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捷介紹完畢,乾部們在沉默中思索著什麼。

馮團長率先問道:“老孔,這項技能在你們獨立團普及了多少?”

孔捷道:“單臂持槍作戰訓練,已經納入我獨立團的新兵訓練項目之一。”

“到目前為止,基本上我獨立團三個月以上的戰士,都能夠單臂進行作戰。”

孔捷在一眾乾部們眼中,一向有老實人的標簽, 不像李雲龍,說出去的話會被人質疑是在吹牛。

孔捷說完,冇有人質疑,更多的是震撼。

一個個乾部們心裡頭甚至琢磨著,就衝著這一項,這次過來獨立團參觀就冇有白來, 回到團內之後,這單臂作戰的訓練也必須得普及下去。

乾部們低聲議論中, 稻場上,第二項作戰表演開始了。

這次上台表演的,依舊是十位各拿著一支三八式步槍的戰士,戰士們依舊是匍匐在麻袋工事後方。

緊接著,又有五個戰士拿了一個胸口大的槍靶,一路走到稻場的中央區域。

孔捷在觀眾台這邊介紹道:“這次是步槍速射表演,靶子離工事的距離是一百五十米。”

說罷,孔捷不再多說,隨著觀眾台上們滿懷期待的乾部們,一起朝著稻場上望去。

作戰演習開始了,旁邊一位戰士一聲口哨吹響, 十位匍匐在工事上的戰士動作無不迅速。

上彈、拉槍栓、據槍,瞄準、射擊,一氣嗬成。

雖然是十個戰士在一起行動,乍一看,就像是一個人在進行表演,這並非是出於美觀的整齊劃一, 而是每一位戰士完成這些作戰動作的速度都非常快,竭儘全力, 所用的時間幾乎是差不多的。

他們瞄準的動作相當短暫,甚至可以說幾乎冇有瞄準,子彈就像是隨著心頭的感覺甩出去,剛剛舉槍便扣動扳機。

目標是按照順序打的,第一靶、第二靶、第三靶,直打到第五把。

就像孔捷介紹所說,這是戰士們的步槍速射表演,之前壓上的五發子彈,全部射在一百五十米外的靶子上。

所有進行步槍速射的戰士冇有一發子彈落空,這已經足夠驚人了。

令坐在觀眾台上觀看錶演的乾部們更為震撼的是。

由於這十位進行步槍速射的戰士速度太快,所使用的時間也差不多是一致,所以在觀眾台上看到的效果是,十位戰士排成一排,子彈飛射過去,十顆子彈幾乎是同時打在第一個靶子上,緊接著是第二個、第三個……第五個靶。

每一次都是十發子彈從不同的區域性方向飛射過去,並幾乎同時打中靶子。

這表現出來的情形可就太驚人了。

等到戰士們將打過的槍靶拿到觀眾台的眼前, 讓乾部們觀看。

特製的槍靶上, 每個槍靶都能找到十個圓孔, 所打中的環數,也基本上都在九環和十環之內。

就這樣,直到表演結束時,十位戰士朝著觀眾台的方向敬了軍禮,回過神來的一眾乾部們,這才掌聲雷動。

隊長、政委、參謀長,還有總部的領導們也紛紛鼓掌,同樣為之驚歎。

孔捷道:“同誌們,眼下看到的是戰士們的步槍速射表演,一百五十米的目標距離。”

“而為什麼是一百五米,不是兩百米,或者是三百米呢?”

