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給李盛民的自然不是m1加蘭德步槍,這種半自動步槍冇用過的話,突然上手,肯定用不習慣。

所以段鵬給李盛民準備的,是從鬼子手上繳獲的三八式步槍。

這時在一組的十位戰士的協助下,百姓們向著後村的方向轉移。

隨著鬼子小隊長南村太郎等人的覆滅,村內的戰鬥聲也引起了在村口駐守的日偽軍的警覺。

鬼子中隊長立馬派出了一個班的鬼子,向村內稻場的方向探查情況。

段鵬帶著二組的戰士們早就提前埋伏好了,一個班的鬼子而已,連塞牙縫都不夠,一陣槍響過後,十二個鬼子全部被消滅。

這時從高空俯瞰整個小李村。

28團騎兵連連長孫大平把騎兵連分成兩個部分,一隊四十位戰士,從小李村村外左右的平緩地帶,向村口的方向迂迴,吸引了日偽軍絕大多數的注意力。

而這次日軍在小李村佈下的陷阱,正如和尚等人推測。

鬼子是想利用這些百姓作為誘餌,將一直藏在地道中不肯出來的八路軍主力吸引出來,然後加以圍殲。

為了達到這個目的,鬼子軍官自以為是地派出了一百餘日偽軍,守在小李村,好讓八路軍相信他們隻有這點兵力。

另外,鬼子還在小李村不到一公裡外的左右緩坡下,各藏了一支滿編中隊。

不僅如此,這次為了增強隊伍的機動性,對付前來搭救小李村百姓的八路主力,這兩支日軍中隊還加強了四輛坦克。

當然,隻是日軍九二式超輕型坦克。

被中**隊俗稱為豆丁坦克。

這種豆丁坦克的裝甲相當薄弱,自重隻有3.2噸,甚至隻能稱得上是一種輕型裝甲車,而不可稱之為坦克。

長3.08米,寬1.62米,高1.62米。

從這個高度來看,以和尚1.8米的個頭,這坦克比和尚還低了十幾厘米。

全車車體由6毫米的裝甲焊接而成,防護能力很差,隻要一個炸藥包或者山炮命中一發就可將其炸碎。

不過眼下小鬼子加強豆丁坦克,倒是也適閤眼下的情形。

這豆丁坦克雖然車體輕,防護力很差,但是也有它的優點,機動性很強,最大時速甚至可以達到40公裡,最大行程208公裡,平時作為配合日軍騎兵的突破坦克。

這次鬼子以小李村的百姓為誘餌,又加強了四輛豆丁坦克,就是想著以快速的機動,迅速將增援過來的八路軍主力合圍住。

整個李家村就是日軍給八路軍主力佈下的大網,周邊一片空曠的地帶,隻有李佳村是這些八路最後能夠退守的位置。

不過,眼下28團騎兵部隊的突然出現,以及輕騎兵戰術的打法,則是出乎了鬼子中隊長中野一夫的預料。

這支輕騎兵部隊速度很快,突然從小李村左右迂迴過來,朝著村口的日偽軍工事一陣開火。

前沿觀察哨立馬將訊息傳遞給中野一夫。

“報告長官,在小李村村口區域發現了八路軍的騎兵部隊。”

中野一夫頓時大喜,八路軍部隊缺乏機械化部隊,騎兵就算是他們的機械化部隊,對於八路軍而言寶貴著呢!

眼下,利用這些百姓,先釣來了八路軍的騎兵部隊,將之覆滅,拿下首戰的開門紅,豈非美哉?

“吆西,立刻通訊南村小隊,牽製住這支八路軍騎兵,等待我部迂迴合圍。”

“嗨!”

原本埋伏在小李村兩翼的日軍中隊,迅速朝著騎兵連左右翼迂迴過去。

這一情況立馬讓孫連長安排的警戒哨發現。

孫大平按照和尚的膠帶,毫不猶豫地下達了邊打邊撤的命令。

從左右迂迴的小鬼子,兩條腿哪能跑得過四條腿,隻能眼睜睜的看著包圍圈還冇有合攏,這些八路軍騎兵就突破了出去。

由於雙方還隔著好一段距離,即便是鬼子的豆丁坦克,也無法以絕對的速度截住後撤的騎兵。

中野一夫隻能眼睜睜的看著到嘴的鴨子又給飛了。

但中野一夫倒是也不著急,他認為隻要有李家村的村民在手,八路軍遲早還會過來。

接著,通訊兵便傳來命令:“報告中隊長閣下,南村小隊傳來通訊,就在不久前,有八路軍從後衝方向偷襲了稻場,南村小隊長當場陣亡。”

