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獨立團團部。

孔捷就著電話,向旅長彙報了好一通,將自己在大豐莊設計掩護截獲的糧食向根據地轉移,同時掩護特戰隊突襲石莊站的計劃和盤托出。

最後孔捷表示道:

“旅長,情況就是這麼回事兒。”

“另外,這次就算是不考慮日軍方麵的原因,大量的災民向咱們根據地湧進,這人多了,人心難免出現動盪,咱們開一個慶功會、表彰會、歡迎會,我認為是很有必要的。”

“一個要告訴逃難過來的鄉親們,咱們八路軍才從小鬼子手上截獲了一批糧食,讓大家放心,不會讓大家餓肚子。”

“另一個,在咱們根據地安家期間表現良好,勤奮上進的百姓,咱們更要大加表彰,以此鼓勵逃難過來的鄉親們自耕自救的刻苦精神。”

話到了最後,孔捷麵不改色地拍了一記馬屁:

“老旅長,您可是咱根據地的定海神針,您要是出麵的話,百姓們肯定能心安下來。”

哈哈哈——

“孔捷,我算是瞧出來了,你小子現在不但腦子好使了,這拍起馬屁來的功夫,那也是不下於李雲龍了!”

聽著電話的旅長大笑起來,最後說道:

“好,此事我同意,大豐莊的慶功表彰會開始之後,我會按時到場。”

“是,多謝旅長支援!”

啪——

電話掛斷,孔捷的臉上滿是笑容,他笑著看向一旁的徐國安:“老徐,旅部這邊算是妥當了,接下來就看咱們的籌備了。”

“對了,老李的坦克連出發了冇有?”

徐國安回道:“已經在路上了,估計今天下午就可以抵達大豐莊附近。”

孔捷道:“此次大豐莊二次設伏,鬼子肯定也知道這是個陷阱,但小鬼子還敢直接往陷阱裡跳,這就足以證明鬼子是有充分的準備而來。”

“咱們該傳遞的訊息已經傳遞出去了,剩餘的部署一定要儘量封鎖訊息。”

“民工團那邊,讓他們去幫忙,混入災民隊伍,務必將災民內部鬼子滲透進去的特務,一股腦的給我揪出來。”

徐國安笑道:“放心吧!”

“政委已經在這塊兒工作上做了詳細的部署安排,包括咱們通訊部的技術人員也已經全部就緒,隨時可以監測到鬼子特務暗中發出的電台信號。”

“隻要鬼子特務敢用電台傳遞資訊,立馬就會露在咱們的視野之中。”

“另外,在區域性劃分的災民隊伍裡,基本上都有咱們的內部人員,暗中監視災民的一舉一動。”

“但凡舉止異常的災民,會立刻被咱們戰士警惕監視起來。”

他的話語說的自信:“所以,咱們想讓小鬼子知道的,小鬼子知道,咱們不想讓小鬼子知道的,鬼子甭想得到半點訊息。”

……

……

一支坦克部隊,三輛坦克與四輛裝甲車,在步兵的協同下,浩浩蕩蕩地朝著獨立團防區的大豐莊,一路抄小道開進。

此時,最引人注目的莫過於那些鐵皮坦克和裝甲車的車體上用醒目的白漆噴出的一行行大字:

什麼:“專打狗日第一軍,活捉老狗筱義男”

“爺爺打的是孫子,八路打的是日寇。”

“殺儘日狗,屠光倭寇!”之類。

其中一輛裝甲車標出的口號更是令人一陣錯愕。

隻見上麵捧著鬥大的一行白字——“爺爺李雲龍在此!”

好傢夥,浩浩蕩蕩的一支裝甲車部隊,愣是成為了李雲龍宣揚自己威名的舞台。

當然,這次坦克連是由連長何大海率領,李雲龍這個團長倒是被政委趙剛死死地扣在了新二團團部。

用趙剛的話說:

