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輪自由炮擊結束之後,王承柱又下令補發了半個基數,三十發的炮彈。

不到兩分鐘的時間裡,打掉一百五十多發炮彈是什麼概念?

用晉西北抗日第一支隊炮營營長王承柱此刻的心聲來表露:

爽是的確很爽的。

可爽完之後卻是心疼。

彆看第一支隊如今家大業大,這一百五十多發炮彈眼睛都不帶眨上一下地打出去,就是王承柱這個炮營營長也心疼得有些哆嗦。

多的不說,就是把總部的炮團拉出來都捨不得這麼打!

隨軍記者小宋此刻急得團團轉。

距離離得太遠,他倒是用相機拍攝了十五門火炮齊射的震撼情形。

可具體的打擊效果如何?日偽軍遭到炮火轟擊的場麵又是怎樣?

隻能拍攝出一個大概的輪廓,根本看不清具體的情形。

“孫營長,不行,太遠了,鬼子偽軍那邊的情形拍不清楚!”

小宋急得都快哭了,心底滿是焦急,作為晉西北抗日的支隊的首次規模性作戰,如果不能拍攝出精彩的照片,又怎能對得起孔團長臨行前的重托?

更對不起英勇作戰的將士們。

孫得勝也很無奈,“冇辦法,再往前就是一片斷崖,咱們的炮彈倒是飛的過去,咱們人卻過不去。”

焦急的小宋又衝著依舊被炮火淹冇的日偽軍陣地拍了幾張照片,卻都不滿意。

焦急之中,他靈機一動,衝著孫德勝說道:

“孫營長,你能幫我個忙嗎?”

“咋幫?”孫德勝問。

小宋道:“很簡單,你先用望遠鏡調整好,確保可以清晰地看到日偽軍被炮轟的情形。然後我把相機的鏡頭對準望遠鏡,或許能把遠方的情形放大之後給拍攝過來。”

“相機的鏡筒效果,和眼睛應該是差不多的。”

回過神的孫德勝連忙行動起來,兩人一番操作之下。

就在炮轟結束前的最後十幾秒,小宋終於成功地拍攝到了幾張照片。

炮轟徹底結束之後,硝煙很快隨風散儘。

小宋又連忙藉助孫德勝幫忙舉著的望遠鏡,拍攝了經過炮轟之後日偽軍陣營的情形。

猶如人間煉獄,整個工事上七零八落地躺著日偽軍的屍體,有許多隻剩下殘肢斷臂。

土包上,土溝裡,大量的屍體以相當慘烈的情形,像是被蹂躪過後隨意地丟棄著。

就連處在爆炸中的一些較大的岩石,都被鮮血浸染,鮮血又在炮彈爆炸的高溫中迅速蒸發,變乾,隻留下一塊塊像是被染了紅色顏料的石塊。

原本依托著工事與黃連長一行交鋒的大量日偽軍,在一輪又一輪的炮轟之下,傷亡直接過半。

嘟嘟嘟嘟嘟嘟嘟嘟——

屬於八路軍特有的嘹亮衝鋒號劃破長空。

炮轟結束之後,戰場局勢瞬間逆轉。

黃連長抓住時機,率領戰士們向殘餘的日偽軍發起了勇猛的總攻。

哢嚓——

小宋連忙又把這樣的一幕拍攝了下來。

他甚至已經在心底想好了,將這張照片命名為:

“於炮火中衝鋒的英勇八路軍!”

山崖底下,雙方隔了隻有不足五百米的距離。

藉助還冇有被風吹散的硝煙,趁著鬼子偽軍還被炮彈炸的七葷八素,黃連長一行發動了迅猛的總攻。

不到一分二十秒的時間裡,先頭衝鋒的突擊隊伍已經抵達日偽軍的陣地。

這是先頭清掃塹壕的作戰小組。

戰士們配備的是用於近戰,快速清掃戰壕的爆發性火力。

衝鋒槍火力掃射下去,趴在工事後,還冇有從炮轟的餘震中重新爬起來的日偽軍,直接被掃倒一片。

孔捷從約翰手中搞到的美式散彈槍,更是近距離清掃塹壕的絕佳利器。

砰的一槍,彈丸像是潑墨一般揮灑下去,幾米外的塹壕內,不管是死的活的,均被彈丸掃中一片。

有倒黴的鬼子直接被彈丸打中麵部,成了麻花臉,經曆了短暫的劇痛之後當場死亡。

黃連長一行的反擊速度相當的迅速。

地方同誌和民兵同誌們平時同樣不乏訓練,打這些經過炮轟還冇有恢複戰鬥力的日偽軍,純粹是單方麵的屠戮。

大家動起手來的速度是一點也不慢。

山包上的記者小宋又連忙拍下了這一幕。

這張照片上呈現出來的情形,經過炮轟之後的日偽軍簡直就像是毫無抵抗之力的弱雞,被髮起衝鋒的八路軍戰士們肆意地屠戮。

小宋甚至可以試想,當這張照片流露出去之後,將會引起怎樣的震動。

猖狂不可一世的小鬼子,竟然也有如此脆弱無力的一幕。

“小宋,走了!”

直到孫德勝的聲音響起,這纔將小宋驚醒。

炮轟結束之後,王承柱和孫德勝當即下令,迅速將火炮拆分,重新裝上卡車,並迅速撤離。

此刻一切準備就緒,大家都已經跳上了車,孫德勝喊上最後還在拍攝的小宋。

“宋營長,我們怎麼走的這麼急?還有好多照片我都冇有拍下來呢!”

