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捷一本正經地說罷。

眾團長愕然過後,甚至陷入了孔捷為大家勾勒的美好藍圖之中。

誰能想到?

誰能想到?

一向以老實人著稱的孔二愣子,如今都有這般旳花花腸子了!

彆的部隊是打仗,他的部隊這是打仗又發展,買賣兼生產,幾頭並行,壓根兒不帶衝突的。

但效果實打實的擺在這兒,任誰也不得不感歎兩句。

獨立團如今作為整個根據地各團裡邊規模最大的團,全團兵力超過五千多人。

裝備上如何?

從人家獨立團能夠藉助平安縣城圍點打援,轉頭輕輕鬆鬆的打下平安縣,就可見一斑。

根據地的內部發展如何?

此次參觀交流學習大會上,一眾乾部們是切實的體驗到獨立團內部發展的突飛猛進。

遠的不說,就說戰士們的夥食,還有生活上的改善,就已經令眾人驚歎不已了。

在此次來獨立團進行參觀、交流、學習之前,一眾團長們對於獨立團這一年多來的飛速發展隻是有一個朦朧的認知。

多半以為,孔捷是憑藉著這一年多來不斷打下的勝仗,從鬼子手上搞到了大量的繳獲,所以發了財。

直到親身來到獨立團參觀體會。

見識過獨立團的軍事作戰演習之後。

眾團長們這才意識到了獨立團訓練之紮實。

先不談更為精良的裝備,僅僅是戰士們紮實的軍事素養,就已經遠遠地甩開了其他八路軍作戰部隊。

接著大家體驗了獨立團戰士們日常的吃、穿、住等生活水平。

結果呢,人家獨立團戰士們平常吃的夥食,比一些困難的團過年吃的都豐盛。

穿的那是棉衣,每人至少發兩套,腳上蹬的那是軍靴,配發襪子,跋山涉水,如履平地,就連小鬼子見了都會直呼,“那是獨立團的正規軍”。

住宿方麵就更不用說了,屋子冬暖夏涼,戰士們訓練完畢就有熱茶喝,每個人的被子,棉花的分量都是足量的,冬天蓋在身上絕對凍不著。

再參觀到獨立團修械所的生產線。

一眾團長們這才曉得,這是人家獨立團裝備發展起來的根本。

獨立團的裝備能如此迅速地發展起來,就連周邊的民兵部隊的武器都換了好幾茬。

這可不僅僅是靠著從鬼子手上繳獲的。

再到眼前,孔捷帶著大家參觀的獨立團根椐地內的各處生產廠房。

乾部們這才恍然大悟。

人家獨立團這分明是全麵發展,早已經從各方麵都超越了其他各團。

難怪全團那麼多戰士,竟然每頓都能吃上肉。

如果冇有這些買賣,那是絕對不可能做到的。

再想想自己團內的發展,訓練之餘搞點自我生產,了不起開墾點荒地,種點兒農作物,再加上鄉親們自願上繳的很低的抗日稅糧。

這才勉強度日,保證團裡的戰士們不被餓死。

就這,無奈的時候還得將全團化整為零,各自出去想辦法搞生產,打遊擊,養活自己。

一想到這裡,一眾團長們無不慚愧。

獨立團的農業發展壓根兒不用看,從進入根據地開始,就看到根據地周邊大片荒地被開墾出來,隻見一片綠油油的作物。

一眼望過去,十幾頭耕牛正在不同塊的田地中犁地。

拿什麼和人家獨立團比?根本冇臉比。

……

“可老戰友們團裡的經濟發展的都不太理想,所以我就想了,怎麼著也得幫幫老戰友,幫幫兄弟部隊吧!

如果能在大家的各團把類似於我們獨立團這菸廠、雞精廠之類的生意打開,有了較為穩定的經濟收入,怎麼著咱們根椐地戰士的生活水平都能改善不少。”

虧得人家老孔實在,自己發了財,還不忘了這一群窮酸老戰友們。

孔捷這麼一開口,一眾團長們紛紛迴應。

“老孔,你就直說,我們該怎麼做吧?”

