒出自己率領特工隊,如何趁著石井聯隊大舉進攻之際,迅速跨過西村與張家村中段的山區,一舉攻入獨立團駐地,端掉獨立團指揮部,消滅獨立團團長孔捷的情形。

至於石井原一的詢問,山本直接回答道:

“石井聯隊如何部署兵力,進攻牛口村,我想石井君心裡已經是胸有成竹。

我所負責的,是在石井君的隊伍進攻至牛口村之前,率先摸掉八路軍獨立團的團部指揮機關。

趁著獨立團指揮癱瘓之際,石井君再行進攻,一定可以事半功倍。”

石井原一笑道:“學長,我想我明白您的意思了,這次我石井聯隊的進攻,一定會大張旗鼓地進行,將這八路軍獨立團的注意力儘數吸引過來,以間接掩護學長率領特工隊的斬首行動。”

“為了達到這個目的,我認為這次西村與張家莊這兩條路線都不能放過。”

“我預備將部隊分兩路同時進軍,以呈壓迫之勢,同時向八路軍獨立團根據地推進。”

“屆時,八路軍如果想要避免西村與張家莊這兩座村落還有村民免遭戰火之苦,就一定會想辦法在這兩座村子外圍,亦或藉助兩座村落作為防禦,與我軍展開交戰。”

“此時戰鬥一旦打響,八路軍的注意力會全部放在西村與張家莊這兩條路線上,而牛口村作為他們的大本營,因為背麵環山,又有新一團與新二團拱衛在兩邊,前方又有西村與張家莊環繞。”

“八路不會擔憂牛口村大本營的安危問題。”

“可他們怎麼會想到,我軍在西村與張家莊大張旗鼓的進攻,不過是為了學長你們特工隊的斬首行動所做的鋪墊。”

“這獨立團為了迎擊西村與張家莊兩路帝國部隊,隻能派重兵前往,屆時牛口村兵力空虛,再加上學長率領特工隊偷襲過去,必能一舉覆滅獨立團指揮部。”

山本一木點了點頭,勝利似乎就在眼前。

這時有參謀建議道:“聯隊長閣下,既然是兵分兩路,不如選其一為側重點,另一路為佯攻。”

石井原一笑道:“不錯,這正是我的打算,這次我們將佯攻西村,實攻張家莊。”

“我部此次出戰兵力將近3500人, 其中500人佯攻西村, 著另外3000兵力, 直接從張家莊一帶推進。”

“根據情報調查,這八路軍獨立團的兵力也在3000人左右,若是我們將部隊一分為二, 兵分兩路,八路軍一旦收到訊息, 一定會同時迎擊西村與張家莊。此時, 無論哪條路線的戰線上, 我們都無得無法取得精銳兵力的絕對優勢。”

“八路軍若是藉助對周圍地形地勢的熟悉,藉助村莊作為防禦, 拚死抵抗,我部必定會陷入死戰,得不償失。”

“所以, 選兩路進攻路線的其中一路為集中突破點, 無疑是最佳戰術。”

“除此之外, 此次隨同我部作戰的還有一支皇協軍團, 兵力在2000人左右,這支皇協軍同樣能派上大用場。”

“在這次進攻之前, 我會提前給這支皇協軍準備上帝國戰士的軍服,進攻開始的那一天,這支皇協軍全部換上帝國士兵的軍服, 由他們隨同500人的帝國作戰部隊向西村推進。”

“而另一邊,我們作為重點進攻路線的張家莊, 原本有3000兵力的帝國勇士,其中的2000左右士兵, 則是反過來,換上皇協軍的軍服。”

那鬼子參謀長佩服道:“聯隊長閣下英明, 如此一來,進攻西村一路的隊伍,在八路軍的探檢視來,就有2500人左右的帝國部隊,而進攻張家莊一路的則是隻有1000人左右的帝國部隊,外加上2000人左右的皇協軍。”

“皇協軍部隊冇什麼戰鬥力,八路軍也很清楚這個狀況, 所以,平時與我大日本皇軍作戰,八路軍優先考慮的都是我大日本帝國部隊的精銳兵力。”

“如此一來,這八路軍獨立團定然會以為, 我軍是把重要進攻點,放在了西村的方向上。”

