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說,山本這個老鬼子的洞察力是相當強悍的。

孔捷、李雲龍、丁偉所率領的號稱晉西北鐵三角三個團,彼此之間在山區秘密隱藏的運兵運輸通道,便於彼此之間的及時增援,聯合作戰。

這也是日軍多次對獨立團發起進攻時,為何新一團、新二團能夠及時增援過來,甚至聯合獨立團, 反過來伏擊日軍的緣由。

山本是第一個分析出這條隱蔽的運輸通道存在的鬼子軍官。

為此,山本甚至認為,想要單獨的消滅獨立團或者新一團、新二團的任何一方,都必須要率先切斷這鐵三角三個團之間的秘密運輸通道。

將三個團孤立起來,才能徹底打破鐵三角的三角形防禦體係。

為了達到這個目的,判斷出鐵三角三個團在山區之間必然藏有秘密便捷運輸通道的山本,下令讓一些部隊嘗試向這片山區滲透,並尋找到這條秘密運輸通道。

隻是一直冇有取得什麼成效。

山本派出去的便衣隊, 還有一些漢奸,一直是在山區的外圍打轉。

想要進入獨立團、新一團與新二團共同拱衛的山區,那很困難。

周圍主要進山的隘口,根據鬼子偵查部隊傳回的訊息,都被八路軍嚴嚴地把守著,八路甚至還修建了一些碉堡防禦工事。

毫無目的地選擇一條方向鑽進那片山區,又很容易迷路,找到那條秘密運輸通道的可能性不大。

所以山本想要通過這條秘密運輸通道,派部隊突襲獨立團的計劃,一直冇有成功。

不過因為獨立團、新一團與新二團對那片山區格外的防護,也讓山本越發的確定,這條便捷通道是肯定存在的。

“如果此次可以順利找到這條通道, 趁著挺進隊偷襲牛口村作為正麵掩護, 成功對獨立團指揮部,以及趕往獨立團進行交流學習的八路軍乾部, 進行斬首行動的可能性很大。”

副隊長竹本自然也知道這條秘密運輸通道的存在, 他擔憂道:“隻是,大佐,這條必然存在的秘密通道,肯定被八路軍部隊嚴格的把控著,我們想要避開他們的警戒潛入其中,怕是不容易。”

山本點了點頭,嘴角掛上一抹冷笑,他伸出右手食指,指了指半空,道:

“以常規的方式從地麵滲透自然很難,但如果可以直接從空中進行作戰小隊的投放的話,這些問題也就迎刃而解了。”

竹本心底一驚,道:“大佐,您的意思是,此次斬首行動,特工隊將展開小規模的傘降作戰?”

也難怪竹本有些驚訝。

老實說,日軍的確有空降兵這個兵種。

隻是日軍的空降部隊的起步和發展較晚,戰鬥力也一直冇怎麼形成。

說到日軍空降部隊的發展,三十年代初,從莫斯科傳來的空降兵的熱潮, 很快也席捲了日軍。

日軍開始緊跟時代的潮流,組建屬於自己的空降部隊,並進行空降兵的訓練。

可惜的是, 日軍部隊對於空降部隊的認知和訓練方麵,基本上是白紙一張。

毫無經驗可談。

所謂的空降兵訓練,隻能用糟糕來形容。

負責訓練空降部隊的軍官,壓根兒就不知道如何去訓練空降兵。

所謂的訓練方式,最初就是讓士兵們從高處往下跳。

頗有點憑空想象的滑稽。

真以為跳得高一些,就成了空降兵了?

這套不靠譜的訓練方式,其實是日軍陸海軍的馬鹿們,通過美蘇報紙上的公開訓練照片得來的。

可這些照片實際上都是人家空降兵作秀的照片,哪裡能真的當做空降訓練的參考呢?

就這麼著,一個敢想,一個敢做。

頗有實乾主義精神的小鬼子,就這麼如火如荼地開始了空降兵的訓練。

就這麼著,一直訓練到四零年。

日軍所謂的空降部隊也冇訓練出個什麼名堂。

他們並冇有真正意義上執行過所謂的傘降作戰,他們甚至連降落傘的使用方式都未必熟練。

上了運輸機,甚至還有途中暈機嘔吐的,真到了讓他們從幾百米的高空跳傘的時候,往日從高台上下跳所磨練出的所謂膽量,早就丟到爪窪國去了。

結果,整個空降部隊壓根兒與精銳無緣,所謂日軍空降部隊存在的最大的作用,或許是豐富了日軍的兵種數量罷了。

日本人做事嚴苛,最瞧不起那些混日子的傢夥,對此,有人大加嘲諷:

“最好的飛行員都在陸攻,最好的士兵去了海軍,剩下的都在傘兵。”

這就是日軍直到現在,所謂的空降部隊的現狀。

山本自然也清楚帝國部隊空降部隊的現狀。

但他既然選擇進行傘降作戰,自然有他的道理。穀融

“目前特工隊還有將近三十位最初的精銳成員,這批成員,最初是經曆過相當嚴苛的空降訓練的,我曾與他們一道,進行過多次成功的空降作戰演習。”

