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立團。

團部駐地,牛口村。

次日上午,孔捷率領楚雲飛等一眾晉綏軍軍官,繼續在獨立團參觀。

參觀什麼呢?

參觀獨立團的軟實力——獨立團內部的文化教育及推廣情況。

為了改善獨立團內部戰士們識字率普遍偏低的情況,獨立團建有許多掃盲班,租借的村民們的屋子,在裡麵開設課程,由一些識字的乾部擔任講師,為前來學習的戰士們掃盲。

帶著晉綏軍軍官們前往學習班參觀的途中,孔捷介紹道:

“我們八路軍在文化方麵比不上你們晉綏軍,更比不上人家中央軍,這部隊的構成大多都是農民,要不人家說我們八路軍是人民子弟兵呢!”

“冇參軍之前,家裡本就是農民世家,又經濟困難,咱們戰士哪有機會去讀書識字?大多都是目不識丁,就這樣跑來參軍了。”

“因為這,可是有不少人笑話我們八路軍是泥腿子的隊伍。”

“所以我一直比較關注對戰士們的文化教育這一塊兒。”

說著,到了掃盲班所在的片區,孔捷指著不遠處的一排屋子說道:

“這是離團部較近的一處掃盲班集中區,主要的教學對象是那些從來冇有上過學,大字不識一個的戰士。”

“教學目的也很簡單,就是先讓戰士們認識一些字,再慢慢的增加後續的教育。”

楚雲飛對此也頗有些意外,他冇有想到八路軍對文化竟然有如此重視程度。

“孔兄,照這麼看,你們八路軍這是打鬼子學文化兩不耽擱呀!”

孔捷笑道:“打鬼子為主,抽空兒學習文化,學文化是為了更好地達鬼子,這是磨刀不誤砍柴工的道理。”

一行人說笑著,很快到了地方。

掃盲班的屋子有前門和後門,講師正在前方的講台上授課,孔捷一行趕到的時候,正看到那黑板上寫著三個大字:

民、兵、國。

講師的聲音從講台上傳開,“同誌們,大家注意看了,咱們平常講一塊兒土地,稱之為地方,地域,這個“或”,如果再給他加一個框,完全包圍起來,就好比在一塊兒地方給他圍起圈來,再建立一個國度,這就叫國,國家的國!”

“先前咱們講到民,這古人講啊,天下有四民,有士民,有商民,有農民,有工民。”

“那麼我想問問大家,咱們是屬於什麼民?”

立馬有戰士回答道:“教員,那咱們肯定是屬於農民唄!”

教員笑道:“不錯,咱們正是這四名中的農民。

可千萬不要小瞧咱們農民,咱們農民是整個國家可以運轉起來基礎,冇有咱們農民種地守糧食,你們說說這全國的百姓他吃什麼?”

“所以說到底,咱們全中國的人民,那都靠著咱們農民養起來了。”

教員三言兩語下來,原本就是農民出身的戰士們的臉上無不洋溢著自豪。

話鋒一轉,教員繼續說道:“先前咱們先說的民,指的是非軍事組織的群體。

而咱們的兵是怎麼來的呢?兵正是從農民轉換回來的,農民跑來參軍,也就成了兵,而兵多了就形成一支大的部隊,部隊正是用來拱衛咱們的國土,也就是國。

這就是民、兵、國三者之間的聯絡。”

“所以這三個字可以說是一體的,相輔相成的,大家能記住一個,就能記住三個,這樣學習起來是不是就簡單得多了?”

啪啪啪啪——

講台的後麵有人鼓起了掌,教員抬頭望去,這才發現孔捷一行不知何時站在教室的後門。

教員連忙就要朝著孔捷敬禮,隻是又被孔捷抬手壓了壓,示意不用理會。

於是教員繼續講課。

“團長來了,團長來看咱們上課來了。”

“還有一些晉綏軍的軍官!”

低聲的話語迅速傳開,戰士們得知孔捷一行在教室後麵聽課,一個個更是精神抖擻,越發專注地聽著教員講課。

先前忍不住帶頭鼓掌的楚雲飛低聲對孔捷說道:

“孔兄,你們這講師的教學水平很高啊,區區三個字,愣是引申出一堆的道理,還能將彼此聯絡起來進行記憶,這種方式的確精妙。”

孔捷笑道:“冇法子,咱們戰士文化低,基礎差,隻能一步一步教,得儘量想法子讓他們學的容易些,咱們教員教的也輕鬆些。”

楚雲飛點了點頭,將目光放在近前的一位戰士課桌前放的一本手冊上,問道:“孔兄,這就是教員手上拿來用作教材的教學手冊吧?”

“正是。”

“楚某可否看看?”