“等到他們匆忙之下分兵兩路阻擊,將重點防禦方向放在西村的時候,我們進攻牛口村的主力部隊突然爆發,直接就能撕破張家莊的防禦,再直搗獨立團所在的大本營牛口村,則獨立團可滅。”

石井原一自通道:“很簡單的戰術,但是這個獨立團一旦上當,必然離滅亡不遠。

屆時,張家莊突破之後,兵力可以分為兩部,一部摧毀獨立團所在的牛口村根據地,另一部則是從西村背側迂迴,將八路軍安排在西村的主力作戰部隊,前後夾擊,一舉消滅。”

說到這裡還不算完,石井原一的嘴角劃過一抹得意,“回去之後,你們各位大隊長將此次作戰會議的內容傳達下去,至於皇協軍隊伍,不可過於宣揚,隻告訴一些軍官即可。”

那日軍參謀長擔心道:“聯隊長閣下,非我同族,其心必異,提前告訴皇協軍的軍官,若是走露了訊息……”

“我要的正是讓皇協軍內部把訊息走露出去。”石井原一卻是笑道。

“???”

石井原一解釋道:“諸君試想,這次我們對牛口村一帶的八路軍獨立團動手,我們需要提前將兵力轉移到陽泉內部,然後再向牛口村一帶出兵。

這其中動靜不小,想要瞞過八路軍的耳目,絕無可能。

至於皇協軍部隊,我很明白,他們內部並不齊心,甚至會有八路軍潛伏在其中的奸細。

這不是皇協軍部隊一直都存在的問題嗎?

但是這未必就是壞事,有時同樣能反過來被我們利用。

比如這次諸位回去之後,將訊息傳達給皇協軍軍官時,軍事會議的大體內容不變,需要變動的是重點進攻的方向。

不再是張家莊,而是是西村。

其他的是按部就班的計劃,傳到皇協軍內部的軍事情報,務必是這樣的:

帝國部隊500人,配2000人左右穿上帝**裝,偽裝成帝國部隊的皇協軍,進攻張家莊一路。

而重點則是放在西村的方向,由3000帝國部隊負責推進,其中2000帝國士兵,則是裝扮成皇協軍士兵的模樣。

如此一來,皇協軍得到的軍事情報便很明瞭:

我們是藉助他們皇協軍部隊作為偽裝,實攻西村,佯攻張家莊。

但是到了實際進攻的那一天,就在我們進攻部隊離開陽泉縣,準備兵分兩路的那一刻。

我會再次下達調令,兩路隊伍毫無征兆地調換路線。

如此一來,就重新迴歸到我們製定的方案上,實攻張家莊,佯攻西村。

而我相信,這個時候,八路軍方麵已經通過潛伏在皇協軍陣營的眼線,得到了我們要實攻西村,佯攻張家莊的訊息。

同時,那兩千名穿著偽軍軍服的帝國士兵,以及穿著帝**服的偽軍士兵,會重新再把衣服換回來。

因為八路軍一定會通過皇協軍方麵得到訊息,知道我們讓大量皇協軍士兵換上了帝**服,充當精銳的情報。

如此一來,當兩路兵線進軍的時候,八路軍方麵會提前察覺到的情況是:

進攻西村的有2500人左右隊伍,其中2000人左右是皇協軍。

而另一路進攻張家村的隊伍,則是將近3000兵力的帝國部隊。

從表麵上看,我們的重點進攻方向是在張家莊。

但是早就得到情報的八路軍肯定會以為,那些穿著皇協軍軍服的士兵,實際上是帝國士兵。

接著就會斷定,我們的重點進攻兵力是放在西村方向上。

所以,八路軍認為,他們不會被我們的表象所迷惑,他們會把重點防禦方向放在西村,而不是放在張家莊。

如此一來,卻恰巧上了我們的當。

我軍這次進攻的重點,還偏偏就放在張家莊上。

隻是到了那一步,我們中途調換路線,又換掉士兵們所穿的軍服,就算隊伍中還有八路軍的眼線,他們沿途也冇有機會將訊息傳遞過去。

等到八路軍回過神的時候,為時已晚。

再加上學長率領的特工隊屬於這次的絕對軍事機密,皇協軍內部更是一無所知。

我們倆方配合進攻,這八路軍獨立團定然在劫難逃。”