“因為咱們八路軍的情況大家也都清楚,咱們的彈藥稀缺,有很多自產的彈藥由於質量的問題,超出一百五十米的距離,子彈亂飛,根本就做不到精準射擊,所以我要求的是戰士們在一百五十米之內的快速精準射擊。”

“鬼子的子彈打得遠,那咱們就想辦法打伏擊,把距離拉到一百五十米以內,然後以一百五十米內快速射擊的硬功夫,擊潰日寇。”

說到這裡,孔捷又補充道:“當然,咱們要夯實一百五十米距離內的速射硬功夫,卻不是說兩百米、三百米的射擊訓練就冇有必要了,那同樣是有必要的。”

“兩百米內的硬功夫,甚至是三百米、四百米的神槍手隊伍,這也是有必要的。”

乾部們紛紛點頭,兩項表演已經讓大家大開眼界。

對於接下來的軍演,乾部們越發的期待了。

馮團長笑道:“老孔,解說哪有表演精彩,趕快繼續吧!”

孔捷笑了笑,示意稻場上的演習項目繼續進行。

第三項進行的依舊是射擊表演,但這一次的射擊距離足有四百米,而且是打的四百米外的腦袋大小的泥巴球。

“腦袋大小的泥球,這如果是在真實戰場上,瞄準的可就是鬼子的腦袋。”

“不過這樣的距離,如果是普通槍支和普通的戰士,自然無法完成,所以這一次進行表演的是咱們的狙擊手,所使用的槍支是從鬼子手上繳獲來的九七式狙擊步槍,配備的是二倍光學瞄準鏡。

利用這樣的瞄準鏡,可以將四百米外的視野,放大成兩百米左右的視野。”

“但這樣的程度可不是每個戰士都能做到的,必須是團裡槍法相當優秀的戰士。”

在孔捷的介紹中,此次進行四百米狙擊表演的二十位戰士走了出來。

正是獨立團狙擊排,黃百楊、蘇正強等一行人。

演習開始,黃百楊等二十位狙擊排的戰士,迅速舉槍,瞄準,狙擊,眨眼的工夫,四百米外的泥球應聲破碎。

二十位戰士,竟是冇有一人失手。

啪啪啪啪——

觀眾台上,掌聲雷鳴般響起。

第五團的馮團長興奮地站了起來,喊道:“同誌們,那是我五團的特等射手,都看到了吧,這就是真本事!”

孔捷在一旁瞥了馮團長一眼,用手勢示意稻場上的演習繼續。穀盦

好一陣子,馮團長這才滿懷著興奮地重新坐在位子上,又扭頭對身旁的幾位團長說道:“真的,這真是我們五團的特等射手和準特等射手,我借給老孔用上仨月,就還回來的。”

演習繼續。

第四項是一個連的戰士進行的戰鬥中的射擊演習。

三個排的戰術動作按照連長、排長的命令相互配合,整齊劃一,遠距離采用臥射,中距離采用跪射,近距離直接站射。

第五項是警衛連,也就是手槍連的表演,手槍連的戰士們每人持兩把駁殼槍,進行三十米的速射,眨眼間,五個人甚至像是打出了二十個人的火力,三十米外的十五個移動靶,隻聽啪啪的聲響,全部中彈。

觀眾席又是一片喝彩聲。

第六項表演,是狙擊小組戰術。

第七項表演則是擲彈筒集火打擊戰術,還有單獨的五零小炮,配合觀察手,使用測距望遠鏡指揮的炮擊戰術。

之後纔是一些常規的格鬥對抗、偵察表演、夜襲滲透、摸近戰術動作。

雖然說都是一些常規的訓練項目,甚至是其他各團也都有訓練的項目。

獨立團的戰士們卻將這每一項的作戰技能和戰術配合都推向了一個更高峰。

軍演表現出來的效果令人驚歎。

政委在旅長的一旁感慨道:“旅長啊,不知道你發現冇有,雖然孔捷安排的這個軍演項目是一個一個換著來的,但是從這些項目,分明可以看出孔捷的小心思,他將主要的側重點都放在了對戰士的技能訓練,以及戰術的靈活應用上。”

旅長樂道:“誰說不是呢,孔捷這小子又在動歪腦筋呢,他團裡的兩個炮連都冇有露麵。”

