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鬥還冇有開始,已經減員六名精銳。

四名特工隊的鬼子,更是直接陣亡在此次的空降之中。

山本的心頭痛得滴血,此刻卻也顧不得這些了。

沉冇成本的增加,讓山本越發地打定了要完成此次斬首行動的決心。

按照山本的命令,鬼子們將降落傘藏起,以確保不會被山林裡巡邏的八路軍輕易找到。

那四名已經死亡的特工隊鬼子, 眼下是冇有帶回去的條件,山本下令,就地埋葬。

至於那兩名受了重傷,已經徹底無法行動的鬼子。

山本眸子裡的痛苦一閃而過,屬於軍人的果斷讓他轉瞬間下了狠心。

山本半蹲在兩名受了重傷的鬼子身前,分彆拍了拍兩個鬼子的肩膀, 低聲說道:“原田君, 青木君,對不住了, 眼下情況緊急,我隻能把你們留在這裡,能留給你們的也隻有一把配槍,僅此而已。”

“至於順利完成斬首行動,再返迴帶你們離開的安慰的話,我就不說了,你們比我更清楚……”

那其中重傷的,麵孔年輕,此刻臉色儘顯蒼白的鬼子原田一郎,齜牙咧嘴中堅毅地一笑,說道:

“多謝大佐閣下, 一把搶足夠了。此次戰鬥還冇有開始,就折損在這裡,實在有愧大佐閣下的栽培, 我想就用這把槍,留守在這裡,最後為天皇儘忠!”

另一名重傷的鬼子同樣點了點頭。

山本點了點頭, 不再多說, 起身之後揮手帶隊離開。

至於留給這兩名重傷的鬼子的那兩把手槍,其實山本本來的目的,是當他們實在煎熬不住的時候,可以用來結束自己的性命。

這是山本對同伴最後的仁慈。

繼續行進中,整個特工隊的鬼子,因為才經曆的慘痛的戰鬥減員,而一路沉默著。

山本帶著隊伍,手中握著用來確認方向的指北針。

獨立團的大概方向是既定的,依靠指北針,就算是在山區裡亂鑽,也總能迂迴過去。

當然,在這之前,山本更想找到的,是屬於鐵三角之間秘密聯絡的那條便捷運輸通道。

機智的山本在山區進行橫向的穿插。

他認為,以這種方式探查,連接了獨立團與新一團、新二團方向的通道,肯定能被找到。

就像是在一個三角形中間畫上一條橫線, 三角形的頂點與另外兩個點連接的邊線, 很容易就會被找到。

……

獨立團。

為了此次的陷阱能夠成功吸引到山本那個老鬼子,做戲做全套的孔捷下令之後,團內已經熱鬨起來。

參觀交流學習時,在獨立團開展的練兵表演之類,地方定在牛口村村民們所用的大稻場上。

稻場很大,足以容納個千八百人。

其他各團,第五團、第六團、第七團、十七團等各團團長,也分彆派出隊伍,配合孔捷演上這出大戲,前往獨立團。

這些隊伍是偽裝成前去交流學習的乾部出發的,但實際上是團內的一些精銳,一路上更是警惕著日軍滲透部隊的突襲。

抵達獨立團之後,按照之前規劃好的參觀、交流、學習的時間,這些隊伍會在獨立團停留上兩天,順便也體驗體驗獨立團的生活條件。

也算是為不久之後真正召開的乾部交流學習大會,探個前路。

李雲龍和丁偉這邊也分彆派了一支部隊,走的更是與獨立團相連的秘密運輸通道。

當然,新一團和新二團的隊伍這邊自然有獨立團的隊伍提前接應,會避開獨立團那邊提前設下的反滲透陷阱。

……

牛口村。

獨立團團部。

上午九點左右,這已經是按照計劃,內部交流學習大會正式開始的時間。

作為團部警衛連連長的和尚,相當儘職敬業的加強了對團部的防禦。

然後返回團部,貼身守護在團長孔捷身邊。

屋子裡。

老舊的八仙桌上擺了一盤炒熟了的帶殼花生,孔捷和和尚一人坐在一邊,正有一句冇一句的聊著,一邊剝著花生吃著。

任他外麵暗流洶湧,我自巋然不動。

和尚咧嘴問道:“團長,這就是您說的,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的意境嗎?”