上了車,小宋有些遺憾地說道。

孫德勝解釋道:“我們八路軍手上火炮不多,一旦暴露,鬼子肯定會來報複,繼續待在這裡,要不了多久鬼子的轟炸機就能趕過來。”

“所以團長一早就吩咐過,火炮支援過後,立刻轉移隱蔽!”

“原來是這樣!”小宋點了點頭,話語之間深表佩服,“孔團長可真厲害,運籌帷幄,決勝千裡之外,說的大概就是他這樣的將領了。”

孫德勝樂道:“那是,我跟我們團長這麼久以來,咱團長就冇有吃過敗仗!”

小宋暗暗點頭,想著回去之後就著這些照片,再加上對孔團長的采訪,到時候一起作為抗日素材宣傳出去。

山崖下。

戰場的局勢已經呈現出一麵倒。

在獨立團炮營的炮轟中,戰場呈現出了其慘烈的一幕。

原本將黃連長一行團團圍困在斷崖底下的超過五千兵力的日偽軍。

由於藉助的也是天然掩體作為工事,防炮能力幾乎冇有。

在火力覆蓋之中,日偽軍傷亡極大。

當場陣亡日偽軍千餘人,受傷兩千多人,其中有三成重傷。

這樣的速度不可謂不驚人,就是殺一千多頭豬也得費點兒時間的。

哪像這樣,幾輪炮火下去,不過片刻之間,便達到瞭如此驚人的殺敵效果。

黃連長隊伍裡的前沿炮兵偵察兵將通訊訊息傳遞過去之後,王承柱指揮著炮營,還重點打擊了鬼子的炮兵中隊。

此時,原本的日偽軍傷亡過半不說,構築的炮兵陣地同樣被一舉摧毀。

黃連長帶著隊伍發起總攻,清理塹壕,繼續消滅殘餘的日偽軍。

一線工事的日偽軍幾乎都未能倖免,有些倉促逃跑,直接被戰士們從背後打成了透明窟窿。

二線的日偽軍倒是還有時間反應,從炮轟的餘威下回過神來,眼見著原本被圍困的八路軍勢不可當地衝殺過來,哪還有什麼戰鬥意誌,當場潰不成軍,慌忙逃竄。

於是雙方角色瞬間逆轉。

獵人變成了獵物,獵物轉變為獵人。

輪到黃連長帶著隊伍追殺殘餘的日偽軍了。

鬼子的通訊兵並冇有死絕,利用電台將此地的糟糕情況傳遞了出去。

傳到大後方的時候,已經變成了請求戰術指導的十萬火急的求援信號。

日軍後方指揮部,收到訊息的鬼子軍官,一名旅團長外加上幾名鬼子大隊長,皆儘沉默。

臉色一個賽一個的難看。

片刻的沉默之後,那鬼子旅團長無奈道:“立刻通知飛行隊增援先鋒部隊,另外,把訊息彙報給司令官閣下吧!”

太原城。

日軍駐山西敵軍司令部。

訊息傳過來的時候,接電話的那名鬼子參謀的臉上甚至還洋溢著喜悅。

“小桑君,可是前方傳來的覆滅了獨立團主力部隊的好訊息?”

電話的另一頭:“…………”

啪。

掛斷電話的鬼子參謀,在前後巨大反差的資訊下,一時不知如何開口。

筱塚義男沉聲問道:“如何?”

鬼子參謀嚥了口唾沫,有些惴惴地回答道:

“將軍,原本我部已將獨立團主力圍困在山崖底下,炮兵中隊也已經抵達,馬上就要一舉覆滅敵軍……結果突然遭到八路軍大數量重火炮的突襲,火力覆蓋之下,我部先鋒部隊傷亡慘重,原本被圍困的八路軍趁機發起反攻,先鋒部隊被迫進行戰略轉移!”

“納尼?”

筱塚義男傻眼了,這情形和他預料的可完全不符。

大數量的火炮,這獨立團哪冒出來的炮兵部隊?

還有,這些八路軍的炮兵部隊是怎麼瞞天過海趕到山崖一帶的?

情報部門都是乾什麼吃的?

一路上竟然冇有任何察覺?

“八嘎,廢物,統統的都是廢物!”

再也繃不住的筱塚義男怒罵不已。

“航空部隊可已經出發?”

“是的,將軍!”

“告訴飛行隊,不惜一切代價,務必將這支偷襲的八路軍炮兵部隊一舉摧毀,以絕後患!”

“嗨!”

麵對暴怒的司令官,通訊兵不敢有二話,連忙去傳達命令。

此時,太行根據地一帶,戰場的局勢在繼續演變著。

隨著原本從西南和北向推進的日偽軍,在獨立團炮營的轟擊和黃連長一行的反擊下潰敗。

日偽軍現在該考慮的已經不再是如何阻止第一支隊南下的問題。

而是該考慮是否能夠逃脫第一支隊追殺的難題。

原本從日軍西南推進部隊抽調出來,阻擊的獨立團迂迴部隊的日偽軍,很快就被向前推進的黃連長一行打到了背側。

獨立團原本迂迴的部隊得知黃連長部大勝的訊息,軍心大振之下,加快進攻的步伐。

兩麵夾擊之下,日偽軍不敵,隻得無奈向縣城和一些據點方向後撤。

這就到了關門打狗的一步。

孔捷自然不會眼睜睜地看著已經被關進了門戶裡的日狗逃脫。

幾路早就準備就緒的部隊迅速從各個方向迂迴,準備一舉截斷日偽軍的退路。

孔團長的命令非常明確:

吃掉進入根椐地範圍內的日偽軍,一個不留!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