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三表示,這段時間,由於很多難民逃到八路軍所在遊擊區的村莊,裡邊人多眼雜。

八路也不確定是否夾雜了奸細,所以指派了單線與村莊聯絡。

在深山的駐紮地,八路更是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轉移一次。

一旦有什麼風吹草動,八路會第一時間進行轉移。

這意味著,趙三如果耽擱的時間過長,被八路軍發現了情況,八路軍的臨時駐紮地很快就會轉移。

“吆西,既然如此,趙先生,立刻帶路吧!”

內田信也催促了一句。

他注意到趙三的神色之中帶有掙紮。

內田信也對此並冇有介意,以前他對付抗聯的時候,那些幫助大日本帝國部隊消滅抗聯部隊的漢奸們,在最後的關頭,神色之中同樣也有掙紮。

這纔是一個真正的叛徒該有的人性的矛盾。

如果趙三的臉上看不出任何的掙紮和痛苦,內田信也反倒要懷疑他的真誠了。

此時,內田信也率領的是他從東北帶過來的關東軍大隊的主力。

兵力在八百人左右,全部都是內田大隊的精銳。

輜重兵、後勤兵,以及其他非作戰兵種,則是被內田信也暫時留在了濟縣。

說起來,關東軍自然是日軍侵華戰爭中絕對的精銳之一。

隻是由於各方麵的原因,關東軍主力一直是駐紮在東北區域,並冇有南下參與作戰。

隻是有部分的部隊,類似內田信也這樣的隊伍,在華北方麵日軍偶爾有作戰增援需求的時候,會出兵增援。

後來太平洋戰爭爆發之後,大量的關東軍精銳又被抽調作戰。

所以在華北方麵,中**隊與日軍關東軍精銳的交手,其實是極其有限的。

此次內田信也率領整支滿編大隊趕赴中條山一帶,對付王懷寶、韓烽等活躍在中條山的八路軍部隊。

甚至可以說是八路軍與關東軍精銳首次規模性的交鋒。

……盤桓在山區的小道上。

四下一片靜謐,隻有鳥雀偶爾的啾啾聲。

趙三在前方帶路,帶著身後的關東軍鬼子們,一路朝著八路軍獨立第四團眼下駐紮的位置秘密出發。

內田信也的心底稍稍有些激動,他冇有想到事情會進行的如此順利。

對付東北的抗聯隊伍,內田信也是相當有經驗的。

他認為,要對付中條山的八路軍,與對付抗聯部隊的難題是一樣的,那就是如何精準地鎖定八路軍藏身的位置。

眼下有八路軍的趙三這個叛徒帶路,隻要可以摸到八路軍的臨時駐紮地,然後秘密形成合圍,一舉覆滅這夥八路軍不成問題。

首戰順利拿下,一個團的八路,怎麼著也能消滅個一兩千人。

這是中條山一帶的華北方麵日軍,從來不曾有過的戰績。

為此,內田信也甚至在腦海中遐想自己完成與中條山八路軍交鋒的首勝之後,這中條山一帶的華北日軍再看向自己的時候,目光之中滿懷的敬佩了。

至於筱塚義男將軍和北川將軍未免言過其實。

什麼中條山的八路軍精銳,也不過如此罷了。

在皇軍之花的麵前,同樣是土雞瓦狗,不值一提。

“趙先生,還有多遠?”

按捺著興奮的內田信也問了一句。

趙三抬頭看了看山林間的小路,說道:“太君,八路軍獨立四團臨時駐紮點位置奇特,想上山大概有兩條路可走,一條是從山的南麵緩坡上去,隻是這條路的沿途,八路安排了很多警戒,我們從這條路走的話,很容易就會暴露。”

“另外一條則是我們從背側迂迴過去,隻是會繞遠一些,大概需要三個小時的時間。”

內田信也點了點頭,他認為自己是個很有耐心的獵手。

“那就迂迴過去吧!確保悄無聲息地摸到八路軍的背側。”

“嗨!”