這指揮員就該待在指揮的崗位上。老李,上次讓你帶著坦克連打伏擊戰,已經是我這個政委冇有儘到職責,這次我可不能讓你再跑了。

無奈的李雲龍也隻能在新二團坐鎮,等待著坦克連作戰的訊息傳來。

為了過把癮,讓小鬼子知道他李雲龍在隊伍裡,李雲龍這才讓戰士們噴了“爺爺李雲龍在此”的口號。

坦克連的作戰老李倒是不擔心,何大海的確是個能人。

術業有戰功。

他李雲龍在指揮坦克作戰上,可未必有人家何大海精通。

帶著坦克連順利的抵達指定的伏擊位置之後。

何大海與同在大豐莊一帶部署的獨立三團團長沈泉碰麵。

“老營長!”何大海恭恭敬敬地敬了軍禮。

他當初就是二營的兵,沈泉是他的老營長。

沈泉笑著捶了何大海一拳,樂道:“行了,彆裝模作樣了,回自個兒孃家還搞這麼生分做什麼?”

“嘿嘿!”何大海一臉憨厚地笑了笑,果然像是卸下了所有的偽裝,立馬樂嗬嗬的從兜裡掏出一包香菸,給沈泉遞上一根兒。

待沈泉接過香菸叼在嘴中,何大海又眼疾手快的擦著一根兒火柴,用手擋著風,給沈泉點上。

隨著兩個老煙鬼一陣吞雲吐霧。

這老上級與老部下之間的感情是順勢而出。

沈泉問道:“坦克和裝甲車都已經隱蔽到位了吧?”

何大海點了點頭:“老營長放心,全部準備就緒。”

“好!”沈泉吐了一口煙霧,“你準備回支隊指揮部一部,團長也有一段時間冇見你了。另外,關於此次在大豐莊設伏的計劃,你們坦克連將是主力進攻部隊,詳細的作戰安排,團長表示要親自和你商討。”

“是!老營長,那我這就趕過去!”

沈泉笑道:“急什麼,咱一直隊現在這條件,雖然支隊指揮部離得並不算近,又不是讓你用腿跑。”

“一會兒我給你派輛摩托車,順著小路,要不了多少工夫就過去了。”

“誒!”

何大海笑著應了一聲,接著一臉感慨道:“還是自個兒孃家好呀!這條件,擱外麵哪能享受得到的。”

這就是孔團長的能耐,也是整個一支戰士們的心聲。

但凡離了獨立團,到了其他八路軍部隊,這纔會深刻的感受到一支隊超前的發展。

如今在獨立團,雖然還冇有達到機械化程度高度發展的地步。

但是各營、各連、各團之間的交流,通訊兵戰士們最不濟也能騎馬,大多時候直接是坐著軍用摩托車為交通工具。

這條件可真不是一般的部隊能比得上的。

坐著沈泉專門派出的軍用摩托車,在一路朝著支隊指揮部前進的途中。

望著這原本荒蕪人煙的山區,被打造的有模有樣。

各條軍用小路被開辟出來,錯綜複雜地連通著,甚至還有一些寬達三四米,用碎石、沙土攤鋪的大道。

小鬼子利用便利的交通線、鐵路、公路,從而有力的掌控了占領區。

而在獨立團根據地,孔捷也考慮到各駐地之間的聯通不便,所以修築了不少土路。

整個獨立團根據地,包括較為穩固的中部遊擊區,這大半年來在孔捷下令之後,財務部的支援下。

共修通土路六十三條,大路十一條。

以聯通各連、各營、各團駐地。

便利的交通,極大地凝聚了各方八路軍部隊的力量,加強了各方八路軍部隊的交流與聯合發展,聯合作戰。

小鬼子倒是也探查到一些訊息,曾多次派飛機來轟炸進行破壞。

隻是獨立團根據地經過不斷的發展,範圍已經相當的廣泛。

僅僅是中部遊擊區,下轄的錯落分佈的村莊就不下千個。

再加上這些土路的修建,基本上不需要成本,民工團包括地方的同誌們、百姓們一幫忙,你小鬼子前麵炸,我們後麵修。

修這些土路同樣對百姓便利。

地方的百姓們甚至自發的修路,孔團長連工錢都省了。

但小鬼子用來破壞土路的炸彈,那製造成本可不低。

就這麼一來二去的,對於獨立團根據地內部交通線的發展,鬼子也是捏著鼻子認了。

老鬼子筱塚義男更是安慰自己:

先讓土八路得瑟吧,大不了以一場大掃蕩,直接將其根據地的全盤發展一舉摧毀就是了……

7017k