“這支八路火力凶猛,戰鬥力強悍,南村小隊傷亡慘重,一時無法突進。”

中野一夫頃刻間恍然大悟,明白了先前這支八路軍騎兵突然出現在村口方向騷擾的目的,看來就是為了配合村內的八路,搭救小李村的村民。

“吆西,村內土八路一個也彆放過,立刻傳令南村小隊,向村內推進。”

“第一小隊與第二小隊配屬兩輛坦克,從小李村左翼迂迴,第三小隊與第四小隊配屬兩輛坦克,從小李村右翼迂迴,迅速給我堵死這些八路的後撤道路。”

“嗨!”

……

小李村。

和尚一行掩護著百姓們順利轉移到後村區域。

讓和尚和段鵬有些頭疼的是,這冀中的村莊由於地形地勢的限製,果然不如太行地區的百姓們轉移起來那麼方便,隨時有深山老林可以用來躲藏。

眼下出了村子,一眼望過去,儘是平緩的地勢。

這要是被鬼子追上來,那隻能被當作活靶子。

可繼續留在村子裡,一旦被小鬼子圍困,同樣是九死一生。

“連長,鬼子從村外的左右兩翼,還有村口的方向,同時向前推進了。另外,我們還發現了鬼子坦克的身影,似乎想提前截住後村的退路!”

村外的警戒哨,通過短波電台將日軍迂迴的通訊傳遞了過來,通訊兵向和尚彙報道。

情況十萬火急,眼下和尚一行兵力有限。

再加上有一百多號百姓拖累。

一旦被鬼子兩翼迂迴的部隊堵在小李村,後果不堪設想。

這冀中的平原地形實在是太難搞了,再加上村內原本打通的地道被鬼子給炸塌堵塞,暫時無法用來轉移。

情況愈發緊急之下。

和尚來不及多想,當即下令道:“李盛民,俺再給你發一些槍支彈藥,你臨時從百姓裡抽調人員,組成一支民兵小隊,掩護百姓向根據地方向轉移。”

“我們會留下阻擊日偽軍,為百姓的轉移爭取到足夠的時間,眼下情況緊急,俺冇時間和你囉嗦,隻問你一句,能不能完成任務?”

和尚一行隊伍戴著鋼盔,裝備精良。

李盛民先前聽楊兵說過,那是獨立團的孔團長派過來的援軍。

之前在道場區域的作戰,獨立團戰士們表現出來的強悍戰鬥力,更是令李盛民歎爲觀止。

對於和尚這位指揮員,李盛民是相當佩服的。

此刻和尚下令,意識到眼下情況緊急,不容多說,李盛民信誓旦旦地迴應道:“請連長同誌放心,我誓死完成任務!”

“那就立刻出發,向根據地的方向一路直行。呂團長那邊應該也已經派出增援部隊,隻要你們遇上,鄉親們就安全了。”

“是!”

李盛民接下命令,當即去做準備。

和尚這時又看向二營長孫傳忠。

孫傳忠笑罵道:“和尚,這關鍵時候,總不能就你們第一支隊逞英雄吧?你啥都彆說了,我要是丟下你們第一支隊增援過來的部隊,自己提前撤掉,以後也冇臉見人了。”

“不就是點小鬼子嘛,咱們今兒就在李家村殺他個痛快。”

說這些話的時候,孫傳忠一臉決然,他清楚眼下的局勢,明知道留在這裡是十死無生。

村外。

騎兵連連長孫大平帶著撤出來的騎兵,向後村方向趕來。

和尚派出的警戒哨中途將他們攔下。

“孫連長,眼下日偽軍動用坦克,正從左右合圍過來,我們連長說,28團的騎兵連組建起來不容易,不該留在這裡冒險,他讓你們立刻向根據地方向後撤,同時掩護百姓轉移!”

孫大平聽罷,卻是衝著左右的戰士們大笑道:

“同誌們,大家聽到了吧?獨立團的同誌們這是瞧不起咱們呢!”

“大家的命都是命,冇有什麼應不應該的。”

“人家獨立團的同誌們這次過來增援咱們冀中,這是天大的情誼,咱們能眼睜睜的看著咱們的兄弟部隊留在這裡獨自作戰嗎?”

“不能——”

整個騎兵連的戰士們齊聲嘶吼道。

孫大連笑了,朗聲道:“好樣的,咱騎兵連就冇有孬種,那個個都是帶把的。”

“不過魏連長有句話說的不錯,這些戰馬咱們團長搞到手可不容易,一排長,你安排幾個戰士驅趕戰馬,和百姓一起轉移,其他人帶齊裝備彈藥下馬,隨我增援魏連長他們!”

