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二式步兵炮,這可是抗戰時期日軍裝備的最出色的武器之一。

三大優點非常明顯。

第一,重量輕,方便運輸,200公斤左右的重量,比同口徑的西方火炮輕了太多。

比如法國的75毫米M28山炮,重達600公斤,美國的75毫米M8分解式榴彈炮也重607公斤,德國75毫米lelG18榴彈炮也有400公斤,運輸上都成問題。

可同樣是75毫米口徑的九二式步兵炮,卻隻有200公斤左右的重量。

毫不誇張地講,即使冇有車輛的情況下,兩名士兵也能拉著九二式步兵炮亂跑,再加上這九二十步兵炮可以分解成幾部分,轉移運輸起來就更加的方便了。

第二,非常易於隱蔽,原因很簡單,九二式步兵炮就算是加上防護盾的高度,也隻有62厘米,若是去掉防護盾,那就隻有50厘米左右,甚至與一挺重機槍的高度差不多。

如此一來,這九二式步兵炮完全可以利用便於隱蔽的優勢,將火炮的炮擊點放在與目標很近的距離上,充分發揮其精準、突然、猛烈的威力。

第三,九二式步兵炮的用途廣泛。

因為它的體積小,重量低,加上重心也低,所以能承受較大的射角調整範圍。

設計上重心較低,加上獨特的彎曲軸杆,使得火炮可以承受比較大的射角調整範圍,在-10°至 75°之間都可以靈活起射。

如果在大仰角位置射擊,甚至能當迫擊炮使用。

不管是山地,平原,還是丘陵環境,這九二式步兵炮都能發揮相當大的威力。

更能作為攻堅火炮使用,遠的不說,就這小安鎮外圍的三座磚石結構的炮樓,以九二式步兵炮榴彈的威力,用不了幾炮就能將其摧毀。

就是孔捷,也早就想著從小鬼子這裡繳獲一門了。

隻是讓孔捷感到困惑的是,這樣的步兵炮,按理來說,一般是鬼子大隊級彆及以上的部隊纔會配備的,怎麼會出現在小安鎮呢?這裡畢竟隻有一支加強中隊。

或許是撞了大運,鬼子剛好運輸了一門步兵炮,準備裝備到部隊呢,結果經過小安鎮,落到了他孔捷手裡。

這樣的火炮利器,想要在與日軍的正麵交鋒之中繳獲,那可太難了。

孔捷看向丁偉,笑得很實在,“老丁啊,咱倆誰跟誰呀!都說好了,這次一起行動繳獲的裝備,你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你的,你說這九二式步兵炮,要是有兩門該他孃的多好?隻是現在這……總不能拆成兩半。”

丁偉暗罵孔捷狡猾,這小子,要不是沈泉嘴快,搞不好都能把這步兵炮給獨吞了。

不過轉念一想,這次能拿下小安鎮,人家孔捷是主力,自己的確是跟著沾了光。

那就……“罷了,老丁,你也彆學老李摳摳搜搜的,不就是一門步兵炮嗎?我丁偉還不至於和老戰友爭。”

這下子反倒是孔捷愣住了,他太瞭解丁偉的性子了,這丁偉要是開口和自己搶步兵炮,甚至是大罵,他都覺得正常,可偏偏眼前就這麼灑脫地讓出來,反讓他有些狐疑。

果然,原本還一副灑脫口吻的丁偉,話鋒一轉,“步兵炮歸你,其他的槍支彈藥咱倆也平分,不過擲彈筒還有繳獲的迫擊炮,我要七成!”

也就是說,原本這些擲彈筒和迫擊炮,兩人是五五分成的,現在丁偉多要了三成。

也算說得過去。

丁偉的眼光犀利,要價很精準,剛好卡在孔捷的可接受臨界點。

獨立團那邊,擲彈筒還是有一些的,主要是攻堅火炮不足,為了步兵炮,孔捷咬了咬牙,“成交!”

十分鐘時間很快到了,隊伍開始撤離,當然,在撤離之前一把火燒了鬼子小安鎮的糧倉、軍火庫,另外再把炮樓炸燬。

沈泉那邊裝作冇看見孔捷要吃人的臉色,接著彙報道:“報告團長,戰場已經全部打掃完畢,鬼子的倉庫、軍火庫,還有炮樓裡囤積的物資裝備也都全部拉上了,這小安鎮裡板車不少,剛好派上用場,另外還繳獲了兩輛運輸卡車,已經讓會開車的兩名偽軍開上了。”

“電台呢?”孔捷問道,他還是對電台念念不望,在長坡據點好不容易繳獲了一台,結果被旅長打劫走了。

沈泉無奈道:“小鬼子太狡猾,眼見小安鎮失守,派人把電台給炸了。”

“他孃的!”孔捷大罵,卻又無可奈何,鬼子也不是吃素的。

就算冇有電台,這次率先拿下炮樓,又偷襲了外圍工事,一番繳獲下來,再加上鬼子囤積在小安鎮的物資和裝備,也算是滿載而歸了。

“同誌們,回家!”

孔捷率領隊伍撤離,身後,三座鬼子炮樓已經被戰士們用炸藥從內部炸燬,作為運輸樞紐的小安鎮,鬼子用來囤積物資和裝備的倉庫,在熊熊的火光之下逐漸化作一片焦炭。

從孔捷一行暴露開始計算,到拿下小安鎮,打掃完戰場,將小安鎮鬼子囤積物資裝備的倉庫洗劫一空,再到最後炸燬炮樓,大火焚燒倉庫撤離,前前後後也隻有不到三十五分鐘。

卡車的轟鳴聲中,後方的八路軍戰士,夾雜著投誠過來的偽軍們,拉著板車,裝不下的物資和裝備則是大包小包的揹著。

浩浩蕩蕩的一行朝著獨立團根據地進發,戰士們的臉上無不洋溢著大戰過後勝利的喜悅。

又過了將近三十分鐘之後,有大量卡車的轟鳴聲響起。

卡車的燈光將通往小安鎮的公路照的一片通明。

卡車停下之後,一個個鬼子從後車廂裡魚貫而出,竟是跳下來足足兩三百號鬼子,迅速地呈現出作戰隊形,向著小安鎮逼近。

鬼子的援兵終於到了。

可惜,來晚了一步,映入他們眼簾的隻有被炸燬坍塌的炮樓,還有小安鎮裡依舊未熄的火光。

“八嘎——”

憤怒的嘶吼聲打破了小安鎮黑夜的死寂。

轟隆——

不知何時,突兀地響起了幾聲劇烈的爆炸,這聲音在萬籟俱寂的黑夜裡直傳出幾公裡去。

已經帶著隊伍徹底遠離了小安鎮的孔捷腳步頓了頓,扭頭望向小安鎮的方向,嘴角掛起了笑。

“沈泉,看來你小子佈置的詭雷被鬼子觸發了,也不知道炸死了幾個鬼子。”

沈泉嘿嘿笑道:“肯定不少!”

至於什麼是詭雷,沈全向疑惑的人解釋過後,戰士們無不倒吸了一口涼氣,這些鬼子,該是倒了血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