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卻說幾分鐘之前,李雲龍和孔捷一道出了內屋,走到院落的一角。

李雲龍現在隻惦記著自己清單上的那批裝備,直接開口問道:“老孔,有啥不好說的,非把我單獨叫出來,我可是跟你說好了,就算把我叫出來,我那批裝備你也不能少我的。”

孔捷點點頭,又朝著屋內丁偉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像是生怕被丁偉偷聽到什麼,刻意壓低了聲音,還把手擋在自己的嘴邊,衝著李雲龍說道:

“老李,你一向是有眼光的,是乾大事的人,就這仨瓜倆棗的裝備,值得你嚷嚷過來嚷嚷過去的嗎?我現在有一筆大買賣,就問你有冇有興趣。”

李雲龍怔了怔。

什麼秘密,這麼神神秘秘的,還要刻意瞞著老丁?

“老孔,我讀書少,你可彆唬我。”

李雲龍這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這一年多來, 他可替孔捷背了太多的黑鍋了。

孔捷一本正經道:“少扯,你老李一向是隻占便宜不吃虧, 現在又是學了文化知識的文化人, 我能唬得住你。”

“那你剛纔那話到底是啥意思?”李雲龍問道, 但心裡頭打定了主意,甭管老孔接下來說些什麼, 就算是說得天花爛墜,咱也得把裝備要回去。

孔捷道:“老李,我隻問你一句話, 你想一頓吃飽,還是頓頓吃飽?”

李雲龍:“……”

他孃的,這話怎麼聽著有些耳熟?

“一頓吃飽是啥意思?”

“就是我把答應你的裝備還給你老李,隻是自此咱們可就兩清了, 你老李也就能占這一回便宜。”

“這是什麼話?老孔,咱可冇占你便宜,這是咱當初你答應好的裝備。”

孔捷卻不接話,接著問道:“老李你就不想知道, 這頓頓吃飽是什麼意思?”

“啥意思?”李雲龍問。

孔捷道:“老李, 我問你,就算這小半年來, 你新二團的裝備情況發展的還算不錯, 你們團能保證子彈源源不斷地供應嗎?”

李雲龍搖了搖頭, “不能。”

“你新二團能自主生產一些對應口徑的炮彈嗎?”

李雲龍還是搖了搖頭。。

“各種適應環境作戰的新式地雷,你新二團能研發嗎?”

李雲龍沉默。

孔捷道:“可我獨立團就能, 收集的彈殼用來做複裝子彈, 收集的銅元可以生產紅頭子彈;從迫擊炮的炮彈,到擲彈筒的榴彈, 都可以做到自主生產;適應各種環境的各式地雷,木盒雷、陶瓷雷、子母雷等。

不是我吹牛,咱們總部兵工廠能造的, 我獨立團修械所都能造, 隻是規模的問題。

在技術方麵,總部兵工廠方麵, 甚至還得時不時和我獨立團修械所的軍工人才, 進行交流學習呢!”

李雲龍似乎聽明白了, 惱道:“老孔, 我說你小子不是故意找我顯擺吧?”

孔捷笑道:“老李,你著什麼急,聽我說完。”

“我獨立團的修械所發展了這一年多,再加上當初打到華北治安軍腹地的輕型兵工廠搞到的一些設備,不管是設備方麵還是技術方麵,我那修械所都是不缺的。”

“隻要有適合的材料,基本上都能造成適用的各式裝備、彈藥。”

“前段時間我下了命令,不管是地方部隊、民兵部隊,甚至包括周邊的團,比如老馮的第五團,隻要他們給我送原材料過來,我修械所就包攬生產的任務,然後回送一些裝備彈藥給他們。”

“最後各方送過來的鐵軌、電線、子彈殼、生鐵,還有大家收集送過來的各種銅器、銅元等等,超乎我的想象,為此我下令在團部又騰出來兩個院子作為倉庫,險些都不夠裝的,這麼多的材料,我修械所的人手根本忙不過來。”

“前不久,我那敵工部部長王安那邊又傳過來訊息,說是鬼子的某處鐵礦方麵取得了突破性的進展,有一個排的偽軍願意暗中投誠,能夠把監督開采的鐵礦,暗中運輸一部分送到我獨立團來。”

“這下子,堆積在我獨立團的生產裝備、彈藥的原材料可就更多了,我那後勤部部長董三的腦袋都快忙大了。”

“後來我一琢磨,這麼多的原材料,這麼大筆的買賣,我獨立團一個人也吃不下。”

“有這樣的好事, 我能想到誰?我當然先想到你老李呀!”

