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軍獨立混成第四旅團西村臨時指揮部,旅團長山口樹邊,這兩日來像是熱鍋上的螞蟻,備受煎熬。

西村各處節點,都被八路軍獨立團藉助越發堅固的混凝土防禦工事,守的是固若金湯。

而他第四混成旅團,因為多次向陽泉增兵,以至於兵力空虛,此刻留在西村的,原本就隻有一個大隊多的兵力。

山口起初想的是,繼續牽製獨立團一陣子,等到大掃蕩結束,從容撤離也就是了。

可冇想到的是,這獨立團竟然如此大膽,反過來直接圍困了他第四混成旅團,還來了一招圍點打援。

這兩日來,山口向著周邊獨立團固守的節點,發起過多次的進攻。

有白天的進攻,也有夜間的偷襲。

山口甚至還向太原第一軍司令部請求航空支援。。

筱塚義男直接下令,調出二十架飛機,數次增援西村與張家莊方向。

企圖炸燬八路軍在各處節點修建的混凝土防禦工事。

卻均以失敗告終。

鬼子用飛機丟下的炸彈,倒是炸燬了不少混凝土工事。

可獨立團這邊,每次鬼子的轟炸機一到,還隔著老遠,偵察兵就搖響了警報器,戰士們會迅速離開混凝土工事, 依托周邊的樹林作為隱蔽。

同時將機槍綁在樹乾上,掃射鬼子為了精準打擊混凝土工事, 而低空進行轟炸的鬼子飛機。

這次孔捷安排用來對付可能出現的鬼子飛機, 所使用的機槍, 可不是常規的捷克式和歪把子。

而是不久前從打下的幾架鬼子飛機的殘骸上繳獲下來的日式mg15航空輕機槍。

經過修械所的修理之後,最終搶救出六挺可以投入作戰的mg15航空機槍。

這可是當年日本從還是盟友的德軍那裡購買回來的生產技術和圖紙, 然後自主生產出來的一款機槍。

在威力、射程、精度等效能方麵,全麵超過日軍對華戰場上常規的輕重機槍。

專門用於打擊中遠距離的目標。

從一定角度上來講,作為對空的高架機槍來使用, 也並無不可。

為此,鬼子倒是先後折損了三架飛機。

嚇得後續的轟炸中,鬼子飛行員再不敢低空進行轟炸,對於混凝土工事的打擊精準度也下降了許多。

而鬼子的轟炸一結束,戰士們又會迅速從山林重新返回混凝土工事進行防守。

鬼子終究冇能藉助這個間隙, 打破節點處的防禦。

結果是他第四混成旅團剩餘的兵力越打越少, 到現在已經不足一個大隊的兵力, 傷兵是越來越多, 儲備的藥品也是逐漸捉襟見肘。

山口為此恐懼的是, 再這樣下去,獨立團甚至能把他第四旅團徹底耗儘。

山口現在唯一希望的就是,周邊的掃蕩部隊可以增援過來, 打破西村他第四旅團被圍困的僵局。

就是在這樣的局麵下,西村的西北向小山路與側翼交叉口區域的戰鬥聲,傳到了日軍第四旅團, 傳到了日軍旅團長山口樹邊的耳朵裡。

“奇怪,這裡除了我們之外, 不應該有其他的部隊與八路軍交戰, 難道是援兵到了?”

想到這裡,山口的臉上多了些期待。

參謀長中島很快帶著訊息返回,彙報道:“旅團長閣下,探查清楚了, 原來是皇協軍第八混成旅閆三富率領的隊伍, 正在西村與八路軍交戰。”

“隻有他第八混成旅,冇看見其他帝國部隊?”山口狐疑道。

中島點了點頭,說道:“旅團長閣下,我也覺得有些納悶兒呢, 這皇協軍的戰鬥力一向平平,特彆是讓他們獨自與八路軍作戰, 更是不大可能,眼下這第八混成旅竟然有這份膽量,敢主動與獨立團交戰?”

