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立團。

團部。

自從總部的任命定下來之後,孔團長搖身一遍,成了下轄四個團的支隊長。

按理說是該更忙碌了,但實際情況卻是恰恰相反。

為啥呢?

晉西北抗日獨立第一支隊冇有成立之前,獨立團下轄五個營。

全團的事情都得處理,每個營的事情都得協調,政委李文傑一個人忙不過來,幫忙的孔捷也是忙的停不下來。

但自從這第一支隊成立,孔團長的小日子是徹底舒服了。

反正獨立二團、三團、四團,有沈泉、王雷虎、王懷寶他們三位團長管著呢!

自己在獨立團的時候,旅長,不基本上也是放養的!

除了三天兩頭來恭喜發財一下之外,基本上不插手獨立團的任何事務。

所以還兼任著獨立一團團長的孔捷說了:

“隻要冇發生戰事,我這什麼支隊長的身份也就是虛的,我管好我獨立一團就成了。”

獨立一團經過縮減之後,就那三個營的兵力,管理起來可比當初家大業大的獨立團方便多了。

另外不是還有一團一營長雷大生和二營長杜愛國嘛!

把雷大生叫到一團團部兼支隊指揮部的時候,孔捷語重心長地拍著雷大生的肩膀說道:

“一營長啊,五團一旦建立,你這個團長指定冇跑,都是兩個肩膀扛一個腦袋,你和沈泉、王雷虎他們是一個時期的老人,總不能讓他們給比下去。”

“這樣,我雖然不能直接給你職務,但是提前給你分派任務讓你練練手也是應該的。”

“從今天去,你除了擔任一團的一營長之外,這一團戰士們平日的訓練,各項日常工作、組織協調等方方麵麵,你都多花點兒心思,好好磨練磨練。”

雷大生一聽,自然冇有二話,這是團長對自己的器重。

“是,請團長放心,我保證完成任務!”

就這樣,獨立一團也差不多不用孔捷操什麼心了,隻需要在大方向上把控好就是。

在團部喝著小酒,吃著花生,順帶著哼上兩句流行歌曲的時候,孔捷愉快地想著,做支隊長指揮著三四個團,真的很難嗎?

完全冇有感覺啊!

頗有興致的孔團長,甚至還想著替文藝部的同誌們寫上一兩個劇本兒呢!

團部溫馨小炕的對麵,屬於政委李文傑常坐的座位,冷冰冰的,片刻都冇有熱過。

第一支隊成立之後,李文傑這個政委忙的是團團轉,屁股冇有半刻是落了凳子的。

這會兒,李政委正在根據地和各個部門覈查、落實、安置難民和民工團成員的各項事宜。

落實完之後,根據地內的工廠生產、作坊運行、最近民工團開墾荒地的各項問題,還得一一去做處理。

總之是忙不到個頭。

“文傑,最近啊,這團內團外的事情你可得多操著點兒心。

這段時間呢,我又有點新的想法,關於根據地裡的一些運行機製,農業發展的一些改革技術等等,都得做處理。

這得寫出來,估計要花費不少時間,你得把團隊的事務頂起來,幫我勻出足夠多的時間來纔是……”

“忙著呢,你忙的時候我在團部比你還忙呢!拿著筆一直在寫字,手都快寫抽筋了,真的,作為兄長,我還能騙你不成?”

三下五除二地忽悠下來。

李文傑差點兒被孔團長忽悠瘸了。

正是一個敢說,一個敢信。

誰讓孔捷時不時的拿出點兒東西,或是軍工生產上的一些思路和設計、或是工廠的一些建設和商品的銷售思路……總能讓政委李文傑驚為天人呢!

喝著小酒的時候,孔捷忍不住在心底調侃李雲龍。

你說老李那小子多糊塗呀,有啥事兒交給老趙就成了,軍事上、生活上的事情,哪能分得那麼清楚?

當團長的,咱能把仗打好,能把根據地的發展大向上謀劃好,做好指導,這不就得了?

正說著,謝寶慶趕到團部彙報情況。

對於謝寶慶成為民工一團團長之後的表現,孔捷還是相當滿意的。

目前,民工一團在根據地的各項經濟建設方麵,正發揮著相當分量的作用。

“我說老謝,這民工一團的隊伍是越來越大,你現在可是大忙人,怎麼有時間跑到我這兒來了?”

孔捷笑著開口,並讓謝寶慶在對麵的炕位上坐下。

這大熱天的,謝寶慶胡亂地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漬。

由於孔捷這個支隊長還兼任著獨立一團團長,出於對老獨立團的習慣,大家還是傾向於叫孔捷團長。

謝寶慶開口道:“團長,這次我過來,主要有兩件事得向您彙報。”

“你說!”孔捷道。

“是!”謝寶慶應了一聲,稍微措辭之後,回答道:“團長,這第一件事兒是得向您彙報一下,就在前兩天,大龍山當初小梁山那夥土匪,聽到風聲過來找到我,說是想加入我們民工團,給團長您打工。”

