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執行任務的狙擊小隊人數雖然不多,卻個個都是精銳,火力配置又相當精良,既有遠程狙擊的四四式步騎槍,又有五零小炮的炮火支援,還有作為火力點的輕機槍。

六人一小隊,目標很小,隱蔽起來及其方便,在這廣袤縱深的戰場上,幾乎可以做到來去無蹤。

再加上狙擊小組戰士們出色的偽裝與潛伏。

在日軍主力部隊繼續發動大掃蕩,合圍太行區域,導致大後方兵力空虛的大前提下,狙擊小組戰士們甚至可以做到隨意出現在任何作戰區域。

這就給予了狙擊小組戰士們,極其廣泛的作戰覆蓋區域。

因此,在相當一片區域內的日偽軍據點,在接下來的兩天時間內,但凡有離開據點,或是支援掃蕩,或是支援其餘據點的日偽軍,很快就會遭受到狙擊小隊的偷襲。

狙擊小隊的偷襲方式很簡單,分為三步流程。。

第一步,由三名狙擊手出手,率先由觀察員鎖定值得打擊的目標,主要是日軍的一些軍官、炮手、機槍手。

第二步,三門五零小炮突襲出手,給予日偽軍大麵積的傷亡。

第三步,按照預計劃的撤離路線迅速後撤,若是日偽軍追擊,則以輕機槍與五零小炮火力斷後。

三名狙擊手所在的位置點又是分散開的,從三個方向先後進行打擊,往往鬼子遭受一處狙擊手的突襲,剛剛把火力對準過去,又會從另外的方向遭受到其他狙擊手的偷襲。

精準的槍法,不確定的偷襲方向,夾雜著五零小炮的炮彈,與輕機槍的火力壓製,往往打得鬼子偽軍暈頭轉向。

更恐怖的是,這些狙擊手但凡出手,命中率高的嚇人,一顆子彈消滅一個敵人,在這裡不再是空談。

短短不到兩天時間裡,各狙擊小組取得了相當驚人的成效。

據日軍有關部門方麵統計,從陽泉至太原、平安縣中線區域的各處據點, 出現了八路軍的多股作戰小隊伍, 這樣的隊伍人數很少, 似乎隻有五六人,但火力配置強悍,打擊手段驚人。

日偽軍離開據點人員, 在兩天內遭受到八路軍神槍手數十次的偷襲,其中軍官陣亡二十五人, 其中大尉就有兩人, 中尉六人。

其餘陣亡人員也多是特殊身份, 炮兵、機槍手、工兵、醫務兵等等。

一時之間,各大據點日偽軍是提心吊膽, 一個個龜縮在據點內,再也不敢踏出據點半步,生怕遭到八路軍狙擊小隊的突襲。

另一邊, 就在一天前, 狙擊小隊作戰戰術逐漸成熟之後, 孔捷徹底放下心來, 將狙擊小組作戰的指揮權交給黃百楊之後,孔捷帶著和尚從小路返回牛口村獨立團團部。

團部。

四營長雷大生, 五營長杜愛國,五營教導員李文傑,三人到齊, 與孔捷圍著團部的作戰沙盤,分析眼下獨立團及周邊的具體戰況。

雷大生道:“團長, 這次大掃蕩的戰局正在逐漸發生變化,現在勝利正在朝著咱們的方向傾斜。”

“隨著日軍不斷向大後方縣城增兵, 留在咱們根椐地周圍掃蕩的日軍已經不足為懼。”

“這些天,圍困咱們獨立團根據地的鬼子, 也就是象征性地發起一兩次進攻,然後就冇了動靜,進攻的勢頭也是越來越弱,已經完全失去了攻破咱們牛口村的實力。”

孔捷點了點頭,“從鬼子發起大掃盪開始,到現在已經有四五日了,文傑, 鄉親們現在什麼情況?”

李文傑回道:“團長放心,鄉親們都挺好的,暫時在山區裡住著,咱們戰士幫忙搭建了不少的臨時木屋, 鄉親們撤離的時候準備的也比較周全,吃的穿的都帶的挺充足的,西村的老村長還拍著胸脯說,再堅持半個月也不成問題,讓咱們放心,狠揍小鬼子呢!”

孔捷笑了,目光在雷大生,杜愛國,李文傑的身上遊走了一圈,說道:

“鬼子這次掀起的針對咱們太行地區的大掃蕩,遠的不說,隻說咱們獨立團這一塊兒,鬼子已經是黔驢技窮了。”

“這小鬼子當咱們八路軍根據地是什麼地方,他想來掃蕩就來掃蕩,想撤走就撤走的?這天底下哪有這麼舒服的事?”

“鬼子進攻,咱們兵來將擋,水來土演,鬼子露出敗相,想撤,咱們也絕不能讓鬼子好過。”

“眼下局勢逆轉,小鬼子的進攻勢頭已儘,到了咱們發起反攻的時候了。”

說到這裡,孔捷就著作戰沙盤說道:“經過這些時日探查,現已確定,圍困咱們獨立團根據地的日軍,第四獨立混成旅團,外加上石井聯隊,先後撤出不下三支大隊的兵力,外加上兩支偽軍團,回援陽泉、壽陽等縣。”

“鬼子這是被逼急了,大後方被沈泉他們突襲,前些日子回援的兵力過少,打回去的大隊,甚至被沈泉他們擊敗,龜縮在各處據點不敢出門。”

“鬼子隻能將主力回援。”

“這樣一來,局勢就進入了作戰前我們推演過的階段:換家戰術中,鬼子主力回援,這個時候留在咱們根據地的反倒冇有多少隊伍了。”

“趁機吃掉根椐地周邊的鬼子,眼前就是咱們絕佳的機會。”

雷大生笑道:“團長,同誌們就等著您這句話呢!”

“鬼子獨立第四混成旅團,現在就隻剩下一個大隊多的兵力,石井聯隊當初被咱們擊敗過,到現在還冇有恢複元氣,也隻有一個大隊多的兵力,也就是說,現在圍困咱們獨立團的,隻有不到一個聯隊的鬼子。”

五營長杜愛國道:“不僅如此,留下的日軍部隊裡其實還有不少傷兵,因為鬼子主力急著回援縣城,所以冇有把這些傷兵帶走。

而這留下的兩支大隊,又並非是同一個聯隊,作戰方麵也肯定缺乏默契。

這兩個大隊又分彆部署在西村與張家莊兩個方向。

團長,如果我們集中兵力進攻一路的話,很容易吃掉目標。”……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