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影像是蟄伏的毒蛇,隨時可能衝出來予以敵人致命的一擊。

他很有耐心,可山本一木此刻卻冇有了平日的那份耐心。

敵人似乎一早就在斷崖周邊部署了天羅地網,就像是開了口的布袋,就等著他自己往裡麵鑽。

山本現在還不清楚問題到底出在什麼地方,為何自己的行蹤敵方像是早有所料。

他甚至懷疑是潛伏在**中的間諜叛變了!

否則,又如何能解釋的通眼前的一切?

激烈的戰鬥還在繼續著,山本從暴露的那一刻開始,腦海裡隻有一個念頭——撤退。

至於現在嘛,這個念頭愈發堅定了。

山本特工隊是厲害,可遇到八路軍這樣要有預謀的伏擊,再耽擱下去,怕是就要全軍覆冇在這個鬼地方。

斷崖上攀岩小組已經成功地下落到地麵,隻是付出了過半的代價。

山本一木心頭痛惜的血已經滴的差不多冇了。

什麼狗屁的斬首行動,什麼狗屁的帝國特工隊的榮耀,都通通見鬼去吧!現在能逃出這個鬼地方纔是最緊要的。

兩挺重機槍火力,外加上多挺輕機槍火力、擲彈筒火力,那斷崖頂上八路軍居然還拉來了火炮。

山本甚至還聽到了熟悉的九二式步兵炮的聲響。

真他麼見鬼!

這會兒山本倒是謙虛起來了,在腹中暗誹,對付我一個小小的特工隊,就這七八十號人,就連步兵炮都用上了,這對方的八路軍指揮官還真他麼是個人才。

還有狐疑,八路軍怎麼會有九二十步兵炮?難道是從哪裡繳獲的?

斷崖上,孔捷的眉頭一直冇有舒展,繼續指揮著炮排火力轟擊逃竄的山本特工隊,不把最後一個鬼子消滅掉,他始終放心不下。

伏擊山本特工隊的戰士們也終於感受到了團長口中這支鬼子特種作戰小隊的強悍。

麵對如此天羅地網,居然還有反擊的手段。

這支穿著八路軍服裝的鬼子反應極快,原本的戰鬥隊形在遭受火力偷襲之後,迅速變換。

有序的隊形幾乎是轉瞬間被打散。

為了避免八路軍這邊的覆蓋式火力集中殺傷。

特工隊的鬼子在山本的命令下迅速遠離斷崖方向之後,竟是兩三個一組,很快劃分成二十多個小組,然後依托周邊的掩體,就地作戰反擊,且邊打邊撤。

更可怕的是鬼子的槍法,他們手中明明使用的是衝鋒槍,甚至是在翻滾中點射,隔著一百多米的距離,幾個冇來得及反應的八路軍戰士剛剛露了個頭,竟是直接被掃倒。

要知道,這次在清楚對手是山本特工隊的情況下,孔捷特意吩咐,兩邊埋伏的都是團裡戰鬥經驗豐富,槍法熟練的戰士。

可就算是這樣,還是小瞧了鬼子的槍法,吃了虧。

身旁的戰士趕去救護,待看清楚狀況無不倒吸一口涼氣,子彈正中頭顱,或者眉心,被打中的戰士當場陣亡,連搶救都來不及。

帶隊的四連長臉色大變,連忙吼道:“狗日的小鬼子槍法不賴,大家站的分散些,注意隱蔽!”

有個排長親自操持著一挺輕機槍掃射,子彈打中了兩個鬼子的軀體,兩個鬼子應聲栽倒,可讓排長有些駭然的是,轉瞬間,那兩個鬼子居然又活了,翻了個身,躲到掩體後麵。

“打不死?”排長懵了。

一旁的突擊隊火力組組長曹正眼疾手快,連忙一把將有些發愣的排長撲倒,一連串的衝鋒槍子彈緊接著打在輕機槍的槍身上,發出劈裡啪啦的聲響。

排長爬起來,貓著身,心有餘悸,嘴巴裡還在唸叨著:“他孃的,這小鬼子怎麼打不死?”

曹正苦笑道:“看來團長猜得不錯,小鬼子身上應該是穿了避彈衣之類的,就是在衣服裡邊夾了鋼板之類,再加上輕機槍子彈威力不足,隔著這麼遠的距離打過去,不一定能打穿鬼子的避彈衣,要是大口徑的子彈還差不多。”

“他孃的!”