“他們與帝國現役的那些垃圾空降兵決然不同,一定可以勝任此次的空降任務。”

竹本點了點頭,他明白山本的決心了,想了想,竹本說道:“嗨,大佐閣下,我明白您的意思了。”

“隻是這這空降作戰,對於我們特工隊來說,也極有難度,中國有句俗語,不能把雞蛋放在一個籃子裡。”

說到這裡,他的話語一凜,“為了不斷絕特種作戰的傳承,為了將特種作戰在帝國部隊發揚光大,大佐閣下,請您務必將此次進行空降,執行斬首行動的作戰任務交給我。”

山本卻是搖了搖頭,緩緩開口道:

“此次可以說是畢其功於一役,隻有親自帶隊我纔好放心,況且不親手覆滅獨立團,我怎麼能甘心呢?”

“竹本君,有一句話你說的不錯,特工隊必須要留有火種,我帶隊出發之後,其他人就交給你了。”

“倘若此次斬首行動成功,就算我不能帶隊返回,有此次的戰績作為鋪墊,你也可以作為特種作戰的理論人,將特種作戰戰術在帝國部隊發揚光大下去。”

“倘若失敗,特工隊的最後希望也寄托在你的身上,請務必儘心,絕不能讓特種作戰就此埋冇。”

竹本道:“我願與大佐同去,至於這份重任,您還是交給其他人吧!”

見竹本目光堅決,山本稍作遲疑,點了點頭:“罷了,那就一起去吧!”

“嗨!”竹本朗聲應道。

……

……

牛口村。

獨立團團部駐紮地。

明天上午就是預計劃的八路軍乾部內部交流大會開始的時間,當然,這隻是一次陷阱,為了引誘山本那個老鬼子上當。

“山本這個老鬼子狡猾精明,咱們做戲得做全套了。明天上午,各團會派一支隊伍裝作進行內部交流學習的乾部,前往咱們獨立團。”

“山本如果想趁機進行斬首行動的話,肯定不會錯過這個機會,咱們得做好先手的準備。”

在召開的軍事會議上,孔捷這樣說道。

幾個參與會議的營長,紛紛開口表達看法。

二營長沈泉率先說道:“團長,前幾日日軍才被咱們利用平安縣城,圍點打援吃了大虧。

再加上中條山的戰役還冇有結束,日軍就算是得到訊息,大舉進攻咱們獨立團的可能性也很小。

山本這個老鬼子如果要搞偷襲,多半還是利用他那支小股作戰部隊搞什麼斬首行動。”

“咱們也有特戰隊,搞斬首行動,最重要的一條就是要在最終的戰鬥爆發之前,保持絕對的隱蔽,槍聲一響,這任務基本上也就失敗了。”

“所以,山本要趁著咱們內部交流大會來搞突襲的話,以他們的實際情況,絕對不可能從村莊和咱們正麵防線摸進。”

“我要是山本那個老鬼子的話,走西村與張家莊所夾的山區的可能性最大。”

營長王雷虎卻反駁道:“老沈,這條路線的話,鬼子石井聯隊來掃蕩那一次,山本這個老鬼子就走過,隻是敗得很慘。

再加上從這條路線走的話,也很難避開咱們設在村口區域的防線。

你覺得山本還會選擇從這個方向突襲?”

沈泉道:“為什麼不會?兵不厭詐?咱們以為不會,人家小鬼子偏偏就這麼做了呢?”

王雷虎道:“那麼選擇這條路的目的是什麼?這條路明顯不可能突襲成功。”

其他幾位營長你一句我一句地摻和著,仔細想想,二營長和營長說的似乎都有道理。

最終孔捷道:“一營長和二營長說的其實都不錯。”

“無論山本這個老鬼子會不會選擇從西村與張家莊中線的山區突襲,這片山區都是咱們進行防禦的重點之一。”

“日軍想要對咱們獨立團進行斬首行動,第一步要做的就是滲透進來,否則一切免談。”

“而日軍要滲透,我們要做的自然就是進行反滲透防禦作戰。”

說到這裡,孔捷安排道:“這反滲透防禦作戰,其中一個重點就在西村與張家莊所夾的這一片山地遊擊區。”

“我們要做的反滲透防禦其實很簡單,第一,增設詭雷、子彈雷、地雷這些很容易將日軍滲透部隊暴露出來的手段,不過要注意一點的是,這些手段儘量放在遊擊山區的中部區,否則鬼子提前暴露,扭頭就撤了,咱們想要消滅這支鬼子也不容易。”

“另外要提前溝通,並通知周邊的村民,不得誤傷。”

“第二,采用流動性更強的防禦戰術,不管是村內負責防禦的巡邏隊,還是這片遊擊山區隨時流動偵查的遊擊隊,隨時緊盯著周圍的動靜,絕不能輕易讓鬼子部隊滲透進來。”

“第三,各處重要隘口,增加暗哨的數量,和分佈的區域,西村與張家莊之間的遊擊山區更不能放過,以不動的暗哨,偵查日軍運動的滲透部隊,隨時作為咱們部隊的眼睛,將日軍滲透進來的部隊偵查出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