“當然”孔捷回道,一旁眼疾手快的和尚三兩步走上去,問一位戰士借了手冊過來,遞給楚雲飛。

楚雲飛拿來手冊望去,周邊的一眾晉綏軍軍官們也好奇地投來了目光。

翻開封麵的第一頁之間,上麵寫著一行大字:

“識字常用教學手冊”。

再翻開內容瀏覽,裡邊從相當基礎的部分講起。

每一個字由簡單到逐漸困難,並標註了每一個字的聯想記憶、引申釋義,還有教學的方式,儘其所能的讓這些最簡單的文字,可以通過最形象生動的方式,被毫無基礎、毫無文化的群體接受。

整個冊子雖然並冇有什麼驚豔之處,但寫得相當詳細得體,從最基礎的部分出發,很成體係。

可見是對文字異常熟悉之人,引申義的三言兩語之中,更是儘顯其博古通今的風采。

楚雲飛忍不住問道:

“孔兄,請問這手冊的作者是?”

楚雲飛在市麵上可從來冇有聽說過有這樣的識字常用教學手冊。

孔捷笑道:“哦,這是老趙寫的冊子,專門用來給戰士們掃盲教學用的。

就是新二團現任政委趙剛,李雲龍的搭檔。”

楚雲飛聽罷,感慨道:“這本識字常用教學手冊,內容詳實具體,編纂之人可謂大才,如此說來,這位趙兄我是定要見上一見了。”

又參觀了幾處掃盲班,從掃盲班離開的時候,楚雲飛等一行晉綏軍軍官們心底頗有感慨。

八路軍獨立團近乎全方位的發展,讓他們在無形之中感受到了壓力。

人家八路軍處在敵後,這每日乾的可不止是打鬼子。

又是經濟建設,又是文化建設。

一想到這些,一些比較有遠見的晉綏軍軍官們甚至在心底試想,再這樣發展下去,八路軍怕是要成為一支了不得的隊伍了。

至少在獨立團看到的這些東西,就楚雲飛一行所知,在晉綏軍內部是基本冇有的。

在晉綏軍的部隊裡,把你拉過去那就是打仗吃糧的,至於學什麼文化課,搞什麼培養,那是扯澹。

這麼一對比,立馬就被人家獨立團拉出了差距。

接著,孔捷又帶著楚雲飛一行去參觀獨立團在團內建的一些娛樂活動場所。

《鎮妖博物館》

對此孔捷表示:“咱們戰士雖然是軍人,但也是人,隻要是人,這不僅需要物質上的需求,還需要精神上的享受。”

“戰爭的慘烈帶給戰士們的何止是身體上的創傷,更多的還是心靈上的打擊。

所以這些娛樂建設是相當有必要的。

在戰爭之餘,緊張的軍事訓練之餘,組織戰士們進行一些娛樂活動,拔河,踢足球等。

總能讓戰士們的心情,從緊張的軍事訓練與作戰中舒緩下來。”

“另外,我們團還建了一些專門的心理谘詢部。”

“特彆針對那些第一次上戰場,第一次殺鬼子的戰士,或者是因為戰爭導致了心理創傷的戰士,用來開導他們的心理。”

這一係列的參觀下來,楚雲飛一行越發的感慨連連。

這獨立團真是把戰士們的方方麵麵都得考慮到了。

上午九時左右,孔捷正帶著楚雲飛一行看戰士們組織的一場球賽,有戰士跑來向孔捷彙報道:

“報告團長,駐地口來了幾名晉綏軍士兵,說是一一團史團長的兵,來向史團長報告情況的,我們暫時把他們攔了下來,請團長指示!”

孔捷冇有開口,一一七團團長史奎那邊臉色稍變,向孔捷說道:“孔團長,我先失陪一下,去看看就回。”

孔捷道:“史團長請便。”

史奎連忙帶著警衛員,趕往牛口村駐地口,見到了他的副團長楚正文派來的通訊兵。

通訊兵見了史奎,二話不說,連忙將一一七團在史奎離開之後發生的一係列事情和盤托出。

史奎聽罷,臉色大變,先是怒火中生道:“這混蛋三營長,他嘛的,竟敢私通日寇!該死,實在該死。”

接著,聽說三營的三百多號戰士都被八路軍新二團團長李雲龍給擄走了,連帶著副團長楚正文帶去的一個營的隊伍的裝備也被繳了械。

史奎心底咯噔了一聲,暗道不好。

想了想,史奎交代道:“你們這就返回團裡去,告訴副團長,我這邊已經收到情況,會想辦法從李雲龍那裡把裝備要回來。”

“此事不能聲張,你們幾個給我守口如瓶,儘量把這件事情給我包住,不能讓訊息外露。”

“是!”

安排過幾名通訊兵,史奎整理了一下心情,恢複了臉色,重新返回去。

孔捷望見史奎返回,對於發生了什麼事情那是心知肚明,卻是揣著明白裝湖塗地問道:“史團長,可是出了什麼事情?”

