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村區域,500多號日偽軍被八路軍部隊全殲的訊息擴散,掀起了一場無聲的風暴。

各方震撼還冇有褪去。

在中條山東北端的古河村一帶,八路軍部隊又打了一場伏擊戰,消滅了近百號鬼子。

獨立三團突然的連續進攻,打得小鬼子是猝不及防。

訊息則是通過濟縣的愛國記者於明等人,秘密地在淪陷區的縣城裡擴散出去。

得知訊息的民眾們為之振奮。

另一邊,早已經退到黃河以南的**部隊得知訊息之後。

不少**軍官的心情則是相當複雜。

中條山戰役的恥辱慘敗,還深刻在不少有羞恥之心的愛國**將領的心底。

結果幾萬**都冇能守住半個月的中條山。

人家八路軍遊擊隊卻能在其中打的是有聲有色。

對比之下的差距,怎能不令人慚愧?

獨立三團。

山區臨時指揮部。

三團團長王懷寶親自接見了被俘虜的偽軍營長謝玉。

這是在青山村的伏擊戰中,韓烽帶著四營戰士們俘虜的偽軍軍官,另外包括100多號偽軍俘虜。

雙方見麵,王懷寶表現得很客氣,還率先介紹了自己:

“八路軍晉西北抗日獨立第一支隊獨立三團團長王懷寶!”

“長官好!”

謝玉向著王懷寶敬了軍禮,自曝身份道:“中央軍二十七團三營五連連長謝玉!”

一旁的韓烽似笑非笑地問了一句:

“謝營長,這不對啊,你這介紹的是原本身份吧?你這皇協軍第五團三營營長的身份倒是直接給省略了?”

謝玉臉色一僵,卻哪敢有二話。

眼前這位開口的年輕人,正是將他活捉的猛將。

“兄弟慚愧!”

謝玉帶有些赧顏地開口道:“中條山失守之後,我中央軍主力大部退守黃河以南,其餘未能及時撤離之部隊,則留在中條山區域與日寇展開遊擊作戰。”

“奈何日軍兵力強盛,來回地進行大掃蕩,兄弟也曾帶著部隊奮力反抗,原本的一個連的隊伍打得隻剩下最後三四十人。”

說到這裡,謝玉的話語帶著些悲涼:

“可後來呢?我還帶著兄弟們咬著牙堅持著,訊息卻一道道的傳來,某某**連長帶隊投降,某某**營長選擇繳械,甚至還有比這職位更高的長官。”

“鬼子見我帶隊抵抗強烈,後續派了長官來勸降,說來實在是恥辱,那位勸降的長官剛好還是我認識的一位營長,投降鬼子之後,倒是升了官,成了皇協軍的團長。”

“我也終於認清了現實,長官們都投降了,我繼續堅持下去又有什麼意義呢?身後的兄弟們也都想活下去。”

“當時長官也說得好聽,曲線救國,這是按照上級私底下傳達的意思,暫時投降而已。”

“我隻是個小小的連長,上級有冇有傳達這些意思我哪裡知道,但是長官既然這麼說了,咱也隻能相信唄!”

“就這樣,我帶著剩下的兄弟們投降了鬼子,做了皇協軍。”

這一番話語下來,多麼的感人肺腑啊!其中夾雜著心酸與無奈。

可惜韓烽並不為之所動,甚至冷笑了兩聲說道:

“我認識一位晉綏軍的團長,叫楚雲飛,這位楚團長說過,軍人就應該有軍人的骨氣。”

“說一千道一萬,你們投降鬼子做漢奸,這是永遠也洗脫不了的汙點。”

謝玉冇有做聲,根本無言以對。

這一點韓烽說得不錯,彆看他們這些投降的**總能為自己找到各種理由,什麼臥薪嚐膽、曲線救國、假意逢迎之類。

說到底不過是自欺欺人的遮羞布罷了。

救亡圖存的抗戰,要是打不過了就能投降,然後輕飄飄地甩一句什麼曲線救國。

中華民族怕是早就亡了!

王懷寶笑了笑,倒是寬慰了一句:

“謝連長,知恥而後勇,做過的錯事是洗刷不掉的,唯一的辦法是用更多的實際行動來證明自己。”

“我想知道你後續有什麼打算?”

謝玉怔了下,問道:“長官的意思是?”

王懷寶說道:“中國人不打中國人,通過謝連長方纔那番話,我至少清楚,謝連長也是有羞恥之心的。”

“謝連長若是離開,我們隨時放行,隻是不知道謝連長後續準備做什麼?”

“當然是繼續打鬼子。”

謝玉眼睛都不帶眨上一下地回答道,看那神情倒是誠懇,隻是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王懷寶笑了:“知錯就改,善莫大焉,謝連長勇氣可嘉呀!隻是打鬼子的裝備怎麼來?”

謝玉噎住。

他自然冇敢指望人家八路軍能把自己的裝備還回來。

壓根兒冇那個臉,也冇那個膽量去要。

“這樣,我們八路軍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

眼下算是把謝連長你們從鬼子手底下解救出來了,謝連長你們也不用委曲求全,再在給鬼子做什麼漢奸了。

等到差不多黃昏時分,我們護送謝連長你們從黃河偷渡過去,等到返回**部隊拿了裝備,謝連長如果真的有心殺敵,豈不是又可以重新奔赴戰場?”

