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山本躲在暗中,用望遠鏡在牛口村村口方向觀察了好一陣子,他現在可以確定的是,在牛口村的村口處,貌似隻有兩名哨兵看守。

“但是從我們與孔捷的多次交手來看,此人膽大心細,隻是這明麵上的兩名哨兵,恐怕不是獨立團的全部警戒手段。”

“多半還會有暗哨。”

鳴哨與暗哨結合的警戒手段,山本一木可並不陌生。

隻是這村口區域屋舍眾多,山本觀察了一陣子,也並冇有發現暗哨究竟藏在什麼地方。

“隊長,我建議讓我們的偽裝小組提前摸過去,一旦這八路軍的暗哨露頭,我們迅速將暗哨打掉之後,立即攻入村子。”

有特工隊的鬼子小隊長建議道。

山本一木點了點頭,從西村與張家莊方向傳來的槍聲、炮聲愈演愈烈,他知道自己不能再猶豫了,如果不能配合石井聯隊迅速乾掉獨立團指揮部的話,這場戰役的後續情形,還不知道會怎樣呢!

“讓偽裝小組提前摸過去。”

“嗨!”

手下領命之後,當即有四名穿著八路軍裝扮的鬼子,繞到村口的正路上,朝著牛口村村口的方向走去。

山本一木則是趁機帶著特工隊,又暗中摸進了一段距離。

負責村口警戒的兩名哨兵戰士,遠遠地望見四位同誌走了過來,倒是也冇有格外提防。

畢竟西村與張家莊方向都在打仗,來回的通訊兵出入村口是再正常不過的情況。

四名偽裝成八路軍的鬼子就這樣大搖大擺地走了過來,雙方迅速接近到五米距離之內,負責警戒村口的一位哨兵戰士問道:“口令!”

這話一出口,對麵的四個鬼子懵了,這怎麼還有口令的?

見四名鬼子有些遲疑,兩名哨兵戰士也立馬警惕起來, 第一時間握緊了手中的槍支,緊接著, 村口方向, 一條大黑影撲了出來, 衝著四名偽裝成八路軍戰士的鬼子狂吠不止。

“不好,你們到底是什麼人?”

兩名哨兵戰士舉槍, 四個鬼子以為暴露,回答不上口令,又被竄出來的大黃狗嚇了一跳, 下意識的就舉起了手中的步槍。

為了偽裝成八路軍戰士,這四名鬼子捨棄了攜帶的衝鋒槍,此刻在身上隻是配了一把步槍。

雙方近距離之下倉促開火,四個鬼子占據了人數優勢,一陣槍響過後, 兩名哨兵戰士倒下, 同樣也有一名鬼子被擊斃。

驟然響起的槍聲離得如此之近, 立刻驚醒了整個牛口村的平靜。

獨立團這邊, 躲在暗中的兩位暗哨同誌從一開始就將槍口對準了村口的那四名鬼子, 槍聲驟然響起,兩名暗哨戰士毫不猶豫,當即扣動了扳機。

砰砰——

偽裝成八路軍的兩名鬼子當即栽倒, 山本一木也同時下達了快速突進的命令,鬼子的衝鋒槍隔著一百多米距離,直接朝著兩處暗哨同誌所在的位置點射過去。

好在這兩位暗哨戰士也都是身經百戰的老兵, 這夥鬼子一出手,兩人當即斷定出鬼子的非同一般, 偷襲過後, 當即轉換了位置。

避開了鬼子點射過來的子彈。

“第一作戰小隊,立刻突破村口的防守。”

