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自從孔捷派部隊南下。

獨立四團在團長王懷寶的率領下,抵達中條山區域,嘗試開辟抗日革命根據地,到目前為止已經一月有餘。

起初的作戰環境是最嚴峻的。

鬼子當時因為孔捷的故佈疑陣,錯誤地判斷中條山區域甚至有上萬的八路軍主力,於是在整箇中條山區域來回地進行梳篦式的大掃蕩。

好在王懷寶迅速並精準地判斷出局勢,將整支隊伍化整為零,一次又一次地跳出鬼子的包圍圈,在呂梁山、王屋山、中條山三點來回跳躍,與鬼子周旋。

日軍多次耗費人力為物力掃蕩未果,逐漸削弱了掃蕩的勢頭。

之後,王懷寶派出各營隊伍,分彆在中條山的前段、中段、末段打了幾次伏擊,消滅了幾百號鬼子。

慘重的傷亡令整箇中條山的日軍為之駭然。

藉助勝利的大勢,以及八路軍打了勝仗,在中條山區域民眾之間樹立起的威信。

王懷寶迅速抓住時機,就地展開對民眾的宣傳工作。

暗中建立抗日政權。

並在中條山的前段大樹村一帶、中段青山村一帶,以及末段古河村一段,開辟了三點的敵後根據地,作為開辟中條山抗日革命根據地的起始點。

用王懷寶的構想來說:

“三點永遠是最穩固的,起初咱們團長、丁團長加李團長三個團,共同構成三角形防禦工事,打造了晉西北鐵三角,愣是鬨騰的整個晉西北的鬼子寢食難安。”

“眼下咱們第一支隊又同樣打通了以牛口村為大本營,外加上中條山與冀中的三麵戰場。”

“咱們獨立四團同樣不能例外。眼下分彆從大樹村、青山村、古河村三點,嘗試開辟根據地。哪一天,這三點若是能夠相通相連成一片,整箇中條山抗日革命根據地的開辟也就算是成功了。”

最終,王懷寶按照自己的計劃,將自己的獨立四團一共分成三支獨立作戰單位。

其中由四營長韓烽率領的隊伍,原本就一直在青山村一帶活躍著。

並在不久前以一個營的兵力,消滅日偽軍五百餘人,並俘虜了以偽軍五團三營營長謝玉為首的一百多號偽軍。

王懷寶對於四營長韓烽的指揮能力是深信不疑的。

這可是連老團長孔捷都讚賞有加的年輕將領。

韓烽能夠帶著山地連,在中條山硬生生地靠著不到一個團的兵力,牽製住日軍兩個師團。

這樣的指揮能力堪稱驚人,足夠獨當一麵。

王懷寶便安排了韓烽,率領四營負責青山村抗日根據地的開辟。

大家分兵之前,團長王懷寶輕咳了兩聲說道:

“同誌們,這次一營負責中條山左段的大樹村一帶,四營負責中部青山村一帶,二營和三營負責古河村一帶根據地。”

“另外,咱們來中條山,除了開辟抗日革命根據地之外,還要儘可能地牽製住更多的日軍,為老團長他們在太行區域的發展爭取時間。為此,我想了想,咱們首先得從番號上下點工夫。”

“啥工夫呢?咱們要是叫一營、二營、三營,人家小鬼子一聽就知道,咱們頂多一個團的兵力,這不是主動暴露了實力是什麼?”

王懷寶這麼一說,言外之意不言而喻,其他三位營長還冇有回過神來,韓烽率先笑著回道:

“團長,你要這麼說的話,以後我四營就是中條山獨立第四團了!”

一營長頓時回過神來,大笑道:“好你個老韓,你這是自封團長呀!你這也太過分了,不行不行,你要是獨立第四團的話,那我一營必須是獨立第一團。”

“我二營是獨立第二團。”

“三營獨立第三團。”

夾在隊伍裡的兩位副營長,原新一團山地連連長張民:“……”

原新二團山地連連長杜忠成:“……”

這群老不要臉的。

果然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這些個營長的厚臉皮簡直像是一脈相承。

好傢夥,就這一會兒工夫,四個營長搖身一變就成了四位團長了。

四個營愣是變成了四個團。

那王團長呢?

下轄的四個營都成了團,你丫的該不會學著孔團長也當起支隊長吧?

思緒還未停歇,杜忠成和張民果然就聽到王懷寶不鹹不淡地說道:

“既然如此,那就這麼定了,從今日起,在成立臨時支隊指揮部,以後咱們獨立一團到四團,就在中條山紮根了。”

“四個團的主力擺在中條山一帶,我看他小鬼子能睡得好覺嗎?”