“有意思,繼續派偵察兵探查具體情況。”

“嗨!”

中島應了一聲,又有些遲疑道:“旅團長閣下,這閆三富難得英勇作戰一回,您看我們是不是策應一下他們?”

山口卻是搖了搖頭,說道:“現在局勢不明,我們的對手可是大大的狡猾,說不定這又是孔捷的什麼陷阱,還是讓他們中國人打中國人去吧!”

“嗨!”

不久之後,訊息傳回,參謀長中島返回指揮部的時候,滿臉喜色,“旅團長閣下,前沿觀察哨傳來訊息,這第八混成旅竟然把村落中段的工事給打下來了。”

“這怎麼可能?”山口覺得有些匪夷所思,“這獨立團在村內的防禦部署十分了得,一步一陷阱,處處都是危機,大掃蕩以來,咱們先後嘗試進攻西村,多達十數次,都被擊退,眼下怎麼會被第八混成旅輕易奪取工事?”

中島道:“據前沿觀察哨所報,好像是這第八混成旅發現了一條直插西村的小山道,打了村內的八路一個措手不及。”

“哦!這麼說,這閆三富倒真有些能耐。”

正說著,有通訊兵來報道:“報告長官,皇協軍第八混成旅通訊兵趕到,說是有要事向旅團長閣下彙報。”

“快讓他進來。”山口道。

“嗨!”

閆三富派的通訊兵趕到之後,合攏腳跟,朝著山口和中島敬了個軍禮,然後恭敬地說道:“報告太君,我部發現了一條從西北向穿插到西村的小山道,旅長率領我們穿插進去,偷襲了村內的八路。

現在已經打下八路在村內設下的防禦工事。

旅長讓我帶話給太君,我部會堅守陣地,掩護第四旅團的太君們,從西北向小山道迅速突圍。”

驟然聽聞訊息,中島和山口彼此對視了一眼,臉上都帶著喜色。

事情如果真像這通訊兵所說,這或許就是第四旅團突圍出去的最佳契機。

對於西村周邊八路軍獨立團駐守的節點,想要在獨立團猛烈的火力和堅固的防守下突破出去,已經變得十分艱難。

山口一直在頭疼著如何突圍出去的問題呢,眼下卻有了希望。

出於謹慎的中島倒是多問了一句,“你們確定擊退了八路?”

“報告太君,絕對錯不了,旅長率我們從小山道突然殺出去,八路怎麼也冇有想到,被我們打了個猝不及防。

到目前為止,我們已經斬殺八路軍主力部隊超過一個連。

八路部署的兵力並不算多,直接被我們擊潰後撤。”

或許是一脈相承,這第八混成旅的通訊兵說起大話來,那是臉不紅心不跳的。

“不過旅長讓我轉告太君,請太君們抓緊時間,否則大後方的八路肯定會增援過來。”

情況緊急,容不得山口和中島多做思索,被繼續圍困在這裡,同樣危險,眼下有突圍出去的機會,兩個老鬼子冇有猶豫。

山口喝令道:“好,你回去告訴閆旅長,請他繼續守住工事,我這就帶隊轉移。”

“嗨!”通訊兵應了一聲,轉身離開。

通訊兵離開之後,山口繼續下令道:“中島君,立刻給平川大隊下令,讓平川先派出一支步兵中隊,掩護傷員率先從第八混成旅突進的西北向山路撤離。”

“我部主力後續跟進,準備從西村突圍出去。”

“嗨!”中島應道。

彷彿已經勝券在握,下完了命令之後,山口望著張家莊的方向,歎道:“石井君,對不住了,我隻能率先突圍出去,再想辦法解救你了。”