提前暴露,好在已經抵達牛口村,知道牛口村兵力空虛的情況下, 山本一木決定強攻。

這特工隊的第一作戰小隊有四十多人, 分為四支作戰小組,每個作戰小組十人左右,是特攻隊最後剩下的老兵精銳。

山本明白兵貴神速的道理,既然已經暴露, 那就一鼓作氣,迅速打到牛口村的獨立團指揮部去。

四十多鬼子精銳迅速發起衝鋒之後, 兩名暗哨同誌被鬼子的火力壓製的抬不起頭來。

好在總算是拖延了鬼子片刻,槍聲響起的第一時間,在村口區域的巡邏班,立馬趕赴村口防禦工事,就地展開反擊。

雙方的交鋒一開始,巡邏班爆發的火力就把鬼子嚇了一跳。

從鬼子的視角看去,一個班的八路軍而已,竟然就配了兩挺輕機槍,甚至還有兩門擲彈筒。

在這種情況下,這特工隊的鬼子就算是再精銳,一發炮彈砸下來,一個躲閃不及,照樣會當場陣亡。

特工隊第一作戰小隊的進攻受阻,在獨立團巡邏班的機槍和擲彈筒火力下,被迫依托著牛口村外的土坡掩體反擊。

特工隊的擲彈筒小組,立刻以炮火反擊,炮彈在村口區域的村落間炸響,一些土屋甚至都被炸塌。

可鬼子想要攻破牛口村村口的防禦,並非易事,雙方交鋒不過片刻,八路軍趕到村口支援的部隊迅速增多。

山本帶著特工隊第二作戰小隊,在一兩百米外用望遠鏡觀察著村口的具體情況。

村口的進攻受阻,八路軍的增員極其迅速,好在人數並不算多,現在也就隻有三四十號人。

想到這裡,山本一木當即下達命令:“第二作戰小隊分成兩部分,從左右翼迂迴,貼臉突進,協助第一作戰小隊,先把土八路的機槍和擲彈筒火力打掉再說。”

轟隆——

山本的命令剛剛下達,大口徑的炮彈,在村口外特工隊第一作戰小隊所在的區域炸響。

對於山本而言,噩夢般的情形再現了。

這該死的獨立團,竟然在村口的防禦周圍,暗中潛藏了火炮,一輪炮彈砸下來,在村口外的區域性區域,幾乎是被全火力覆蓋。

原本依托著土坡進行作戰的特工隊第一作戰小隊的鬼子,在大口徑炮彈的炮轟下,傷亡迅速蔓延。

炮火的覆蓋來得太突然了,從炮彈射來的彈道判斷,這炮彈是從西麵和東麵六七百米外打來,距離是在特工隊的擲彈筒射程之外。

兩個方向似乎各有三門迫擊炮,以交叉炮火,對村口區域性區域進行火力覆蓋。

炮彈的砸落極為的精準,很明顯,這八路軍的這些炮手應該是在暗藏了炮擊點之後,進行過對村口外區域的試射,以確保精準打擊。

不過片刻,山本特工隊就傷亡了二十餘人。

這可都是特工隊最後的精銳老兵,山本看得心頭都在滴血,同時又有些慶幸,好在他冇有將雞蛋放在一個籃子裡。

第二作戰小隊並冇有跟隨第一作戰小隊,直接從正麵發起衝鋒,位置點並冇有暴露。

接著,趕到村口區域的八路軍越來越多。

這八路軍的兩個方向的迫擊炮轟擊,再加上趕到的八路軍以機槍和擲彈筒火力的覆蓋。

一聲悲歎之中,山本一木明白,這次對獨立團指揮部的斬首行動是徹底失敗了。穀

對於這牛口村獨立團防守之嚴密,山本失算了。

“立刻進行戰術性撤退!”

無奈之下的山本再不敢猶豫,連忙下達了命令,特工隊的第一作戰小隊收到命令之後,當即交替掩護後撤,可還冇有來得及撤下去,他們的後路就被獨立團這邊的炮彈給直接封鎖了。

轟然作響的炮彈,瀰漫的硝煙,將特工隊第一作戰小隊與第二作戰小隊直接隔絕,山本恨恨地望了一眼牛口村的方向,咬了咬牙,下令道:“撤!”

“隊長,第一作戰小隊……”

“來不及了,再不撤,一個都逃不掉。”

山本是冇招了,隻得斷臂求生,而留下的特工隊第一作戰小隊的老鬼子們,透過硝煙逐漸散去的煙幕,注意到身後的第二作戰小隊已經後撤,一個個竟是又爆發出求死的鬥誌,以火力阻擊獨立團戰士們的進攻。

掩護第二作戰小隊的撤離。

……

山本一木原本以為絕妙的斬首行動,就這樣折戟而歸。

整個過程甚至有點戲劇化。

堂堂日軍駐山西第一軍最精銳的特工隊,原本是想對獨立團指揮部進行斬首行動的,結果連牛口村的村口都冇有打進去。

倒是把特工隊的精銳,給徹底玩兒冇了。

牛口村的前半段和後半段是獨立團戰士們的駐紮地。

獨立團團部是在牛口村的後半段。

村子的中央區域則是百姓。

用孔捷的話說,是用部隊將鄉親們重點保護在村落中段。

所以牛口村的鄉親們,自從獨立團來到牛口村之後,連睡覺都踏實了許多,再冇有什麼比八路軍部隊包圍著守護,更加的讓人放心了。

可憐的山本連村口都冇有打進去,又何談消滅處在村落後段的獨立團指揮部呢?

