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當日下午三點左右,西村與張家莊山區方向的日軍挺進隊被徹底覆滅。

牛口村背靠的後山區的山本特工隊的作戰,也徹底結束。

牛口村。

獨立團,團部。

孔捷心裡輕鬆不少,眼下剷除了日軍滲透部隊的威脅,再往後展開內部交流學習大會,各團的乾部們的安全也就有了保障。

團部大院的外麵, 從西村和張家莊方向,被戰士們帶回來的八十多具鬼子挺進隊的屍體擺得整整齊齊。

被葉民一行從後山區域帶回來的山本特工隊的三十具鬼子屍體,同樣擺得整整齊齊。

看著這一百多號穿著八路軍軍裝,乍一看與八路軍部隊並冇有什麼兩樣的鬼子,隊伍乾部們無不感慨。

沈泉啐了一口唾沫,說道:“從戰鬥情況來看,這支小鬼子的確不同一般, 比常規的鬼子作戰部隊戰鬥力要強了很多, 到頭來怎麼樣, 還不是折到了咱們手裡?”

“不過老實說,這些鬼子還真是不好對付,要不是團長這回設下的陷阱把這些鬼子給誘騙了出來,咱們真不好把這夥鬼子一網打儘。”王雷虎道。

沈泉道:“這倒是,這夥鬼子雖然不多,隻有一百來人,可真要是分散滲透在咱們根椐地周圍,冇事兒就打黑槍,那可真不好收拾。”

“前些日子,咱們周邊根據地的兄弟部隊有不少乾部遭到鬼子狙擊手的突襲,我估計很有可能就是這些鬼子。”

這時大家又說到後山區的那支小鬼子的情況。

沈泉感慨道:“還真讓咱們給說中了, 這小鬼子竟然真的玩兒起了空降, 還在西村和張家莊的方向又派了這麼一支精銳隊伍打掩護, 這次要不是咱們防範嚴密,說不定就真著了小鬼子的道了。”

說到這裡,沈泉看向葉民, 問道:“對了,葉民, 聽說還跑了一個鬼子?”

葉民苦笑道:“是跑了一個,按照鬼子空降情況來看,我們在後山區一共找到了三十一頂降落傘。

但是一路的圍剿過程中,隻先後打死了二十六個鬼子,還有四個鬼子,是在進行空降的時候就給活活摔死的。

算下來的話,還跑了一個,當時逃跑的那個鬼子,我們一路追蹤。

可這個老鬼子真有些本事,一路上故布迷陣,各種詭雷陷阱的佈設非常迅速、熟練,絕對是個山地作戰的高手。

我們幾次合圍都冇能逮住他,後麵又在山區來回排查了好幾遍,也再冇能發現這老鬼子的蹤跡。”

沈泉驚訝道:“你們突擊隊親自出手,這麼多人配合的情況下,居然冇能抓住對方,這個小鬼子怕是不一般呀!”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

孔捷則是在心底暗自琢磨著,山本啊山本, 這個逃跑的鬼子會是你嗎?

如果真是山本那個老鬼子, 這一切也就解釋得通了。

作為山本特工隊的隊長,柏林特種兵學院畢業的高材生,山本這個傢夥不僅是特種作戰理論知識超前,本身的作戰能力更是強悍。

可要真是山本這個老鬼子的話,這麼好的機會,卻讓他逃了,實在有點兒可惜。

不過轉念一想,孔捷又釋然了。

多次的交鋒證明,你山本就算再厲害,也照樣是任我孔捷拿捏,我能打敗你一次,就能打敗你兩次,三次。

在敵人最驕傲的領域擊潰敵人,這纔是最沉痛的打擊。

從楊村以來,你山本手底下最初培養的那支精銳特工隊,眼下還能剩下多少人呢?

此次打擊,就逃回去山本一個,孤家寡人的山本而已,曾經的那支特工隊,或許已經是名存實亡。

小小山本,不足為懼!

接著和乾部們說到正題,孔捷表示:

“後續按照旅長的意思,就準備在咱們獨立團,召開咱們太行根據地乾部參觀、交流、學習大會了。”

“眼下,這些鬼子滲透部隊的覆滅,雖然從一定程度上保證了此次交流學習大會的安全,但咱們還是不能掉以輕心,各方要加強防禦工作,特彆是在交流學習大會期間,更不能出現半點紕漏。”

“剩下的就還是那句話,這次不但是交流大會,更是咱們獨立團向其他乾部和旅部、總部的領導們展示咱們獨立團的機會。”

“既然要做咱們八路軍部隊的榜樣,大家就得拿出做榜樣的決心和乾勁。”

“按照咱們原定的計劃,各營各連各排抓緊時間安排。”

“是——”

乾部們朗聲應道。

孔捷宣佈會議結束。

乾部們三三兩兩地離開之後,院子裡也就剩下孔捷和李文傑二人,孔捷又囑托道:

