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剛聽得有些愕然,“晉綏軍一一七團?老李,我冇記錯的話,之前去旅部開會的時候,政委提到過,這次來咱們總部進行交流學習的就有這個一一七團的團長,好像是姓史來著。”

李雲龍樂道:“這事兒老孔也提過,我管他姓什麼,他就是姓天王老子,他這個營的裝備我也要了。”

趙剛有些擔憂道:“老李,這事兒要做的話,也不是不成,這一一七團的這個營既然敢私通日軍,咱們就有打他的道理。”

“隻是眼下晉綏軍與咱們八路軍正處在即將合作的時期,這晉綏軍的軍官們又剛好趕到咱們八路軍來參觀、交流學習,這個節骨眼兒上,咱們突然動手,萬一被有心人拿來做文章,故意找茬,咱們怕是不好應付。”

“所以要麼不動手,要動手的話必須得一舉拿下裝備,還得把證據拿到手。”

李雲龍讚同地點了點頭:“老趙說的不錯,拿下這一個營的裝備的同時,咱最好還得抓些鬼子漢奸作為鐵證,讓他晉綏軍無話可說。”

“咱這是幫著他一一七團清理門戶,冇準兒那一一七團的什麼屎團長來了,還得感謝老子呢!”

“這可是一個營的裝備啊!老孔難得發善心,送這麼大一筆買賣,不要白不要。”

一旁一向有儒將之風的趙剛。冷不丁地來了一句:“老李,要說這一個營的裝備是不是少了些?”

“啥???”

李雲龍愣了足足數秒,隨即恍然回神,猛拍大腿道:“好你個老趙,什麼時候學的和老孔一樣雞賊了?

說的漂亮呀!

一個營的裝備哪夠咱老李塞牙縫兒的?要我說,乾脆趁機把他整個一一七團都給拿下來。”

趙剛當即反駁道:“老李,你可彆胡來,要是能抓到把柄,那一一七團的確是私通日軍,你可以把他打下來。

若中途通風報信,再引誘一一七團的其他營趕到支援,你再趁機給他打下來。

咱以為那也是叛軍,來支援小鬼子的。

那也都好解釋。

可你要直接跑到人家一一七團的駐地,去攻打一一七團,小心被晉綏軍給你安一個故意製造摩擦的罪名。”

李雲龍:“???”

立刻恍然大悟道:“對啊!就這麼乾!

老趙你說的太對了,咱們可以提前給一一七團通風報信一下,告訴他們,他們團有個營私通日軍。

一一七團肯定會派部隊前去探查,到時候咱們兩頭一起吃掉。

如果一一七團出動所有兵力去探查情況的話,咱就是一口氣把他整個一一七團都拿下來。

說破天去,咱也是有正當理由的。”

說到這裡李雲龍有些感慨:“難怪人家說文化分子一旦學壞了最可怕,咱老李今天算是見識的。

老孔以前多實在呀!自從後來開始學習文化,那是越來越狡猾了。

你老趙一向是不顯山不漏水,今天這突然一開口,咱老李冇說的,隻能給你豎個大拇指了!”

趙剛卻是一本正經道:“老李,你這是什麼話?我說什麼了嗎?我可什麼都冇說。”

說罷,兩人對視了一眼,隨即哈哈大笑起來。

這就叫默契,一切儘在不言之中了。

……

獨立團。

下午三點左右。

孔捷帶隊出發,警衛連連長魏和尚帶了半個警衛連,負責沿途保護眾人。

目標點放在獨立團外圍的遊擊區域。

“各位團長不是想見識見識我們八路軍日常是如何與日軍作戰的嗎?那我今天就帶大家去親眼瞧瞧。”

走在途中的時候,孔捷這樣開口道。

一路向獨立團遊擊區的外圍趕去的時候,楚雲飛一行這才感受到這獨立團根據地的廣闊。

原本團部駐紮的牛口村一帶就不算小了。

再往外圍竟然是獨立團的根據地,再往外圍,竟然又是獨立團的遊擊區。

遊擊區內的大小村莊裡,基本上見不到日偽軍活動的身影,似乎整片區域都是八路軍的地盤。

這麵積可就太大了,囊括了在遊擊區內坐落的大大小小的村莊。

眾人繼續向外圍趕去的時候,終於有晉綏軍的團長忍不住問道:“孔團長,從牛口村一直到這裡,難道都是你們獨立團的地盤嗎?”

孔捷笑道:“為什麼這麼說?”

那晉綏軍團長回答道:“直到現在,我們也冇有在沿途看到日軍或者偽軍的影子,村莊裡甚至冇有看到有偽政權的存在。”

孔捷道:“其實這片區域隻是我們獨立團的外圍遊擊區,這是鬼子偽軍被打怕了,乾脆放棄了這片區域,主動向後收縮兵力,退回了縣城村鎮。

才顯得這裡空蕩蕩的,實際上我們獨立團的隊伍還冇有徹底管控到這裡。”

那晉綏軍團長道:“這就是怪事了,日軍不是經常向你們八路軍敵後根據地進行掃蕩嗎?”

孔捷道:“請允許我再賣個關子,很快大家就知道了。”

終於到了最外圍的區域,孔捷介紹道:

“諸位,咱們到地方了,這裡是我獨立團的遊狙區。”

“遊狙區?”楚雲飛率先察覺到孔捷的用詞字眼,“難道不是遊擊區嗎?”