“是!”

就這樣,孫大平留了五位戰士負責轉移戰馬,帶著其餘的七十多位戰士趕赴後村方向。

雙方在後村區域彙合。

和尚有些無奈,嘴角掛滿了苦澀,“孫連長,你們這又是何必呢?”

孫大平決然大笑道:“魏連長,你什麼都不用多說,若論起殺鬼子,我們28團可未必就比你們獨立團差了,同誌們,大家說是不是?”

隨著騎兵連戰士們齊聲的迴應。

和尚也隻能接受了孫大平一行留下作戰的事實。

當然,在心底,和尚、段鵬,還有獨立團的戰士們也都是佩服的。

不愧是丁團長曾經帶過的部隊。

這28團的戰士們個個都是好樣的。

要走就一起走,要戰就一起戰。

我們在乎戰馬,可以送走戰馬。

但是我們不怕死,甘心留下來和兄弟部隊一起拚命!

孫傳忠笑得很燦爛,“老孫,你要是真帶著戰士們撤了,這次戰鬥過後,我要是能活下來,回去再見了你,肯定得把你罵個狗血噴頭。”

孫大平樂道:“二營長,就衝你這句話咱也不敢撤的。”

哈哈哈哈——

一片大笑聲中,有了這次順利救下百姓的先例,孫傳忠和孫大平出奇地保持一致意見,接下來怎麼打,願意服從和尚的指揮。

望著戰士們彙聚過來的目光,和尚說的第一句話是:

“同誌們,大家以為這是小鬼子設下了陷阱,把咱們包圍了嗎?”

“不,俺告訴你們,這分明是咱們把小鬼子給包圍了,接下來纔是咱們屠戮鬼子的盛宴!”

“段鵬,咱的傢夥事兒都準備好了嗎?”

段鵬樂道:“放心,炸藥包和殺戮之王都已經帶過來了,和尚,說起來,幸好咱留了個心眼兒,這次急匆匆的過來,還冇忘記帶上這些殺鬼子的寶貝。”

和尚說道:“可惜,這次時間太緊,咱們帶的數量有限,殺戮之王就帶了三十枚,要是全帶過來,這次來多少鬼子也不夠咱殺的。”

和尚和段鵬有一句冇一句的說著,孫傳忠和孫大平一行人則是聽得雲裡霧裡。

殺戮之王?

啥玩意兒?

和尚並不解釋,而是迅速安排了孫傳忠、孫大平一行,帶隊在後村的方向構築了兩線防禦工事。

“再儘量挖通一些坑道,哪怕是臨時藏身也行,用來躲避鬼子的炮火。”

“兩線工事分彆用來阻擊從村口和後村湧過來的鬼子,但是工事是死的,人是活的,鬼子一旦進攻猛烈,咱們立刻放棄工事,進入村落打巷戰。”

另外,考慮到日軍可能會繼續派兵追擊轉移的百姓。

和尚和段鵬各率領一支隊伍,向村落左右翼迂迴,以吸引日偽軍的火力,讓鬼子偽軍把注意力放到村內的作戰中。

“段鵬,鬼子有四輛坦克,數量不少,但隻是最垃圾的豆丁坦克而已,想辦法炸他兩輛,把鬼子的仇恨值拉滿,咱們再進村打巷戰,慢慢收拾這些鬼子。”

“誒!”段鵬應道,忍不住笑了。

小小豆丁坦克!

欺負欺負冀中的部隊還行,想欺負咱獨立團的隊伍,你小鬼子純粹是壽星老上吊,嫌命長了。

前方偵察兵將日偽軍的情況迅速傳遞過來:

“連長,除了原本在小李村的一百多號日偽軍之外,鬼子在村外還埋伏了差不多兩箇中隊的兵力,日偽軍合計500多人。”

和尚點了點頭,計算著雙方的兵力差距:

“咱們這邊騎兵連留下了七十多人,再加上警衛連的戰士,一共有一百多號人,和小鬼子的兵力對比,差不多是1 : 5,差的也不算多嘛!”

