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旁的李文傑和徐國安的目光有些呆滯。

啥意思?

施大胡卻像是在心底得到了莫大的印證,臉上湧現出相當的狂喜,若不是礙於身份,看他的樣子,甚至想狠狠地撲上前,把解惑恩師孔捷一把抱住。

“換句話說,就是心理戰宣傳分隊,看樣子,你已經明白了?”孔捷笑著問道。

施大胡忙不跌點頭,他的目光中泛著從未見過的神采。

“團長,我想我全明白了!”

徐國安:“……”

李文傑:“……”

兩人明智的選擇繼續保持沉默。

合著咱倆還是糊塗蛋唄,隻是你這大鬍子到底就明白什麼了?

為了給許國安和李文傑解惑,孔捷又笑著問道:“既然明白了,那就說說看你的理解,正好看看你到底是明白了幾分。”

“是!”

施大胡應了一聲,經過方纔孔捷的提點,此刻的施大胡像是整個人得到了一種無形中的昇華,臉上的神情不似往日時刻掛著的自信,竟有一種返璞歸真的渾然天成感。

隻見他儀態從容,神情淡然,話語輕點中解釋道:

“團長,我想您的意思是說,我們偽裝局的存在,不止在於故意釋出的真假訊息,迷惑日偽軍的判斷,乾擾日偽軍的情報部門工作。”

“這其實隻能算得上防禦手段。”

“但是我們也是有進攻手段的。”

“什麼手段呢?正如團長您所說,利用報社、資訊、言論而施展的心理戰和宣傳。”

“不如具體舉些例子!”孔捷笑道。

“是!”

“方式其實很簡單,我就隨便列舉一二。”

胸有成竹的施大胡將身體緩緩放鬆下去,他開始信步在團部的小屋內走了起來,一麵走著,一麵開口說道:

“比如此次大豐莊的伏擊戰,雖然日軍損失慘重,而我軍大獲全勝,並通過一係列的故佈疑陣迷惑了日軍的判斷。”

“但咱們宣傳部門,完全可以主動向外釋出一些報紙和訊息。”

“內容可以反著來,這樣這樣……”

“至少要讓鬼子認為,即便他們損失了坦克和騎兵中隊,但他們取得的戰果甚至是大於損失的。”

一旁的徐國安則是提出質疑:“隻是這麼做的話,對於我軍的形象宣揚恐怕不利。”

“豈不是會影響到咱們的士氣?”

孔捷冇有開口,他笑望著施大胡,等著施大胡替徐國安解答。

施大胡笑著回道道:“參謀長,其實您擔心的問題並不會發生。”

“因為在咱們根據地,言論的主導權始終掌握在咱們手上。”

“咱們八路軍部隊向來作戰意誌堅定,有的失敗會使士氣頹靡,但是在正確的思想主導下,失敗同樣激發戰士們更多的鬥誌和士氣。”

“驕兵必敗,哀兵必勝,知恥而後勇,都可以歸為這一類。”

“倘若日軍重創咱們大豐莊的報道宣揚出去,甚至可以激發咱們全體軍民抗日的鬥誌和決心。”

“況且,這隻是區域性的宣傳,為的是後續更大的勝利,真相在不久的將來,也可以逐漸揭開,無傷大雅!”

回過神來的徐國安點了點頭。

施大胡繼續道:“再比如,日軍一直施行懷柔政策。”

他笑道:“這方麵咱們也可以拿出來做文章,咱們就這樣,這樣……

……總之一句話,打的就是宣傳戰,打的就是心理戰!”

“說不定小鬼子還會感謝咱們做的宣傳呢!”

“而隨著災情加重,鬼子和偽軍有不少部隊也開始一頓兩頓的斷炊。”

“這也好辦……”

“近來,雖然多地受災嚴重,但小鬼子通過幾十條鐵路線,向三晉占領區運送災糧。”

“每條鐵路線,日軍都會運輸大量的糧食,這麼多的糧食加到一塊兒。”

“這還能不夠吃的?”

“這樣的例子太多了,真要是列舉起來,估計冇三兩個小時還真說不完。”

“而且團長說得對,這宣傳戰範圍決不能侷限於晉西北,包括其他各根據地,都可以運用過去嘛!”

說到這裡,在徐國安和李文傑有些目瞪口呆的神情中。

施大胡反而有些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看向孔捷,說道:

“團長,我這個人心地就是太善良,腦子也笨,不會琢磨那麼多道道,一時之間也就能想到這些。”

“要是有啥冇理解透的地方,還請團長指導!”

孔捷樂道:“你小子就彆謙虛了,我可指導不了你。”

“如果說剛纔我給你的是十分的答卷,就剛纔你的這番話,我至少得給你十二分!”

“至於宗旨嘛,記住了:心理戰宣傳分隊,以宣傳為手段,殺敵無形,犯我中華者,雖遠必宣,雖遠必殺!”

重重地點了點頭的施大胡,將這句宗旨牢記在心底。

“是!”他慨然應道。

哈哈哈——

大笑聲中,孔團長感慨著一支隊人纔可用。

他接著話鋒一轉,沉聲說道:

“捧殺絕學,不在於一個‘捧’字,而在於捧之後的一個‘殺’字!”

“前後對比,差距明顯,給你最大的希望,再親手給你最大的絕望,這才稱得上是最殘忍的手段!”

“這次咱們八路軍想要截下日軍從外地增援過來的軍糧。”

“自然需要點兒動靜遮掩,僅僅是大豐莊的伏擊,絕不至於影響到日軍的判斷。”

“而施大胡剛纔的想法倒是和我琢磨到一塊兒去了。”

“捧!”

“把小鬼子捧得高高的,咱們一支隊暫時把姿態放得低低的,讓鬼子包括鬼子周邊的老百姓們,都真以為咱獨立團不是小鬼子的對手。”

“正好把咱們無能為力的那些災民,都暫時先給小鬼子送過去,這災民一多,鬼子頭疼的忙不過來,那就是咱們各團聯合作戰,出手截斷鬼子運輸鐵路線的最佳掩護。”

“在小鬼子們最得意洋洋的時候,一舉掐斷他們的命脈,我想筱塚義男那個老鬼子一定會非常感激我的。”

話畢,在施大胡、李文傑、徐國安三人一臉心悅誠服的神情中,孔捷下令道:

“施大胡,我令你戰略偽裝局即可按此次的商討方針,製定詳細的行動方案,然後展開秘密行動。”

“另外,你準備準備。”

“冀中的反坦克作戰已經在不久前拉開了序幕。”

“咱們根據地的工作你安排妥當之後,我準備派部分乾部,由你親自帶隊,趕往冀中幫忙。”

“至於到底做什麼,大豐莊的行動我想你已經有經驗了,其他的到了地方之後,你施大胡就看著自己發揮吧!”

聰明人之間不需要把話語說得那麼清楚。

施大胡當即合攏腳跟,衝著孔捷敬了軍禮,應道:

“是,請團長放心,我保證完成任務!”

------題外話------

被遮蔽了……大幅度修改過來的!大家見諒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