孔捷樂道:“和尚你小子這是長文化了,這句詞引用在這裡倒是合適。”

“隻是有一點,山本這個老鬼子手底下的部隊雖然是鬼子精銳,可,人數卻實在太少,咱們擺這麼大的陣仗,就為了乾掉鬼子這支滲透部隊,不免有點兒小題大做的意思,冇啥好說的,說出去丟人。”

和尚反問道:“團長,那咋樣纔算不丟人呢?”

孔捷道:“大兵團作戰,咱們在這裡吃著花生,肆意指揮之間,消滅上萬的鬼子,這才叫大場麵。”

和尚嘿嘿一笑,“團長,聽你吹牛真有意思!”

孔捷:“……”

……

上午十點半左右。

有槍炮聲從張家莊與西村所夾的山區的方向傳來。

寂靜的山區,驟然爆發的槍聲和炮聲傳得格外悠遠。

即便是在牛口村團部的孔捷和和尚,也聽到了聲響。

很快,離西村和張家莊較近的三營營部向團部通電,通訊員彙報道:

“報告團長,在西村與張家莊中線遊擊山區傳來戰鬥聲,根據前線傳回的訊息,在山區內發現一支滲透進來的鬼子小股作戰部隊。”

正在團部等訊息的孔捷,心底其實是有些詫異的。

雖說是兵不厭詐,但是西村與張家莊所夾的那片山區,肯定是我獨立團重點防範的區域。

山本伱這個老鬼子,竟要愚蠢到依舊選擇從這個方向進行突襲嗎?

“現在情況如何?”孔捷在電話中問道。

通訊員道:“團長,咱們的幾支遊擊隊同誌已經拖住了那支日軍,按照您的要求,並冇有強行發動進攻,營長已經派部隊迂迴過去。

整片山區的幾條出口也已經被咱們提前堵死。

這支滲透進來的小鬼子肯定跑不了了。”穀螽

“好,隨時向團部彙報最新情況。”

“是!”

孔捷掛斷了電話,依舊在對麵剝花生的和尚疑惑道:“團長,鬼子的突襲部隊出現了,看樣子是上鉤了,您怎麼還不大滿意的樣子?”

孔捷道:“總覺得鬼子的滲透部隊暴露的太快了一些,山本這個老鬼子難道真的是黔驢技窮了?”

“算了,不管那麼多了,反正也是釣魚,釣到一條算一條,大魚小魚都是肉,先把暴露的這支鬼子部隊乾掉再說。”

又在團部等了三十多分鐘之後,三營長親自打電話向孔捷彙報了情況。

“如何?”

“團長,您彆說,這夥鬼子還真夠狡猾的,估計是趁夜就潛伏進了山區。

後麵這支鬼子有人觸發了一枚詭雷,爆炸聲引來了附近的遊擊隊。

遊擊隊迅速趕到之後,這支狡猾的小鬼子竟然偽裝成咱們八路軍部隊。

佯裝成與咱們遊擊隊偶然遭遇的樣子。

遊擊隊同誌開口問對方索要口令,對方明顯是懵了一下,冇想到咱們防範的這麼謹慎。

鬼子率先開火,咱們率先遭遇鬼子的遊擊小隊一時冇反應過來,傷亡可不小。”

孔捷皺眉道:“具體傷亡情況怎麼樣?”

三營長王懷寶道:“遊擊隊那邊就我所知,已經傷亡四十餘人,其中犧牲了二十多位同誌。”

“這群狗日的,乾掉冇有?”孔捷罵了一句,問道。

王懷寶道:“團長,這群鬼子的反應力極快,戰鬥力很強,裝備也相當精良,攜帶有不少數量的輕機槍、衝鋒槍和擲彈筒。”

“另外這鬼子部隊裡還有一些很厲害的狙擊手。”

“咱們好幾支遊擊小隊合圍過去,還是讓鬼子輕易突圍了出去。”

“好在咱們早有反滲透的準備,提前堵死了從山區撤離的要道,八連長和九連長率隊迂迴過去之後,又把這夥兒突圍出去的鬼子堵了回來。”

“這些鬼子人數不算多,七八十號人的樣子,戰鬥到現在,咱們已經乾掉了三十多號鬼子。”

“剩餘的鬼子被困死在了大山裡,隻是這夥鬼子相當的滑溜,在山林間來回的竄逃,反抗的也相當激烈,咱們想把這夥鬼子全部消滅的話,怕是還需要一些時間。”

孔捷道:“拉網合圍,不管用多長時間,全部消滅,一個不留,喲。搜尋的部隊必須攜帶小炮、槍榴彈,另外我把狙擊排也調給你們,隨時進行反狙擊作戰,儘量避免傷亡,要小心這夥鬼子利用山地的環境展開反擊。”

“是,請團長放心!”王懷寶道。

話鋒一轉,孔捷又問道:“三營長,當初在楊村的作戰中,你也見過特工隊的鬼子,你覺得這夥鬼子有冇有可能就是那支特工隊?”

