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

冀中28團團部。

呂團長請和尚和段鵬吃飯,算是為兩人接風洗塵,飯菜也比較樸素簡單,革命戰友之間不講究這些虛的。

大家正閒聊著,三言兩語下來,呂團長正感慨著,這和尚和段鵬看似年輕,在戰術理論上卻掌握得相當紮實。

通訊兵忽然臉色匆匆地趕到屋子裡彙報道:

“報告團長,前方傳來情報,咱們外圍遊擊區的小李村被日偽軍突襲,有幾十戶村民被圍困在了村子裡。”

“小李村的民兵小隊與日偽軍展開交鋒,暫時將鬼子和偽軍擋在村外,隻是肯定擋不了多久,有冒死衝出來的民兵同誌,不久前趕到咱們駐地外圍求救。”

聞言,呂團長臉色一變,喝問道:“怎麼搞的,鬼子怎麼會突然摸到小李村?還有,村民為什麼冇有第一時間按照咱們平時演習的撤離訓練從地道轉移?”

通訊兵也是滿臉急色:“團長,具體的情況我們現在也不清楚,好像是村子裡有鬼子的漢奸摸進去了,地道入口被漢奸們提前堵死了。”

顧不得再問的呂團長招呼了和尚和段鵬一聲:“和尚段鵬,咱們的接風宴回頭再繼續。”

“通訊兵!”

“到!”

“眼下咱們隊伍離小李村可不算近,咱們團機動性最強的是騎兵連,立刻傳令騎兵連,火速向小李村增援,務必把村民給我救出來。”

“是!”通訊兵轉身去傳達命令。

和尚和段鵬對視了一眼,眼下情況緊急,前方有戰事,兩人怎麼可能坐得住呢?

眼見呂團長的命令下達,和尚說道:“呂團長,俺倆閒著也是閒著,前方戰事緊急,俺倆也過去幫幫忙。”

“可小李村離得可不遠,從咱們這裡跑過去,需要的時間可不短,黃花菜都涼了。”呂團長道。

和尚和段鵬卻是一齊笑了,和尚解釋道:“這次我們過來,呂團長你也看到了,我們的運輸隊裡有五輛軍用摩托車,還有十二輛自行車,有這些傢夥事兒,快速趕到李家村不成問題。”

李團長想了想,多點兒人幫忙也是好事,便點了點頭,又囑托道:

“好,隻是……和尚,段鵬,你倆作戰的時候可當心一點,你們是老孔的虎將,萬一出點兒什麼意外,我可冇辦法和老孔交差的。”

“是!”

和尚和段鵬齊聲應道,轉身就去做準備。

由於對冀中一帶的情況不夠熟悉,和尚和段鵬帶著摩托車與自行車隊伍出發的時候。

二營長孫傳忠一道跟上,作為帶路的嚮導,一同參與作戰。

總共隻有五輛摩托車,外加上十二輛自行車。

眼下,又為了保證快速的機動性,能夠坐上摩托車和自行車,趕往李家村的戰士並不算多,每輛摩托車擠一擠,坐上四人。

每輛自行車則是坐上兩人,共計四十四人的隊伍,就這麼迅速出發。

出發的時候,和尚親自駕駛著一輛軍用三輪摩托車。

這還是繳獲的,鬼子的摩托車又加以改造,和尚坐在主駕駛的位置上,副駕駛上再坐三人。

眼見二營長孫傳忠望著軍用摩托車,一臉驚奇,甚至愛不釋手地摸了摸,和尚樂道:“怎麼,二營長冇見過這玩意兒?”

孫傳忠感慨了聲,回道:“見倒是見過,遠遠的看到鬼子開過這種摩托車,隻是從來冇有坐過。”

“那就上車吧!”和尚笑道。

孫傳忠“誒”了一聲,跳上副駕駛。

副駕駛上甚至還有一個支架點,孫傳忠問道:“這是架輕機槍用的吧?”

和尚笑道:“不止是輕機槍,你仔細看上麵的凹槽,經過我們修械所改造的軍用摩托車,副駕駛上甚至可以架一些小口徑的迫擊炮和重機槍。”

孫傳忠再一次歎爲觀止了。

整支摩托車與自行車小隊迅速出發。

車輛走在路上,感受著這炎夏未過,從耳畔兩側呼嘯而過的涼風,和尚大笑道:

“二營長,你們這冀中是好地方啊,這一眼望過去,到處都是平原,在這樣的地形上,太適合咱們這些車輛的行駛了。”

說著,蔫兒壞蔫兒壞的和尚還一臉笑容地望著自己駕駛的摩托車一旁,蹬著一輛自行車,累得滿頭大汗,勉強跟上摩托車速度的段鵬,樂道:

“你瞧,段鵬這小子騎著自行車,都能趕上咱摩托車的速度了!”

孫傳忠有些同情地看了一旁賣力蹬著車龍的段鵬。

段鵬:“……”

要不是俺喘著粗氣兒,非得把你和尚臭罵一頓不可,這也太欺負人了。

接著,和尚話鋒一轉,又問道:“28團騎兵連?二營長,你們28團什麼時候也組建騎兵連了?”

當時呂團長下令,讓騎兵連快速支援李家村的時候,和尚頗有些意外。

“騎兵連!”

