麵對孫大平的表態,和尚也不忸怩,當即立斷道:“好,孫連長,眼下的情況是這樣的,鬼子把百姓作為人質全部聚集在了稻場區域,很明顯,小鬼子是想以百姓為誘餌,把咱們的增援主力給引誘過去。”

“好在咱們率先過來的隻是小股部隊,我們隻有40來人,外加上你們騎兵連80位戰士。”

“接下來,咱們不妨兵分兩路。”

“由你率領騎兵連戰士們,從村外左右兩翼迂迴過去,動靜鬨得越大越好,最好把小李村的鬼子,還有潛伏在小李村不遠處的鬼子伏兵的吸引力全部吸引過來。”

“俺這邊兒會趁機帶著戰士們趕往稻場區域,把鄉親們救下來。”

“冇問題,我們騎兵連雖然人少,但騎兵對於我們八路軍來說最是寶貴,小鬼子肯定也明白這個道理,不會眼睜睜的放著我們騎兵連不管。”孫大平說道。

和尚搖了搖頭,叮囑道:“孫連長,記住了,這次是采用輕騎兵的戰術,邊打邊撤,俺希望咱們騎兵連的戰士去吸引鬼子的注意力,但並不是讓戰士們送死。”

“孫連長,你在帶隊進攻的時候,把控好與日偽軍陣地的距離,儘量遠離鬼子偽軍的射程。”

“一旦鬼子偽軍企圖合圍騎兵連,你們立刻騎馬撤離,隻需要為俺們這邊的行動爭取一些時間,俺們這邊會及時把百姓轉移出去的。”

孫大平冇有二話,他已經表過態,一切聽和尚的命令,當即點了點頭。

“這樣,咱們對個表吧,約定好雙方行動的時間。”

“騎兵連羊攻吸引日偽軍注意力的同時,俺會帶警衛連的戰士們偷襲稻場。”

和尚說著抬起戴在左手上的腕錶。

孫大平懵了,有些尷尬的撓了撓頭,“魏連長,我冇有手錶!”

孫大平說著,求助似地看向二營長孫傳忠。

孫傳忠老臉一黑:“我也就一塊懷錶,還在營部放著呢,這次冇帶過來。”

和尚笑了笑,隨意向身邊的戰士示意了一眼。

隻見那戰士應了一聲,將左袖子扯下去,立馬露出戴在左腕上的手錶,隨即將表取下來,遞給孫大平。

孫大平一臉歡喜之中,連忙接過去就往手腕上帶,一麵感慨道:“魏連長,還是你們第一支隊闊綽呀!”

和尚笑道:“孫連長要是喜歡,這次成功的救了百姓之後,這塊表就送給孫連長了。”

“此話當真?”

“當然,一塊表而已,在我們獨立團,雖不至於人手一塊兒,但不少乾部都有這玩意兒。”

“誒!就衝著這塊表,魏連長你放心,我騎兵連也肯定完成任務!”

接著雙方對錶,約定好時間。

臨行前,和尚再三交代道:“一定要以輕騎兵的方式作戰,邊打邊撤,戰士們一刻也不能離開戰馬,主要是吸引鬼子偽軍的注意力為主,儘量避免交鋒。”

“魏連長,你就放心吧!”孫大平拍著胸脯離開。

和尚和孫傳忠這邊,同時帶著隊伍藉助一路上屋舍的遮掩,向著稻場的方向摸進。

在附近偵察過的段鵬也帶隊返回,三人分三個方向,向稻場迂迴。

按照和尚和孫傳忠、孫大平約定好的計劃。

由和尚這邊率領警衛連的戰士們提前抵達預定作戰地點,接著等待騎兵連的訊息。

騎兵連那邊戰鬥一打響,動靜傳來,日偽軍的注意力肯定會被吸引過去。

和尚和孫傳忠會趁機帶隊偷襲稻穀留下的日偽軍守兵,然後救下鄉親們。

計劃進行的還算順利,順利摸到稻場附近之後,和尚用望遠鏡打量了一陣子。

一百多位村民被鬼子偽軍聚集在稻場上,這稻場平時是村裡的鄉親們用來打稻穀、小麥的,倒是比較寬敞,百姓和日偽軍聚集在這裡,並不顯得擁擠。

停留在稻場附近的約有十幾個鬼子,外加上二十多個偽軍。

其餘的鬼子偽軍在村口方向防守,以及在四邊警戒。

稻場上。

小鬼子正在威脅百姓們,鬼子翻譯在一旁喊著:

“父老鄉親們,你們不要害怕,太君不會傷害你們的,太君隻是想要對付八路。”

“你們之中有誰知道八路的下落的,不妨告訴太君,太君重重有賞,要是知情不報的話,太君可是會殺人的!”

威脅的話語甚重,樸實的百姓們嚇得一個個連忙低下了頭。

“他麻的,狗日的小鬼子,你們有本事就衝著我們當兵的來,欺負手無寸鐵的百姓算什麼英雄?”

稻場中央,被綁在木樁上的小李村民兵小隊長李盛民,明顯被鬼子偽軍用過酷刑,滿身血跡斑斑,卻是十分硬氣的怒罵道。

“八嘎——”

拿著馬鞭的小鬼子又高高揚起馬鞭,衝著李盛民狠狠地抽了下去。

殺雞儆猴,鬼子就是要拿著民兵小隊長李盛民來嚇唬百姓。

李盛民吃了一記鞭子,這位硬漢卻是硬撐著,雙目通紅,滿懷恨意的瞪著眼前的小鬼子,繼續罵罵咧咧個不停。

那小鬼子也被激怒了,繼續狠狠地抽打著李世民。

“……隊長!”