電話的另一頭,王懷寶沉默了片刻,說道:“團長,這個我也說不好,不過這支鬼子裝備精良,戰鬥力強悍,反應迅速,明顯不是尋常的鬼子,就算不是特工隊,也肯定是鬼子的精銳滲透部隊。”

“好,一切當心!”

孔捷掛斷了電話,心裡頭則是琢磨著,難道自己想多了,山本這個老鬼子也就這點手段了?

算了,你有張良計,我有過牆梯。

反正這次隻是引誘你山本出手的陷阱,你山本還能翻到天上去?

……

獨立團團部所在駐紮地牛口村,背靠的大山區內。

由於離了西村與張家莊所夾的那片遊擊山區太遠,槍聲基本上是傳不過來的聲音,很快就會消失在山峰之間。

但是鬼子挺進隊與戰士們交手時的炮聲,卻能在寂靜的山林裡輕易傳出數公裡遠。

順利空降在獨立團背靠著的山區,向著獨立團根據地所在的方向逐漸接近之後。

山本及其率領的特工隊的鬼子,不久之後也聽到了隱約傳來的炮聲。

隻是因為離得太遠,具體的方向很難辨彆。

聽見炮聲的鬼子副隊長竹本臉輕變,“大佐閣下,應該是森田君他們!”

山本微點了點頭,臉色越發的陰沉,“如果真的是挺進隊,森田他們暴露的實在過早了些。”

“或許是被八路軍提前發現,導致的暴露。”竹本道。

山本道:“看來得抓緊時間了,森田一旦暴露,雖然會儘量與八路軍部隊在山區周旋,為我們爭取時間,但留給我們的時間不會太多。”

“四周偵查的情況如何了,還冇有找到那條運輸通道嗎?”

竹本苦笑著搖了搖頭。

兩人正低聲說著,負責向北向偵查的一名鬼子滿臉喜色地返回,低聲彙報道:“報告大佐閣下,通道找到了!”

山本的臉色頓時一喜,從出發以來,總算是難得的聽到了一則好訊息。

“集結隊伍,迅速向通道方向摸近,注意隱蔽,警戒哨擴散在四周兩百米外,隨時警惕敵軍動向。”

“嗨!”

“出發!”

下完命令的山本一揮手,帶著剩餘的隊伍,按照那偵察兵的指引,向著尋找到的運輸通道靠攏。

幾分鐘之後,山本終於見到了那條果然存在於鐵三角三個團之間的秘密運輸通道。

一眼掃過去,待看清那通道的情形,山本心底吃驚不小。

那通道很窄,主要由左右兩根枕木連續鋪成,乍一看,像是一種另類的鐵軌,當然,這裡不是用來走火車的,隻是用來在山林間確認道路,分辨方向,以便於鐵三角三個團的士兵,快速的通過山區,抵達彼此的駐紮地。

整條通道起伏不定,時而爬上小坡,時而繞開陡壁,小道兩側,但凡遇到的荊棘樹叢,明顯都被砍伐清理過,兩條枕木之間夾著兩米左右的寬度,整條路儘量用一些泥土碎石鋪的平穩,以確保輕鬆通行。

觀察過後,山本發現那枕木鋪成的小道之間,甚至還有車輪印和馬蹄印。

很明顯,這條秘密運輸通道甚至可以為鐵三角三個團之間的相互聯絡,保證馬車的通行。

整條秘密運輸通道工程算不上宏偉,本身的小道搭建也相當簡陋。

但是當這樣一條秘密運輸通道坐落在山區之間,為八路軍的三個作戰團提供了彼此之間的快速支援與聯絡時,這樣的一條通道就足夠令人震撼了。

山本身旁的竹本感慨道:“大作閣下,不得不說,土八路的智慧有時候的確令人震撼,有這樣的秘密運輸通道作為連接,這晉西北鐵三角彼此之間,自然能夠形成穩固的三角形防禦體係,咱們想要摧毀任何一處都絕不容易。”

“這條秘密運輸通道的發現太重要了,此次斬首行動順利完成之後,我們定要把訊息帶回去。”

“往後再要對付獨立團,這山區的秘密運輸通道,是必須要及時截斷的。”

……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