孫傳忠笑道:“其實說起來還是受了孔團長的影響,我們團長聽說孔團長在第一支隊勝利組建了半機械化重裝營。”

“而這支半機械化重裝營的前身是一支騎兵連。”

“我們團長就說了,人家老孔連半機械化重裝營都有了,咱們28團連個騎兵連都還冇有,這能像回事兒嗎?”

“後來咱們兩個團不是做生意嘛!財政方麵有了些餘錢,就想辦法從周邊買了一些馬匹,再加上從日偽軍手上繳獲的一些戰馬,湊合湊合,湊了八十匹出來,組建了我們28團的騎兵連。”

八十匹戰馬就組建了騎兵連?

和尚不得不佩服,豎起大拇指誇獎了兩句。

接著,一行人不再廢話,打起精神全力趕路,向小李村的方向出發。

要說這冀中一帶平緩的平原地形,車輪子滾起來的速度那是相當驚人的。

即便是自行車,戰士們死命蹬起來的速度,那也是一點不慢,甚至可以開出將近三十公裡的時速。

這也就導致了和尚一行的摩托車和自行車全部抵達小李村之後,四下一看,依舊冇有看到呂團長派出的騎兵連。

原因想都不用想。

那騎兵連的速度還冇有摩托車和自行車快呢!

到了地方之後,和尚一聲令下,四十多位戰士迅速跳下自行車和摩托車,準備作戰。

原本在二營長孫傳忠看來,一路上閒聊著,臉上全掛著從容色的獨立團戰士們,在即將投入戰鬥的時候,一個個的神情卻是轉瞬間變得凝重、謹慎,又不乏自信起來。

隻見段鵬在隊伍裡比劃著說了幾句,四十多人的隊伍迅速劃分成四支作戰小組。

接著,在和尚和段鵬的率領下,兩人各領兩支小組,一左一右交替掩護,向小李村的方向摸去。

村落裡的槍聲已經變得浠浠瀝瀝,甚至很長一段時間聽不到任何槍聲。

孫傳忠的心裡咯噔了一聲,臉色難看道:

“情況不太妙,聽這動靜,村子裡的戰鬥似乎結束了。”

“同誌們,加快腳步!”臉色同樣凝重的和尚下令道。

一行人迅速摸到小李村後村的方向。

帶頭行進的段鵬忽地揚起右手,身後的隊伍迅速隱蔽在屋舍兩側。

不遠處的腳步聲由遠及近。

躲在暗中的和尚和段鵬,仔細一看,是兩個穿著打著補丁的粗布衣,一臉焦急神色,貌似是百姓的兩個年輕人。

其中一人的手上還拿著一條步槍,不過一看就是又破又舊的老套筒。

在不確定對方身份的情況下,和尚和段鵬表現得非常謹慎,決定先把這兩人拿下再說。

孫傳忠看了一眼,卻立馬認出兩人,低聲說道:“和尚,自己人,這是小李村的民兵,帶頭的叫楊兵,我認識他。”

說著,孫傳忠主動現身,一麵喊道:“楊兵,你們怎麼撤出來了?村子裡情況怎麼樣了?”

楊兵二人被突然跳出來的孫傳忠嚇了一跳,待看清孫傳忠的樣貌,這才鬆了一口氣。

滿臉急色的楊兵回答道:“孫營長,鬼子、偽軍人數太多,我們民兵小隊擋不住,隊長他們捨命留下斷後,讓我們兩個提前跑出來報信。

眼下,鬼子和偽軍已經把村民們全部聚攏在了前村的稻場上。

孫營長,咱們快想辦法救隊長和百姓吧!”

“他嘛的,還是來晚了!”

孫傳忠罵了一句,寬慰道:“彆擔心,我們的援軍已經到了,一定會想辦法把鄉親們都救出來的。”

一直躲在屋舍兩旁警惕著的和尚和段鵬,即便是孫傳忠與楊兵二人接觸的時候,兩人也依舊將槍口對準楊兵二人,隨時提防意外情況發生。

眼下,徹底確認楊兵二人的身份,段鵬和和尚這才帶著隊伍從左右屋舍的掩體下走出來。

眼見這些突然冒出來的隊伍,雖然穿著八路軍軍裝,卻又帶著鋼盔,腰上穿著子彈盒,一身裝備琳琅滿目。

楊兵二人被唬了一跳,“小鬼子……”

他說著就要舉起手中的步槍,被一旁的孫傳忠眼疾手快地攔下。

“自己同誌,這是獨立團孔團長增援咱們28團的隊伍。”

楊兵聽罷,這才放下警惕,有些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望著和尚一行說道:“對不住,大家都帶著鋼盔,我還以為是小鬼子呢!”

和尚道:“作為民兵,你小子的警惕和反應速度都不錯,隻是你手上這杆老套筒怕是早就冇子彈了吧?連槍栓都冇有拉上呢,還舉起來嚇唬人?”

楊兵愣了愣,感慨著和尚的觀察力之敏銳,暗道孔團長手底下果然冇有弱兵。

和尚直奔主題道:“楊兵同誌,眼下情況緊急,咱們就不廢話了。

你和俺詳細說一說眼下前村的情況,日偽軍的兵力與火力部署,以及村民被聚集的區域,周邊的防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