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沈文月一行從獨立團根據地離開的第二日。

隨著日軍駐山西第一軍主力開拔前往晉南作戰,由獨立團新一團、新二團率先發動的對日軍各處據點的偷襲,以及對公路、鐵路等交通線的破襲作戰迅速展開。

另一邊,暗中進行的則是對廣大村莊的擴張、控製。

戰士們與武工隊同誌配合,繼續打造村莊內兩麵政府,打造暗中的釘子村、堡壘村。

而實際上,山西日軍方麵隨著第一軍主力前往晉南作戰, 料定這一場戰役必定曆時不短的筱塚義男,又怎麼會對後方縣城的治安,不做點準備呢?

筱塚義男對於太行地區的八路軍,一直提防的很緊。

特彆是陽泉、平安縣附近的八路軍鐵三角三個團。

為此,在晉南戰役爆發之前,筱塚義男特彆加強了鐵三角三個團周邊,各縣城的駐軍防禦力量。

各大小據點也轉攻為守, 按照筱塚義男的計劃,暫時轉為防禦, 等到晉南戰役結束,帝國部隊攜大勝之勢,再一舉覆滅八路軍就是。

另外特彆針對鐵三角三個團近來的不斷突襲,筱塚義男一方麵下令加強在鐵三角三個團根據地周邊的防禦力量,另一方麵下令,暗中抽調日軍精銳,並偽裝成皇協軍部隊,增援到陽泉和平安縣城附近,專門用來對付獨立團、新一團、和新二團。

筱塚義男這個老鬼子很有意思,他意識到八路軍針對帝國部隊和皇協軍部隊時的伏擊強度是完全不同的。

如果伏擊的是帝國部隊,八路絕不會有絲毫留手, 猛紮猛打, 直到將所有帝國部隊覆滅為止。

可如果伏擊的是皇協軍部隊的話, 八路軍往往是連打帶恐嚇, 直到逼迫皇協軍部隊投降。

所以筱塚義男就想到了這個陰招,讓帝國精銳部隊偽裝成偽軍部隊,穿著皇協軍士兵的衣服出去掃蕩。。

這樣中途遇到八路軍,八路軍如果將帝國精銳當成三流戰鬥力的皇協軍來打的話, 肯定會吃大虧。

除了這些手段之外,筱塚義男還留下了山本一木作為暗手,針對獨立團進行滲透、反擊。

筱塚義男在這方麵太明白孔捷的性子了,主動的進攻纔是對獨立團最好的防守。

……

九日。

一支偽裝成八路軍部隊的日軍,二十多人的模樣,突然摸到了日軍與八路軍爭奪村莊中線區域的一些村莊。

這支日軍的作用,按照筱塚義男的計劃,是用來試探一些村莊是否暗通八路的。

這其中的試探很簡單。

由日軍偽裝成八路軍部隊進入村莊,一方麵看看村民對這些“八路軍”的態度,如果態度熱情,甚至主動彙報日軍的動向,那肯定就是暗通八路。

如果百姓冇有暗通八路,鬼子順便可以探查探查,周邊一帶是否有潛藏的八路軍的民兵部隊,或者遊擊隊,能把這些傢夥釣出來一舉消滅是最好的。

陳家村,這是離日軍縣城較近的一座村莊。

表麵上來看,村莊裡的百姓們都很老實,按時上繳稅糧,並時常接受日偽軍進村的檢查,又施行了保甲連坐製,一直冇出現什麼狀況。

但日軍方麵卻一直不放心,總懷疑這村子依舊暗通了八路,在暗中與八路軍有秘密往來。

所以派出了偽裝成八路軍的這支特彆部隊前來進行試探。

這些傢夥可都是第一軍特彆為了對付八路軍而準備的挺進隊成員。

這些成員曾經長期與中國人生活在一起,又學習漢語,學習中國的語言、習俗等各方麵文化。

最終這些傢夥對於漢語,對於中國文化的瞭解達到了什麼程度呢?

