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推出孔五萬這個富可敵國的形象。

想要在根據地內外接收五萬災民,並安置妥當,讓大家可以做到長久的生存下去。

想要將原本的天災造成的災難,轉化為刺激經濟增長的人口紅利。

想要,想要……

這想要的一切都離不開一個字——錢。

有了錢,才能給災民們發工資,才能通過其他的後續手段,采購物資和糧食。

才能讓第一支隊根據地更加蓬勃地發展。

錢有多重要?

先前在總部開會的時候,孔團長這個大債主往那裡一站,一眾欠錢的,哪個敢吭聲的?

眼下,隨著時間的流逝,隨著第一支隊根椐地大門敞開,廣泛地接收本地以及外地災民以來。

後勤部部長董三和財務部部長徐輕年多次找到孔捷,有些憂慮地表示:

隨著災民的日益增多,即便是第一支隊家底豐厚,提前囤積了大量的糧食,恐怕也頂不住巨大的消耗。

第一支隊根據地上下,目前已經將近兩萬災民。

儘管大部分災民都已經安排了合適的工作,可眼下還冇有到秋收的時候。

大家填飽肚子,基本上靠的都是這段時間孔捷未雨綢繆的囤積糧。

再這樣繼續下去,糧食一旦耗空,對於大數量的災民來說,無疑是最恐怖的災難。

在指揮部召開的應對災民糧食短缺問題的會議上,孔捷表示:

“有消耗就得有進項,隻要進項充足,甚至是大於消耗,咱們就不怕冇糧食吃。”

“眼下還冇有秋收,隻靠咱們根據地的自我生產自然是解決不了問題的,所以還得想辦法從根據地以外的區域,將糧食等各類物資向根據地買入。”

“各方原有的買糧渠道繼續穩固,逐步擴大,另外再多想辦法打通更多的購糧渠道。”

“不管是**還是晉綏軍,包括偽軍,甚至是日軍,隻要是能用錢方便買到的糧食和物資,大家都不用猶豫。”

負責此事的李文傑則有些無奈道:“團長,是這麼說冇錯,但是,今年以來,各地災情越來越嚴重,包括周邊的國統區、日戰區災情也早已經蔓延過去。”

“好多地方自己區域內的糧食怕是都不夠吃了,根本冇有多餘的糧食賣給咱們。咱們多次提升價格,但這段時間以來,能夠收到的糧食數量依舊在銳減。”

“再加上日軍雖然大體上與咱們達成了停戰協議,可私底下一直在出手阻撓咱們根據地對糧食的收購。我擔心再這樣下去,咱們根據地周邊,陽泉、壽陽、平安等各大縣城裡能夠流通的糧食很快就會耗儘。”

其他乾部也紛紛點頭,滿臉無奈。

這是眼下避不開的難題之一。

原以為是個很頭疼的問題,不想孔團長卻笑了起來。

孔捷說道:“我知道大家擔心的是什麼,是擔心咱們根據地周邊區域多餘出來的糧食,就算是全部被咱們買到根據地來也不夠吃的問題。”

“但是,大家明顯是進入了一個誤區。

什麼誤區呢?

實際上,糧食並不是不夠吃,哪怕眼下多省受災,上百縣城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旱災,很多土地荒蕪,幾乎顆粒無收。”

“可依舊是兩極分化,有人餓死,有人糧食卻多的吃不完。

為什麼?最大的問題還是分配不均的問題。”

“河南、河北、山西受災了,那四川、雲南、內蒙等地總冇有吧?”

“災情終究是聚集在某一塊兒的,隻要咱們可以想辦法將其他更遠地區的糧食物資調用過來,達到糧食的合理調用分配,咱們不愁糧食短缺的問題。”

說到這裡,孔捷直接敲定了方案:“支隊立刻挑選人手組成購糧小隊,加入部分戰士,以保證沿途安危,確保不被土匪騷擾,主要運輸人員由民工團負責。”

“北上過殺虎口,用上咱們早期便與內蒙方麵同誌的聯絡通道,收購糧食。”

“南下的路線從咱們的晉冀魯豫邊區走,打通運糧路線,陝西、重慶、雲南、四川等地,隻要拿錢能買到糧食的地方,都嘗試打通路線,由咱們的民工團乾部負責出麵購糧。”

說到這裡,孔捷又提醒了一句:“哦,對了,不要以咱們八路軍第一支隊的名義,而要以愛國富商孔五萬的名義去買糧。”

“這是大體的方向,其中的細節後續你們找政委商議。”

李文傑:“……”

會議結束之後,糧食會逐步出現短缺的問題,就這樣被孔捷輕描淡寫地解決了。

當然,實際操作可冇有孔捷說的這麼簡單。

就像孔捷說的,他隻是提了一個大概的方向。

真正實行起來,不管是打通運糧路線,還是後續的運輸、購買、聯絡賣方等等,每一項都需要有人操心,有人籌劃。

當然,這一切在孔團長看來那都不是事兒了。

不是還有政委文傑和參謀長老徐在嘛!

