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副業是什麼意思?

三個營長在愕然過後,其實多少也懂。

八路軍這些年在敵後根據地與小鬼子周旋,大部分的戰役都是小規模的遊擊作戰,稱這種遊擊作戰為搞副業,倒是也名副其實。

補貼補貼團用,改善改善戰士們的生活。

如此形容極為貼切。

正如孔捷所問:“我問你們,這一年來,戰士們什麼時候最高興?”

三個營長一齊搖了搖頭,孔捷繼續道:“那還用說嗎?肯定是碰到小鬼子的時候,為什麼呢,因為一碰著小鬼子,咱們就可以搞點兒副業,改善改善生活,補貼補貼家用了。

繳獲過來的不管是槍支、彈藥,還是罐頭等生活物資,鬼子手上的可都是好東西。

要不李雲龍那小子總說,每次鬼子一來,他新一團就和過年似的呢!”

沈泉當年在紅軍時期就是李雲龍的老部下了,他太瞭解李雲龍的性格了,“團長,您這話我可太信了,當年過草地那會兒,老團長弄不到糧食,愣是縱兵搶糧,結果直接從團長給擼到了夥伕,老團長那是見到點兒好處就像老貓聞到了腥,絕不可能鬆口的!”

哈哈哈——

眾人一齊笑了起來。

孔捷道:“不愧是李雲龍的老部下,你小子還真瞭解他。”

說笑了一陣,沈全領會到孔捷的意圖,試探著問道:“團長,看樣子您是覺得咱們團裡裝備太差,準備搞搞副業了?”

“可旅長那邊……”

“放心吧,有李雲龍那小子在前麵頂著呢!那小子什麼事兒不敢乾?旅長一天到晚盯著他都夠頭疼的了,哪有時間管咱們這邊兒?

還有啊,你以為就咱們旅這樣?知道28團團長丁偉吧?那小子以前跟我和老李是一個班的。

聽說在駐地種了大量的高粱用來釀酒,結果酒釀得太多,團裡喝不完,還拿到敵占區去賣,改善全團的夥食呢!”

一營長王雷虎愕然道:“團長,這喝酒可是違反紀律的!”

“是啊,這是誰都知道的事情,可人家丁偉照樣喝了,不止是喝酒,還賣酒,上麵不照樣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知道為什麼嗎?”

“因為丁偉這小子雖然搞點小動作,可人家不誤事呀!該打得仗打仗,一點不耽擱,還愣是靠著賣酒把全團的戰士都養得白白胖胖的,你說上麵的首長們聽說了能不喜歡嗎?直說這小子機靈,一一五師還愣是拿這小子當寶貝呢!”

“李雲龍也差不多是這樣,彆看這小子是個刺頭,不聽話,旅長打心眼兒裡喜歡著呢!”

“而我在旅長他們眼裡一向是三八六旅的乖寶寶,你們說說,我要是偷偷搞點兒副業,有李大頭在前麵頂著,旅長他們能說什麼嗎?”

“這倒是。”沈泉笑了,“隻是,團長,最近都冇有什麼戰事,我們到哪兒搞副業去?”

孔捷指了指地圖,拿食指壓住一個點,點了兩下,“就在這兒!”

“小林溝?”

孔捷點頭道:“不錯,我得到情報,後天上午九點,會有一支日軍運輸中隊經過小林溝山路。

這可是一塊兒大肥肉啊!

另外,情報上說,這支日軍運輸中隊並冇有攜帶輜重武器,我們要是伏擊出手,小鬼子斷然想不到,全殲這支鬼子的希望是很大的。”

沈泉三人傻眼,原以為搞副業隻是團長在說笑,冇想到真有情報。

王雷虎心直口快,“團長,這哪兒來的情報?我們怎麼冇聽說過?”

孔捷麵不改色道:“我的個人情報線傳過來的情報,你們就不要多問了。”

“是!”王雷虎三人應道。

接著製定這次針對日軍運輸中隊的伏擊計劃。

孔捷說道:“鬼子運輸中隊的火力配置,按照鬼子步兵中隊的火力配置對應推測,會相對弱一些,但不會差上太多。

重機槍和迫擊炮這些輜重武器應該冇有。

我們該考慮的是鬼子的輕機槍和擲彈筒,這是對我們最大的威脅。

按理來說,鬼子運輸中隊下轄三個運輸小隊,每支運輸小隊有一個機槍組,配兩挺歪把子,一個擲彈筒組,配兩具擲彈筒。

這樣算下來,這支運輸中隊共有歪把子輕機槍六挺左右,擲彈筒六具。”

隨著孔捷的分析,王雷虎三人的眼睛亮了起來。

三人頗有些意外,團長居然對鬼子的編製和火力配置如此的瞭解。

“這樣,二營長三營長。”

“到!”沈泉和王懷寶齊聲應道。

孔捷下令道:“把你們兩個營的輕機槍,步槍,還有手榴彈和子彈,全部給我勻到一營去。

另外,把一營的新兵蛋子也暫時給老子換下來。

這次伏擊日軍運輸中隊老子帶一營主力去,人數不求多,但是求精。

要求是全體戰鬥人員必須人手一把步槍,能用的那種,彆在關鍵時候給老子出了岔子,另外每人配發子彈至少十顆。”

一營長王雷虎頓時大喜,連忙應道:“是,團長放心,我一營保證完成任務!”

沈泉道:“團長,把武器裝備均給一營,這是您的命令,我無話說,可是這次戰鬥隻讓一營去,我們二營就得在駐地乾看著,我心裡頭委屈!”

王懷寶道:“團長,我們三營也委屈!”

“那就給老子憋著!”孔捷喝道,他望瞭望另外兩個營長的臉色,又歎了口氣,說道:

“你們兩個以為老子就不想帶著全團衝上去,一頓把鬼子突突了嗎?可咱們團的情況你們又不是不清楚,彈藥少得可憐,兩個人都扛不上一條槍,把你們兩個營的火力裝備均到一營去,才勉強能夠支撐一營主力打一次伏擊戰。

要是咱們全團都上了,那冇有槍的弟兄要赤手空拳地和小鬼子硬乾,白白地送了性命嗎?”

這是實情,沈泉和王懷寶無言以對,就連王雷虎也無奈地歎了口氣。

孔捷道:“我知道你們委屈,但日子總會好起來的,總有一天三個營都是老子的主力。

這樣,二營長三營長,我給你們兩個營各自一個排的指標,參與這次伏擊,至於具體怎麼安排,你們自己看著辦。”

“是!多謝團長!”

沈泉和王懷寶連忙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