訊息迅速傳到西村與新一團駐地的山區路線上。

平山區域。

這裡正是獨立團配合新一團,圍點打援選擇的伏擊地帶。

按照孔捷圍點打援的戰術,先是由獨立團出兵,利用各處節點,由四營五營的部分戰士,在地方部隊和民兵同誌偽裝成作戰主力的配合下,堵住西村的日軍第四混成旅團,以及張家莊的石井聯隊。

接著由四營長雷大生率領四營主力,朝著新一團方向迂迴,聯合新一團的部隊,在中途伏擊向西村支援過來的日軍援兵。

這一切按照計劃原本進行的都很順利。

起初圍困新一團的兩支日軍大隊,在收到西村日軍第四混成旅團的緊急求援通訊之後,當即派出差不多一個大隊的兵力向西村的方向增援。。

然後,這支增援的日軍大隊,就在平山區域遭到了四營長雷大生率領的四營主力的伏擊。

被伏擊的日軍猝不及防,在四營戰士們精良的裝備和猛烈的火力下,雙方交戰不過二十分鐘,日軍傷亡三百餘人。

帶隊的鬼子大隊長也是一臉震撼,他是得到訊息,獨立團圍困了西村的第四旅團,這才帶隊趕過來增援。

可眼前這支明顯穿著軍靴,屬於八路軍獨立團的隊伍,怎麼會出現在這裡,而且有如此的兵力和火力?

冇有人告訴他答案。

冇過多久,新一團副團長許連中又率領了新一團的四百多戰士,從背側向平山的日軍大隊發起了突襲。

這下子是前後夾擊,朝著西村支援過來的日軍大隊,再次增添了不少傷亡。

鬼子大隊長這才恍然大悟,自己是掉入了八路軍的陷阱,這些土八路一早就想好了圍點打援的計策,就在這裡等著自己呢!

最後,雙方激戰了一個多小時。

被前後夾擊的鬼子大隊苦苦支撐之下,又向其他部隊緊急求援,直到附近掃蕩的日軍隊伍趕來增援,這才緩解了眼前日軍的頹勢。

日軍援兵趕到之後,雷大生和許連中為了避免傷亡, 依托著山區和鬼子打起了運動戰。

日軍是想向西村繼續推進, 隻是被雷大生和許連中死死地拖著, 根本無法前進。

而在日軍的眼中,無論是新一團還是獨立團,裝備的精良, 彈藥的充沛,都超出了他們對印象中八路軍部隊的認知。

在失去了絕對炮火優勢的情況下, 這些八路軍又憑藉著對周圍地形地勢的熟悉, 不斷地拖著打。

鬼子是叫苦不迭, 想消滅這些八路眼下是不可能的。

八路軍那可不是好消滅的,除非是將他們團團圍困起來, 否則這縱深廣闊的深山,八路軍一旦運動起來,鬼子甚至連人影都看不到的。

日軍想甩掉這些八路, 同樣做不到。

雙方就在這廣闊的山區展開時不時的交鋒。

作戰的區域也從平山區域逐漸偏移。

在新一團副團長許連中, 和獨立團四營長雷大生的有意引導下, 戰場開始被兩支隊伍分割, 牽引著日軍逐步轉移作戰區域。

“這次咱們實行圍點打援戰術,圍點, 也就是圍困日軍第四混成旅團與石井聯隊,這並不容易。

另外,打援, 想要憑藉咱們中途伏擊的部隊,一口氣吃掉鬼子的兩支大隊, 同樣很艱難。

所以,計劃一旦進行之後, 我估摸著雙方還是會陷入最終的鏖戰。

咱們和鬼子打消耗戰,這是絕對不可取的, 咱們冇有絕對的後勤供應,彈藥是拚不過小鬼子的。

打援作戰陷入鏖戰之後,我們必須進行戰術調整,進入下一階段的作戰。

什麼階段呢?

穿插、迂迴、分割、包抄,利用我們在區域性的兵力優勢,集中兵力,將日軍被分割的各部隊迅速吃掉的階段。

這就像是在追捕一隻獵物, 我們不求一口氣將獵物吃掉,而是追上去,找著機會就狠咬一口,要不了多久, 這隻獵物就會因為流血過多,在精疲力儘中倒下,我們也就達成最終的目的了。

以最小的代價,換取最大的勝利。”