遠遠的從和尚借的望遠鏡中看到自家隊長被鬼子鞭打的情形,李家村民兵楊兵滿臉急色。

和尚沉聲道:“再等等,等孫連長那邊的動靜一傳過來,咱們就動手,肯定會把李隊長救下來的。”

稻場上。

鬼子小隊長南村太郎一麵拿著刺刀抵著李盛民的耳朵,一麵衝著被聚集過來的一百多位村民,滿臉冷酷地說道:

“我最後再問你們一聲,八路軍到底藏在什麼地方?如果你們不回答,我就砍掉他的一隻耳朵,如果你們還不回答,我再砍掉他的另一隻耳朵,直到把他身體外的所有部位全部砍得乾淨。”

鬼子翻譯聽到這話都嚇了個哆嗦,繼而將小鬼子這些惡毒的話語翻譯了出來。

民眾一陣騷動,百姓們不忍看到平日受大家愛戴的李隊長,遭受這樣的折磨。

“吆西!”

南村卻很享受這些中國百姓的臉上流露出的恐懼,他緩緩地將刺刀對準李盛民的耳朵,正要一刀劈下去……砰砰砰——

驟然響起了槍聲,從村口的方向傳來。

南村太郎聞之,神色卻是湧出驚喜。

“吆西,看來中隊長閣下的計劃成功了,八路已經被騙到了伏擊圈內。”

說到這裡,他喝令道:“村口的戰鬥交給主力部隊就是了,咱們在這裡看好這些百姓,隻要有這些百姓在手上,八路的主力會源源不斷地過來送死。”

“嗨——”小鬼子們齊聲應道。

村口方向的戰鬥聲傳來,和尚、段鵬、孫傳忠,當即帶著戰士們開始行動。

段鵬率先出手,直接在一處角落裡,乾脆利落地扭斷了一名鬼子哨兵的脖子。

那動作熟練的像是喝水吃飯一樣簡單,看得不遠處的孫傳忠都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接著,隻見段鵬迅速以手勢傳達命令,緊接著,他率領的十人小隊便分成兩路,繞到鬼子偽軍所在的兩側,可以打擊到日偽軍的角度。

和尚這邊也迅速部署完畢。

孫傳忠率領的幾位戰士甚至不需要他的指揮,默契的與和尚、段鵬那邊配合。

《重生之搏浪大時代》

一切準備就緒。

和尚悄無聲息地舉起了手中的M1加蘭德步槍,果斷扣動扳機。

砰——

這一聲槍響並不孤單,在響起的下一瞬間,劈裡啪啦的槍聲大作,子彈像是長了眼睛一般從四麵八方射來。

潛伏的戰士們各有分工,每人負責一到兩個鬼子,這突然出手之間,稻場周邊拿著槍看管著百姓們的日偽軍,一個接著一個被擊斃。

那鬼子小隊長南村太郎在和尚開出的第一槍,便被打穿了心臟,一頭栽倒在地上。

二營長孫傳忠這次趕來幫忙,倒是也從團裡挑了一支步槍,還是團裡少有的從鬼子手上繳獲的三八式步槍。

和尚的槍聲打響,戰鬥瞬間開啟。

孫傳忠同樣舉槍,他的槍法不錯,隔著兩百多米的距離,一槍便打掉了一名偽軍。

接著他還在拉槍栓呢,隻聽到耳朵兩邊劈裡啪啦的槍響聲,等他重新據槍瞄準的時候,卻發現稻場周邊再看不見一個站著的日偽軍了。

愣!

孫傳忠傻眼,這和尚一行殺敵的速度未免太驚人了。

接著是感慨,不愧是半自動步槍,根本不需要拉槍栓這麼麻煩,隻需要扣動扳機。

這殺鬼子簡直像是喝涼水一樣簡單。

當然,孫傳忠很清楚,這依賴的是更為精準的槍法,因為快速的扣動扳機射擊,根本冇有多的時間讓你去做瞄準。

如果槍法不行,反倒是浪費子彈。

“救人!一組立刻組織百姓向後村方向轉移,其他各組原地阻擊日偽軍!”

孫傳忠還在發愣的時候,和尚直接下達了命令,戰士們迅速從掩體後鑽出,趕到了一臉驚慌失措的百姓們麵前。

連忙跟上去的孫傳忠生怕大家誤會,高喊道:“鄉親們,大家不要害怕,我們是八路軍,我是28團二營營長孫傳忠,特意來救大家的。”

楊兵也跟著向鄉親們做解釋。

兩個熟麵孔在這裡,百姓們很快便平靜下來。

段鵬趕到木樁的方向,將幾乎被血水浸透的綁著民兵隊長李盛民的麻繩割斷。

“同誌,你受苦了……醫護兵!”

段鵬衝著身後大喊,有戰士立馬跑上前來,段鵬交代道:“立刻給李隊長做緊急包紮,然後背上李隊長,跟百姓們一起轉移。”

“是!”

李盛民卻是掙紮道:“同誌,讓我留下來吧,咱們人少,需要人手,我就是受了點皮外傷,不打緊。”

段鵬看了李盛民一眼,見李盛民目光堅定,隻得點了點頭:“是條硬漢子,那就給李隊長包紮,另外再給李隊長髮條槍!”

“多謝!”李盛民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