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丁偉的新一團返回之後,孔捷著手於這次得到的獎勵:

兩份關於日軍的情報信,外加上個人屬性值隨機 4。

這一點孔捷曾犯過錯誤,把第一次獲得的兩個隨機屬性點加在了槍法上,這的確有些糊塗。

作為團級軍事指揮官,個人槍法的增加對於全團的增益其實微乎其微。

又不是指望你團長去衝鋒陷陣,槍法厲害有個屁用?

除非你團長不務正業,一心鑽研槍法,當一個足以在一定程度上逆轉戰爭的頂尖狙擊手。

不過這個頂尖狙擊手孔捷心中早有人選,隻是還冇有出現罷了。

至於突擊隊的副隊長葉民,還有獨立團的老兵王喜奎,兩人的槍法都不錯。

可年齡畢竟大了些,潛力有限,足以成為一名神槍手,卻不可能達到孔捷心中要求的頂尖狙擊手的地步。

想了想,孔捷將這次的四個隨機屬性點全部加在了個人的戰略屬性值之上。

很快,孔捷的腦袋裡似乎多了些什麼,許多不曾想起來的戰術與戰略思想忽然從心底冒出,並迅速地與當下指揮的獨立團聯絡在一起。

破,分,圍,殲……

陣形、機動、防禦,進攻……

戰術學,戰役學,戰略學……

腦海越發明悟的孔捷,對當下時期率領獨立團與日軍作戰的戰術與戰略思想,似乎理解的越發透徹了。

緊接著孔捷毫不猶豫地使用了兩封情報信。

「重要日軍情報信內容:6月15日,夜,日軍精銳山本特工隊會路過楊村。」

「常規日軍情報信內容:6月21日下午,亮劍重要角色魏大勇,會從牛頭山小路出逃,被日軍山本特工隊成員追殺。」

果然,有山本特工隊的訊息,讓孔捷有些意外的是,居然還收到了和尚魏大勇的訊息。

隻是有一點也很明顯,這兩份情報信隻是給了具體的日子和大概的時間,並不會精確到具體的時間點與日軍的具體部署和行動。

如此一來,更多的操作空間還是留給孔捷的。

「觸發新任務,重創來犯的山本特工隊,保護總部安全。」

「任務獎勵:重要情報信一封、適應當下的軍事手冊一份、個人屬性點隨機選擇 2。」

獎勵似乎很不錯,孔捷倒是對這個適應當下的軍事手冊十分好奇。

任務難度貌似也不大,但孔捷很清楚山本特工隊的厲害,再加上山本特工隊經過陽村,具體的時間,具體的路線,他都一無所知。

還要求重創山本特工隊。

若是不做好充分的預先準備,孔捷未必能辦到。

好在時間很充裕,現在還不到三月,足有將近四個月的時間讓孔捷準備。

另外魏大勇是肯定要救的,如此厲害的人物,孔捷決定截胡,就留在自己身邊好了。

牛頭山。

孔捷猜測,山本特工隊的某個戰俘營肯定就在這牛頭山附近,和尚一行正是戰敗的**,被安放在這戰俘營,交由山本特工隊的成員進行格殺訓練。

孔捷如果能順藤摸瓜,找到山本特工隊訓練的這個戰俘營,並一舉搗毀,還勝利救下和尚,自然是一舉兩得之事。

當然,現在還不能莽撞,時間畢竟太早了,和尚這個時候估計還在**部隊打仗呢!

萬一孔捷動手太早,把戰俘營摧毀,和尚後續又會被押送到哪裡,那可就不好說了。

冇準兒再害死了和尚,就是孔捷的罪過了。

至於現在,孔捷有另外一件要事去做。

獨立團,團部。

孔捷叫來了二營長沈泉和突擊隊副隊長葉民,接著開門見山道,“我把你們兩個叫來,是想和你們說一說,接下來咱們獨立團準備發展敵工部的計劃,換句話說,也就是在敵人內部安插咱們的眼線,以方便隨時獲得情報。”

“沈泉,這初步的敵工部發展我全權交給你,另外,突擊隊這段時間也暫時配合你的工作,兩個月時間,你必須把敵工部在周圍大小敵占區縣城給我拉起來。”

“發展的要求是什麼呢?縣城裡的鬼子但凡有兵力的調動,或者是什麼軍事行動的征兆之類,總之一句話,但凡敵占區有什麼風吹草動,老子都得第一時間收到情報。”

這下子可把沈泉為難住了,“團長,您這不是難為我嘛!你讓我衝鋒陷陣,我絕無二話,可讓我乾這些……”

“少廢話,你沈泉最是陰險狡猾,這項任務除了你,冇有其他人能勝任。”孔捷斷然道。

沈泉:“……”

團長這可不像是在表揚自己。

見沈泉工作為難,孔捷提示道:“沈泉,你小子彆給我苦著張臉,這項任務說難也難,說不難也不難,我給你提示提示。”

“敵工部的工作主要從偽軍的身上抓起。”

“當然,咱們也得有搞情報的同誌混進敵占區縣城,然後以他們為首,以偽軍為主要發展對象,建立起一張覆蓋咱們周邊敵占區縣城的情報網來。”

“為什麼要以偽軍為主要對象呢?原因很簡單,偽軍的情報工作相對來說還是比較好做的。”

“第一,偽軍怕死。”

“第二,咱們這一帶的偽軍多半是由地方保安團轉變過來的,意誌力並不堅定,算是偽軍裡的雜牌兒部隊,他們說到底也是中國人,也是有廉恥之心的,再加上鬼子平日裡對偽軍可並不怎麼樣,咱們這邊如果加以威逼和利誘的話,策反這些偽軍成為暗中情報人員的可能性是極大的。”

“第三,偽軍輔助鬼子作戰,維持地方治安,鬼子的一舉一動都很難逃脫偽軍的監視。”

“再加上咱們獨立團這次一炮乾掉日軍精銳阪田聯隊,甚至從正麵擊潰阪田聯隊,有這樣的威名在前,一向怕死苟活的偽軍,心裡自然也得掂量掂量。”

“沈泉你那邊可以承諾偽軍,就說話是老子說的。”

“一時當漢奸不要緊,隻要有悔改之心,我孔捷願意接受他們,以後就是獨立團的一份子,是我獨立團的兄弟。”

“可如果真有那些鬼子的鐵桿漢奸,死不悔改的,葉民,突擊隊可以進行新的特種作戰任務了,我初步命名為‘鋤奸行動’,當然,更重要的是威懾,起到殺雞儆猴的作用,最好讓這些執迷不悟的偽軍自殺在家中,比如房梁上吊之類。”

“要的就是告訴那些二鬼子,若是願意投誠反正還好,若是執迷不悟的,那就是我獨立團的敵人,即便有鬼子護著,也隻有死路一條!”

說到這裡,孔捷的眸子裡滾動著濃鬱的殺意。

受到孔捷話語啟發的沈泉有了發展敵工部的思路,連忙應道:“是,請團長放心,我保證完成任務!”

葉民也連忙領命。

兩人無不在心底感慨,團長這次的決心很大,膽子更大,晉西北這天,怕是要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