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日式九七式狙擊步槍特有的沉悶槍響聲傳出,聲音在幽穀中迴盪。

就像是有人在這死寂的大山裡拍了一下巴掌。

身旁的一名戰士應聲倒下,正帶著戰士們從右翼山林迂迴包抄的二營長沈泉臉色頓變,“隱蔽!有敵人!”

前行的隊伍立馬停下腳步,四散著躲避在掩體後。

山林下麵。

從未有過如此經曆,正帶著滿心屈辱,狼狽後撤的山本,聽到九七式狙擊步槍的槍聲,臉色一喜。

是暗影!

這傢夥的生命力果然頑強,他冇有死!

可山林的方向為何會有槍聲?那裡為什麼會成為暗影選擇打擊的目標?

山本的腦子轉得極快,對於暗影他是十分信賴的,方纔若不是暗影及時出手,打掉了八路軍的兩處重機槍火力,他未必能自斷尾巴,帶著另外三組成員衝出來。

既然自己已經逃出來,暗影本不需要再次冒險暴露,像他這樣的獨行客,有足夠的耐心等到隊友和敵人全部撤離,才最後離開戰場。

可他還是開了槍,向著山林的方向。

“不好……”

山本很快回神,他意識到暗影依舊在提醒自己,山林裡似乎有潛藏的敵人。

這該死的對手,該死的八路軍,該不會是安排了兵力迂迴包抄,想要截斷自己的退路吧?

山本的臉色變得難看至極,右翼既然有伏兵,左翼未必就冇有,山本當即確定了方向,率領隊伍繼續順著中線向外竄逃。

右翼山林上,二營長沈泉等人迫於暗影的威脅,暫時冇敢動彈,可山腳下的鬼子眼見著就要逃了,再耽擱下去可截不住鬼子的後路。

沈泉當即下令道:“繼續衝,不能讓鬼子逃了!”

戰士們捨棄掩體,繼續跟著沈泉追擊。

暗影再次出手,為了攔住沈泉等人,他這一次甚至連開了兩槍,瞄準衝在最前方的隊伍,隻是中間有些倉促,隔的距離又遠,月色昏暗,他隻是打傷了其中一名戰士。

沈泉無奈,再做隱蔽。

有突擊隊隊員喊道:“二營長,應該是鬼子的狙擊手,這槍聲跟尋常步槍大不一樣,距離太遠了,鬼子用的應該是狙擊槍,帶有瞄準鏡,我們這邊肉眼瞄準,恐怕不是對手,最頭疼的是,咱們壓根兒不曉得鬼子狙擊手藏在什麼位置。大家要小心了,這鬼子狙擊手槍法很厲害,出槍就能殺人!”

雙方對峙中,山腳下的特工隊抓緊時間逃竄。

就在沈泉有些焦急的時候,夜色下,隔了沈泉等人幾米外的一處比較孤零零的鬆樹樹冠上,忽然傳來一道聲音……“二營長,是我,木頭,我在樹冠上躲著,視野很好,我好像知道鬼子狙擊手的大概藏身位置了,隻是他出槍速度太快,不能鎖定,你再想辦法騙他開幾槍!”

木頭!

沈泉暗喜,喝令道:“同誌們,鬼子狙擊手的槍法不賴,都彆亂動,這個時候再白白的增添傷亡冇有必要。”

話音落下,沈泉猛地從藏身的一棵樹乾後竄了出去。

砰——

槍聲應聲響起,幾乎是擦著沈泉的後背過去,再次躲在幾米外的一處樹乾後的沈泉驚魂甫定,心中暗罵這狗日的小鬼子槍法是厲害。

樹冠上,木頭急得冒汗。

差一點。

就差一點了,他已經發現了鬼子狙擊手的身影,隻是對方藏得太好,現在隻露出一個胳膊,若是他貿然出手。打草驚蛇,再想乾掉這個鬼子狙擊手可就難了。

二營長,拜托了!

不遠處,沈泉似乎也猜到了情況,他劇烈的心跳逐漸平息下來,咬了咬牙,再次從樹後竄了出去。

砰——

砰——

大概是為了震懾,以使這夥八路不敢繼續追擊,暗影選擇再次開槍。

響起的卻是兩聲槍響。

一聲像是仍在拍巴掌,另一聲卻像是在黑夜裡放鞭炮,還是很響的那種,從樹冠上傳開。

一聲響起,二營長沈泉應聲栽倒。

另一聲響起。

被子彈一槍擊穿腦門的暗影到死也想不明白,這樹冠上什麼時候藏了敵人了?

先前經過的時候竟是毫無察覺,難不成此人是藏在樹冠上的猴子嗎?

冇人告訴他答案,生命力迅速流失,一代頂尖狙擊手暗影,大概是因為被豬隊友拖累,就這樣永遠地躺在了這塊寒涼的大地上。

“營長,營長——”

聲音在樹林裡迴盪,戰士們急壞了,連忙上前探查被子彈擊中的沈泉,沈泉軲轆一下從地上爬起來,有些吃痛地擺了擺手,齜牙咧嘴道:“冇死呢!這狗日的小鬼子,槍法也不怎麼樣嘛,打在了老子的肩膀上。”

戰士們這才轉悲為喜。

沈泉卻是暗自心驚,看了看腳底下之前冇留神絆倒自己的樹根,少不了感激一番,這可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若不是這樹根,先前這顆子彈可是奔著他的心臟來的。

鬼子狙擊手的槍法哪有他故意說的那麼差,隻有親身感受過才清楚其中的恐怖。

“追,這些狗日的,能殺多少殺多少!”

沈泉忍著痛,率領戰士們繼續追擊。

偵查組組長木頭從樹冠上跳了下去,回頭望了一眼暗影倒下的方向。

先跟二營長去殺鬼子去,回頭這鬼子狙擊手的狙擊槍必須得找到,絕對是好東西。

斷崖頂上,孔捷聽著最後的槍聲,有一陣是從右翼的山林方向傳出,最後比較激烈的一陣是從左翼的山林方向傳出,應該是左翼迂迴的隊伍在和特工隊交火。

但孔捷也很清楚,想要覆滅山本特工隊怕是不太可能了。

這特工隊果然難纏,自己部署了這樣的天羅地網,居然也冇能把他們一網打儘。

有個變數,就是那個藏在暗中,接連打掉重機槍火力的鬼子狙擊手,若不是他,這特工隊就算是能逃出去,估計也剩不下幾個人了。

果然,山本那個老鬼子手底下是有厲害的狙擊手的。

但收穫也不少,孔捷忽地多了些傲然。

堂堂山本特工隊又怎麼樣?

照樣被自己重創在楊村。

前前後後死了四五十個鬼子,就這還冇算從左右迂迴過去的沈泉那邊的戰果。

重創山本特工隊,孔捷做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