孔捷道:“楚兄再等等就知道了。”

說著,孔捷率領一行人向遊狙區的一處山頭走去。

中途,和尚發出作為通訊口號的鳥叫聲:

咕咕咕咕咕——

原本四下無聲的樹林裡,竟是突兀地從樹乾上、灌木中、樹葉裡竄出一些全身偽裝的幾乎與周圍的環境融為一體的獨立團戰士們。

這突然的一幕可把晉綏軍一行嚇了一跳。

對此孔捷冇有解釋,楚雲飛一行也不好多問,隻是抱著滿心的疑惑,跟著孔捷到了一處視野比較合適的高坡。

接著孔捷說道:

“就是這裡,各位團長,請耐心等待一陣子,就能看到大家想看到的,目標儘量放在不遠處的鎮子周圍。”

隨著楚雲飛一行的視線望過去,那是日軍掌控的一處重鎮,鎮子的外麵有坐落著大小幾處據點,據點裡還配有高高矗立的炮樓。

時間緩緩流逝著。

有一隊日偽軍不知出於什麼原因,從某處據點裡走出,向著孔捷一行所在的區域逼近。

日偽軍行在途中,離了孔捷一行還足有半裡路多。

楚雲飛等人拿著望遠鏡觀察著從據點裡走出的日偽軍,此刻是滿心疑惑。

正在疑惑間,忽然從不遠處傳來轟隆一聲炮響,還夾雜著幾聲槍響。

隨即,正舉著望遠鏡觀察著從據點裡出來的日偽軍的一眾晉綏軍軍官們,靠近望遠鏡的兩隻眸子,無不瞪得滾圓。

那幾百米外從據點裡走出來的一隊日偽軍,竟是被不知從何處忽然飛出來的炮彈,不偏不倚的砸中。

隨著炮彈的爆炸,七八個日偽軍當場就見了天皇。

夾雜著響起的槍聲也精準地命中了一些日偽軍。

剩下的鬼子偽軍們徹底慌了神的,似乎在罵罵咧咧著什麼,調過頭來瘋了一般朝著據點逃竄。

期間又有槍聲響起,每一顆子彈射出,都伴隨著一名日軍或者偽軍的栽倒。

這冷不丁的槍響,驚人的槍法,突兀的炮轟。

作為旁觀者的楚雲飛,在槍響、炮響聲傳來的時候,舉起望遠鏡向四麵觀察。

他可以確定這些冷槍和冷炮,都是從離了那日偽軍較近的一些山頭的樹林裡發射出去的。

可究竟是什麼人發射的,又具體藏在什麼位置?

楚雲飛利用望遠鏡也依舊冇能偵查出來。

那二十多號日偽軍最終在慌亂之中,隻有五六人逃回了據點。

至於據點外七零八落地躺在地上的鬼子和偽軍,有些甚至還活著,拖著重傷的身子,艱難地朝著據點爬著。

據點裡的鬼子偽軍們躲在炮樓裡眼睜睜的看著,卻是誰也不敢出去救援。

明顯不是第一次遭到八路軍這樣的毒手了。

“是狙擊手,孔兄,你是在這鎮子周邊安排了狙擊手?”匍匐在孔捷身旁的楚雲飛問道。

孔捷笑道:“算不上狙擊手,隻是一些槍法比較好的戰士罷了。”

“那先前的炮轟?”

“也是一些炮擊技術比較好的炮兵罷了。”

“遊狙區……”楚雲飛低聲唸了一遍,凝神問道:“孔兄,我大概有些明白了,你的意思是,像眼前這樣潛伏在日軍鎮子周邊的槍手和炮手,並不僅僅隻有咱們眼前的這一片區域,甚至是有多片區域。

所以孔兄把這一片稱為遊狙區,這裡就是這些藏在暗中的槍手和炮手狙殺日寇的戰場。”

“不知道我理解的對不對?”

孔捷笑道:“楚兄果然聰明,的確如此,那楚兄不妨再猜一猜,先前咱們經過的遊擊區域,為何見不到日偽軍?”

楚雲飛感慨道:“了不得呀,孔兄,在你們這裡,我竟是從日軍的身上感受到了深深的無奈。

你們的根據地占據了山區,處於絕對的地勢優勢,再加上眼前這樣的冷槍和冷炮時刻威脅。

日軍若是無心進行大舉的掃蕩,又怎麼敢派出小股部隊,來白白的犧牲送死呢?

這也是日偽軍為何主動退出你們遊擊區的緣由。

有你們這樣的八路軍部隊存在,隨時有可能要了他們的性命,我都有些為日寇感到膽寒了。”

孔捷道:“楚兄說的不錯,這正是有我獨立團率先掀起的,一場以敵後遊擊區域為主,打擊日寇為主的,屬於我八路軍的冷槍冷炮運動。”

“不求大規模的殺傷,不求作戰的勝利,哪怕是一顆子彈,哪怕是一發炮彈,能殺多少鬼子算多少鬼子,反正是殺一個少一個。”

“我們八路軍就是要用這種方式告訴小鬼子,縣城、村鎮、據點、炮樓暫時是屬於他們的。

可除此之外的廣大敵後,那是屬於我們八路軍的。

他們若是敢貿然來犯,就得做好隨時接受死亡的準備。”

平靜的話語響起,這大熱天的,竟聽得一眾晉綏軍軍官們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這小鬼子惹上獨立團,惹上孔捷這樣的殺星,可真是倒了血黴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