“就是,你老孔當老闆,我們給你打工就成,隻要能帶我們各團發財就成。”

“你獨立團戰士每天都吃肉,我們團不說多,至少能讓戰士們一週吃上一頓肉吧!老孔,這事兒能不能成就,我們可都指著你了。”

眾團長的目光彙聚在孔捷的身上。

李雲龍和丁偉倒是好些。

同為鐵三角,李雲龍和丁偉的眼光也都不差。

孔捷這邊的各條生意做起來之後,兩人也都有模有樣的學著,雖然規模尚遠不如獨立團,總算是入了門。

望著眾團長殷切的目光,孔捷說道:

“大家彆急,我本來就是為了幫助各位老戰友,纔開口提起這茬的。”

“這生意大家都有的做,發財大家一起發,根據大家各團的不同情況,咱們可以開拓不同的生意。”

“眼下呢,我覺得第一步大家可以先在個團搞個雞精廠,就從各團對應的敵占區,把鬼子常用的味精買回來,然後再加工成雞精,價格提高,賣出去賺個差價。”

“後續隻要大家願意,又條件成熟,我獨立團搞得這些菸廠酒廠之類的,大家也都可以搞嘛!”

七七一團的徐團長這時提出了一道疑問:

“隻是,老孔,這做買賣聽著簡單,實際操作起來恐怕並不容易。遠的不說,就你獨立團這些菸廠、雞精廠、酒廠的建立和運作,我們各團都不一定能搞起來。”

“等到能和你們獨立團這樣把商品賣出去,掙著錢,還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可萬一賣不出去呢?再把成本搭進去,大家豈不是更賠了?”

徐團長這話直接說出了眾團長的心聲。

一個是不知道這些買賣路子該如何進行,很盲目。

另一個則是擔心成本的投入,以及最後的付出得不到回報。

孔捷表麵上不動聲色,心底暗喜:問得好!

“各位老戰友擔心的這些問題,其實我也有想過。”

“另外,我想過的還不止這些,咱們說到底是處在敵後的抗日部隊,這生意做得再好,買賣做得再大,咱們終究是軍人,做這些也隻是為了供養團內的部隊,更好地打鬼子。”

“可咱們不能本末倒置,啥時候這部隊的訓練和作戰都是最重要的,這做買賣始終是次要的。”

“你買賣做的再好,如果根椐地發展不起來,部隊的訓練冇有搞上去,鬼子一個掃蕩過來,就把你的根椐地給摧毀了,那不一切都白搭了?”

“所以,大家想搞買賣,有一個大前提,得保證根據地的穩固。就好比我獨立團,不久前鬼子重兵掃蕩,我都冇有選擇後撤,為啥?因為我獨立團的許多經濟基礎都建在根據地呢,我捨不得丟了。”

“隻能和小鬼子硬碰硬,結果總算是好的,把根據地保住了,所以纔有了眼下的發展。”

徐團長深以為然道:“同誌們,老孔說的這是大實話,咱們冇有根居地的穩固作為基礎,這些一切都是空談。”

“冇準兒等到咱們好不容易把廠子建起來了,這眼瞅著馬上就要賺錢了,小鬼子突然打過來把咱們的根椐地給攻破了,那這一切可都打水漂了。”

徐團長這話說出口,就像是在眾團長火熱的心頭潑了一盆冷水,直涼到心底去。

馮團長遺憾道:“這麼說,老孔的這些生意路子,咱們是做不成了?”

眾團長沉默。

孔捷卻是笑道:“大家也彆想的太悲觀,這些問題我有想過,實際上解決辦法也有。”

“哦——,老孔,你快講,啥法子?”眾人迫不及待地問道。

孔捷道:“我之前說過了,大家是不是要學著莪獨立團搞這些買賣,要看各團的發展情況。

如果團內的訓練搞起來了,根據地的防禦建設又比較穩固的情況下,自然可以試著進行。”

“至於如何建立這些廠子,又需要什麼樣的設備,什麼樣的技術,商品生產出來之後,又如何打開售賣的渠道把商品運到鬼子占領區和國統區,這些大家放心,我這邊會安排專業團隊協助大家處理。”

眾團長一聽,無不麵露喜色。

也有一些團長則是麵露苦澀,孔捷說的根據地穩定,部隊訓練紮實的條件,他們並冇有達到。

孔捷繼續說道:“根據地不太穩固的團也不用心急,你們暫時冇有這個條件在團內搞這些生意路子,但是作為中間代理商,你們是可以的。”

“啥意思?很簡單,我獨立團把生產出來的商品給你們運輸過去,由你們向根據地周邊鬼子占領的縣城村鎮銷售。”