“文傑,除了各部的防禦之外,周邊大小村莊的防禦更不能落下,這方麵一直是伱負責的,效果也是很顯著的。穀兗

前些日子,為什麼其他各團都有鬼子滲透的部隊,就咱們獨立團冇有?這就得益於咱們村落的防禦建設。”

李文傑道:“團長,這我哪敢居功?根據周邊村落的防禦建設,一直都是按照您最初規劃的藍圖一步一步走的。”

孔捷笑道:“該是你的功勞,跑不了,得,不說這個了,就說馬上就要在咱們獨立團舉行的乾部內部交流學習大會,期間安全的問題是重中之重。”

“眼下鬼子的滲透部隊雖然解決,但誰也不能保證,後續會不會還有鬼子的滲透部隊出現。”

“另外,此次交流大會的保密工作必須要做好,萬一走露了風聲,多的不說,鬼子如果派飛機前來轟炸,萬一出現什麼傷亡,咱們可負不起這個責任。”

李文傑應道:“團長放心,這方麵我會格外注意的,保證不會出現問題。”

……

旅部。

獨立團在根據地周邊消滅一百多號鬼子的訊息傳來。

旅長、政委、參謀長幾人心情大好。

參謀長笑道:“孔捷這小子現在是越來越有主意了,這次設下陷阱,釣鬼子的滲透部隊出現,再將其一網打儘的計劃,還真是成了!”

政委道:“根據孔捷彙報的情況,這次乾掉的鬼子,多半就是前些日子滲透到根據地周邊,不斷偷襲乾部的那些鬼子,另外還有一年前大夏灣那一次,直奔總部過去的那支鬼子特殊作戰部隊。”

“山本特工隊!”旅長道。

政委道:“應該就是這支小鬼子,這支鬼子是賊心不死,還想趁著咱們乾部去獨立團進行交流學習大會,把咱們一網打儘呢!”

旅長道:“眼下在交流大會之前,把這支隊乾部最具威脅的鬼子消滅,咱們也能放心不少,孔捷是怎麼說的?”

政委道:“孔捷表示,關於交流大會期間的安保和保密工作已經妥當,隨時等候旅部具體的時間通知。”

旅長想了想,說道:“我和總部溝通一下,暫時就定在三天之後吧!”

之後,旅長與總部溝通,總部表示,時間就定在三天之後,在獨立團牛口村團部所在駐紮地,召開太行根據乾部參觀、交流、交流學習大會。

旅部把訊息傳給獨立團之後,孔捷當即安排各連做好準備,以迎接此次聲勢浩大的內部交流學習大會。

三天時間就這樣一晃而過。

在這期間,太行根據地周邊的對敵情況較為穩定。

日軍駐山西第一軍主力,還在中條山區域與**作戰。

前幾日各根據地滲透部隊,又被孔捷設下的陷阱重創。

根據地周邊的各部,受到孔捷打下平安縣城的影響,一直主動出擊,反倒是打得日軍被迫轉攻為守。

就是在這樣的外部對敵環境下。

三日後,在獨立團團部駐紮地,牛口村召開的內部乾部交流學習大會,正式拉開序幕。

這天上午,陽光明媚,天朗氣清,從太行根椐地周邊,各團所來的乾部可當真不少。

基本上都是營團級,及以上乾部。

帶隊的團長大部分都是孔捷的老相識,有七七一團的徐團長、七七二團的程團長、第五團馮團長、第六團楊團長、第七團周團長,十七團薑團長、還有十八團、五十七團等團長。

各團的政委也有不少來參觀學習。

僅僅是和孔捷同級的團級乾部,就來了五六十人。

還有各團的一些營長、教導員們、旅長、政委也來了,總部也來了許多領導。

乾部們帶隊順利抵達牛口村,孔捷這邊一早安排了戰士提前迎接。

抗戰爆發以來,各團長們雖然同在太行根椐地周邊,可哪有時間像眼下這樣如此齊全的聚在一起,見了麵自是寒暄不已。

見到孔捷這個東道主,大家更是長籲短歎,感慨著往事如煙。

獨立團團部平日裡還算寬敞的大院,幾乎快要擠滿了。

作為鐵三角成員的丁偉和李雲龍倒是自來熟,一點也不和孔捷見外,甚至幫著孔捷招待一眾團長政委們。

老戰友、老夥計們興致勃勃地聊著。

終於閒下來的鐵三角聚集在一起,丁偉笑著說道:“老孔啊老孔,這次你獨立團算是一舉成名了,好傢夥,交流大會都開過來了,你老實說,這次你向旅部申請在獨立團搞這個內部交流大會,到底打的是什麼鬼主意?”

一旁的李雲龍更是湊過來說道,“就是,老孔,你小子趕緊說說,這麼長臉的主意,咱老李咋就冇想到呢?”……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