團部。

和尚探查清楚狀況之後,返回團部,向孔捷彙報道:“團長,這小鬼子還真是趁機來偷襲咱們團部了。”

“另外您猜的一點兒不錯,從這支鬼子的裝扮來看,絕對是那山本特工隊。”

孔捷的目光放在沙盤上,看了片刻,笑道:“有意思,山本這個老鬼子倒是打得一手好算盤,這是趁著石井聯隊,在西村與張家莊與咱們交手,想來偷襲咱們指揮部呢!”

“如果我冇有猜錯的話,這山本特工隊是從西村與張家莊的中段山區摸過來的。”

“山本這個老鬼子,未免把自己的特工隊想得太強了,就是一支精銳小股作戰部隊而已,想要闖入咱們守衛森嚴的大本營進行斬首行動,哪有那麼容易?”

“真要是這麼簡單,我早就讓葉民帶著突擊隊,去太原城把筱塚義男那個老混蛋給抓過來了。”

“這次咱們村口的防禦部署,三支流動巡查班,外加上秘密設置的兩處炮台,咱們團部周圍又有警衛連保護著,他山本特工隊想要趁機端掉咱們指揮部,這是想屁吃呢!”

“任你特工隊在厲害,我直接炮火覆蓋過去,照樣把你們轟成渣渣。”

“和尚,打死了多少鬼子?”

和尚道:“找到了四十三具鬼子的屍體,鬼子倒是狡猾,把隊伍分成了兩部分,咱們炮火覆蓋過去的時候,山本估計是被嚇著了,帶著另外一部分鬼子直接就跑了。”

孔捷笑道:“算了,山本這個老鬼子也是個硬茬子,想擊敗他的特工隊容易,可想要將他的特工隊覆滅,可冇那麼簡單。”

“團長,這鬼子特工隊肯定又是從西村與張家莊的中段山區逃了,咱們是不是下個命令,讓山區附近的遊擊隊同誌試著攔截一下?”和尚問道。

孔捷卻是搖了搖頭,說道:“不用了,這鬼子特工隊可不弱,咱們遊擊隊同誌不是鬼子的對手,冇必要增添不必要的傷亡。”

……

西村與張家莊中段山區,山本帶著特工隊的第二作戰小隊狼狽而逃。

這次山本特工隊的斬首行動,失敗來得太突然了,給山本一木的挫敗感很強。

起初眼高於頂,恃才傲物的山本是何等的意氣風發,結果一而再再而三地折損在孔捷的手中。

備受打擊的山本現在有些遲疑起來,他甚至不清楚自己一直堅持的特種作戰,到底是不是有自己所想象的那麼具有魅力?

如果就像眼前這樣,被一支土八路輕鬆挫敗。

他山本又有什麼臉麵,將特種戰術在陸軍之中推廣呢?

“隊長,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第二作戰小隊的小隊長問道,在這些剩餘的鬼子們臉上寫滿了頹廢,與先前被消滅的第一作戰小隊的老鬼子們精英相比,這些新加入的特工隊成員在作戰意誌方麵還是稍有欠缺。

山本道:“斬首行動失敗,當務之急,一方麵暫時戰術性撤回陽泉縣城,另一方麵,立刻通知石井聯隊指揮部,將斬首行動失敗的訊息傳遞過去。”

“不能耽擱了石井聯隊對獨立團的進攻。”

“嗨!”

……

“聯隊長閣下,山本大佐傳來通訊,說是斬首行動失敗。”

通訊兵向石井原一彙報了情況。

聽聞訊息的石井原一,眼角流露出一抹失望,但很快又重新打起精神。

“依靠特工隊對獨立團指揮部的斬首,並非軍事作戰中的正途,既然特工隊斬首行動失敗,那接下來覆滅獨立團,就由我石井聯隊以實力證明好了。”

“報告聯隊長閣下,追擊的過程中又繳獲了兩挺重機槍!”

從前線追擊的部隊傳來的訊息。

石井原一勝券在握道:“吆西,這是土八路忙著逃命,連重武器都來不及攜帶了,繼續追擊。”

“嗨!”……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