當天下午。

還是老地方,陽泉奉仙居,和尚率先偵查了一遍,確認地方安全之後,扮作百姓的孔捷在奉仙居三樓的包間裡,會見了美國商人約翰與喬夫斯。

這段時間,要說起約翰與孔捷的暗中較量。

很明顯,作為金主的孔捷,又很明白美國佬在英美租界的艱難處境,是穩坐釣魚台,占了上風。

m3衝鋒槍的圖紙,孔捷隻給了約翰2/3,目前還有核心的1/3被他握在手中。

孔捷留在天津的商人代表高強與朱緒明兩位同誌給孔捷傳來過訊息。

說美國佬故意待價而沽,想在出售工廠的價格上做文章,狠宰一筆。

前段時間,約翰為了達到這個目的,送來的幾批軍火的數量也都冇有達到孔捷的預期。

和孔團長玩小心眼兒,孔團長自然不會慣著美國佬。

明白約翰等人的處境與死穴的孔捷,當即傳了訊息給高強與朱旭明:

“穩住!美國佬想在臨走前訛咱們一筆,那咱們就坐等局勢轉變的時候,美國佬低價拋售,到時候咱們再用白菜價把美國佬手中的工廠、生產線等全部買下來,有他們哭的時候。”

眼下約翰和喬夫斯就快“哭”了。

他們國內已經隱隱傳來訊息,與日軍開戰在即,租界內不少聞風而動的商人已經開始低價拋售在華工廠,準備捲款撤回國內。

約翰原以為,孔捷對於他名下的在華工廠,對於他名下的一些製造軍火的生產線是勢在必得的。

結果,在他的故意拿捏下,孔捷反饋給他的態度卻是散漫隨意的,一點也不上心的意思。

大有你愛給不給,愛賣不賣的態度。

可整個津地,除了孔捷這個大金主之外,短時間之內,約翰也找不到其他有這麼大的胃口和魄力的買主。

這次約翰帶著喬夫斯著急忙慌地過來,就是想問清楚孔捷的態度,究竟什麼時候出手,收下他的在華日用生產工廠以及名下的各類產業。

見了麵,坐不住的約翰這次冇敢故意吊孔捷的胃口,稍微寒暄過後,直接開門見山地問道:

“徐(孔捷的化名徐子傑),我與租界內的許多商人都已經達成協議,他們都願意將在華的工廠拋售給你,價格方麵一切好商量,要求隻有一個,希望可以迅速進行交易。”

孔捷笑著活了一把稀泥,說道:“約翰,這事兒你怕是問錯人了,對租界內的生意方麵,我說了,一直是由高老闆和朱老闆負責。”

“徐,你就不要瞞我了,高先生和徐先生分明是聽你的安排!”約翰無奈道。

三兩句話下來,形勢不如人,還想在撤出租借之前撈一筆的約翰,徹底被拿捏住。

孔捷也冇有選擇咄咄逼人,而是笑道:“約翰,我想你應該知道我真正想要的是什麼。”

“軍火?”約翰問。

孔捷搖了搖頭,道:“與其買雞蛋,為什麼不直接買一隻能下蛋的母雞?”

“我要的是約翰你名下的軍火生產線。”

約翰見孔捷說這句話的時候眼神放亮,覺得終於又吊起了孔捷的胃口,回道:

“徐,你的胃口實在太大了,可你要知道,軍火的生產不像一些生產日用品的工廠,生產的成本是很昂貴的,如果你想買下我們在租界內囤積的軍火,甚至是整條生產線,你恐怕需要準備很多錢。”

孔捷笑了,笑得很燦爛:“約翰,你們美國佬但凡是個商人,似乎都喜歡插手點兒軍火的生意。”

“軍火生產線對於工業生產水平較為落後的我的祖國來說,自然稀缺,可對你們來說似乎不是什麼難事吧?”

“就我所知,你們國內的通用汽車內陸分公司、ibm、安德伍德打字機公司、洛克-歐拉點唱機公司等等,這些隨隨便便拉出來一個,貌似都具有生產軍火的能力。”

“這難道就是約翰你說的昂貴的生產成本。”

“在你們美國公司看來,弄一條軍火生產線出來的花費和難度,或許還比不上一條出產汽車的生產線吧?”

約翰聽得有些發愣,孔捷貌似對他國內的情況瞭解不少。

敗下陣來的約翰無奈地搖了搖頭,苦歎道:“好吧,徐,隻要你能拿出讓我滿意的價格,這一切都如你所願。”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