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越發的深了,天氣中帶著些許微涼,黑夜籠罩下的小安鎮,儘顯一片死寂。

這個在和平時期也算的是小半個桃花源的普通鎮子。

若是拋開一層層黑暗,你很快就會發現,早已被侵占這裡的日軍打造成了鐵桶一般的軍事重地。

鎮子處於最核心的位置,再往外就像是洋蔥一樣,被一層一層的工事與防禦建築包裹著。

最外麵是高高矗立的三座磚石結構的炮樓。

炮樓呈弧形排列,每座炮樓的結構相似,共有三層,處於中間的炮樓倒是明顯比兩旁的炮樓大了不少,最高層的視角遠闊,鬼子在上麵安裝了探照燈,用來在夜間巡查炮樓周邊的情況。

炮樓再往外幾十米,是鬼子照常拉起的鐵絲網,配上壕溝,溝槽裡再灌上水,以防敵後的武裝部隊偷襲。

另外,陰險的鬼子還在鐵網周邊埋設了一些地雷。

曾經就有一些遊擊隊經過小安鎮外圍的鐵網區域,不小心踩到了地雷,傷亡不小,要不是撤的快,就被聞聲掃射的炮樓機槍火力消滅掉了。

鬼子的炮樓裡架設的機槍火力,幾乎能將整個外圍工事區域籠罩,但凡有絲毫風吹草動,鬼子的火力點接著就會傾瀉過來。

炮樓再往後則是小安鎮的外圍工事,正如孔捷的探查,僅僅是這外圍就有五挺重機槍工事作為火力支撐。

過了鐵絲網,炮樓,外圍工事之後,纔算是真正地接觸到小安鎮核心區域,在那裡,則是鬼子最後部署的守軍。

這也是為什麼鬼子將小安鎮作為運輸線的一處樞紐,八路軍這邊卻一直不敢輕舉妄動的緣由。

出動的兵力太少,不足於攻取小安鎮,出動的兵力太多,小安鎮一時半會兒打不下來,日軍援兵肯定會到,戰鬥規模一旦擴大,誰也說不好會往哪一步發展。

再加上八路軍的武器裝備太差,手頭擁有的炮火根本不足以炸燬鬼子的炮樓,哪怕這炮樓隻是磚石結構的。

一群“鬼子”藉著黑夜的掩護迅速穿行。

接近小安鎮之後,遠遠地望著三處炮樓上不斷循環探查的探照燈,第一次乾這種夜襲炮樓之事的新一團戰士們,忍不住在心底捏了把汗。

人都還冇有接近,就已經能夠感受到小安鎮的防禦之森嚴了。

“這三座炮樓的確是個大麻煩,通往小安鎮的道路開在右邊兩座炮樓之間,有這樣的炮樓作為火力打擊點,鬼子又能提供源源不斷的彈藥,想要在白天正麵攻取小安鎮,就算是不考慮鬼子的援軍,我看也夠嗆。”丁偉忍不住搖頭苦笑。

孔捷低聲罵道:“狗日的小鬼子是欺負咱們手頭冇有大口徑火炮,這些炮樓僅僅是磚石結構修築的,要是咱們手上有炮,哪怕是一門九二式步兵炮,小鬼子也不敢這麼猖狂。”

丁偉笑道:“老孔,彆酸了,要是手頭有步兵炮,咱們還用得著偷襲?老子直接就帶兵打進去,等會兒拿下小安鎮,先把鬼子的三座炮樓從內部炸了再說。”

“好!”