一排長大罵,接著下令道:“同誌們,鬼子身上塞了鋼板,隔的太遠不一定打得穿,機槍給我瞄著鬼子的腦袋打,三八大蓋無所謂,穿透力強,打哪兒都行。”

轟隆——

九二式步兵炮的威力果然不俗,70毫米的大口徑賦予了它相當驚人的爆炸力,第一次玩這種火炮的炮排排長王承柱打完一炮,激動的直哆嗦,炮彈落在斷崖遠方的一塊大石上,石頭炸裂,躲在石頭兩邊的鬼子當場死亡。

隨著這聲炮響,山本一木的傲慢被打擊得支離破碎。

他的特工隊的確可以憑藉著手頭的火力,還有驚人的槍法進行強有力的反擊。

特工隊火力組那邊甚至以擲彈筒火力炸燬了八路軍一方的兩處輕機槍工事。

可從整體上看,山本特工隊一直是被壓著打。

無他,那兩挺不斷咆哮的重機槍對山本特工隊形成了絕對的火力壓製,特工隊的鬼子再厲害,稍不注意就會被重機槍子彈射成馬蜂窩,以重機槍子彈的威力,任憑你穿了什麼避彈衣,也根本起不了作用。

要不是夜色昏暗,獨立團的重機槍那邊準頭太差,山本特工隊此刻的傷亡會更大。

最要命的是,孔捷故意將重機槍工事安排在鬼子的擲彈筒火力覆蓋範圍之外,再加上鬼子的衝鋒槍原本就是近戰利器,德製MP38的有限射程隻有100~200米。

超出這個距離完全就是盲打,子彈亂飛,那還玩個屁?

山本這次是栽了武器的跟頭,特工隊本就是隱蔽行動,在山本看來,近距離的火力交鋒纔是特種作戰的常態。

至於眼前這種遠距離對射,完全在山本的預料之外。

特工隊倒是也有遠射程的九六式輕機槍,有效射程在600米左右,槍身的右側還安裝有一支有10度角視野的2.5倍放大望遠瞄準鏡,完全夠得著獨立團這邊的重機槍手。

可惜數量太少,隻有三挺,被偷襲的八路軍率先用火炮摧毀,根本來不及威脅八路遠距離開火的重機槍手。

總不能把準備用來偽裝成八路軍的漢陽造拿過來當武器吧?

就那射速,估計會被獨立團這邊近距離的輕機槍火力打成馬蜂窩。

眼見撤退的並不順利,有些急眼的山本衝著右翼的山坡用日語喊了一嗓子,“狙擊掩護,打掉重機槍!”

山本這是在向暗影下達命令,他現在急需要狙擊火力支援,打掉八路軍的重機槍工事,然後率領特工隊衝出去。

山坡的某處枯草中。

悄然間將裹著布的槍口緩緩伸出的鬼子狙擊手暗影有些無奈。

他當然聽到了山本一木的命令,更清楚山坡下的特工隊正在遭受伏擊,情況似乎不容樂觀,傷亡不小。

頂尖狙擊手從不缺乏耐力,堅韌的耐力正是他們出奇製勝的最強手段。

可暗影是軍人,他可以不把山本特工隊的其他人放在眼裡,但隊長山本一木的命令他必須執行。

無奈之下,原本決定謹慎出手的暗影,不得不選擇朝著獨立團右翼的重機槍手開火。

砰——

砰——

拍巴掌的聲音而已,在嘈雜的雙方交火之中幾乎微不可聞。

為了掩護山本特工隊的撤離,暗影甚至在同一伏擊地點連開了兩槍。

獨立團這邊,兩翼重機槍火力眨眼間先後中斷。

電光火石之間,狙擊手副隊長葉民如同撲食的猛虎,瞬間從藏身的落葉中起身,槍口瞄向暗影出槍的方向。

早就猜到了你的大概位置,終於找到你狗日的了,砰……

老兵王喜奎幾乎是和葉民同時鎖定暗影的,他的槍聲接踵而至。

噗——

兩顆子彈似乎是同時命中,鬼子狙擊手暗影的身子一個趔趄,在子彈的衝擊下滾落到了緩坡後方的死角。

然後就再冇了動靜。

媽的,終於打掉了!

重新潛伏的葉民和王喜奎暗鬆了口氣。

這狗日的鬼子狙擊手不連續出手,還真找不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