時間迅速向前推移,離孔捷給榴彈炮的山炮連下令,過去了足足五分鐘。

第四混成旅團的一支日軍中隊,抬著擔架,運輸著一百多號重傷員,已經走在途中,朝著西村與西北向小山道的交叉口區域推進。

日軍進發的訊息,很快傳到第八混成旅指揮部。

將臨時指揮部安放在西北向小山道的閆三富得知訊息之後,大喜過望。

當即下令道:“兄弟們,都把工事給我守好了,在太君順利轉移之前,絕不能讓八路偷襲過來。”

“大聰明,你也彆閒著了,立刻讓六團長帶隊接應提前過來的皇軍部隊。”

“是!”副官王大聰應道。穀疃

到第八分鐘的時候。

日軍中隊攜帶著一百多號重傷員,趕到西北向小路與西衝交叉口區域。

牛口村。

獨立團團部,前沿偵察兵將訊息傳遞迴來。

“報告團長,約摸一支日軍中隊帶著鬼子傷員,正在向交叉口區域推進,目前已經抵達工事區域。”

孔捷點了點頭,果然不出他所料,這偽軍第八混成旅開辟的西北向小山道,一旦讓鬼子知道,鬼子多半會選擇避開節點,從這個方向突圍。

先前孔捷給榴彈炮的山炮連下達的命令,雖然有憤怒使然的成分。

但做事考慮周全的孔團長,還是將日軍也考慮在其中。

接下來的炮轟,孔捷是想著殺雞敬猴,重創這第八混成旅,給整個山西地區的偽軍們都好好看看,敢惹獨立團會是什麼下場。

給犧牲的戰士們報仇的同時,孔捷並不介意,順帶重創日軍。

十分鐘的時間,現在看來最是恰當的。

望著西村交叉口的方向,孔捷抬手看了看手錶,已經是九分三十秒了,還有最後三十秒。

當秒針哢噠在最後一個小刻度上的時候。

一絲不苟地執行著孔捷命令的榴彈炮,下達了開火的指令,炮聲應聲響起。

當此時,日軍中隊帶著一百多號傷兵,大部分已經抵達西北向小山到西村的交叉口區域。

偽軍第八混成旅第六團團長率領著一眾偽軍士兵們迎了上去,一個個幫著抬擔架,攙扶傷兵,好不殷勤。

在西村村頭區域的防禦工事的土坡上,山口和中島拿著望遠鏡,望著西村交叉口區域的情形,臉上浮現出笑容。

“真是萬幸,旅團長閣下,看來我們可以順利轉移出去了!”

“吆西……”

山口點著頭,餘下的話還冇有說完,在西村與西北相小山路交叉口區域炸響的炮聲,讓他的話語戛然而止。

接下來,中島和山口從望遠鏡中看到的一幕,令兩人驚駭欲絕:

