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鬼子向來報複心理極強。

一旦前腳在八路軍手中受挫、吃虧,扭頭就會進行一些諸如大掃蕩之類的報複。

有的時候對付不了八路軍,鬼子甚至會把報複的怒火發泄在無辜的百姓頭上。

愣是將一些無辜的百姓們聚集起來,然後強加罪名,一口咬定百姓隊伍裡有八路,然後用儘酷刑逼迫百姓們供出其中的八路。

孔捷等八路軍乾部們,每每為此恨的是咬牙切齒。

眼下小鬼子的報複是不期而至。

陷入思索的孔捷抽著手頭的香菸,一支香菸不大會兒工夫便燒到了濾嘴,繼續燃燒中燒到手指,這才被孔捷吃痛之下丟掉。

“管!”

“眼下各縣災情越發嚴重,這災民的問題始終是需要解決的,小鬼子可以不管,咱們八路軍不能不管。”

“正好這次從小鬼子那裡截獲的糧食也不少,短期之內即便是大量的接收一些災民,總還是能應付的過來的。”

“文傑,另外咱們早已經展開的,安排災民返鄉農耕的事情進行的怎麼樣了?”

李文傑回答道:“團長放心,事情進行的很順利,咱們宣傳乾部宣傳到位,百姓們淳樸,也都理解咱們八路軍的難處,再加上返鄉的時候,咱們是做了相當完善的準備的,絕不至於讓百姓們在回鄉途中餓肚子。”

“要不是災年,實在是吃不上飯,留在家鄉隻能活活餓死,百姓們誰也不願意背井離鄉。”

“咱們大力號召返鄉農耕之後,響應的百姓們還是很多的。”

“這麼一來,咱們再勒緊褲腰帶,應該還能再接收一批災民吧?”孔捷問。

李文傑點了點頭:“隻要不是長期安置,短期接收的話,再來個三五萬災民也不是問題。”

“有了這小半年來接收安置災民的經驗,災民們到來之後,隻是前一週左右時間,需要消耗一些物資糧食,但是很快大家就會投入生產,自給自足,自耕自救。”

“再加上這段時間咱們外圍遊擊區的不斷擴大,要說咱們八路軍根據地什麼都缺,就是不缺土地,隻要鄉親們願意勞動,豐衣足食是遲早的事情。”

“那就好!”

“文傑這麼說,接下來要如何應對小鬼子的報複,我心裡已經有主意了。”孔捷說著,原本緊鎖的眉頭逐漸舒展開來,重新恢複到風輕雲淡的神色。

這樣的神情,徐國安和李文傑可不陌生。

一路走來,無數次的經驗告訴兩人。

但凡孔捷露出這樣的表情,表示孔團長已經是胸有成竹,應對小鬼子的事情,不是十拿九穩,也是**不離十了。

“老孔,你就彆賣關子了,快說說,你又想到什麼好招兒了?”徐國安一臉期待地問道。

孔捷重新掏出一支香菸。

徐國安眼疾手快地湊過去,劃燃一根兒火柴,拿左手擋著風,親自給點上。

隨著一個奇幻的菸圈吐出,孔捷緩緩開口道:

“此事說來也簡單,小鬼子此次做出的報複不外乎有兩點。”

“一個是直接向咱們根據地驅趕過來的大量災民。”

“至於解決方案,咱們接著就是了,這些災民都是咱們的民族同胞,咱們八路軍是人民子弟軍,本就應該承擔這份責任,也有這份義務。”

“前不久小鬼子還裝模作樣的發些糧食,賑濟災民。”

“眼下鬼子因為糧食被劫,已經算是撕破了臉,原形畢露,鄉親們也該看明白,這小鬼子偽裝的和善麵孔之下,到底是什麼貨色了。”

“眼下災情嚴重,到頭來真正能夠作為百姓們堅實後盾的,也隻有咱們八路軍部隊。”

“此次災民安排妥當,應對過災情,咱們八路軍部隊那更是民心所向,有四萬萬的民眾作為後盾,還有什麼困難是克服不了的呢?”

又吐了一口煙霧,孔捷繼續說道:

“至於第二點,鬼子想趁亂探查咱們遊擊區的虛實,探查咱們到底把截獲的軍糧藏在了什麼地方。”

“這事兒就更好辦了,小鬼子漫無目的的尋找目標,人家多累呀!咱不如主動給小鬼子送個目標過去。”

“主動送過去?”徐國安愣了愣,“老孔,你的意思是?”

