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話說得好,攢的不如買的,買的不如搶的。

槍炮一響,何止是黃金萬兩。

眼下災情嚴重,八路軍根據地災民大量湧進,如果能通過戰鬥大量的奪取日軍囤積的糧食。

這絕對是解決根椐地內部壓力,又削弱日軍實力的最有效的方法。

公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為了部署此次全盤的劫糧計劃,孔捷花了幾天的工夫,四處蒐集情報,又讓參謀部極力協作,繪製了一副山西及周邊各地的主要鐵路線線路圖。

“這是同蒲鐵路,南北走向,甚至貫穿了整個山西。”

“這一條是咱們去年發動的正太戰役,主要進行破襲的正太鐵路線,這大半年來,小鬼子倒是又給重新修的七七八八了。”

“平漢、平綏、津浦、膠濟、隴海鐵路……”

隨著敘述,望著繪製出的鐵路線地圖上,日軍占領控製的鐵路線密密麻麻的遍佈各大占領區。

一些主要的城市基本上都在這些重要的鐵路線附近,被日軍牢牢的掌控在手中。

孔捷忍不住感歎道:

“鐵路與火車的出現,可以說是改變了戰爭舊有的後勤運輸模式。”

“鐵路線大規模、高效率的運輸能力,決定了它擁有快速投送兵力,以及後勤運輸保障的兩大強悍能力。”

“鐵路線的重要性……”

“如果連同抗戰爆發以來咱們與日軍雙方交戰戰場的逐漸演變,不難發現,連通了我國主要大城市的鐵路線,一直是敵我雙方爭奪的焦點。”

“小鬼子難對付,望著鬼子占領區,望著失去的故土,咱們暫時隻能望洋興歎。”

“這一切不止是歸咎於日軍軍事工業水平的巨大優勢,以及更為完備的軍事建設,這些密佈在咱們中國境內的鐵路網,同樣是幫凶之一。”

參謀長徐國安正在地圖上拿著木尺和鉛筆進行圖上作業。

他按照和孔捷商討過的計劃,主要標註出陽泉、平安縣城周邊日軍最有可能的運糧鐵路線。

對於孔捷的感慨,徐國安深以為然:

“老孔,你這話算是說到了點子上。”

“如果不是因為這密佈的鐵路線,為小鬼子提供的快速運兵能力與穩固的後勤供應能力。”

“咱們也不至於隻能龜縮在山區裡和小鬼子打遊擊。”

“就說去年年底咱們發動的百團大戰吧!”

“這將近一年時間以來,若不是在百團大戰期間,我軍成功地破壞掉日軍正太鐵路的大部分鐵路線,又拔除了鬼子的前進據點和碉堡,讓小鬼子的囚籠政策徹底告破。”

“咱們的日子怕是要更難過了也。”

“至於這大半年來根據地相對的安穩?想都彆想!”

徐國安的這番話,孔捷是相當讚同的。

老實說,獨立團能發展到如今的規模,甚至擴編為晉西北抗日第一支隊,自然也得益於正太戰役。

若不是正太戰役中以破襲戰使日軍正太鐵路陷入癱瘓。

獨立團恐怕也冇有這麼多的時間用來穩固根據地,趁機發展。

“老孔,完成了,你瞧瞧,眼下通過分析,日軍向陽泉、平安縣城運送糧食的鐵路線,最有可能的就是這幾條。”

說話的工夫,已經完成圖上作業的徐國安起身說道。

孔捷點了點頭,琢磨了片刻之後,接過徐國安手中的鉛筆又順著徐國安在圖上作業標註出來的七八條鐵路支線,將其中三個小段的鐵路用鉛筆描粗。

“目標越精確,範圍越確定越好。”

“小鬼子的鐵路線就像是蜘蛛網一般,四通八達,再加上山西境內原本的鐵路線就比較密集,這倒是便宜了打進來的小鬼子。”

“這三個小段,在地圖上來看很小,實際距離最短的估計也有幾公裡。”

“最主要的是,他們是這些支線和乾線錯雜的分佈中交彙的幾段路線,換句話說,這三處是鬼子運輸糧食的列車必經的路段。”

說到這裡,孔捷的目光變得有些炙熱起來:

“這幾天宣傳部的作戰計劃進行得很成功,小鬼子原本是想用迅速減少發放的粥糧,來逼迫災民們離開,被咱們加以宣傳利用之後,反倒有更多的災民向鬼子占領區的主要縣城湧進。”

“小鬼子現在正忙得焦頭爛額,這可正是咱們出手的絕佳時機。”

“另外,通過敵工部這些日子蒐集起來的情報分析,鬼子運往陽泉及平安縣境內的這批糧食,應該在近日就會抵達。”

“不等了!”

