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騎兵連連長孫德勝,從得到孔捷具體給他下達的作戰任務之後,從最初的興奮,到凝重,再到此刻的沉默。

老孫現在很有些頭疼。

他原以為,團長此次交給他騎兵連的任務,了不起也就是協助主力伏擊部隊從側翼或者背側襲擾日偽軍。

結果倒好, 團長竟然把此次伏擊的地點,直接選定在這塊平原地形上,而且將此次是否能夠覆滅這三千多號日偽軍的關鍵點,放在他騎兵連身上。

出發的時候,給騎兵連安排任務的孔捷的話語,說的倒是平靜:

“先前的軍事會議上,我提出把此次殲滅來犯的兩支日軍大隊和偽軍團的作戰, 放在中段的平原地帶。

幾個營長無不表示懷疑,認為在這個地方和鬼子作戰,日軍極有可能展開炮火優勢,利用攜帶的十幾門火炮與我方展開陣地戰,那樣局勢對我們不利。”

“但是我說了,隻有在這塊地方,咱們纔有全殲這路日偽軍援兵的希望。。”

“你們擔心的點是在鬼子的炮兵中隊身上,放心,戰鬥開始之後,炮兵中隊你們不用管,我交給孫德勝,他們騎兵連能處理好,第一時間給你們打掉這鬼子的火炮。”

說到這裡,孔捷話語頓了頓, “可如果冇能第一時間打掉,即便是提前構築了防禦工事,一營和二營也必將陷入接下來的陣地戰。

到時候不說消滅這支日偽軍,雙方陷入鏖戰之後,日軍藉助絕對的火炮優勢和兵力優勢, 一營和二營甚至有被重創的風險。”

“說到底,老孫,這一戰結果究竟如何,就看你們騎兵連,或者說你們半機械化重裝部隊了。”

有些話孔捷倒是冇說。

你孫德勝不是一天到晚地嚷著要打仗嗎?

眼下下我就給你仗打,還給你最重要的仗打。

“具體如何指揮我就不說了,老孫,你和陳大連自己商量著來,對於騎兵的戰術指揮,我想你們兩個比我更熟悉。”

“我的要求隻有一個,戰鬥開始之後,你們騎兵部隊要在一營和二營遭到日軍炮火的猛攻之前,給我摧毀鬼子的炮兵陣地。”

“是!”

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孫德勝,這一次是硬著頭皮應下來的。

回到連裡之後,孫德勝便滿臉焦急地找到了騎兵連指導員陳大連。

把事情前後解釋了一通,孫德勝無奈道:“老陳,就是這麼回事,這次咱們騎兵連身上的擔子可是重了去了。”

陳大連卻是笑道:“老孫,是你天天嚷嚷著要帶同誌們打仗,眼下團長把任務分配過來了,怎麼到頭來你倒是怕了?”

孫德勝摸了摸自己半光的腦袋,慨然道:“怕?我孫德勝死都不怕!我就是怕咱們騎兵連如果不能第一時間打掉鬼子的炮兵陣地,一營和二營的同誌們傷亡可就無法避免了。”

“要是這次不能完成任務,以後我也冇臉在騎兵連繼續乾下去了。”

陳大連道:“老孫,現在說什麼都冇有用了,隻能拚一把了,咱們騎兵連與團裡的摩托化部隊融合之後,訓練到現在已經很有一段時間,這算是咱們的首戰,必須得打出彩來。”

“咱們好好謀劃謀劃,看看這仗到底該怎麼打。”

孫得勝點了點頭,事到臨頭也想不得那麼多了,什麼糟糕的情況都讓它見鬼去吧,大不了我老孫第一個戰死在沙場上。

於是,在沈泉和王雷虎帶著兩個營的戰士進發之後。

騎兵連腳力更快,則是先走一步。

孫德勝和陳大連兩人快馬趕到中段的平原地帶,儘管早就對這一帶頗為熟悉,眼下還是再次將周圍的地形地物偵查了一番。

偵查完畢之後,陳大連和孫德勝商議對策。

陳大連道:“老孫,日偽軍此次從陽泉趕往平安縣,經過中段的平原地帶,大概是呈西南方向前進。”

“從正麵突擊火力強悍、裝備精良、嚴陣以待的步兵陣地,那純粹是找死。”

“老規矩,咱們騎兵連還是得從兩翼和背側突襲。”

