麵對何政委啼笑皆非的疑惑,丁偉大笑道:“老何,你說這話,隻怕是對老孔太不瞭解了。”

“這要是擱兩年前,我指定替獨立團擔心擔心,眼下嘛,你以為鬼子準備偷襲獨立團?這是什麼壞事兒?”

“你瞧著吧,老孔要是知道這事兒,說不定能高興的跳起來。”

彆說是孔捷了,丁偉聽說鬼子一次派了十幾輛的坦克和裝甲車過來,這心裡頭已經開始打起了小算盤。

八路軍部隊抗戰初期的時候,一直是缺槍少炮。

眼下算是取得了初步的發展,特彆是以獨立團為主的周邊部隊,裝備水平迅速提升。

像是獨立團。

“人家老孔的獨立團最初隻是一個騎兵連,後來騎兵連打了不少勝仗,規模也是越發展越大。”

“眼下,人家直接弄了個半機械化重裝營,甚至還配屬兩輛坦克。”

說這些話的時候,即便是丁偉也不免有些酸意。

“就連老李的新二團也有一支騎兵連。”

“反觀咱們新一團,接的是老李在蒼雲嶺硬撼阪田聯隊的豐厚家底。”

“結果呢,到現在為止,半械化重裝部隊咱不奢求,連個騎兵連都冇有弄出來。”

當然,丁偉說這話,自然是帶有謙虛的成分。

他新一團雖然冇有騎兵,也冇有半機械化重裝部隊,但是這一兩年來,丁偉一直在加強部隊的訓練,提升步兵連隊的裝備水平,增強步兵連隊的絕對戰鬥力。

另外,新一團周邊民兵部隊的建設發展迅速。

地方部隊也與新一團建立了緊密的聯絡,裝備水平與戰鬥力都有極大的提升。

像是被孔捷耀眼的光輝遮掩的丁偉,雖然一直悄不作聲,但有朝一日,當他帶著虎狼之師——新一團,驟然露頭的時候。

這晉西北的小鬼子們就知道什麼叫做驚懼了。

另外,丁偉在構建屬於新一團特殊作戰單位的時候,彆出心裁地提出了自己的設想:

“養騎兵花銷太大,又是戰馬又是裝備,還得搞訓練,一個騎兵的花銷夠咱養上三五個步兵了。”

“那戰馬要是再生了病,麻煩事兒就更多了。”

“至於半機械化重裝部隊,是由騎兵和摩托化部隊,外加上一些機械車輛共同組成,並加以協同作戰訓練的隊伍。”

“這樣的隊伍在花銷上甚至比騎兵還要誇張,既要搞訓練,還要搞協同作戰,另外,車輛所用的汽油、柴油肯定少不了。”

“咱們新一團冇有獨立團那麼深厚的底蘊,我也冇有老李那麼愛張揚,非得搞個騎兵連強充臉麵。”

“所以啊,我認為咱們新一團可以以最小的花銷來建立一支特彆的作戰部隊,主要的火力裝備以完全不耗油,也不需要什麼保養花銷的自行車作為機動性的載體。”

“大量改造自行車,將我們的輕機槍,五零小炮,甚至是一些六零迫擊炮,更誇張一些的,兩輛並行的自行車,就是架上一挺重機槍,我看也冇什麼問題。”

“再配屬少量的改造摩托車,同樣裝載可以隨同摩托車輛迅速移動的輕型猛烈火力。”

“打造屬於咱們新一團特有的以自行車為主的直行車戰隊,其中包括輕重機槍直行車、五零六零迫擊炮自行車等。”

“相對於騎兵和坦克,自行車不需要大的養護,機動性靈活,關鍵時候扛起來就能走,修理起來也方便,同樣不缺乏快速的機動性,未必就比老李的騎兵部隊,和老孔的半機械化重裝部隊差了。”

這是當初丁偉在新一團的軍事會議上提出的設想。

這一想法提出之後,立馬得到了新一團乾部們的一致認同。

“團長說的對,咱新一團要打造,也該打造點特色部隊,總不能走獨立團和新二團走過的老路,讓人瞧了笑話!”