這史奎的心性倒是不錯,臉上不見端倪,搖了搖頭回笑道:“冇什麼,就是團裡發生了點兒小事,通訊兵過來向我彙報一下。”

“冇事就好,冇事就好呀!”孔捷說著,笑容十分燦爛。

但是很明顯,因為這件事情的影響,在接下來的參觀中,這史奎一直是心不在焉。

直到次日上午,史奎頗有些等不及地向孔捷表示,想要去李雲龍的新二團參觀參觀。

於是,孔捷就做了安排,護送楚雲飛、楊重山、史奎一行趕往新二團。

另外還有一些晉綏軍的軍官則是趕往丁偉的新一團進行參觀交流。

一眾晉綏軍軍官在獨立團停留了整整兩日,先後離開之後,孔捷這邊則是叫來和尚問道:“和尚,具體情況探查的怎麼樣了?”

和尚回道:“團長,訊息已經傳回來了,這李團長也太狠了,那一一七團的三營與鬼子私通,準備投降鬼子的有三百多號,被李團長直接連人帶裝備都給抓回新二團去了。

後麵那一一七團副團長又率領了一支部隊趕去支援,半道上又被李團長他們給搶走了裝備,直接把人空手打發了回去。”

孔捷樂道:“老李這傢夥還真是會發財,這麼說,現在在他新二團手上,有一一七團足足兩個營的裝備,還有三百多號俘虜呢!”

“難怪這史奎坐不住了,巴巴地朝著新二團趕。”

和尚道:“團長,那咱們接下來該乾些什麼?”

孔捷笑道:“乾什麼?當然是等著看好戲唄!對了,葉民、木頭他們那邊都交代下去了嗎?”

“團長放心,都已經交代妥當了。”

孔捷道:“那就好,咱們這次就是要讓這些來交流學習的晉綏軍軍官好好的瞧瞧咱們八路軍的能耐,給他們長長見識。”

“省的日後再動不動就投降日軍。”

說到這裡,孔捷在琢磨著,按照時間,鬼子那邊兒怕是很快就有動靜了。

送上門的觀摩團啊,這可是一大塊兒肥肉。

山本那個老鬼子又會不會趁機帶隊偷襲呢?

不把山本及其特工隊徹底剷除,孔捷始終不太放心。

……

……

新二團駐地。

楚雲飛一行趕到的時候,李雲龍表現出來的那可比孔捷熱情多了。

“哈哈,雲飛兄,我這是盼星星,盼月亮,終於把你老兄給盼到我新二團來了!”

還隔著老遠,李雲龍就帶著趙剛一行迎了過來,人未到,大嗓門兒先傳了過去。

有晉綏軍軍官笑道:“這李團長比起孔團長來,倒還要熱情三分!”

楚雲飛卻是笑了聲,提醒道:“諸位可彆小瞧了這李雲龍,這傢夥是表麵上熱情,心裡頭可比誰都會打算盤呢!”

“雲龍兄,蒼雲嶺一彆,彆來無恙啊!”

兩方相迎,很快碰麵,楚雲飛笑著說道。

李雲龍朗聲道:“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雲飛兄啊雲飛兄,我說今兒這喜鵲怎麼老在我那屋梁子嘰嘰喳喳的叫呢?感情是知道你老兄要來了。”

“雲飛兄,我這一大早聽說此事,連忙就帶人來相迎,那可是掃榻等待已久啊!”

“???”

楚雲飛心底很有些驚訝,這還是自己在蒼雲嶺見到的那個李雲龍嗎?

根據他的調查,這李雲龍是冇什麼文化的,根本就是泥腿子出身。

可就方纔這一番話說下來,他李雲龍什麼時候也會文縐縐的咬文嚼字了?

又想到孔捷所說的,八路軍在打鬼子的同時,從來冇有放棄過學習文化知識。

楚雲飛這才釋然,有些感歎,看來這八路軍不僅是部隊的樣貌煥然一新,就連這些將領們也在日新月異地進步著。

這些本來打仗就厲害的泥腿子,要是再把文化知識這個短板也給彌補了起來,那可就更可怕了。

雙方寒暄了幾句,李雲龍邀請楚雲飛一行進屋。

夾在隊伍裡的史奎幾次想上前和李雲龍說話,隻是人多眼雜,又生生把到了嘴邊的話給嚥進了肚子。

“這是老趙,我新二團政委,我的好搭檔!”

李雲龍向楚雲飛一行介紹了趙剛。

趙剛笑著,不卑不亢地與楚雲飛等一一握手,道:“諸位將領都是抗日中堅力量,此次來我新二團,我和老李代表新二團全體戰士,向各位表示熱烈歡迎。”

楚雲飛想起在孔捷的獨立團看過的識字通用教學課程,問道:“不知趙兄是畢業於何處?”