把他們丟在中國人堆裡,你甚至分不清他到底是日本人還是中國人。

“記好了,從現在起都把身份給我轉變過來,我們就是普通的中國百姓,所有的行為習慣都按照咱們學習過的中國人的習慣轉變過來,絕不能讓那些村民發現了什麼破綻。”

在隊伍離了陳家村不遠的時候,負責此次試探的挺進隊小隊長平鬆茂雄,用一口地道的中國話交代道。

他的話語間甚至還夾帶些山西地方口音,彆說是中國人了,就連身旁偽裝成八路軍的小鬼子們,都聽不出其中的破綻。

此刻,這些鬼子們穿著一身八路軍的軍裝。

無論是攜帶的裝備還是穿著,都幾乎冇什麼破綻。

還故意將軍服做舊,儘量與平日裡見過的那些土八路的形象一般無二。

再加上這些偽裝者,演技是相當不錯的,假裝成八路軍隊伍,還是在傍晚時分暗中出現,見到村莊裡的一些村民的時候,警惕地望著四周。

平鬆茂雄對碰麵的一些村民們說道,“老鄉,我們是遊擊隊的,這天色太晚了,周邊又冇有什麼住所,我們能在你們村子裡住一晚嗎?

對了,你們村子裡冇有日軍的眼線吧?”

由於平鬆茂雄一行的偽裝實在到位,與之接觸的村民們最初還真冇有察覺。

陳家村的老村長(這一代的保甲連坐製還冇有徹底實施)甚至親自出麵接待,將偽裝成遊擊隊的平鬆茂雄一行人,暗中留宿在村子裡。

原本一切都很順利,也有一些村民們稍稍警惕地與一些偽裝者談話,發現這些偽裝者的話語都說得很流利,還帶有當地口音,也就冇有多想。

直到吃晚飯的時候,有一名偽裝者在與老村長對話時,不小心露出了些破綻——或許是因為太想知道答案,過於的急迫,這名偽裝者突然打聽起獨立團的一些訊息。

獨立團的宣傳乾部們,早就給周邊以及外圍村莊的鄉親們打過預防針。

但凡是冇事打聽八路軍底細的部隊,多半是有問題,鄉親們更要謹慎應對。

老村長起了疑心,便隨便糊弄了幾句,應付了過去,說關於獨立團的問題,他也不太清楚。

接著,老村長暫時穩住平鬆茂雄一行,又找到了村子裡的一些與八路軍同誌有過接觸的一些村民,商議此事。

“村長,你的意思是懷疑這些八路同誌是假的?”

“可我們也冇發現什麼破綻呢?”

越發昏暗的黃昏下,偏僻的土屋裡,露出幾張有些困惑的麵孔,老村長和村民們,你一句我一句地商議著。

“很難分辨出來真假,他們說話還帶著本地口音,萬一真是八路同誌?”

“可他們主動詢問關於獨立團的一些事情。”老村長開口,“你們忘了前些日子獨立團的一些宣傳乾事們說過的話了?”

“外來的遊擊隊,又多少有點打聽獨立團底細的意思,先前還試探著問我,咱們村子裡有冇有民兵組織或者武工隊。”

老村長這麼一說,先前與偽裝者們有過接觸的幾個村民也有些遲疑起來。

“村長,你要這麼說的話,的確有這個可能,萬一真是鬼子或者是漢奸偽裝的八路,那可不妙。”

“眼下怎麼辦?要不咱們試探試探,他們是不是真的八路?”

“怎麼試?”

穀瘓

“你們忘了八路同誌送過來的小冊子了?上麵辨認是不是鬼子的法子多著呢,咱們試試就知道了。”

老村長道:“我這就去準備一點香菜,畫冊上提到過,小日本一般是很討厭吃香菜的,咱們可以試試。”

有村民道:“村長,那咱們分頭行動,我們再去找那些八路同誌說說話,看看能不能發現什麼問題。”

商議好對策之後,眾人迅速行動起來,老村長這邊很快準備了一把香菜,撒在端給那些八路同誌的飯湯裡。

堂屋裡。

老村長給“八路們”端來了撒著香菜的飯湯,作為遊擊隊隊長的平鬆茂雄連忙道謝。

幾個趕過來探查情況的村民正和平村茂雄一行有一句冇一句的聊著。

這些“八路們”似乎很健談,他們自認為在與這些村民們交談之中,冇有露出任何破綻。

可幾位村民與老村長偶爾之間的眼神交流,卻是越發地露出遲疑。

大家聊了好一陣子,桌子上也隻剩下一些殘羹,老村長和村民們從屋子裡離開,留下平鬆茂雄一行略作休息。

後院的一角。

重新聚攏的老村長幾人臉色難看。

一個道:“這些人肯定有問題,我估計多半不是八路同誌。”

一個道:“他們回答問題的時候,果真有些會遲疑片刻,另外臉上的表情仔細看的話,似乎總有些收著,放不開的感覺,笑的時候感覺笑得很假。

這些和小冊子上畫的假八路的情況很像。”

另一個道:“是有問題,我注意到,不少八路特意把碗裡的香菜給留了下來,或者是挑了出去,這些或許不能說明這些八路同誌是假的,可絕對有問題的是,菜盤子裡竟然有些剩菜!”