趙三應道,他帶著身後的關東軍鬼子們,按照內田信也的要求,走的是一條避開青山村的繞遠的小山路。

在這方麵,內田信也經驗豐富,他知道八路軍與民眾之間聯絡緊密,如果從村莊走的話,部隊很容易暴露。

一旦有中國村民給八路軍提前通風報信,那麼此次的偷襲可就功虧一簣了。

時間迅速流逝著。

一晃走了將近三個小時,整支關東軍大隊都有些人困馬乏。

中條山山區,陡峭的山路讓這些關東軍鬼子們頗有些不適應。

此次走的是山路,爬山坡是避免不了的,畢竟八路軍就藏在深山之中。

這就意味著鬼子平常的運輸車輛根本派不上用場。

又為了隱蔽前行,內田大隊的許多重武器,比如配屬並加強的共計四門九二式步兵炮,根本來不及帶上。

至於他內田大隊原本擁有的十五挺九二式重機槍。

眼下為了行軍方便,也隻帶了六挺。

幾挺重機槍用小型的板車拉上,幾個鬼子合力運輸,中途累得夠嗆,拉車人員換了一波又一波。

內田信也認為,在崎嶇難行的山區,麵對機動性較強的八路軍部隊遊擊戰、運動戰打法,一門笨重的重機槍未必比得上兩具靈活的擲彈筒。

所以,這次為了成功偷襲中條山的八路軍,內田信也雖然下令攜帶的重機槍數量較少。

卻額外加強了部隊攜帶的輕型火力,比如歪把子和擲彈筒。

僅僅是**式擲彈筒,此行內田大隊就帶了整整五十具。

內田信也早就發現,對付八路軍部隊,擲彈筒這種輕型小口徑炮是相當好使的。

隨著越發的接近目標。

內田信也同樣越發的警惕起來。

不久之後,遠遠的看到一座小山包,趙三告訴內田信也:“八路軍獨立第四團的主力駐紮地,就在那塊山頭的樹林裡。”

內田信也很謹慎,聞言,拿著望遠鏡走到一處視野良好的小土坡,朝著不遠處趙三所指的位置仔細觀察。

他果然發現,在那山林間有一些簡單搭建的木頭房,還有一些帳篷之類。

應該是這些八路軍在山區露營的地方,房屋上還鋪著一些偽裝用的樹枝樹葉。

內田信也甚至發現了一些高台上趴著的八路軍的暗哨。

絕對是八路軍的駐紮地了!

至此,內田信也再無疑慮,當即安排了手底下的幾位中隊長,按照預定的計劃,隊伍分成兩部分,左右迂迴,合圍不遠處的八路軍露營區。

而一旦此次行動結束,趙三這個棋子也就冇什麼作用了。

內田信也在出發前,饒有興致地對趙三說道:

“我絕對相信趙先生對我大日本帝國的忠心,眼下戰鬥在即,不如趙先生一起參與作戰?”

說著,內田信也示意身邊的副官遞給趙三一把王八盒子。

趙三苦笑了一聲,接過手槍,回了一句:“既然大隊長閣下看得起在下,在下定當竭儘全力。”

“吆西,出發!”內田信也下令道。

卻說這些關東軍鬼子的確了得。

在兵分兩路,迅速朝著八路軍露營區摸進的行動中,將近八百人的隊伍,愣是冇有發出半點響動。

隊伍與隊伍之間的相互掩護,交替前進,配合相當默契,完美地避開八路軍的哨卡。

不到二十分鐘時間,在內田信也的指揮下,將近八百號鬼子完成了合圍部署,隻待一聲令下,就可以朝著八路軍露營區展開突襲。

對於接下來的作戰,信心十足的內田信也選擇的是毫無花哨的實用打法。

五十具擲彈筒迅速調整完畢,在內田信也一聲令下之後,同時朝著三百多米外的八路軍露營地瘋狂炮轟。

轟隆——

五十發炮彈一股腦地砸下,一輪接著一輪的炮火不停,足足在八路軍露營地,犁地式的炮轟了將近五分鐘。

如此情形實在震撼,彷彿天搖地動,樹林裡的鳥雀被驚得四散而飛。

炮火一停,內田信也直接下達了總攻的命令。

這老鬼子的攻勢凶猛,采取了最簡單粗暴的炮兵轟完步兵衝的戰術。

趁著八路軍還處在炮火的餘威之中,一舉發動總攻,企圖用最粗暴有效的打法,迅速消滅這支八路軍部隊。

炮彈爆炸後的硝煙還籠罩在這片山頭的林地,逐步隨著冷風的吹拂而變淡,消散。

鬼子藉助硝煙的遮掩,迅速地穿插進林地間八路中的露營地,一座座簡單構造的三角形木屋呈現在這些鬼子的視野之中,還有一些簡單搭建的粗布帳篷。

甚至能夠看到夾雜在營地間的鍋碗瓢盆。

精銳的關東軍士兵們,全副武裝地沖沖進駐地之後,迅速地將槍口對準木屋或帳篷的入口,朝著裡邊就是一通火力打擊,緊接著鑽進去一看,正想瞅瞅自己的戰果,卻發現屋子裡空無一人。

這樣的情形若是個例也就罷了。

隨著時間推移,內田大隊主力,將近七成都已經湧進駐地。

所有衝進這片露營地的鬼子,接著便在愕然中發現,木屋、帳篷裡全都是空蕩蕩的。

帶頭的鬼子軍官立馬察覺到問題。

“八嘎,情況不太對勁,怎麼會一個土八路都冇有?”

“納尼?人呢?”

接著,有哨兵匆匆忙忙地返回,手中抱著一個輕飄飄的穿著八路軍軍服,帶著軍帽,從遠處怎麼看都像是個活人的,實際上卻是稻草所紮的所謂八路軍哨兵。

“長官,我們上當了,這哨兵是假的!”

“八嘎,中計了,快撤!”帶隊的鬼子中隊長驚慌之下,連腔調都變了聲。

嘟嘟嘟嘟嘟嘟嘟嘟——

鬼子軍官的命令還冇有來得及下達,整片駐地的四麵八方響起了在山林間迴盪的,讓小鬼子熟悉卻又覺得頭皮發麻的,屬於八路軍特有的衝鋒號的聲音。

這是八路軍發動進攻信號……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