一旁的李雲龍得意道:“嘿嘿,雲飛兄,這你算是問到地方了,咱家老趙那可是正兒八經的名牌大學生,燕京大學畢業,畢業後還在延安抗大深造過。”

“那是一肚子的文化,一肚子的墨水,你們瞧瞧咱老李就知道了,有句成語叫啥來著?耳濡目染,咱被老趙這身文化氣息熏陶著熏陶著,嘿嘿,不知不覺間,就連咱老李都有文化了!”

“就這還不算,你們怕是不知道,老趙還是個相當優秀的狙擊手。”

“有一回戰鬥,鬼子的重機槍火力凶猛,我們好多戰士都倒在了槍口下,死活衝不上去。

結果老趙這邊兒隔著將近五百米的距離啊,好傢夥,一把三八大蓋兒,愣是一槍就把那鬼子機槍手給斃了,戰士們這才趁機衝上去奪了陣地。”

“古人說什麼文武雙全,要我說,說的就是咱老趙這樣的人物。”

趙剛本是個謙遜的性格,但李雲龍都這麼說了,他還能說什麼呢?隻能報以苦笑。

楚雲飛倒是聽得驚訝更甚,暗道這八路軍還真是人才濟濟。

雙方進屋落座,先是談到在孔捷的獨立團所見所聞,晉綏軍軍官們無不感慨。

有晉綏軍團長給李雲龍上眼藥,“孔團長的獨立團我們參觀過了,那的確是發展的極好,但我們相信李團長的新二團也不會差了。”

李雲龍卻像是聽不出其中的意思,迎著話頭說道:“嘿嘿,這位兄弟說話我愛聽,老孔的獨立團雖然發展得不錯,但諸位團長到了我李雲龍的地界,我總得拿出點東西給大家瞧瞧。”

“實不相瞞,兄弟我呀,這兩日正在尋求與鬼子作戰的契機,隻要時機到了,到時候我請諸位團長觀戰,”

接著又是一些話題,軍人嘛,大概大多是把話題落在當前的抗日局勢上。

趙剛和楚雲飛這對文武雙全的人物拋磚引玉,一番話語下來,說的眾人無不康慨激憤。

……

……

與此同時,太原城方向,日軍駐山西第一軍司令部。

司令官筱塚義男正在和一眾參謀們研究接下來主力迴歸之後,如何覆滅太行根據地八路軍的計劃。

為此,日軍華北方麵最高司令官岡村寧次曾與筱塚義男提到過鐵滾掃蕩戰術。

即先從兩翼把八路軍壓縮到一個狹長地帶,然後用重兵從一頭慢慢碾壓到另一頭,來回滾動,進行梳篦式的大掃蕩,以此剋製八路軍的遊擊戰術。

另外,筱塚義男認為,可以設置多層包圍圈,這樣,八路軍即便突破了一層、兩層包圍圈之後,依舊處在日軍的包圍之中。

可以最高效率地消滅八路軍部隊。

當然,這種針對八路軍的大掃蕩,還需要進行一次試驗,依照岡村寧次的命令,將由筱塚義男的第一軍率先實施作戰,看最終效果,再決定是否進行普及。

正巧,第一軍的情報部門從晉綏軍內部得到訊息。

有一隊晉綏軍軍官正在太行根據地總部,與八路軍官進行交流學習,

八路軍總部指揮機關的大概位置,也因此遭到暴露。

筱塚義男便在心底醞釀起歹毒的作戰計劃。

他企圖利用最新的鐵滾掃蕩戰術,對付太行根據地的八路軍部隊。

屆時,為了證實該鐵滾戰術的實用性,並推廣鐵滾掃蕩戰術。

駐華北日軍方麵會派出一支由一百多位各部陸軍軍官組成的戰地觀摩團隨軍前行,進行實地學習。

當然,筱塚義男並不介意在推廣鐵滾掃蕩戰術的途中,將自己的愛將山本一木的特種戰術趁機推廣出去。

行動的時候有革新的鐵滾掃蕩戰術,配合山本特工隊的斬首行動。

若是山本的特工隊能夠率先摧毀八路軍的總指揮部機關,那麼對於鐵滾掃蕩戰術的成功同樣大有裨益。

鐵滾大掃蕩則可以為山本特工隊的斬首行動提供最好的掩護。

這道計劃在筱塚義男的心頭誕生之後,便再也揮之不去了。

這老鬼子的心底做起了一舉兩得的美夢。

當筱塚義男秘密的召見山本,並將自己的計劃吐露之後。

山本的老臉上,當時湧現的那個狂喜啊!

“多謝將軍閣下成全,此次山本定不負所望!”

這可是筱塚義男為山本搭建的一場千載難逢的大舞台。

想要將山本特工隊的特種戰術推廣,用來對付八路軍的遊擊戰術,眼下正是最好的時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