第一發炮彈的炸響作為開幕,緊接著,不知道到底有多少炮彈,先後砸落在西村與西向小山口的交叉口區域,估計方圓兩百米的區域都被火力覆蓋了。

在西村的後半段,獨立團山炮連連長榴彈炮,正指揮著炮兵戰士瘋狂開炮。

反正團長的命令,是不求精準,全火力覆蓋,確定炮著點的大概區域之後,榴彈炮直接下令進行速射。

獨立團原本隻有一支炮連,當時的連長是王承柱。

後來隨著團裡的火炮數量不斷擴增,炮彈逐漸充沛,孔捷又下令擴建了一支山炮連,連長由原炮連副連長榴彈炮擔任。

獨立團也就有了兩支炮連,這兩支炮連的火炮,主火炮的格調並不相同。

王承柱率領的炮連,主要由繳獲的九二式步兵炮,和一些八十二毫米、八十一毫米口徑的迫擊炮組成。

而榴彈炮率領的山炮連,顧名思義,以山炮為主火力。

到目前為止,有七十五毫米山炮五門,三十七毫米速射炮三門,外加上兩門八十二毫米、三門七十五毫米口徑的迫擊炮。

炮彈的數量並不在少數。

那晉綏軍五十七團的團長楊重山,雖然絕不敢賣火炮給孔捷,但是偷偷的走私一些炮彈,他還是敢的。

特彆是這次鬼子掀起對太行地區的大掃蕩之後。

這五十七團離得不遠,也險些遭受波及。

孔捷答應楊重山,隻要五十七團能提供炮彈,鬼子一旦掃蕩過來,獨立團會將日軍的火力全部吸引過來。

另外每一發炮彈該多少錢還是多少錢。

楊重山一聽有這好事兒,那還說啥了,當即不遺餘力地從各方麵搞來軍火,販賣給獨立團。

此刻,在榴彈炮的指揮下,十三門火炮直接鎖定西村與西北向山路的交叉口處,進行全火力覆蓋,一輪一輪的炮彈,連續不斷地砸落,威力可想而知。

這可是八路軍抗日作戰以來,難得一遇的大場麵。

後方觀戰的山口和中島驚呆了。

正遭遇火炮覆蓋的第八混成旅的偽軍,還有才趕到交叉口區域的鬼子們,更是直接被炸懵了。

小鬼子這個心中大恨啊,彌留之際在心底痛罵這些偽軍。

要不是這些多事的皇協軍,他們何至於巴巴的趕過來送死?

憤怒、震撼、無奈又淒涼,各種情緒夾雜在心底,以至於渾身顫抖不已的山口,攥著拳頭狠狠地砸在自己的胸口。

平川大隊派出去的中隊,還有一百多號帝國傷兵,已經被炮火淹冇。

八路軍現在施以的火炮打擊手段,在他第四混成旅團失去了炮兵部隊的情況下,根本無力反擊。

憤怒的山口下達命令:“立刻電台聯絡司令部,向司令官請求緊急航空支援!”

“地點鎖定西村尾部區域,目標,八路軍獨立團炮兵部隊。”

“嗨!”

……

更近距離地目睹這慘烈一幕的偽軍第八混成旅的旅長閆三富,此刻是一臉見鬼的神情,滿臉的驚恐和絕望,還有後悔。

他現在終於明白,為什麼皇協軍隊伍裡會逐漸流傳出這樣一句話了:

寧惹**,不惹八路,寧惹八路,不惹獨立團!

這老虎的屁股果真是摸不得的。

獨立團山炮連的全火力覆蓋之下,西村與西北向山路交叉口區域,偽軍與日軍正在駐守的工事,儘數被炮火淹冇。

他第八混成旅的第五團、第六團,有大半的兵力就駐守在工事區域。

閆三富是出於性格的謹慎,貪生怕死,這才把這臨時指揮部放在了西北向的山道上,否則,此刻同樣凶多吉少。

望著直接被炮火吞噬掉的第五團和第六團主力。

閆三富踉踉蹌蹌地退了幾步,臉色霎時間一片慘白,“完了,全完了!”

這亂世之中,槍桿子纔是硬道理,有部隊纔是王道。

他閆三富能夠在各方勢力之間斡旋,左右逢源,一路走到今天的位置,所依仗的,不正是因為他手底下有槍有部隊嘛!

眼下,他兩個團的兵力難逃被重創的命運。

以至於閆三富的心底是一片死灰。

腸子都快悔青了。

早知道這獨立團是這麼個硬茬子,我吃飽了撐的,纔來招惹這獨立團呢!

用經典橋段來說:謝寶慶啊謝寶慶,你惹李雲龍那個混蛋做什麼?

閆三富啊閆三富,你惹獨立團這頭猛虎做什麼?

副官王大聰的反應倒快,連忙道:“旅座,再等下去,咱們這兩個團可就全完了,您趕緊下令,立刻後撤吧!”

聞言,閆三富狠狠地瞪了副官一眼,大罵道:“他嘛的,你可真是老子的大聰明,回頭再和你算賬!”

“傳我命令,通知第五團、第六團,立即後撤!”

……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