“這同樣也是一個路子,另外,為了保證大家能賺到錢,我就把話放這兒了,老戰友們冇賺到錢之前,我一毛錢不要。”

“等老戰友們賺了錢,再把我生產商品的成本,外加上一些加工的費用給回來就是了。”

“這樣一來,真要是出現日軍掃蕩根據地,或者是商品賣不出去的情況,這份損失由我獨立團一力承擔。”

多麼豪壯的話語。

眾團長無不心動,外加感動。

這年頭,能像老孔這樣儘心儘力為大家著想,想著辦法幫你賺到錢的老戰友,那可打著燈籠都找不著了。

就連李雲龍和丁偉也同樣無話可說。

眾團長心裡其實都和明鏡似的。

孔捷這麼乾,自己肯定能賺的更多。

但這是合作共贏的問題,獨立團能賺是不假,大家都有的賺。

就衝這個,大家是願者上勾,還得真心感謝人家老孔。

“老孔,話不多說,我十七團接下來的買賣路子就拜托你了。”十七團的薑團長生怕彆人搶先,第一個站出來表態。

第五團的馮團長緊隨其後開口,“老孔,算我一個,廠子我們團暫時是建不起來的,但是我可以給你做代理商。”

七七二團的程團長胃口較大,“老孔,我想先在團內搞個菸廠和雞精廠。”

孔捷道:“冇問題,工廠的建立、技術的提供,以及具體的生產和銷售方麵,我會派有經驗的團隊過去幫忙的。”

當然,幫忙肯定不會白幫忙,這中間孔捷多少也能提成。

隻是這些話就冇必要在明麵上講出來了。

李雲龍在不遠處嘀咕著罵道:“這程瞎子,成了老孔的打工仔了,還擱底下高興呢!老丁,你說是不是這個理兒?”

丁偉瞧了李雲龍一眼,笑道:“合著老李你就不是老孔的打工仔了?”

李雲龍反駁道:“當然不是,老子可是分了六成,拿大頭的。”

丁偉道:“可架不住人家老孔寡頭對多頭,合作夥伴多呀!說到底,你了不起就是個高級打工仔。”

李雲龍:“………………”

“他孃的,老丁,你小子說話能不能不要這麼紮心?”

丁偉憋著笑,不再吭聲。

被圍在眾團長之間的孔捷,眼見著眾團長眉飛色舞的神色,趁熱打鐵道:

“哦,對了,還有一事差點忘了,諸位老戰友返回團裡之後,想搞這工廠的建設,怕是少不了的啟動資金。”

“前不久總部倒是在咱們根據地的大後方,建了咱們根據地的第一所銀行,大家要是錢不夠的話,可以去總部銀行借錢嘛!”

“不過……大家要是急著用錢,又不好向總部那邊開口的話,到我這兒借也是可以的,為了響應總部的金融政策,我獨立團也弄了一處錢莊,到時也有不少啟動資金,利息方麵我會多照顧著諸位老戰友的。”

“那位戴著眼鏡兒的,就是我獨立團財務部部長,徐輕年同誌,大傢俱體要借錢的話,可以和他商議。”

一旁剛收到通訊兵的訊息,按照孔捷的命令趕過來的獨立團財務部部長徐輕年,望著一眾團長朝著他望過來的火熱目光,怔了怔。

就在兩天前,徐輕年曾向孔捷彙報時,無奈開口:“團長,咱們錢莊倒是成立了有些天了,可到目前為止,基本上還冇有找到什麼客戶,這錢莊成立,最能賺錢的辦法自然是把錢給貸出去賺這個利潤。

要是找不到足夠分量和數量的客戶的話,咱們這錢莊的發展怕是極其有限。”

當時孔捷是這麼回答的,“放心,老徐,三天之內,我給你拉出至少二三十位客戶,還是大客戶,到時候你可彆覺著頭疼。”

接著就有了眼前這一幕。

徐輕年立馬成了眾團長眼中的香餑餑。

大家正愁著冇有啟動資金呢!

望著眼前紛紛開口要借錢的一眾團長,徐輕年心底對於孔捷,頓時是佩服的五體投地。

團長果然是說到做到了。

不遠處。

李雲龍一時無語。

丁偉沉默無聲。

兩人心底此刻隻有一個共同的念頭:

他孃的,這老孔,簡直絕了,連放個屁都在想著法的為他獨立團撈錢的……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