“這次的劫糧行動,咱們獨立團打這個頭陣是當仁不讓。”

“這次咱們一支隊的三個團全部調動起來,王雷虎的二團負責北向鐵路交彙點,沈泉就負責西向鐵路交彙點,咱們這邊就由一團負責東向鐵路交彙點。”

“無論先後順序,總之一句話,絕不能讓小鬼子的一顆糧食進入陽泉和平安縣。”

徐國安點了點頭,又笑著說道:

“老孔,這次劫糧的動靜,我看是越鬨越大了。”

“咱們緊盯著著陽泉和平安縣,新二團這些日子一直在盯著壽陽,老李肯定也在打鬼子運糧列車的主意,老丁同樣冇有閒著,甚至把主意都打到了太原城方向。”

“咱們這邊一動手,你瞧著吧,他們兩個絕對坐不住,緊跟著就能折騰起來。”

“那就鬨吧,鬨的越大越好!”孔捷笑道:“不把動靜鬨起來,咱們到哪裡找空子去鑽?”

“還是那句話,這次咱們情報充足,多方配合,再加上小鬼子現在正為災民的事情忙的團團轉,分身乏術,順利的打掉這三處交彙點鬼子運糧的列車,不會存在太大的難題。”

“主要還是在截獲這些列車之後,如何在日軍反應過來之前,迅速將鬼子運輸的大量糧食轉移的難題。”

“各團備用運輸隊都準備到位了吧?”

徐國安應道:“老孔,你就放心吧,這次為了迅速的運輸繳獲的糧食,咱可是下了血本的。”

“兩支卡車運輸隊已經全部準備就緒,這段時間咱們一直在做籌備,從延安方向也購入了大量的備用燃油,足夠咱們的卡車運輸隊跑上好幾個來回。”

“另外,摩托車,自行車,騾馬車,甚至咱們戰士手推的小木車,也全部準備就緒,謝寶慶等隨軍民工團也全部參與此次的運輸之中,他們不用管彆的,隻要劫取了糧食,會第一時間將糧食迅速的分批運走。”

孔捷道:“如此一來,咱們也能放心的多,但是這還遠遠不夠。”

“列車的運輸能力是相當驚人的,儘管小鬼子的列車效能比不上西方的一些先進國家,但是這一趟列車運輸著幾百噸的貨物還是有的。”

“假設有五百噸的貨,咱們一輛運輸卡車頂多拉上三五噸,這就意味著,咱們甚至需要上百輛的卡車才能一次性將糧食運走。”

“至於自行車、摩托車、騾馬車等等,這些車輛的運輸量就小得多了,好在數量夠大,哪怕是螞蟻搬山,隻要有成千上萬的螞蟻,同樣也可以完成這個浩大的工程。”

“但鬼子可不會給咱們這麼充沛的時間。”

隨著分析,孔捷直接打定了主意:

“所以,這次咱們劫取日軍軍糧的作戰計劃,是需要各方部隊一同參與的。”

“如同當年的正太戰役,要把各方地方部隊、民兵部隊,甚至是樂意幫忙、積極活躍的鄉親們全部發動起來。”

“劫獲鬼子列車之後,迅速有序地進行糧食的轉移,咱們的汽車運輸隊,還有摩托車、自行車、騾馬車,能拉走多少是多少,其餘的讓地方同誌、民兵同誌還有鄉親們幫忙,就算是用人力去背,也要把鬼子的糧食搬個乾乾淨淨。”

“至於運輸走的糧食,咱們的運輸隊迅速向根據地方向抵近,其他地方部隊、民兵部隊和鄉親們,則是就地將轉移的糧食藏在所在的村莊、山區內部即可。”

“有些實在是來不及轉移的,就是挖個坑埋到地下也行。”

“就近轉移藏糧,這倒是個好主意!”徐國安笑道。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