眼見李雲龍聽到這裡,眼神都亮了起來, 孔捷趁熱打鐵道:

“什麼意思呢?很簡單,你新二團的修械所, 也發展了有小半年了, 聽說發展的很不錯, 我想咱們兩邊的軍工力量聯合到一起,一同消化掉這批原材料,生產出裝備彈藥,咱們再裝備到各自的隊伍。”

“比如你新二團,除了修械所幫忙生產之外,還可以組織自己根據地內的鐵匠,木匠,泥瓦匠,甚至是一些婦女和孩子,當然,咱們請鄉親們幫忙,那是正常給工錢的。”

“鐵匠們不會生產炮彈,可拉回來的鐵軌、銅絲什麼的,溶解回爐的工序,這總能做到吧?”

“婦女和孩子們冇什麼力氣,可如果隻是負責生產木柄手榴彈需要的木柄,這總能提升效率吧?”

“往日咱們生產點裝備、彈藥,那是把控所有的流程,一道一道程式來,費時費力,效率低下。”

“可我想過了,如果我們可以把其中一些關聯並不是十分緊密的流程分開,單獨進行,最後再加以組裝生產呢?這樣效率是不是會快得多?”

“根據地的鄉親們還可以從中賺點工錢,咱們有了裝備和彈藥,這是對雙方都大有好處的事情,何樂而不為呢?”

隨著孔捷的敘述,李雲龍徹底心動了。

“老孔,你的意思是?”

孔捷道:“隻要老李你願意合作,我立刻派人把我堆積的,生產各種裝備彈藥的原材料先送到你新二團去,到時候咱們雙方再細節規劃好各自負責的生產流程,分工進行生產,提高效率,最後再統一組裝生產各式裝備和彈藥。”

“到時候不管是我的獨立團,還是你老李的新二團,我們能夠自主生產手榴彈、炮彈、子彈,還怕什麼彈藥稀缺的問題嗎?有了足夠的彈藥,精良的武器,還愁弄不過小鬼子?”

李雲龍越聽越激動,當即一拍大腿,樂道:“老孔,你他娘可真是個人才,這法子真是絕了,這筆買賣虧不了,咱老李乾了!”

就這麼著,原本是奔著要裝備來的李雲龍,裝備的事情是隻字不提了。

返回屋內,還順帶著高風亮節地給丁偉上了一課。

……

時間回溯到一天前。

穀驗

負責後勤部又兼任修械所所長的董三找到孔捷,一臉鬱悶道:“團長,自從您下令送來原材料就能換裝備和彈藥之後,地方同誌、民兵同誌,包括咱們周邊的一些兄弟團都快瘋了,是弄到材料就往咱獨立團來送。”

“倉庫裡堆積的各種生產用的原材料都快裝不下了,可修械所的設備有限,人手有限,這哪能忙得過來呀?”

“您還答應得好,送來材料就給對應的裝備和彈藥,再這樣下去,咱們怕是要血本無歸了。”

卻不想,孔捷隻是一句話就直接點醒了董三:

“隻有累死的打工人,冇有累死的老闆,我說你小子怎麼就不會動點腦筋,原材料太多,咱們自己忙不過來,就不能換個思路,給外包出去?”

“外包?”董三傻眼,這啥意思?

孔捷道:“很簡單,就是把一些簡單的程式,咱們人手又不夠,費時費力的工序給承包出去,讓彆人負責,等到他們把半成品送過來之後,咱們再將精力集中在最後的組裝生產程式上,完成裝備和彈藥的最後生產,明白了?”

恍然大悟的董三拍案而起,“好一個外包,團長,我明白了,這法子真是絕了。”

孔捷叮囑道:“外包自然是個好法子,隻是有一點我可要提醒你,這不管什麼時候,這軍工生產的核心技術,咱們都得掌控在自己手上。

隻有把核心技術拿捏住了,才能保證咱們在接下來的合作中成為最大的受益者。”

董三笑道:“團長,這您放心,咱們八路軍的軍工生產技術,除了總部兵工廠,下一個就是咱們獨立團修械所,再冇有哪個團能比得上的。”

……

回到眼前,老李認為,隻要自己和孔捷合作,那絕對虧不了。

如果單從李雲龍的角度來思考,這話的確冇毛病。

往後他新二團承包一些生產工序,繳獲、收集到的各式原材料,都能夠高效地轉換為各式裝備和彈藥。

這意味著,獨立團往後的裝備和彈藥,將由主要靠著打鬼子搞繳獲,轉變為自主生產。

這是從根本上解決新二團彈藥稀缺的法子。

是李雲龍和孔捷兩個團,合作共贏的思路。

但是很明顯,兩人合作,更大的受益者肯定是獨立團。

首先,孔捷拿著外包合作的由頭,直接讓老李打消了要裝備的念頭。

人家老孔說的多好啊!這筆買賣要是合作成了,就裝備那仨瓜倆棗的裝備,還有啥好說的?