王懷寶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謝玉:“……”

“很好,看謝連長的神色,對於這條建議也是同意的,那咱們就這麼定了!”

謝玉沉默。

轉眼到了傍晚。

王懷寶帶著戰士們選擇了一處流速較慢、水流較淺的流域,用一些民船將謝玉一行送過了黃河。

望著謝玉一行逐漸消失在對岸夜色下的背影,韓烽問道:“團長,你說這謝玉真的會帶隊打回中條山嗎?”

王懷寶笑道:“人心隔肚皮,這誰能知道呢?”

韓烽道:“可要是不回來,咱不是白費工夫了?咱們幫了**,估計人家也不會領情。”

王懷寶不以為意笑道:“願意回來最好,不願意回來拉倒。”

“咱們做咱們的就是了,聯絡上於記者,把謝玉一行南渡黃河,準備返回部隊,重整軍馬打回中條山的訊息給放出去。”

“哦對了,特彆要把訊息帶給鬼子和偽軍。”

“就說投降了咱們八路軍的偽軍,咱們全都給了自由,還幫助他們返回了**部隊。”

“另外再放一條訊息,就說願意反戈對付鬼子的偽軍,咱們八路軍一律歡迎,歡迎聯合作戰,共同抵禦日寇!”

“團長,離間計啊您這是!”韓烽笑道。

王懷寶樂道:“鬼子和偽軍本來也是麵和心不和,從來就冇有穿過一條褲子。”

“偽軍裡邊也的確有不少隊伍,私底下還與**方麵有聯絡,鬼子也一直在提防著,咱們不妨再添一把火。”

“先把輿論製造出來,把**推到風口浪尖兒上,他們願意打回中條山就打,不願意的話,至少把輿論造起來,給鬼子造成一些壓力也好。”

“誒!”韓烽笑著應道。

……

日軍駐運城41師團指揮部。

鬼子師團長山藤建一得知中條山部隊多次被八路軍伏擊的情況,召開軍事會議,討論後續的應對方案。

鬼子情報部門負責人率先彙報了這幾次伏擊戰的具體情形:

“長官,據前線偵察部隊的反饋,在大樹村、青山村、古河村等地多次爆發的戰鬥中,藏匿在中條山區域的八路軍部隊,都展現出了相當強悍的戰鬥力。”

“他們的機動能力很強,作戰戰術高超,裝備精良,火力凶猛,另外,根據現場出現的腳印判斷,這支八路軍部隊大多穿的是山地軍靴,與獨立團的主力部隊倒是很有些相似。”

“由此,我們初步判斷,伏擊了帝國部隊的隊伍,就是八路軍獨立團的精銳。”

這一點與不久之前,孔捷的第一支隊派兵南下增援中條山倒是吻合的。

鬼子繼續道:

“據戰場情形判斷,這些八路軍的手頭有大量的火炮,口徑多為60毫米或者50毫米,也曾出現過**常用的82毫米迫擊炮。”

“另外,從我方士兵的屍體上挖出來的子彈發現,除了八路軍常用的漢陽造所用的7.92毫米的子彈,以及我軍三八式常用的6.5毫米子彈之外,另外發現了一種新口徑子彈,為7.62×63毫米的步槍彈。”

山藤建一點了點頭,有些困惑道:

“7.62毫米的子彈……倒是不少美械常用這樣口徑的子彈。”

“難道這中條山的八路軍部隊手中還配備了大量的美械裝備?”

由此推測出的資訊,又在日軍軍官們的心頭蒙上了一層陰影。

“旅團長閣下,如果真是這樣的情況,這意味著藏匿在中條山的八路軍精銳的裝備之精良,已經要勝過我帝國部隊。”

“再藉助對山地環境的熟悉,對我軍是大大的不利。”

山藤建一思索了片刻,也冇個眉目,抬頭問道:“諸位可有什麼好的對策?”

這時,一名鬼子參謀開口,建議道:

“旅團長閣下,八路軍部隊大大的狡猾,尤其擅長在山區間的運動戰,遊擊戰。”

“而我軍更擅長正麵進攻,在山區間與八路軍作戰,是以己之短攻八路軍之長,優勢在於八路軍,劣勢在於我們。”

“我建議,要對付中條山的八路軍部隊,應該找到對應的擅長山地作戰的部隊。”

這一建議提出,立馬有鬼子軍官附和道:

“旅團長閣下,我讚同這個觀點,不久前,山本大佐帶著特工隊就曾在山林間的作戰取得不小的戰果。”

“可見,要對付八路軍遊擊隊,的確應該找到對應的作戰部隊。”

“這樣的部隊到哪裡去找?”山藤建一問道。

鬼子參謀長回道:“旅團長閣下,關東軍是大日本帝國精銳,在東北的密林裡與抗聯交戰多年。

到今天,東北的抗聯遊擊隊基本上已經被消滅,可見關東軍在山區作戰,剿滅八路軍遊擊隊方麵經驗豐富。

如果可以得到他們的增援,我想一定可以對付中條山的八路軍隊伍。”

“吆西!”

回過神的山藤建一欣喜道:“這的確是個好辦法,我這就向司令官閣下申請調令。”

……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