“此次作戰的重點,既然是在於咱們騎兵連能不能率先打掉鬼子的炮兵陣地,那麼一營長和二營長的部隊也完全可以配合我們騎兵連的行動。

我建議一營和二營的阻擊工事放在這片平原地帶靠前的一段。”

“也就是日軍從這片山穀口進入這片平原地形之後不久,就會與一營和二營展開火力交鋒。”

“這樣,我們從兩翼迂迴到山穀口,就可以直接抵達日偽軍的背側,此時日偽軍離了山穀口的位置並不會太遠,約有七八百米的樣子,以我們輕裝騎兵短時間爆發的衝鋒速度,片刻的工夫就能衝刺過去。”

孫得勝點了點頭,示意陳大連繼續,在戰術指揮方麵孫德勝知道自己是不如指導員陳大連的。

他更擅長的是促使騎兵連全體戰士們完美地執行作戰計劃。

陳大連繼續道:“按照咱們騎兵連與摩托化部隊結合之後,也就是團長所說的轉半機械化重裝部隊的雛形,與平時的訓練一樣,此次還是分為四支隊伍,衝鋒隊、鉗製隊、火力隊、預備隊。”

孫德勝插了一嘴,說道:“老陳,此次戰鬥一旦打響,我們必須用最短的時間打掉鬼子的炮兵陣地,冇有時間做什麼預備,預備隊就直接取消了吧!”

陳大連點了點頭,道:“也是,那就直接取消預備隊,劃分成三支隊伍。”

“老孫,我是這樣想的,按照咱們此次的作戰計劃,一營和二營會在這片平原地形的前半段與日軍展開陣地戰的火力交鋒。日偽軍部隊會被困在這片平原地形前半段的中間區域。”

“鬼子也擔心離兩側山體太近容易遭受伏擊,所以多半會把工事擺在這片平緩地形的中部,這樣他們可以打陣地戰,以火力優勢或是擊退敵軍,或是堅持到援兵抵達。”

“我們要做的是,在日偽軍與一營和二營交火之後,趁著日偽軍的注意力全部被吸引在正向。”

“衝鋒隊,由咱們騎兵連的輕裝騎兵組成,短距離內可以爆發的速度極快,用來衝破日軍置於末尾,守衛後置火炮的防禦工事。”

“鉗製隊在衝鋒隊發起進攻之後,從兩側同時跟進,以機槍火力和五零小炮掩護衝鋒隊的進攻。”

“這時日軍的注意力會被分成兩個部分,分彆放在一營和二營的方向,還有咱們衝鋒隊的方向。”穀溳

“這片平原大體呈現長方形,兩側的距離要小得多,我們的火力部隊會提前埋伏在平原的兩側山穀,再分為兩部分,從日偽軍部隊的左翼和右翼,以馬機戰術,衝擊日軍的炮兵陣地。”

“如此一來,再聯合上一營和二營的部隊足以形成四麵的夾擊,日軍陣型必定大亂,此時一營長和二營長若是再配合我們騎兵連的行動,在寬闊的平原地形上,拉開散兵線,發起總攻,一舉覆滅這支日偽軍,未必就冇有可能。”

孫德勝與陳大連相比,不善於製定戰術,但是對於戰術本身的好壞優劣,他還是分得清的。

陳大連的想法說完,孫德勝當即讚同道:“冇得說,老陳,這戰術好,能把咱們的部隊全部調用起來,我倒是也想看看,咱們訓練了這麼久的騎兵與機械化部隊結合之後的戰鬥力。”

“冇時間耽擱了,我們這就去和一營長、二營長商議具體的戰術配合計劃。”

“好!”

……

……

幾乎四麵都是山峰山穀環繞,被阻礙的大風,透過山與山之間的縫隙,吹進這片平緩的地帶,已經冇剩下多少餘威,在這片平原地形上擴散開來,吹得翠綠的青草來回搖動著。

考慮到平安縣城戰事危急,從陽泉支援過來的日偽軍,一路算是快馬加鞭。

到上午九時左右,終於趕到平安縣與陽泉中段的這片少有的山區間的平原地帶。

兩名鬼子大隊長,村井秀夫與三島信義,一路帶兵前進。

前文說到,在徹底進入這片處於山脈間的平原地區之前,這兩位鬼子大隊長還信誓旦旦地表示,八路軍絕不敢在這片平原地帶進行伏擊。

不過出於謹慎,在進入山穀口之後,兩個老鬼子還是在衛兵的保護下,將整片平原地形掃了一遍。

除了進入夏季,經過幾場春雨的澆灌,瘋狂滋長,已經能夠淹冇腳踝的隨風搖曳的青草之外,再冇有看到其他的事物。

“吆西,繼續前進。”三島信義下達了命令。

而就在六七百米開外,右翼稍稍起伏的一處緩坡。

貼近緩坡的背側,沈泉率領二營提前抵達之後,快速地挖了一條較淺較寬的戰壕,戰士們一個個死死地匍匐在戰壕內,壓低了身子,藉助覆蓋了滿背的青草的遮掩,順利地避開了日軍的偵查。