張民:“……”

杜忠成:“……”

兩人一臉懵地琢磨著,要是讓孔團長知道了眼前的情形,會不會跳起來狠狠地踹王團長一腳。

這可很有點拉山頭的嫌疑。

王雷虎和沈泉要是聽說了,肯定要罵娘。

奶奶的,這纔多大會兒工夫,你老王就趕到咱倆前麵去了?

當然,實際上這一團、二團、三團、四團的編製,就是個噱頭,為了麻痹日軍的判斷罷了。

平時大家聚在一起,該是營就是營,該是團就是團,這一點是不能亂來的。

就這樣,獨立四個團兵分三路。

一營,或者說中條山獨立第一團,駐紮在大樹村一帶。

韓烽率領四營駐紮在青山村一帶。

二營和三營則是在古河村一段。

並對外宣稱番號,分彆是獨立一團、二團、三團、四團。

由王懷寶負責統帥的支隊指揮部,為了便於左右的聯絡,則是落在青山村一帶。

王懷寶的獨立四團下南下中條山的時候,全團兵力也就一千三百餘人。

當時韓烽三人率領的山地連的兵力,也有一千餘人。

眼下三個營劃分調整之後,每個營差不多在八百左右兵力。

當然,眼下中條山根據地還冇能壯大起來,底蘊遠不如在牛口村的第一支隊。

連第一支隊內部,都在孔捷的號召下開始精兵簡政,獨立四團自然也不會例外。

這次分兵三處作戰,其實也是為了減小區域性區域供養部隊的壓力。

要不這兩千多部隊全部聚集在一個地方,即使不被鬼子剿滅,也遲早得活活餓死。

部隊精簡之後勻出來的一些老兵,王懷寶將他們安排在中條山一帶的一些村莊裡,暗中組織民兵部隊,並按照此次帶來的民兵訓練手冊,憑藉著往日的練兵經驗,訓練村莊裡的民兵。

作為主力部隊的預備役,隨時可以補充兵員,並調動當地民眾抗日的積極性。

同時,民兵還可以擔起保衛村莊、抵抗土匪騷擾等重任。

另外精簡出來的一些隊伍,則是成立敵後武工隊,為民眾們撐腰,與日偽軍周旋。

卻說另一邊,韓烽曾在青山村一帶伏擊了五百餘日偽軍。

全殲日軍之後,俘虜了偽軍五團三營營長謝玉為主的一百餘皇協軍。

後來韓烽和王懷寶一商量,幫助謝玉等偽軍在黃昏時分偷渡過黃河,返回了黃河南部的**陣營。

當時,那謝玉還信誓旦旦地表示,返回部隊之後,他會繼續帶領戰士們抗戰殺敵。

接下來的事實倒是冇有讓韓烽和王懷寶失望。

“團長,黃河渡口區域傳來訊息,說是這個謝玉返回部隊之後,被重新任命為營長,最近正帶著部隊駐紮在南岸與日軍對峙呢!”

“哦,對了,前兩天這謝玉還派了兩名通訊兵,偷渡過黃河與咱們接觸,傳來訊息說,咱們如果有後續作戰行動,他隨時可以策應。”

四營……獨立四團指揮部,韓烽笑著對王懷寶說道。

王懷寶樂道:“有點兒意思,這謝玉冇當逃兵,倒還有點兒血性。”

“對了,四團長,咱們把訊息放出去,說偽軍隨時可以與咱們聯絡,重回**之後,日偽軍那邊什麼反應?”

韓烽愣了一下,這才轉換過來自己這突然的四團長的身份,回答道:

“二鬼子怕死,見風駛舵,喜歡當牆頭草,不見到確定的風向,他們是不會輕易選擇倒戈的,所以最近主動來和咱們接觸的偽軍倒是冇有。”

“不過,離間計倒是起了些作用,鬼子很明顯不太放心偽軍,自從咱們把訊息放出去之後,鬼子在一些據點、炮樓裡分派的日軍的數量要多了一些。”

“特彆是一些炮樓,鬼子更是直接把偽軍安排到二層、三層,就怕咱們私底下和偽軍接觸,偽軍會裡應外合,幫助咱們攻打炮樓。”

王懷寶笑道:“要的就是這樣的效果,鬼子那邊一亂,咱們就可以趁機發展根據地了。”

……

------題外話------

釋出時間錯了……額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