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任務——在蒼雲嶺戰役中率領獨立團從正麵殺出重圍,且一舉乾掉阪田聯隊指揮部,完成。」

「任務獎勵:常規日軍情報信一封、重要日軍情報信一封、個人屬性值隨機選擇 4。」

「任務獎勵已到賬,隨時可以使用。」

「你成功地指揮了獨立團在蒼雲嶺的反掃蕩作戰,戰略 1,戰術 3,個人魅力 2;獨立團整體士氣 3,凝聚力 2,裝備 1,後勤 1,戰鬥力(均值):80.6……」

與李雲龍一道,騎馬與七七一團的徐團長彙合之後,孔捷率領獨立團按照撤離之前旅部的命令,到預定的新地點駐紮,作為獨立團臨時根據地。

隊伍駐紮之後,孔捷下令原地休整,並下令讓各級炊事班(後勤部隊是提前轉移過來的,並未參與蒼雲嶺的反掃蕩作戰,所以並冇有什麼太大的損耗。)加餐,給戰士們好好吃一頓,讓才經曆過一場大戰的戰士們休養生息。

一切安頓完畢之後,孔捷如數家珍地清點著這次蒼雲嶺作戰,自己與獨立團得到的各項屬性點的提升。

從數據的波動值可以看出,孔捷的戰術屬性值與獨立團的士氣有較大提升。

個人的槍法與武力值依舊紋絲不動。

至於裝備和後勤上,也隻提升了一個點,原因很簡單,這次獨立團選擇從阪田聯隊的正麵發起突圍,彈藥消耗上可不是個小數目。

至於後來在楚雲飛的三五八團防區之外消滅的鬼子,裝備本來就不多,再加上鬼子有反抗,被消滅之前炸燬了不少裝備。

新一團和七七一團又瓜分了2/3的裝備,所以到了獨立團的手上也就冇剩下多少了。

均值戰鬥力上倒是提升了一個多點,按照現在的數值,應該可以和李雲龍的新一團的戰鬥力持平。

也就是說,不衡量雙方最高軍事指揮官的話,獨立團與新一團整體的戰鬥力已經不分仲伯。

當然,前提是李雲龍的新一團在這次蒼雲嶺反掃蕩作戰中,整體的數據值冇有變化。

但是這顯然不可能,經過這樣慘烈的反掃蕩作戰,存活下來的戰士們會經曆迅速的蛻變與成長,進而促進整體戰鬥力的提升。

孔捷想要將獨立團打造成一支百勝之師,依舊是任重而道遠。

而就在孔捷盤點著自己各項屬性值的變化,以及規劃著獨立團往後的發展方向的時候,另一邊,三八六旅臨時駐紮的旅部。

鐵青著臉色的旅長正在大罵李雲龍,肺都快氣炸了。

“這個混蛋李雲龍,有他在,老子得少活十年。”

“當時撤退的時候,老子就擔心這小子不聽話,所以特彆囑咐讓他們新一團從日軍封鎖薄弱的俞家嶺方向撤退,為了讓新一團撤退,老子甚至把獨立團和七七一團派上去,從側翼發起掩護性進攻,這小子倒好,公然違抗上級命令,倔脾氣一上來,就他們新一團那仨瓜倆棗的兵力,居然敢從正麵發起突圍。”

“這次老子要是不槍斃了他,以後還有臉帶兵嗎?”

參謀長笑道:“旅長啊,斃了李雲龍,你捨得嗎?”

“就你,老護著李雲龍,李雲龍是不是偷偷給你什麼好處了,你淨給他說話?”旅長問道。

參謀長笑了開懷,“李雲龍倒是冇給我什麼好處,可我還真是打心底喜歡這小子,雖然是個刺兒頭,可的確是把打仗的好手。”

“這次李雲龍的新一團突然選擇從正麵發起突圍,彆說是咱們冇有想到,阪田聯隊也冇有想到,結果造成後麵一係列的戰鬥。事實證明,李雲龍這小子不止是個刺頭,還是個福將,局勢這麼一轉變,咱們三個團順勢變佯攻為總攻,竟是直接從正麵擊潰了阪田聯隊的前鋒部隊。”

“勝仗就這麼莫名其妙地來了,從這個方麵講,旅長你怕是還要表揚人家李雲龍呢!”

“我表揚他,老子不斃了他都是好的。”旅長黑著臉道:“功是功,過是過,這是兩碼事,不管你立的功再大,隻要是犯了錯,按照咱們八路軍的紀律,就該嚴懲。”

“他李雲龍立的功還少嗎?可他立的功幾乎和他犯的錯一樣多。”

“要是不狠狠地懲處懲處,這小子的尾巴還不得翹到天上去?”

參謀長道:“旅長啊,要說違反了上級命令,冇有選擇從日軍薄弱點突圍,而是從正麵發起突圍的部隊,可不止是李雲龍的新一團。孔捷的獨立團,包括七七一團,最後可都選擇了從正麵發起突圍。”

“從這個方麵講,你隻處罰李雲龍一個,這小子怕是不會服氣呀!”

旅長罵道:“不服氣?不服氣讓他李雲龍來找老子!這次孔捷和七七一團的確也有些違反了上級的命令,可我知道,都是李雲龍這小子帶的頭,孔捷和七七一團是不想看著李雲龍的部隊被阪田聯隊消滅,無奈之下的選擇,他們兩個團要是不跟著李雲龍發起正麵突圍,這次老子還得罵他們呢!”

“可後來明明殺出去了,這李雲龍和孔捷居然又來了一手回馬槍,殺了回去!”參謀長道。

“不用問,又是李雲龍這小子帶的頭,打起了鬼子裝備的主意。”

旅長歎了口氣,繼續道:“當年反掃蕩的時候,孔捷的獨立團遭遇阪田聯隊,傷亡不小,政委李文英犧牲,就連孔捷都險些被子彈打穿了心臟,獨立團和阪田聯隊是有大仇的,這次獨立團猛烈地反攻也是情有可原,倒是難為孔捷了。”

參謀長等人也點了點頭,這是實情。

“旅長啊,那你要怎麼處分李雲龍?”

“讓他來旅部炊事班背鍋怎麼樣?”旅長問道。

“早乾過了,長征的時候。”參謀長道。

“那就餵馬,讓他當馬伕。”

“也乾過了,過草地的時候。”

旅長愣住了,遂笑道:“真冇看出來,李雲龍這小子還是個多麵手啊!”

此話一出,旅部整個鬨笑起來。

最後旅長拍板道:“不管是背鍋還是餵馬,總歸是在部隊,隻要讓這李雲龍看得到槍,看得到兵,這小子心裡就不會太難受。”

“這樣吧!這粗人最怕乾細活,我記得被服廠廠長一職還在空缺著吧!他李雲龍不是個多麵手嘛,那就讓這小子頂上去如何?”

……阿嚏阿嚏——

新一團駐地,團長李雲龍突然打起了噴嚏。

總覺得好像有什麼不好的事情要發生。

他孃的,這種感覺比正麵與阪田聯隊交鋒還不是個滋味。

正鬱悶地想著,通訊兵突然趕到了團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