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孔敢這麼說,肯定是提前洞察到了什麼,一場相當大規模的掃蕩!”

“和尚,關於鬼子可能針對我們冀中軍區發動的大規模的掃蕩,老孔還和你說了些什麼?”

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呂團長詢問道。

和尚回憶起臨行前團長孔捷與自己交代的那番話,看向呂團長,緩緩開口,說道:

“呂團長,俺們團長說。”

“由於冀中根據地的地形比較平坦,不像太行根據地一樣有廣闊的山區作為縱深,隨時可以拉長戰線把鬼子拖到崩潰。”

“所以針對冀中根據地大多是平原的地形,日軍很有可能會掀起一場大規模的掃蕩,企圖一次性的摧毀咱們根據地。”

“所以,冀中必須要尋找到,能夠應對日軍隨時發起的突襲性掃蕩的辦法。”

“不過,眼下辦法其實已經有了。”

和尚笑得一臉從容。

“和尚,你說的辦法是地道戰吧?”

和尚點了點頭。

呂團長也深以為然道,“說的不錯,自從我們冀中一帶展開地道戰之後。”

“在鬼子冇有大量的出動坦克裝甲車之前,冀中一帶的戰局的確是得到了很大的扭轉。”

“有了地道來進行轉移、運輸、藏兵、伏擊,我們就可以化冀中一帶原本不利的平原地形,為有利的地道作戰地形。”

說到這裡,呂團長頗有些感慨。

“還是老孔有先見之明啊,地道戰術在冀中地區的廣泛應用,必將是意義深遠的。

它可以說是從根本上改變了我軍在平原地形與日軍展開交鋒時,總是處於劣勢的被動局麵。”

和尚笑道:“團長說,凡事有利有弊,這其實也是冀中地形地勢的進一步利用。

地道戰在冀中地區的發展要遠比太行根據地更加適合。

太行根據地一帶多是山區,地道戰術的應用大多存在於一些村莊之中,不像冀中這麼方便。”

“這倒是,如此說起來,倒是你們太行根據地要反過來羨慕我們冀中軍區了,哈哈!”

呂團長說著,臉上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接著,兩人談論到獨立團開始精兵簡政的話題,呂團長明確地向和尚表示:

“老孔說的不錯,眼下得想辦法應對越發嚴重的災情。冀中一帶,我這些天也從各地收到了不少訊息,咱們根據地周邊也有不少地區已經受到了旱災的影響。”

“再這麼下去,災情一旦蔓延開,後果當真是不堪設想。”

“按照老孔的提議,接下來我28團將不再擴編,部隊就維持現有的規模,另對部隊進行編製的壓縮,精兵簡政。”

呂團長對於局勢的判斷以及作風的果斷,讓和尚心生佩服。

當呂團長問起,獨立團進行精兵簡政之後的具體做法。

和尚說道:“精兵簡政的兩大核心點,一個是減小部隊的消耗,通過縮減部隊的規模,降低脫產人口的比例,來減輕根據地附近民眾的負擔。”

“另一個就是壓縮部隊,加強訓練,並把有限的裝備配發在數量減少,但是作戰經驗更加豐富、軍事技能掌握更加紮實的精銳部隊手中,以提升精銳作戰部隊的裝備水平與火力強度,從而提升部隊整體的有效戰鬥力,減小部隊的臃腫,和作戰指揮的低效率。”

“通過部隊的縮減之後均出來的乾部。”

“俺們團長的做法是調到地方民兵部隊,參與民兵部隊日常的生產、訓練,以及指導民兵部隊的戰鬥,同時增強民兵部隊的指揮能力,以配合主力部隊各方麵的作戰任務。”

“地方部隊也同樣可以調派乾部。”

“把根椐地部隊的生存壓力,均到周邊各處。”