“八路同誌們抗日條件艱苦,平常連飯都不一定吃得飽的,怎麼可能會留剩菜?”

“就是,碗裡甚至還有些米粒呢!”

“吃飯的時候也不像是當兵的,怎麼說呢,有些太斯文了,像是從來冇過餓過肚子似的。”

……

“村長,現在咱們基本上可以確定,這些八路就是假的,接下來怎麼辦?”

老村長想了想,說道:“這些假八路出現在這裡,肯定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目的,咱們要是暗中通知武工隊的同誌來幫忙的話,萬一走露了風聲,鬼子肯定會認定,咱們村子是暗通八路的。”

“這樣,阿民,我這邊先穩住這些假八路,你們幾個立刻趕往湯原鎮,向日本人彙報情況,就說我們村子裡出現了一夥八路軍,已經被我們穩住,讓他們趕緊過來剿滅八路。”

幾個村民怔了怔,隨即一起朝著村長豎起了大拇指。

“村長,這招厲害呀,咱們讓小鬼子狗咬狗去!”

……

堂屋內。

身旁的夥伴用日語低聲說了一句,“隊長,這陳家村的百姓對八路這麼熱情,肯定暗通了八路,要不咱們直接就……”

他做了個抹脖子的動作。

平鬆茂雄用漢語低罵道:“混蛋,說中國話。”

“是!”

“記住,我們的任務是滲透八路軍獨立團根據地,趁機竊取情報,如果找到機會的話,可以進行暗中伏擊刺殺的任務,這些普通的村民並不是我們的目標,不值得出手,至於這裡的村民暗通八路的事情,我們把訊息傳遞迴去,自然有人對付。”

“是!”

“隊長,那麼接下來怎麼辦?”

“這些村民很狡猾,一直在繞彎子,一會兒再想辦法,看看能不能從他們的嘴巴裡套出有用的情報,弄清楚周圍一帶獨立團的部隊,具體駐紮在哪裡。”平鬆茂雄說道。

“是!”

……

傍晚八點左右。

天色已經徹底黑了下來,平鬆茂雄想著,黑夜裡也不好繼續行動,先在這陳家村住上一晚再說。

老村長繼續熱情地招待平鬆茂雄一行,還專門騰出來一家大院,讓平鬆茂雄等人落腳。

晚上九點左右,就在平鬆茂雄一行正準備休息的時候,出於一貫的習慣,在屋外作為暗哨的一名同伴,突然察覺到不遠處傳來的一些動靜。

戰鬥爆發的相當突然,直接有人朝著院子裡投擲了手雷。

轟隆幾聲巨響,徹底打破了陳家村入夜的死寂。

帶隊一路趕過來的日軍小隊長青木三郎滿臉興奮,果真有八路藏在這村子裡。

雙方交戰一陣,臉色難看的平鬆茂雄也意識到,突然來偷襲自己的竟然是帝國部隊。

這下子尷尬了,鬨了大誤會,自己人打起自己人來了。

屋子外麵響起老村長的聲音。

“太君,八路就在屋子裡,一共有二十五人,他們手上個個都拿了武器,你們可要當心了。”

平鬆茂雄傻眼,這陳家村的百姓竟是冇有暗通八路,還暗中向皇軍通風報信去了?

昏暗的夜色下,雙方作戰愈演愈烈。

那青木三郎原本是想活捉這些八路,也好套出一些重要情報,結果交火一陣,不見成效,咬了咬牙,他直接下令動用擲彈筒,準備直接將整個院子炸塌。

屋子裡的平鬆茂雄無語極了,他聽見了青木三郎的日語口令。

可眼下就算是大吼著喊出去,表明自己也是日本人,多半也不會被人相信。

平鬆茂雄連忙帶隊從院子的後門竄逃出去。

結果剛剛從後院衝出去,又再次遭遇了火力伏擊。

正陪同在青木三郎旁邊的老村長說道:“槍聲是從後院傳過來的,太君,我猜的果然冇錯,這些八路肯定會從後院逃跑。”

“吆西!”青木三郎大喜,帶隊向後院包抄。

最終戰鬥又持續了十來分鐘,平鬆茂雄帶著僅剩的八人突圍了出去,丟下十六具屍體,被得意的青木三郎直接打包帶走,作為今夜勇猛作戰,消滅八路軍的證據……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