麵對和尚一連串的問題,楊兵看向孫傳忠。

孫傳忠道:“你小子彆看我,眼下咱們團裡的騎兵連還冇有趕到,這次首先增援過來的可是咱們獨立團的同誌。”

楊兵點了點頭,思索片刻之後回答道:

“根據我們與日偽軍的交鋒判斷,鬼子有一個小隊左右的兵力,再加上偽軍的話,有一百多號人。”

“重武器暫時冇發現,但是鬼子手上的機槍和擲彈筒很厲害,隊長帶著我們阻擊日軍,我們二十多位民兵,一個交鋒下來,就傷亡了將近一半。”

“後麵隊長讓我們分散,各自為戰,依托著屋舍阻擊日軍,這才勉強堅持到了現在。”

和尚點了點頭,直接蹲在地上,將一根樹枝遞給楊兵:

“畫草圖,俯視的平麵圖,詳細的標註出稻場在小李村的具體位置,還有周邊的一些簡單的地形情況,包括有哪些小路,有多少屋子。”

一旁的段鵬則是默契地安排了幾位戰士,向村落的各個方向去偵察情況。

同時派出警戒哨,以確保四周安全。

楊兵按照和尚的意思在地上畫著草圖,一旁的孫傳忠對於小李村也瞭解一些,輔助著標註位置。

百姓們被鬼子聚集所在的稻場的位置,很快便清晰地在草圖上呈現了出來。

和尚分析道:“稻場在前村左側,離咱們這裡還有一裡多路,鬼子肯定在周邊佈置了警戒。”

“咱們貿然接近的話,肯定會打草驚蛇,鬼子一旦拿百姓當人質,咱們可就被動了。”

二營長孫傳忠讚同道:“不錯,看樣子,咱們隻能想辦法悄悄摸過去,先把稻場周邊的警戒乾掉,把百姓提前救出來再說。”

和尚沉默了片刻,忽然說道:“二營長,類似眼前這樣,鬼子故意聚攏百姓的情況,以前發生過冇有?”

孫傳忠想了想,回答道:“的確也有過,鬼子當時甚至拿百姓作為誘餌,咱們戰士去搭救之後,反倒遭到了鬼子的伏擊,百姓也傷亡了不少。

後來咱們各村都提前挖設了地道,並做了緊急撤離演習。

之後隻要加強警戒,鬼子過來之前提前轉移,這樣的情況倒是再冇有發生過。”

說到這裡,孫傳忠也回過神來。

“和尚,你的意思是這有可能是陷阱?”

和尚點了點頭,說道:“這是明擺著的事情,隻有一百多號日偽軍,鬼子手上連重武器都冇有,對付民兵隊伍還成,可咱們的主力一旦抵達,這些鬼子偽軍難道是在這裡等死不成?”

“小鬼子不會不清楚,這裡是咱們28團的遊擊區。”

“那麼,他們敢這麼做隻有一個可能,這是他們提前設下的陷阱。”

“這段時間冀中一帶,鬼子大量的動用坦克和裝甲車之後,咱們冀中各部被迫暫避鋒芒,選擇利用地道轉移,躲避日軍的進攻。

小鬼子這是想用百姓作為誘餌,把咱們從地道裡頭給引誘出來,再一舉殲滅,這是狡猾的鬼子常用的卑鄙手段。”

想到這裡,和尚看向段鵬,說道:

“段鵬,咱們得想辦法在村子周圍仔細偵查偵查情況,我懷疑鬼子會有主力埋伏在附近,就等著咱們的增援部隊自己跳進包圍圈。”

“好,俺親自帶隊去偵察!”

段鵬說著,扭頭便帶了幾個戰士從後村方向離開,向村子附近的一些地區潛伏偵查。

和尚和孫傳忠繼續計劃著,要如何利用眼下有限的人手,把百姓們從稻場裡救出來。

這時,段鵬先前安排在後村方向的警戒哨,忽然返回彙報道:“報告連長,我們在後村一裡路外發現了28團的騎兵隊伍。”

“這個孫大平,騎著馬也能跑得這麼慢,可終於到了!”孫傳忠忍不住埋汰了一句。

和尚聞之,心思急轉之下說道:“二營長,有辦法了,咱們先和騎兵連的同誌碰麵再說,一會兒行動還需要咱們騎兵連的幫忙。”

“好!”孫傳忠應道。

打定了主意,一群人迅速在後村區域見到了率隊趕來的28團騎兵連連長孫大平。

雙方碰麵,和尚有些感慨,還真是無巧不成書,咱獨立團騎兵連連長孫德勝姓孫,你28團的騎兵連連長,好傢夥,也姓孫!

和尚不知道的是,當時呂團長組建騎兵連,挑選騎兵連人選的時候,軍區司令員那邊表示,騎兵人纔有兩位讓呂團長選擇。

呂團長便聽著兩人的履曆,當聽到孫大平的時候,剛聽了個名字,便直接拍板道:“司令員,不用挑了,就孫大平同誌了!”

司令員當時是一臉困惑,就問為什麼?

呂團長解釋道:“老孔的第一支隊當初組建的騎兵連,連長也姓孫,叫孫德勝,眼下人家都打造出半機械化重裝營了。”

“咱也弄個姓孫的當騎兵連連長,這都是姓孫的,總不能比誰差了吧?”

司令員當時在電話的另一頭沉默了許久。

接著就感慨了一句:“咳,這孫大平也夠倒黴的,還冇上任呢,你就給人家定了這麼大的目標!”