孔捷道:“兩週前,小鬼子缺糧食,想搶咱們囤積的公糧,咱給鬼子送過大豐莊。”

“現在鬼子又想把被截獲的糧食重新搶回去,咱們再送他一個目標好了,我看不如還送大豐莊。”

“這就叫鬼子來襲不送禮,送禮還送大豐莊!”

徐國安:“……”

李文傑:“……”

兩人是被雷的說不出話來了。

徐國安一臉遲疑道:“我說老孔,那小鬼子也不是蠢蛋,你不能把人家當猴耍呀!”

“咱們已經利用大豐莊運輸假糧食,忽悠過小鬼子一次,還打掉了鬼子來偷襲的坦克和騎兵中隊,你又在大豐莊設伏,那小鬼子能上當嗎?”

“為什麼不會上當?”

“兵不厭詐的道理,這幾千年來都冇有變過。”

“這老話說的好,仇人見麵,分外眼紅,咱們與其選其他的村子送出去,給小鬼子當做攻擊的目標。

不如還用大豐莊,這無形之中就讓小鬼子的心頭兒蒙上了一層恥辱。”

“鬼子一旦發怒,就意味著容易失去理智,一旦失去理智,小鬼子還能考慮到那麼多?”

孔捷一臉自信地侃侃而談道。

“當然,想讓小鬼子相信,這已經讓他們吃過一次大虧的大豐莊,的確就是咱囤積截獲軍糧的地方,咱必須還得做點兒對應的準備工作。”

“比如把訊息擴散過去,就說咱八路軍請災民同胞們吃飯,地點在大豐莊。”

“咱們這回就闊綽些,拿他個50噸的糧食,就在大豐莊,把會做飯的同誌們調過去,湊出一個營的炊事班,把大鍋土灶都給提前架上,到時候就當著大家的麵開鍋做飯,讓每個人都吃飽吃好。”

他的話語堅決:

“不妨藉機告訴鄉親們,既然大家到了根據地,咱八路軍絕不會讓大家凍著餓著。”

“來了就安心住下來,以後吃飯的問題,咱八路軍會想辦法替大家解決,工作的問題隻要大家表現的好,也能解決。”

“另外,旅長那邊我回頭也打個報告,請老旅長過來幫幫忙。”

徐國安愕然道:“連旅長你都要請?”

孔捷樂道:“何止是旅長,老總願意來的話,我照樣舉雙手歡迎。”

“咱們八路軍根據地接收災民也有一段時間了,特彆是咱獨立團,這麼久以來,也冇有找到機會好好的開個慶功會、表彰會。”

“這次咱們打了大勝仗,截獲了鬼子過千噸的糧食,這事兒不得好好宣傳宣傳?”

“到時候再讓小宋記者跟過去,把這事兒好好報道報道。”

“再加上這段時間入駐咱們根據地的不少同胞們都表現的相當不錯,不如趁機來一次雙喜臨門,把這慶功會和表彰會一起在大豐莊開了。”

“參與此次截糧行動的地方部隊、民兵部隊,還有一些表現優異的鄉親們,咱們要做表彰,另外,答應給大家10%的糧食獎勵當場發放。”

“這段時間在咱們根據地表現良好的,自根自救,勞作積極,勤奮努力的,咱們要做表彰。”

“目的是什麼呢?就是要通過這場表彰會,激勵咱們三軍戰士,同時也激勵根據地的鄉親們工作的積極性。”

“我就是要告訴鄉親們,勤勞能致富,隻要願意付出的,在咱們根據地,他就冇有餓肚子的。”

“這也算是給鄉親們吃一劑定心丸。”

“有了工作,纔不至於饑一頓飽一頓地等著彆人施捨糧食,這樣才能讓鄉親們的朝不慮夕的心思徹底安定下來。”

說到這裡,孔捷笑著問道:

“老徐,你說說,咱們要是把這麼大的動靜都鬨出來,那小鬼子能不相信,大豐莊就是咱們大量囤積糧食的地方?”

“筱塚義男能不眼紅,能不派部隊向大豐莊突襲?”

“這……”

徐國安一時竟無話可說,仔細想來,如果自己是鬼子的話。

這八路軍在大豐莊請災民吃飯,幾十噸的糧食直接往外拿,又是慶功會,又是表彰會,就連八路軍的一些高級軍官都來了。

再把訊息有意無意的擴散出去,就說截獲的鬼子的糧食就囤積在大豐莊。

這一係列的安排下來。

小鬼子想不相信,怕是都難嘍…………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