“大龍山,小梁山的土匪……哦,我想起來了,當初還是你老謝接下任務,親自去小梁山把徐輕年給救回來的。”孔捷說道。

卻說這原本在譚縣附近的大龍山盤踞的一窩土匪——小梁山,也是夠倒黴的。

最初因為上了孔捷的當。

孔捷這個幕後黑手,一手製造以譚縣為起始點的,席捲了整個晉西北的搶劫日軍縣城風潮的時候,這小梁山就成了孔捷的背鍋俠。

後來,孔捷又利用了這小梁山的土匪們,在太原城的方向派沈泉帶著騎兵連趕到,趁機打亂了**二五一團投敵計劃。

再後來就是孔捷藉著軍統戴勇的手,收拾了投敵的**二五一團團長盧多賢,順帶著繳獲了二五一團的大量武器。

隻是往後獨立團事務繁忙,孔捷也就把小梁山的這夥土匪給拋之腦後了。

冇想到眼下這些土匪竟然主動跑來投靠來了。

現在搜尋起記憶,孔捷笑道:“我記得那什麼小梁山的大當家,是叫什麼及時雨,劉百生來著?”

“對,就是他!”謝寶慶道,還頗有感慨:

“團長,說起來,這小梁山的土匪們也的確夠倒黴的。譚縣搶劫日軍銀行的事情發生之後,鬼子冇少進山圍剿這些土匪。”

“劉百生一行土匪在大山裡頭是東躲xz,整天的捱餓熬日子,原本也一百多號的隊伍,因為吃不上飯,跑的跑,逃的逃,就剩下了二三十人。”

“這次也是走投無路了,聽說咱們民工團要人,又跟我有舊,所以專門跑過來投靠。”

想了想,孔捷回答道:“成,你老謝既然開口了,隻要肯改過自新,我們八路軍一向海納百川,即便是土匪也同樣容得下。”

“隻是該走的流程還是不能少,和之前你收的那些土匪一樣。”

“告訴他們,進了民工團,最初的幾個月,吃飯我管著,住宿我管著。

可工錢是冇有的,你得讓他們明白是為什麼。

既然當過土匪,總得為自己的錯誤付出點兒代價。

當初老謝你們是怎麼在礦場勞工改造的,他們也得怎麼進行,我想這方麵你老謝不差經驗。”

謝寶慶苦笑了聲,他在礦場勞動改造的日子,一直是曆曆在目。

現在想起來倒是也有些感慨,雖然辛苦,的確改變了謝寶慶等一行土匪的心性。

“團長放心,手上沾過人命,乾過什麼喪儘天良壞事的土匪,我會親自給他揪出來送到軍法處,至於其他土匪,我們當初進行過的勞動改造,他們一樣也不能少。”

“啥時候真的改過自新了,想踏踏實實的乾活掙錢過日子了,我纔會同意他們正式加入咱民工團。”

謝寶慶保證道。

孔捷點了點頭,謝寶慶繼續說道:

“團長,這第二件要向您彙報的是,這段時間我發現咱們民工團的成員們做工的時候有一個弊端,就是太多工人做工,這記工方麵不太好進行。”

“誰出了多少力,誰乾了多少活,這情況都不一樣,總不能一概而論吧?”

“因為這個原因,我注意到在我們民工一團裡邊,有好多百姓提不起積極性!”

“都是乾一天的活發一天的工錢,有的就是在摸魚,摸洋工,還有的人家踏踏實實的乾了很多,結果到手的錢是一樣的,這可太不公平了!”

看得出來,為了管理好民工一團,提高工作效率,這謝寶慶的確是下了工夫了。

孔捷笑道:“老謝,這件事情我也考慮到了,很好處理。”

“咱們就按這個計件工時製走。”

“計件工時製?”謝寶慶疑惑。

孔捷解釋道:“簡單點講,你乾了多少活,就拿多少工錢,多乾多得,少乾少得。”

“想偷懶的就少掙錢,努力工作的可以勤勞致富,就是這麼簡單的道理。”

“至於具體的實行、監督、記錄,這些我都已經在準備了。

相關的準則手冊很快就會整理出來,然後下放到各個民工團實行。

另外,後續我們會在民工運輸線上成立一些兵站,用於統計民工們所做的工量,同時為工人們提供中途休息的場所。”

孔捷又就著民工團成員們,工作時具體的計件工時製方法,和謝寶慶講了一些。

謝寶慶聽罷,恍然大悟之後,對孔捷的這些安排是佩服不已。

“團長,倒是我杞人憂天了,原來您早就考慮到這茬了。”

孔捷笑道:“多操點心不是什麼壞事,老謝,我看好你。

你得從根本思想上給我轉變過來,你如今是民工一團的團長,身上擔負的責任和重擔可不少。

前半生過得糊塗,後半生總得有個光明的思想,我期待著一位為了祖國的建設而奮起努力的真漢子!”

“是,為祖國發展建設之崛起而努力,團長,我不會辜負您的信任的!”

“去吧!”

“是!”

謝寶慶扭頭離開。

望著自己一手改造出來的土匪頭子,孔捷躊躇滿誌地點了點頭。

謝寶慶前腳離開,和尚來彙報道:“團長,旅部的徐國安參謀到了!”

孔捷大喜,衝出屋子,笑道:“什麼旅部參謀,從今天起,老徐就是咱們支隊參謀長了!”

正趕到院門口的徐國安大笑道:

“哈哈,老孔,時隔這麼久,咱終於又能搭上班子了!”

------題外話------

感謝凡間塵土、20_22_35_57書友的打賞!兩千票,就差一丟丟,一丟丟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