和尚這一番話說下來,讓呂團長陷入了沉默,他眉頭緊鎖著思索。

一旁的段鵬一直冇有開口。

在戰略層次以及戰局分析方麵,段鵬是比不上和尚的。

經過葉民、王喜奎、木頭和曹正思維魔鬼教官的訓練,各方麵的綜合實力都相當強悍的段鵬,可以說是當之無愧的八路軍特戰第一人。

隻是與和尚相比。

段鵬在大層次的戰略思維方麵卻是差了許多。

這冇辦法,兩人所在的環境完全不同。

戰略方麵的東西,段鵬是很少接觸到的。

但和尚作為孔捷的警衛連連長,兼任警衛員。

孔捷又有意鍛鍊和尚的戰術戰略思維,所以平常在團指揮部進行一些大局的作戰部署,甚至是整個第一支隊未來的戰略發展的時候。

孔捷都會要求和尚參與進來,從中學習。

這不,見呂團長陷入思索,和尚還得意的望了身旁的段鵬一眼。

段鵬則是假裝冇看見,心裡頭暗暗打定主意:

回頭武裝奪取周邊鬼子占領區內的物資流與現金流的行動,必須要更大力度的搞起來。

俺段鵬搞不了戰局分析,差了些戰略思想。

但是俺擅長搞特戰啊!

團長說,有個叫啊雞米德的曾經說過,給他一個支點,他就能翹動整個地球。

團長說,這裡的地球可以指日軍,想要撬起地球,也就是打垮日軍,需要兩個部分,一個是支桿,另外一個就是支點。

支桿自然是整個八路軍部隊。

“但是,俺們突擊隊就未必不能成為那個同樣重要的支點,小部隊可以改變大戰局,小人物同樣能夠改變大曆史。”

“俺就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特戰上,照樣不會比他和尚差的!”

“和尚,我明白老孔的意思了,接下來我會在28團進行整頓,縮減部隊的規模,精簡指揮機構,另外,提前囤積糧食和物資,以應對越發嚴重的災情。”

忽然開口的呂團長,打斷了段鵬的思緒。

在部隊的規模和編製上,呂團長也是深有感觸。

“當初我們28團團長還是老丁。”

“那個時候我們其實就犯了一個錯誤,覺得部隊的規模越大越好,所以擴編的力度比較大,導致部隊的規模雖然迅速壯大,但無論是戰鬥力還是裝備水平,都無法同步上。”

“巔峰的時候,我們28團甚至有接近3500人的兵力,早就遠大於一個團的應有編製了。”

“可後來怎麼樣,說是3500多人的兵力,鬼子隻是掀起了幾次大掃蕩,我們這樣一支隊伍臃腫,戰鬥力冇有跟上去的部隊,劣勢立馬就顯現出來了。”

“幾次反掃蕩下來,我們28團的傷亡相當慘重。”

“現在想起來,當初如果冇有貿然擴編,而是加強部隊的訓練,以應對日軍的反掃蕩,情況或許會比會比現在好得多。”

這些話明顯是觸及到了旅團長的傷心點。

和尚非常有眼力地轉移了話題說道。

“團長說過,鮮血澆灌出來的纔是真的猛士。”

“儘管很慘烈,但隻有經曆過一場場戰爭的淘汰,並能一次一次存活下來的老兵,纔會成為咱們部隊的絕對精銳。”

“眼下28團的規模比當初巔峰的時候少了很多,但眼下通過一次又一次的反掃蕩,與日軍一次又一次的交鋒,存活下來的戰士們底子都不會差了。

作戰經驗豐富,作戰意誌堅強,有這樣的基礎在,隻要再加以訓練,很快就能蛻變成一支戰鬥力強悍,能打硬仗的精銳之師。”

“呂團長,就這一點,28團就不是其他的部隊能比得上的!”

哈哈哈哈——

呂團長聽得大笑道,“和尚呀和尚,難怪老孔喜歡你呢,你小子這張嘴巴呀,倒是挺會安慰人的。”

“不過你說的不錯,對於我們28團眼下剩下來的戰士,我還是很有信心的。”

說到這裡,呂團長也動了小心思,忽地看向和尚和段鵬二人,神色肅然起來。

“和尚,段鵬,既然話說到這裡,我對於二位同誌倒是有個不情之請。”

“呂團長請說!”

“接下來我想對日作戰的同時,另一方麵加強我28團整體的訓練,在團內搞一場大練兵,爭取快速的把我28團的戰鬥力提升起來。

我想請二位作為此次訓練的總教官。”

“不知道你們願不願意幫這個忙?”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