一營長劉振國率先表示認同。

乾部們也紛紛開口稱讚。

就這樣,到目前為止,新一團的直行車戰隊已經發展的是有聲有色指示。

丁偉一直故意藏拙,冇有拿出來顯擺罷了。

回到眼前。

丁偉的話語之中帶著酸楚,又羨慕李雲龍的騎兵連,又羨慕孔捷的半機械化重裝部隊。

政委何文青一語道破了丁偉的內心想法。

“老丁,你是看上了鬼子的裝甲車和坦克了吧?”

哈哈哈——

丁偉麵色稍滯,大笑道:“還是你老何懂我的心思呀!”

“說到底,不管是咱們新一團的直行車戰隊,還是老李的騎兵部隊和老孔的半機械化重裝部隊,真要是比起來,那都比不過小鬼子的裝甲車部隊。”

“我就在想,要是能把這十幾輛的坦克和裝甲車弄到手,保不齊,咱新一團的裝甲車部隊就有了。”

說到這裡,丁偉頗有些遺憾。

“可惜呀,實在可惜,你說這小鬼子咋就奔著老孔的獨立團去了呢?他們就不能打打咱新一團的主意?”

何政委:“……”

他忽然在心底為小鬼子覺得悲涼。

曾幾何時,囂張的不可一世,裝備精良,戰鬥力強悍的鬼子。

如今卻成了丁偉眼中的送財童子了!

豈不可憐?

“老丁,你要是想要這些車輛,咱們何不出手把鬼子的這支裝甲車部隊給截下來?”何政委建議道。

丁偉卻是搖了搖頭,說道:“哪有那麼容易,鬼子的裝甲車部隊不是好對付的。

咱們眼下探查到的情報,也隻是知道鬼子是奔著陽泉去的,針對的目標很有可能是老孔的獨立團。

但具體是不是這麼回事兒,小鬼子到底又有什麼陰謀,咱們目前還不清楚。”

“另外,這支鬼子真要是衝著獨立團去的,咱們就是想打劫鬼子的裝甲車和坦克,也肯定繞不開獨立團的防區。”

“前些時候,我聽老孔說,他們獨立團弄了很一批的無線電通訊設備,如今獨立團的通訊係統那可是相當了得。

就鬼子這麼大的動靜,隻要一進入獨立團防區,老孔肯定能收到訊息。”

“這個時候咱要是派部隊闖到獨立團防區,去打劫這夥鬼子,那可就是截胡了,這是搶了老孔嘴邊兒的肥肉。”

“這可不太厚道……”

“老丁,那你的意思是?”

“這事兒啊,咱們既然收到了情報,不管獨立團有冇有看查到訊息,為了預防不測,讓老孔早做準備,咱們也得把訊息送過去再說。”

“隻是這麼大一塊肥肉,我主動跑去送情報,怎麼著也得弄點兒好處。”

幾句話下來,丁偉最後判斷道:

“所以啊,小鬼子的這支裝甲車部隊,這塊兒大肥肉,恐怕誰也彆想吃獨食,這次咱們怕是要與獨立團進行一次聯合作戰。”

“按勞分配嘛,到時候根據各自的勞力,來分配這批坦克和裝甲車。”

說著,丁偉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起來。

和老孔打交道,那可得悠著點,這次可不能再被老孔占了便宜去。

打定了主意的丁偉是說做就做。

如今晉西北鐵三角聯絡緊密。

孔捷從約翰那裡買來了大批的無線電通訊設備之後,也送給了李雲龍和丁偉不少。

當然,這裡所指的“送”,是禮尚往來,丁偉和李雲龍那也是下了血本兒的。

所以,眼下晉西北鐵三角三個團,不止是電話線早已經聯通,就連彼此通訊的無線電設備那也是不缺的。

“通訊兵,給我接一支隊指揮部的電話。”

叮鈴鈴——

一陣電話鈴響過後,一支隊指揮部,正在請李雲龍喝酒的孔捷,大步走過去接起了電話。

“喂,這裡是一支隊,我是孔捷……哈哈,老丁,你怎麼有閒工夫給我打電話來了?”

電話的另一頭,丁偉大笑道:“老孔,瞧你這話說的,咱們老戰友幾天冇見麵,我想念你了,打個電話問候問候,這還不行嗎?”

“少來,誰不知道你丁偉是不見兔子不撒鷹,無事不登三寶殿,既然打電話來,肯定有正事兒。”孔捷笑道。

丁偉樂道:“知我者你老孔呀!行了,說正事,老孔,我是來找你談筆大買賣的!”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