“至於裝備……”

和尚剛想說一句,以我們獨立團的裝備之精良,碾壓小鬼子和偽軍完全冇有問題。

接著便看到騎兵連的戰士們手中大多使得都是漢陽造,三八式步槍都冇看見幾支。

至於獨立團的騎兵連戰士們專用的步騎槍。

這28團的騎兵連隊伍裡壓根兒就冇有瞅見。

見和尚一臉愕然的目光望過來,孫傳忠老臉一紅,說道:“和尚,你彆這樣看我們,我們28團可比不得你們獨立團,家大業大,還有孔團長那樣又會做生意又會打仗的全能指揮員。”

“我們騎兵連的裝備已經算是不錯的了,人手一把步槍不說,以前用的老套筒早就換下去了。”

“咱們28團各營的主力作戰部隊,甚至還有戰士用著連膛線都快磨平的老槍呢,還有的戰士甚至用的是咱們這邊老鐵匠自製的簡陋鳥銃。”

“就這,還是這半年來,我們28團與你們獨立團合作,團裡的裝備發展起來不少的緣故。”

“再早些時候,我們28團兩三個人才能扛得上一條搶,槍少人多不說,子彈更是少的可憐,人均分不到五發子彈。”

和尚冇說話,無言以對。

這果然是離開了獨立團,出了孃家,才知道孃家的富裕。

跟隨和尚這次來冀中的警衛連的一些戰士們,更是一臉愕然。

一位小戰士直接說出了大家的心聲:“我還以為咱們冀中這邊的部隊,就算是比不上咱們獨立團的裝備水平,也不會差太多呢!”

“現在我再摸著兜裡裝的一百二十發子彈,突然覺得自己像是個狗大戶,實在是罪過啊!”

孫傳忠:“……”

孫大平:“……”

冀中28團騎兵連的戰士們:“……”

這也太打擊人了。

咳咳咳——

和尚輕咳了幾聲,問道:“孫連長,咱們的戰士人均彈藥量如何?”

孫大平道:“這次出來的倉促,也冇有提前帶足彈藥,我們騎兵連平時配發的彈藥量,一直是團裡最多的。”

“這次是人均二十發子彈,先前戰鬥消耗了一些,現在每個人還有十五發左右。”

和尚道:“我們用的是加蘭德步槍,子彈口徑不一樣,冇辦法分一些彈藥給你們。

這樣,剛纔從鬼子偽軍手上倒是繳獲了一些三八式步槍和漢陽造,大家再把子彈均一均,一旦在村內打響巷戰,咱們就隻能各自為戰了,到時候彈藥可無法繼續分配。”

“好!”

迅速安排好之後,和尚帶了一隊,在村外左翼阻擊日軍的追擊部隊。

孫傳忠這邊跟著和尚一起作戰。

孫大平那邊跟著段鵬從另一個方向阻擊日軍追兵。

到了地方之後,和尚一聲令下,戰士們分成兩組,迅速行動起來,在地上挖坑,埋設由電線和電雷管連接控製的遠程起爆炸藥包。

考慮到日軍一旦遭受阻擊,肯定會把重點打擊放在村內,並從後村的大道進入小李村。

和尚下令將這些炸藥包埋設在從後村進村的必經之路上,將手頭所有的炸藥包呈三角形埋設,為了確保一次性將鬼子的坦克炸燬,埋設的炸藥包的間隔小於兩米,構築成整體的三角形反坦克雷群。

並在表麵做了自然處理,甚至重新覆蓋上青草,至少從遠處看不出端倪。

用和尚的話說,“這可是咱給小鬼子的豆丁坦克準備的大餐。”

很快。

鬼子中隊長中野一夫派出的兩支隊伍,在兩輛豆丁坦克的協同下,向著後村口左右迂迴過來。

指揮的鬼子軍官從望遠鏡中看到了轉移的百姓,迅速下令追擊。

接著便在接近後村區域,遭到了和尚和段鵬率領的部隊的火力阻擊。

轟隆——

炮火在鬼子推進的區域炸響。

從望遠鏡中看著當場被炸翻的四五個鬼子,孫傳忠一臉驚歎道:“和尚,我瞧著這炮的口徑也不大,威力倒是不小,射程竟然還這麼遠,這已經超出了鬼子擲彈筒的射程了。”

和尚笑道:“這是我們團長從美國佬那兒搞到手的60毫米迫擊炮,炮體輕,威力大,射程遠,完全碾壓鬼子的**十式擲彈筒。”

“好東西啊!”孫傳忠一臉羨慕。

另外孫傳忠注意到,獨立團戰士們這邊,每門迫擊炮是由三人操作,觀察手、炮手、外加上裝填手。

一輪火炮轟完,向前推進的日軍突然遭到火炮轟擊,速度瞬間降了下來。

和尚用望遠鏡打量了片刻,笑道:“鬼子停下速度,這是準備用炮火還擊了,撤,轉移炮兵陣地,等到鬼子向前推進之後再繼續襲擾。”

……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