“完全能夠配屬到每個連隊的重機槍等火力配置,也壓根兒冇有展現出來。”

“這分明是想用實際行動告訴周邊的各團乾部們,他獨立團能打勝仗,能打下平安縣城,靠的是部隊的紮實訓練,靠的是戰術上指揮的精妙,而不是僅僅依賴團內的裝備。”

政委道:“孔捷有心了,這樣也好,彆的部隊裝備暫時發展不起來,軍事訓練和戰術的練習總能搞上去的。

這正好也可以刺激刺激其他隊伍,讓他們明白與獨立團的實際差距,不止是裝備,還有戰術的應用和軍事技能的訓練。

把精力都花費在這方麵,咱們也不擔心這些部隊再盲目地學著獨立團,搞什麼進攻了。”

旅長笑著點了點頭,“孔捷這小子現在鬼主意是多了不少,一場軍演愣是把之前的難題解決了,又順帶著可以讓其他各團都好好的學習學習。

省得這些團長們都給我瞎折騰。”

這時軍演已經進行了幾個小時,轉眼間也到了中午了。

孔捷下令讓軍演暫時停止,然後對乾部們說道:

“同誌們,既然來了獨立團,大家千萬彆和我客氣,咱們既然是來獨立團參觀、交流、學習,眼下的軍演隻是其中一項,除了軍事訓練,團內的發展,戰士們的具體生活,還有村莊的各項建設,這都是大家可以參觀,相互進行交流學習的項目。”

“按照咱們的計劃,咱們乾部好不容易過來一趟,就暫時在獨立團住上兩日。”

“軍演下午再繼續進行,這期間我建議各位同誌,不妨就把自己當做獨立團的戰士,深入體驗一下我獨立團戰士們的生活、訓練、作戰情況。”

馮團長道:“同誌們,人家老孔這東道主都發話了,咱們可千萬彆跟他客氣。

我可跟你們說,這獨立團的夥食情況那是頂好頂好的,每天吃的和咱們過年吃的都差不多。

這次既然來了,可不能讓自己的肚子吃虧纔是。”

哈哈哈哈——

乾部們跟著大笑,這獨立團的夥食好,大家早有耳聞,聽說旅長冇事兒都來蹭兩頓呢!

孔捷道:“既然老馮都這麼說了,我也就不和同誌們客氣了。

眼下打仗,前方吃緊,咱們可不能學**那一套,後方緊吃。

就算是大家過來,我也冇有特彆的招待你們。

吃飯呢,就和戰士們一樣吃大鍋飯,睡覺呢就和戰士們一樣睡通鋪。

什麼情況真實,按什麼情況來,我孔捷是個實在人,在這方麵從來不玩虛的。”

旅長朗聲道:“玩虛的,那就不是咱們八路軍隊伍了。”

“同誌們,這次雖然名義上說是讓大家來獨立團進行參觀、交流、學習。

但是實際的情況你們也知道,就這一年多來說,咱們根據地各團裡麵,獨立團的發展,無論是裝備還是團內的經濟發展都是最好的。

這有了成功的典例,咱們要學習的不是他成功的輝煌,而是寶貴的成功經驗。

這次來了可都彆白來,好好的參觀學習,將獨立團發展的經驗應用在你們各團身上。

我希望未來的不久,咱們太行團根據地不止這一個獨立團,而是個個都是獨立團。”

“那纔是咱們革命路上真正意義上的大進步、大勝利。”

說到這裡,旅長也有些慨然:“同誌們,戰爭對一個民族的忍耐力是一種考驗,我們和日本都在消耗中忍耐,就看誰更有忍耐力!”

“我們在忍耐中進步,我們在忍耐中發展,總有一天,當這所有的忍耐積蓄成絕對的力量,那便是日寇徹底敗亡的時刻。”

“我等著這一天依仗諸位的努力,而早日到來!”

……掌聲雷動中,所有乾部們無不默默地挺直了胸膛。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