這是當時許連中,趙剛,以及孔捷等三方的乾部們,在牛口村獨立團團部,商議這次三個團聯合作戰,圍點打援戰術的時候,孔捷說過的話。

眼下對於許連中和雷大生來說,就是最佳的戰術調整時期。

八路軍的通訊水平有限,孔捷不可能保證將領們之間時刻的通訊聯絡。

所以,戰鬥一旦開始,依靠的正是像許連中,雷大生這些八路軍乾部們精準的判斷和出色的執行力。

平山的北側。

雷大生率領隊伍, 隔著一座山坡,與對向的一支日軍交戰了十多分鐘。

意識到到了戰術調整階段,雷大生立馬召集來身旁的幾位連長,吩咐道:

“咱們不能和小鬼子打消耗戰, 這樣的戰鬥就算打贏了, 也繳獲不了多少彈藥。”

“這樣, 留下一個連,隻要對麵的鬼子不發起進攻,就暫時不要開火,牽製住對麵的日軍就行,敵進我退,敵退我進。

其餘主力立刻跟我從左翼迂迴,咱們迅速穿插過去,與許副團長配合,將與新一團對陣的日軍迅速包圍,吃掉再說。”

“是!”

當時在會議上,說到穿插,迂迴,分割,包抄的時候,孔捷說過:

穿插迂迴要快,要果決,一旦戰鬥開始,要有閃電的打擊速度,迅速吃掉被包圍的鬼子的一路部隊,以使日軍的援兵來不及增援。

如果做不到這一點,原本完美的穿插迂迴戰術,反倒有可能使咱們自己部隊陷入日軍的糾纏之中。

……

時間悄然間流逝。

牛皮做的軍靴,底部還有防滑鋼釘,賦予了這種軍靴極其強悍的抓地能力。

此刻三百多雙軍靴在山林裡飛奔著,如履平地。

獨立團的戰士們,自從人腳一雙軍靴,那是再也不愁在山地的奔走。

用戰士們的話說,穿著這種舒服的牛皮軍靴,每天不到山裡跑兩圈兒,渾身都覺得不自在。

在配備了這種耐磨舒適的軍靴之後,獨立團戰士們的訓練強度也逐漸跟了上來,極少因為腳部的原因出現訓練的不適。

八路軍戰士們,特彆是當年經曆過長征的老紅軍戰士們,那雙腳丫子可不是吹的,赤腳上都能走上兩萬五千裡,更彆提穿了軍靴的時候,簡直是如虎添翼。

這軍靴很快也就成了獨立團戰士們最明顯的標誌,每次遇到了兄弟部隊,彆的部隊是報番號,獨立團戰士們則是將腳上穿著的軍靴往外一亮相。

對麵的兄弟部隊立馬恍然大悟,在滿臉羨慕中感慨:

原來是獨立團的同誌!

穿著軍靴的戰士們在山林裡的迂迴穿插,越發的迅速。

卻說另一邊,新一團副團長許連中正率領新一團的戰士們,在平山的南側與一支日軍部隊交鋒。

戰鬥打得有些艱難,除了最開始突然從背側突襲,取得了較好的效果之外。

鬼子站穩了腳跟之後,憑藉優良的裝備,充沛的彈藥,新一團原本占了上風的局勢,很快就開始出現逆轉。

憑藉著這大半年來逐漸發展起來的裝備,新一團倒不至於被日軍輕鬆吃掉。

但眼看著再這樣下去,彈藥遲早會被鬼子耗儘。

許副團長有些著急,他緊迫的目光望著北側的方向,他在等,等雷大生采取行動。

時間推移到下一個十分鐘,負責周邊偵查的偵察兵戰士,迅速折了回來,彙報道:“報告副團長、獨立團同誌們已經開始迂迴了!”

“好!”許連中頓時大喜,當即下令道:“傳我命令,同誌們,加強正麵火力打擊,給我拖住這夥鬼子,儘可能的吸引鬼子的注意力,為獨立團同誌們的迂迴包抄爭取時間。”

“是!”

雙方雖然冇有交流,卻在默契的配合下迅速完成了部署,這時從高空的角度俯瞰:

在平山的南側山區,一支日軍中隊正占據山坡作為防禦,藉助兩挺重機槍,還有十幾挺輕機槍迅速構築起來的機槍工事,與新一團的許連中一行交鋒。

鬼子的火力凶猛,將新一團戰士們徹底阻擋在山坡不遠處。

後續的擲彈筒炮轟下,儘管許連中連忙下令分散了兵力,新一團還是出現了一定的傷亡。

同樣的,許連中也會時不時下令以擲彈筒炮火還擊,對山坡上的日軍造成一定的傷亡。

雙方陷入暫時的鏖戰,互有勝負。

在許連中下達命令之後,新一團的火力突然增強,另外還有一些戰士拉開散兵線,發起佯攻。

日軍立馬警惕起來,加強火力反擊。

鬼子的注意力被儘數吸引到了新一團的身上。

這時候,獨立團的幾百號戰士,在四營長雷大生大的率領下,迅速分成兩路,朝著與新一團對陣的日軍中隊的兩翼迂迴包抄過去。

鬼子倒是也在陣地的邊沿設了警戒哨。

但眼下已經是春末,山林裡樹木茂盛,視野遮蔽,

再加上日軍對這一帶的地形地勢並不熟悉,而獨立團這邊的迂迴雖然迅速,卻又不失警惕,有偵察兵戰士提前偵察警戒,避開鬼子的眼線。

所以整個迂迴包抄的過程中,獨立團戰士們是迅速又隱蔽,正在與新一團鏖戰的日軍對此毫無察覺。

轉眼間十五分鐘過去,獨立團戰士們快速完成了對山坡上日軍中隊的包抄。

“投彈小組從兩側迂迴,五零小炮放在後續火力壓製日軍的擲彈筒,槍榴彈小組火力掩護,一百五十米之內,隨時負責打掉鬼子的機槍點。”

雷大生下達了命令。

前線偵察的戰士很快把訊息傳給許連中。

“報告副團長,獨立團同誌們已經包抄就緒。”

許連中喝道:“好,炮火全部停下來,通知下去,各部準備就緒,獨立團那邊的戰鬥一打響,立刻發起全體衝鋒。”

“是!”

到第二十分鐘,平山南側的戰鬥猝然打響。

獨立團的投彈小組,戰士們從日軍冇有注意到的陣地兩側,藉助山林的掩護,摸到日軍工事四十米之內。

這投彈小組的戰士們,那可都是王根生和蔣刀專門訓練出來的好手,一個個為了訓練手榴彈投擲,把胳膊都練粗了。

隨便拉出一個戰士來,在平地上,都能把手榴彈輕鬆投擲到四十米之外。

獨立團戰士們為此給投彈小組的同誌們起了外號——“人形火炮”,還是那種有自發意識的火炮。

此刻,投彈小組的幾十位戰士們一起亮出刀鋒,從左右翼朝著日軍中隊所在的工事投擲手榴彈。

要說手榴彈這種簡單實用的戰爭武器,其中有一大優勢,正在於絕對的隱蔽。

特彆是戰士們藉助山林的掩護,將手榴彈突然投擲出去的時候。

鬼子能看到的隻是手榴彈在半空中搖曳著詭異又危險的舞姿。

至於敵人到底是從哪裡把手榴彈投擲出來的,一時半會兒根本無法判斷。

左右翼兩支投彈小組,共六十位戰士,每人手上五顆手榴彈,在不到二十秒鐘的時間內全部投擲出去。

三百顆手榴彈,烏壓壓地朝著土坡上鬼子的工事砸去。

有眼尖的鬼子率先發現這些突然投擲過來的手榴彈,滿目的驚恐之中尖叫起來,“敵襲,隱蔽,隱蔽!”

轟隆——

像是雨點般砸落的手榴彈,霎時間將日軍土坡工事的前半部分徹底覆蓋。

突如其來的打擊,正將注意力全部放在發起佯攻的新一團身上的鬼子,猝不及防。

日軍中隊的前部工事,被大量手榴彈的集中火力,炸得人仰馬翻,鬼子在前沿佈下的輕重機槍,當場被炸掉一半。

繼續的發展中,手榴彈的爆炸聲還冇有徹底結束,衝鋒號以及喊殺聲從土坡的兩翼傳來。

雷大生率領戰士們發起了左右翼的全麵進攻,同一時間,許連中也下達了從正麵發起全體衝鋒的命令,衝鋒號被司號員吹得震天響。

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

八路軍的衝鋒號對日軍來說絕不陌生,像是奪命的嗩呐,每次在戰場上響起,總讓日軍不寒而栗。

這是鬼子對八路的常規認知,這八路軍一般不會輕易發起規模性的衝鋒,而一旦發起衝鋒的時候,就是這些土八路認為可以藉助衝鋒,直接結束戰鬥的時候。

衝鋒號的嘹亮聲響,相對於日軍士兵戰鬥意誌的衝擊,那可不止一星半點。

反過來,則是對發起衝鋒的八路軍戰士們的莫大鼓舞。

這就是中國人的智慧,擂鼓助威,自古有之。

“殺——”

四麵重圍的喊殺聲中,這些本就是乙種師團,二流作戰部隊的鬼子們,心神大震之下,莫不心如死灰……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