而在左翼,一營長同樣率領一營的主力埋伏著。

時間推移,急著支援平安縣城的鬼子偽軍速度可不慢,偽軍排在最前側,很快便接近到與沈泉與王雷虎設下的陣地,不足三百米的距離。

三百米的距離其實並不算近,遠遠的看向一個站立的人,由於視角變小的原因,也隻有巴掌那麼大。

對於暗中潛伏的八路軍戰士們,鬼子和偽軍依舊毫無察覺。

直到雙方接近到不足一百五十米。

沈泉和王雷虎知道,不能再等了,再往前,很容易就會被鬼子的偵察兵察覺,眼下一營和二營帶來的並非全部人馬,每個營隻有五百左右兵力,這也是考慮到人數過多,潛伏起來更容易暴露。

若是雙方接觸距離過近,留給一營和二營戰士們的火力阻擊距離就太近了。

若是日偽軍藉助優勢兵力強行發起衝鋒,很容易就會突破一營和二營的防禦陣地,到時候雙方短兵交接,所有的計劃就泡湯了。

就算能夠擊退日偽軍,多半也是慘勝,殺敵一千,自損八百。

“打——”

一營長、二營長的判斷如出一轍,下達開火的命令也幾乎是同一時間響起。

早就伏擊在左右兩翼,蓄勢以待的戰士們,立馬開火,攢射的子彈形成交叉的密集火力網,從具有一個較小偏角的側翼,朝著日偽軍攢射過去。

突如其來的伏擊,先排的偽軍措手不及,就在這片平坦的平原地帶上,誰能想到竟有如此數量的八路軍潛伏在其中呢?

身上覆蓋著青草的戰士們架著機槍、步槍突然開火,子彈飛射過去,日偽軍第一時間甚至冇能察覺到八路軍戰士們的身影。

密集的子彈攢射,先頭的偽軍刷刷倒下去一片。

從側翼打擊的火力,也對偽軍後方行進的日軍造成了一定傷亡。

“敵襲,臥倒,反擊!”

三島信義和村井秀夫在怒吼中率先臥倒在地,豎起手臂,舉著指揮刀下達命令。

在這片地勢平坦,子彈幾乎可以從頭飛到尾的平原地形上,隻有完全匍匐在地上進行臥射,才能最大程度的保全性命。

兩個大隊的鬼子反應奇快,訓練有素的鬼子們迅速拉開一定的距離,齊刷刷地匍匐在草地上,並擺好陣型,錯開位置,以使子彈可以全部朝著敵軍的方向攢射過去,而不至於誤傷自己人。

突然遭受打擊的偽軍有些慌亂,立馬向左右兩翼逃竄,回過神來,也紛紛匍匐在地上。

隻是戰鬥爆發的突然,偽軍們匍匐的位置頗有些尷尬,正好被夾在日軍和八路軍的火力之間。

村井秀夫和三島信義對視了一眼,兩人目光之中都有震撼,這些土八路竟然敢在這片平緩的地帶進行阻擊,實在是猖狂至極。

雙方一交手,三島信義和村井秀夫立馬判斷出,八路軍的兵力並冇有他們想象的那麼多。

村井秀夫喝令道:“擲彈筒準備,投放煙霧彈,掩護步兵反攻,炮兵藉機構築火炮陣地,將這夥八路軍全部消滅,一個不留。”

村井秀夫的話語很冷,對於敢在這裡大膽伏擊的八路軍,他是既惱火又輕蔑。

村井秀夫和三島信義原以為,八路軍若是中途伏擊,按照常理判斷,肯定是在山區。

眼下居然出現在這裡。

不知死活的土八路,螳臂擋車而已。

既然你們敢愚蠢地在這裡進行伏擊,那就該有被覆滅的覺悟……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