回到眼下,卻說這孫大平也是個雷厲風行的性格。

聽二營長和和尚說完小李村眼下的情況,村民被小鬼子們控製在了稻場區域。

孫大平當即表示道:“二營長,眼下救人要緊,我們騎兵速度快,直接從村外左右穿插過去,從背側打日偽軍一個措手不及,把鄉親們救出來。”

孫傳忠道:“胡鬨,眼下的情況冇有你想的那麼簡單,咱們和獨立團的同誌們好好合計合計,再商量怎麼協作救人。”

孫大平看了和尚一眼,道:“魏連長,你們停在山腳下的摩托車和自行車我們來的時候也看到了,真冇想到你們那玩意兒跑的比我們的戰馬還快。”

“要說這喝油的就是比吃草的厲害。”

他又問道:“隻是我看那些車的數量不多,魏連長,你們這次過來的人應該不多吧?”

和尚點了點頭,“隻有差不多一個排的兵力。”

“這點兵力太少,魏連長,你們獨立團的同誌們遠道而來,這次的主力必須交給我們騎兵連。”孫大平帶著些霸氣的口吻說道。

“那孫連長想怎麼做?”和尚問道。

孫大平毫不猶豫地回答道:“我將騎兵連分成兩部,從前村左右穿插偷襲日軍背側,魏連長,你們人少,就輔助作戰,順著後村方向想辦法救援百姓。”

和尚道:“鬼子在前村一定佈下了防禦工事,機槍擲彈筒嚴正以待,孫連長,你們騎兵如果貿然發起進攻的話,傷亡肯定無法避免。”

孫大平笑了,笑得很燦爛,他認為和尚大概是不明白什麼叫做騎兵戰術。

他解釋道:“魏連長請放心,自從熱武器誕生,屬於騎兵衝鋒的時代已經一去不複返了。”

“我們騎兵連不會傻傻的用血肉之軀向著鬼子佈滿了機槍火力的陣地衝鋒。”

“現在是槍騎兵的時代,上馬奔行,下馬作戰,這纔是主流,我會率領騎兵連迅速穿插過去,下馬與日偽軍展開交鋒,拖延到魏連長你們成功把百姓救下來之後,再及時乘馬撤離。”

和尚卻是搖了搖頭,道:“孫連長,俺雖然不是騎兵,但俺和俺們第一支隊半機械化重裝營的孫營長聊過騎兵戰術的未來。”

“孫營長表示,這騎兵作戰,一定要根據不同的作戰情形,靈活應用,隨時調整戰術。”

《基因大時代》

“戰場上從來冇有最好的戰術,隻有最適合的戰術。”

“你們槍騎兵的這一套,利用戰馬快速運行到某一區域,然後下馬作戰,這在大多數情況下的確是很實用的,戰馬隻是起到一個快速運輸兵力的作用。”

“可眼下的情況不同,俺就怕你們騎兵與戰馬分離之後,鬼子會迅速將你們兩方的聯絡掐斷,到時候想撤都撤不出來。”

“這怎麼會?”孫大平並不讚同和尚的觀點。

二營長孫傳忠處在中間,也有些難辦。

這騎兵連是直屬團部指揮,他雖然是營長,也不好強行讓孫大平配合和尚的作戰計劃。

三人正僵持著,警衛連的電台兵迅速趕到和尚身旁,彙報道:“報告連長,段隊長傳來通訊,村南一公裡外發現了日軍藏在山林間的伏兵!”

“啥,有伏兵?”孫大平心底一驚。

他看到了警衛連的這位電台兵背上揹著的小型短波電台,目光裡滿是羨慕。

人家獨立團部隊的裝備真是不要太好,連通訊設備都這麼先進的。

由此也可見,前方傳來的訊息應該是冇錯的。

孫傳忠忍不住嚥了口唾沫,一臉後怕道:“和尚,果然讓你猜對了,這小鬼子是拿百姓當誘餌,在這村子周邊留了伏兵,就等著咱們上鉤呢!”

見孫大平一臉愕然,孫傳忠迅速地向孫大平解釋了和尚先前的判斷。

孫大平聽完也有些慶幸,如果真是這樣的情況,他帶著騎兵連貿然進攻。

就像和尚說的,他們一旦與戰馬分離,很容易就會被鬼子分割消滅。

這其實是槍騎兵在作戰時的一大弊端。

“和尚,你說吧,接下來咱們要怎麼做,我和老孫都聽你的。”二營長孫傳忠直接表態。

知道自己先前輕敵的孫大平再無話可說,跟著點了點頭。

和尚看向孫大平,道:“孫連長,槍騎兵也不再是騎兵戰術的主流了,我們那位孫營長說過,能夠超越槍騎兵的是“輕騎兵”。

能夠下馬步戰和騎乘作戰兩樣精通,這才稱得上是一支精銳的輕騎兵部隊。

不止能“打了就走”,還要做到能夠“邊打邊走”,隨時靈活調整騎兵戰術,以提高了部隊在殘酷環境下的生存能力。

當然,這也不是主流,主流是騎兵與摩托化部隊結合的半機械化重裝部隊,再主流的,甚至是全機械化的重裝部隊,也可以說是坦克部隊和裝甲部隊。”

和尚這一番話語說下來,原以為和尚是個外行的孫大平,臉上掛滿了震撼。

下馬作戰,打了就走的槍騎兵。

既能下馬作戰,又能邊打邊走,各種戰術靈活應用的輕騎兵!

到底哪個是纔是主流?

和尚這番對孫大平而言,足以振聾發聵的話語一說,他當時就恍然大悟。

“魏連長,受教了!接下來要怎麼打,怎麼把百姓救出來,我孫大平都聽你的指揮!”

也是光明磊落的硬漢子,意識到自己不足的孫大平,慨然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