石井原一說完,會議室裡一時靜可聞針,一眾日軍參謀還有軍官們,都被石井原一這份智謀給折服了。

和八路軍打過多次交道的日軍軍官們很清楚八路的狡猾。

想讓八路軍上當可絕對不容易,可聯隊長偏偏就想到瞭如此巧妙的法子。

用擺在明麵上的虛實結合,再配合皇協軍傳過去的情報訊息的誤差,最終讓八路軍上當。

這進攻西村與張家莊的虛實結合,不說是敵人,就連這些鬼子參謀和軍官們都險些被繞暈了。

再加上山本特工隊的斬首行動。

這八路軍獨立團想不覆滅都難了。

最後,就連山本一木對於石井原一的這份戰術之精妙,都無話可說。

石井原一當即和軍官們再次確認具體戰術的實施過程。

……

……

就這樣,時間快速流逝著,轉眼到了三月底,八路軍敵工部方麵果然很快得到訊息,說是太原城方麵,近期有日軍大量增兵。

獨立團。

團部。

王安帶著情報返回團部彙報,營長、教導員們也在孔捷的命令下集合,在團部召開軍事會議。

會議一開始,孔捷率先點明主題:“太原城方向日軍開始大量增兵,朱文良前不久也傳來訊息,日軍方麵向他詢問了關於咱們獨立團根據地的情況,再加上咱們根據地周圍,這段時間有不少鬼子偽軍的間隙四處探查。”

“由此基本上可以斷定,這小鬼子是準備對咱們獨立團動手了!”

一營長王雷虎說道:“團長,我就怕小鬼子不來哩,咱們等這一天都等了多久了?我一營還想著這次再打勝仗之後,把營裡的機炮連給拉起來呢!”

二營長沈泉則是看向王安,問道:“王安,敵工部同誌可有探查到具體的情況,這日軍準備如何向咱們根據地進軍?”

王安回答道:“潛伏在陽泉縣城偽軍陣營內的同誌傳回來的情報,說是通過他的一位醉酒的營長打聽到的一些訊息。

鬼子這次具體準備用來對付咱們獨立團的兵力,是日軍一個聯隊,3500兵力左右,外加上偽軍一個團,在2000人左右。

似乎是準備分兩路進攻咱們根據地。

另外,我們還打聽到一個相當重要的情報,這小鬼子為了迷惑我們的判斷,準備讓相當一批數量的偽軍士兵,換上日軍士兵的軍服,偽裝成日兵精銳。

又讓相當數量的日軍士兵換上偽軍的軍服,偽裝成偽軍。

我們敵工部判斷,鬼子是想選擇西村或者張家莊一路作為此次進攻的重點。

想借用這種辦法乾擾我們的判斷。

至於鬼子這次的兩路進攻,究竟哪一路是佯攻,哪一路是實攻,我們也還冇有收到確切情報。”

沈泉點了點頭,頭疼道:“團長,這小鬼子夠狡猾的,還準備和咱們玩點兒虛實戰術呢!”

“不過小鬼子真要是這麼進攻的話,確定鬼子的重點進攻路線,究竟放在西村還是張家莊,這一點對咱們來說也是相當重要的。”

王雷虎道:“可眼下如何確定鬼子究竟準備重點進攻哪個方向?”

將領們沉默了,這個問題還真冇法回答。

孔捷道:“這個問題的答案我們必須知道,但也不用太著急,隻要在日軍的兩線兵力抵達西村和張家莊之前,哪怕是提前一個小時弄清楚鬼子的具體部署,就不算晚。”

“這樣,王安,敵工部方麵,同誌們還是繼續監視陽泉縣城內日偽軍的一舉一動,以最終確定鬼子的重點進攻路線。”

“是!”王安應道。

“一營長,二營長,這西村和張家莊一段,你們兩個每人負責一處的探查。

把營內最精銳的偵察兵全部給我派出去,要做到鬼子的兵力隻要踏出陽泉縣城的那一刻,日軍分為兩路的兵力配比,火力配置,具體的軍容情況,都得及時傳達到指揮部來。”

“是!”王雷虎和沈泉齊聲應道……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