“老丁,夜襲鬼子炮樓,我手頭的突擊隊最有經驗,需要的情報資訊這兩日也都探查過了,弟兄們熟記在心,你讓你們團的戰士們在後麵跟著。”孔捷說道。

“冇問題。”丁偉道,心底倒是也有些好奇,孔捷手上組建了一支突擊隊他是聽說過的,打長坡據點的時候,能夠無聲無息地拿下炮樓,據說就是這支隊伍乾的。

不過這還是丁偉第一次見突擊隊出手。

隊伍被迅速分成三個部分,獨立團突擊隊在最前方,再往後跟著的則是這次跟隨突擊隊一起行動的獨立團老兵,再往後纔到新一團的丁偉等人。

孔捷在最前方帶頭摸進。

接近外圍鐵絲網,孔捷右手忽然高舉,整支隊伍立馬停了下來,緊接著孔捷手掌下壓,突擊隊成員們毫不猶豫地匍匐在地。

獨立團老兵們動作也不慢,丁偉那邊則是有過孔捷提前的交代,跟著前麵的隊伍做戰術動作就是了。

新一團戰士們立馬有模有樣地學著。

鬼子炮樓的探照燈燈光緩緩地巡視而過,隻是因為孔捷等人離了鐵絲網還有一段距離,探照燈的燈光落在孔捷再往前幾米的距離,並冇有發現任何端倪。

探照燈的燈光劃過之後,孔捷依舊冇有動,他靜靜地等著,目光一直盯著炮樓那邊。

偶爾斜眼,藉著月光看看左腕上的手錶。

手錶是在拿下長坡據點的時候繳獲的,至於之前問一營長王雷虎借的那塊兒他家祖傳的懷錶,早被扣扣搜搜的王雷虎給要了回去。

已經是夜裡一點五十五分了,孔捷心裡默默地想著,地麵經過大半夜的降溫,傳來陣陣寒意,但依舊擋不住心底的興奮和熾熱。

記憶似乎在孔捷的腦海裡恍惚了刹那。

和平年代,一身所學不過是限於空想、限於軍事演習,當真是養兵千日,卻極少用兵一時。

孔捷感慨著人生的奇幻,似乎眨眼之間,自己就活在了這片滿是豪壯與悲歌的年代。

感受著身邊一位位鮮活的先烈,如今更能與他們生死與共,並肩作戰,這是怎樣一種幸運與自豪?

生於此世,當懷熱血!

……身後,二營長沈泉忍不住多看了自家團長幾眼。

好一陣子了,團長愣是一動冇動,該不會在這關鍵時候睡著了吧?

團長不能這麼不靠譜吧?

正想著,小安鎮外圍最左邊的炮樓三層,有小手電的燈光,在隔著探照燈稍遠些的地方閃動了三次。

緊接著,第二座炮樓和第三座炮樓的三層也有類似的燈光閃爍。

沈泉和孔捷的身子齊齊一震。

來了!

孔捷又瞥了一眼時間,是雙方約定好的淩晨兩點整,他心底響起沈泉彙報的原話:

“團長,那偽軍連長王安說,他們一連負責的是正是協助鬼子駐守外圍炮樓,每個炮樓有他一個排的弟兄,行動之前,他會和三個排長交代好,這三個排長也都是信得過的人。”

“隻是這段時間咱們獨立團大力發展偽軍,成立敵後敵工部,鬼子多多少少也探查到了一些訊息,所以在這炮樓的防守上,他們也提防著偽軍的,以前這炮樓的防守是鬼子住在三層,偽軍住在二層,一樓則是囤積貨物,可自從鬼子開始提防偽軍之後,為了避免偽軍與咱們直接接觸,裡應外合,鬼子把偽軍安排到了三層,自己守在二層。”

“二樓也是有鬼子的哨兵值夜的,還有三樓的探照燈,小鬼子放心不下,也是他們的人負責,另外,二樓的鬼子哨兵是隔一段時間就會上三層巡查一遍的。”

“這個時間大約是半個小時,所以王安表示,夜裡兩點是發動偷襲的最好時間點,鬼子哨兵剛好在三樓探查完畢,他會安排人暗中殺死三樓的鬼子哨兵,然後用手電筒傳遞信號,但是希望咱們在半個小時之內殺進炮樓,否則三樓的偽軍未必能順利的乾掉二樓的鬼子。”

理清思路,孔捷再不猶豫,一揮手,隊伍再次跟著他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