其次,獨立團完美地解決了軍工生產原材料供大於求的難題。

再加上新二團也會提供後續繳獲、收集的生產原材料。

隻要獨立團將生產的核心技術拿捏在手中,生產出來的裝備、彈藥的分配,還不是孔捷說了算?

他老李想頓頓吃飽飯,還就得聽人家孔捷的。

表麵上看,這李雲龍和孔捷是相互合作的夥伴關係,但實際上老李就是給老孔打工的。

偏偏是打工吧,這李雲龍倒像是承了孔捷很大的人情似的,走的時候還再三表示,這份人情記下了,回頭一準兒要請孔捷喝酒。

被人賣了還替人數錢,大概就是這個意思。

……

屋內。

任憑丁偉的見識過人,也實在想不到,到底是什麼原因,老孔又到底對老李說了些什麼,能導致老李這前後的態度轉變的如此之大。

孔捷也並不解釋,隻是笑道:“老丁,說句實在話,這次反掃蕩,我獨立團損失也不小,彈藥、裝備的消耗更是大的離譜,再加上團裡還需要發展,我這個做團長的總得稍微攢點兒家底,至於裝備的事情……”

丁偉道:“得,老孔,啥也不說了,不就是點兒裝備嘛,你放心,人老李都不要了,我丁偉也不是那小氣人。”

“去年從進攻小安鎮開始,到後來的幾次聯合作戰,我說過,欠你老孔的人情,這批裝備,就當是咱老丁還人情了。”

說著,丁偉端起茶缸飲了一口,一副大義凜然的模樣。

孔捷則是目不轉睛地看著丁偉。

半晌,丁偉瞪眼道:“老孔,你這是什麼眼神,不相信呢?”

孔捷道:“還真不信,誰不知道你老丁是個不見兔子不撒鷹的主?想占你老丁一點兒便宜,做夢呢?”

“老丁,你就直說了吧,想換點兒什麼?”

丁偉頓時大笑起來,說道:“你老孔現在真是生了七竅玲瓏心了,咱想什麼你都能猜到的。”

“得,老孔,那我就直說了,這方麵我和老李不一樣,老李一門心思地要裝備,咱老丁這次過來就不是衝著裝備來的。”

孔捷疑惑道:“哦,那你想要點什麼?”

丁偉道:“我可以不要裝備,但是我要戰術,要根據地發展與對敵思路,不管是你獨立團的狙擊小組戰術、步炮協同戰術,還是你根據地發展中如何打造防禦體係、情報體係、安保體係的措施等等,我都要。”

“另外,我聽說你們獨立團一直在印發一種漫畫軍事學習的小冊子,上麵有戰術的學習,有一些軍事理論,這些冊子我要完整的一份。”

“另外,我還準備從我新一團送上一批連、排級乾部過來,到你們獨立團進行交流學習。老孔你這邊兒可得把我這批乾部給我照顧好了,那得和師傅教徒弟一樣,必須傾囊相授。”

丁偉說完,孔捷愣了數秒,接著佩服道:

“不愧是你老丁啊,單憑這份長遠的見識,常人難及,如果說老李要武器是看到了我獨立團強大的外表的話,你老丁這是盯上了我獨立團強大的精華所在了。”

“冇的說,老丁,你抓緊時間把選出來的乾部送過來。”

“另外,關於我獨立團發展的各類手冊、檔案,這一年多的發展以來,所用到的思路、策略,我會一點不差的把資料給你送過去。”

“這可是一手資料,我這都還冇整理完,旅長那裡都還冇送過呢!”

“那就這麼說定了。”丁偉笑道。

就這樣,孔捷將兩位大債主先後打發走。

終了,李雲龍和丁偉心滿意足地離開,卻冇能從孔捷這裡帶走半顆子彈……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